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不再眷恋于树木,我宁愿是地瓜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13, 2010

周泽南

邻居是不谙华语,也不懂粤语的印尼华人。前几天她递给我一粒发芽的地瓜,俗称番薯,叫我种在后院。我暗中用多年没有使用的母语骂道:“有牟搞错阿,叫我种番薯?”我没有把那发芽的番薯种下,耽搁在外边的鞋架上。今天无意中看到,让我惊觉,邻居或许想通过地瓜,向我传达另外一种隐含的讯息。

我在澳洲的旅行日记里提到,树木给旅人的感觉是隐痛。写那段文字的几天后,我向墨尔本的一个二手书摊贩用15澳币买了一本哲学怪杰deleuze的《对话II》(DialoguesII),卖书的说我识货。我感觉很好,虽然明明知道他还是稳赚了我一笔,因为那是在澳洲期间少有的和当地人的对话。

我凭着飞机机位上微弱但集中的光亮重温《对话II》里deleuze的“游牧思想”,才猛然惊觉自己在最近几个月以来受“树木”思想的压制和掌控,而丧失了思考的生产率和弹性。

清算树木

Deleuze不喜欢树木的意像,他认为树木是一种根植在人类脑袋中,以便产生固定想法,“有用”的概念,以及“正确”观点的霸道存在物。树木具备如此特性;树身总会有一个起点,一个来源,例如种子什么的,来充当整棵树的起点或来源。按我的理解,用树的这种特性来思考,人们就会倾向于为每个行为,每件事故,寻找一个固定的起因,而忽略了起因的多重可能性,重叠性与不确定性。

树还按照二分法生长与操作;一个枝干二分为更小的枝干,上面的枝干和下面的枝干,左边的枝干和右边的枝干,粗壮的枝干和幼小的枝干;这种二分鼓励人们的思想和语言,也按照二分的极端来操作;痛苦vs幸福,爱vs不爱,主动vs被动,参与vs旁观,娱乐vs工作,短暂vs不朽,好色vs禁欲。。。 。。。

树干的中间,即年轮,是环绕着一个中心不断发展的单向动作,它具备严格的结构,一圈圈,一分分的向外扩散,树木的每个细胞,都向执行着一道无上的命令,为了生存,你只能跟着大伙往同一个方向生长和伸展。这个结构牢牢掌控着树木的历史和记忆,什么部位都有一个起点和来源,都依赖历史的存在。树木具有历史和未来,树根和树苗,他们构成整个树的历史,树的进化,树的发展。

人如果都向树木那样,处处讲求饮水思源,天天都要发展进化,那样的思想和生活只会让人窒息。可是我们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树木的形象,随同他的生长命令,已经根深蒂固的根置在人类的脑袋;所以我们坚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凡事都必须有历史延续性,凡事根从一道命令,一种指标,一个口号。

背叛树木

整个人类的脑袋,以及由他产生的知识,都像树木那样系统化,结构化,历史化。所以,我们说the tree of life, the tree of knowledge, 甚至家庭也变成family tree,在思想学术,文学,艺术;也搞这个流派源自这流派,那个流派派生这个流派的线性追溯和研究。整个世界都要求回到树根,回到根源,起点。生物学,语言学,资讯工艺。

可是,deleuze提醒我们不要忘记,有些思想可以逃离历史和根源,有些概念可以不根据线性逻辑,他们拒绝被二分。他们不断地生长和发芽,不根据二分的方式,胡乱的伸展,就像现在挂在我家鞋架上的地瓜。

圆圆长长不规则的一个地瓜,没有中心点,处处都是中心点。他所构成的线,不总是朝向一个起点或终点,它可以交错,打破结构,可以飞跃,可以超越。

地瓜生成着,不慌不忙,不带着记忆,没有从前没有未来,它和二分的机器对抗着。按照地瓜的精神,生成女人就不是成为女人或男人,动物生成就不是成为动物或成为人类。拒绝二分,意味着能够在黑白之间跳跃,能够游走于固定的概念和事物,它可以在间隙间停留,可以在裂痕里面窥见实相,可以不必在被规定的社会角色中生活和呼吸。

地瓜态度。。。(待续)

Advertisements

5条回应 to “不再眷恋于树木,我宁愿是地瓜”

  1. LONG SRING said

    Solutes, Mr. Potato!
    ^^

  2. said

    好番薯, 番薯好。

  3. ts said

    我一直都慣性地以〞縱向性〞的思路和眼光看問題,直到接觸了藝術創作後,我才開始以〞橫向擴散〞的方式思考問題。。。地瓜精神開拓無限的視角和想象:)

  4. fannychew said

    小时候时常被妈妈骂种你番薯,没想到一粒番薯竟然让你悟出这么多大道理,佩服佩服。

    喜欢这一句:

    人如果都向树木那样,处处讲求饮水思源,天天都要发展进化,那样的思想和生活只会让人窒息。可是我们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树木的形象,随同他的生长命令,已经根深蒂固的根置在人类的脑袋;所以我们坚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凡事都必须有历史延续性,凡事根从一道命令,一种指标,一个口号。

  5. mayashanti5282046 said

    其实不是我悟出的哲学道理,那是借题发挥deleuze的思想。

    我们称为“游牧思想”。我还没有深究,不过瘾隐觉得他的思路,比较贴近我的旨趣。这些不按理出牌的思想家都是我的最爱;nietche, bergson, foucault, pascal,deleuze等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