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本南族性侵的解决途径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20,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Jul 20, 2010 12:07:34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本南支援组织在国会汇报该组织揭发又有七名本南族女性遭伐木工人性侵犯案件后,在中文读者群之间,引起了始料未及的回响。例如,连平时不涉人权政治的宗教团体如《普门》杂志,也开始计划设立原住民专栏,介绍我国原住民族群和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流行杂志《风采》也联络笔者,表示希望报道本南人女性遭性侵的课题,还有不少民间组织和学生团体,也开始对本南人和原住民的弱势处境给予关注。这些并非孤立的回响显示,主流社会已经开始关注绝对弱势群体的命运。这些趋势都是值得高兴的事。

然而,政府单位和各级官员却采取和民间的进步潮流徊然相反的保守态度和封闭姿态,企图将本南人的困境以及原住民的问题淡化。例如,砂州警方再度公然低估民众智商,以经费不足为由拒绝对性侵案展开调查。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部长莎丽扎则在没有深入调查之前,即忙着否认还有新的性侵案;接下来,副部长王赛芝也一如既往的声称将严证看待这课题(别忘记她对国营台腰斩巴贡纪录片一事展开“深入调查”的结果),最后,首相纳吉表示会到本南人地区进行“一日游”,以展示他对本南人的关心。

而身为人民和读者的我们心里清楚,当这些政客上演完了各自的戏码,说完了各自的台词,本南妇女的命运注定不会有丝毫的改善。

本南人问题持续恶化

没有人可以天真的以为,只要把本南人的性侵课题呈上国会,搬上媒体,掀起讨论就能解决问题。王赛芝自以为先知先觉地在媒体面前发出“本南人的无证问题也很严重”的“重大发现”,其实30年多前就已经不断在国会、砂州议会,甚至国际媒体上提过;在国营电视台旗下的《前线视窗》,也曾经在她担任新闻部副部长的 2010年1月期间,一连两个星期播出砂州6万6000多名无证原住民所面对的问题和不合理对待。

如果引起足够的关注就能解决本南人的问题,性侵案件应该在10多年前就查个水落石出,犯下强暴罪行的伐木工人也早就神之以法了。纳吉如果真有诚意关心本南人,或者要解决缠绕他们30多年的问题,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把1981 年在位至今的砂拉越首席部长“白毛”撤掉,然后再把吞并整个砂州资源、控制整个砂州新闻言论和经济的木材大亨兼报业大亨恶势力铲除。可是我们也很清楚,纳吉不仅没有这样的魄力,也没有这样的善意。更根本的原因或许是,他从来都不曾站在本南人、砂州原住民,乃至全民利益这边。

根据200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砂拉越的本南人人口大约有1万5485人,有9223名聚集在峇南河上游和中游的69个村庄。现任砂州首席部长上任的1980年代,就是本南人噩梦的开始。夹持着现代化名堂的伐木活动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发展计划摧毁了他们的森林,剥夺了他们的土地。绝大部分本南人被逼定居下来,开始适应一种对他们而言非常陌生的定居生活,这种生活也导致本南人在经济上和生活上对伐木公司产生不健康的依赖,从而发生了十多起本南女子遭性侵事件。

笔者大胆估计,首相、妇女部部长、王赛芝还有其他愿意对本南族女性展示关心的政客,充其量只不过是在浪费纳税人钱财,到本南人聚落兜一圈,然后风过水无痕,继续在他们豪华舒适的官邸或卧房高枕无忧。他们的女儿有官车和保镖护送,不会成为伐木工人强暴和性侵的对象。所以,你要他们能为提心吊胆的本南女性设身处地,其实有点强人所难,除非你叫王赛芝或她的部长也搭伐木工人的顺风车去上班。

砂州州选近在眉睫?

有人预测,纳吉打算拜访本南人村落的举动预示着砂州大选即将在今年9月或10月进行。从坏的方面来讲,刚刚在诗巫补选靠几百张老华人票侥幸赢得的民联,其实没有多少时间可筹备,以多赢得州选举的一些议席。从好的方面而言,这难道不是民联借种种热门课题,包栝本南妇女被性侵的案件和巴贡水坝纪录片被禁播事件,来鼓动反风的时机吗?我们只能说,只有对东马政治和人民缺乏基本常识的西马人才会这么天真的想。

如果你要指控笔者虚无,在还没有尽力前就放弃解决本南人问题的尝试,你或许对,也或许错。重要的其实不是态度虚无还是积极,而是在嘴巴上关心本南人命运,同情本南人女性的我们,究竟准备为彻底解决他们的问题和困境做些什么?

再组考察团去揭开本南妇女们伤痕累累的性侵仓疤和唤醒她们不愿记起的经历,或许只能增强多一些西马白领阶级女性们抗暴的决心和毅力。发动各自社团的妇女组,再多发几则谴责纵容性侵的文告,也只不过可以再为良好的自我感觉多加几分,让自己觉得对促进公民社会尽了一份棉力。可是无论是受苦受难的本南人还是水深火热的砂州原住民,需要的可不是软绵绵的道德力量或“自己爽”的道德光环,而是实质的人民介入政治的行动力和社会动员力量。

诗巫补选的启示

民主行动党在诗巫补选报捷后,西马的精英通过面子书、推特以及网路媒体,重温308的兴奋和快感。隆雪华堂在补选一个星期后,举办了一场选后分析讲座,一如既往的座无虚席。可是在场的除了主讲者黄文强,其他主讲人以及听众都无意讨论民联要如何赢得即将到来的砂州州选,进而促进全国改朝换代的问题。民主行动党自夸的诗巫补选媒体战,到时能否在州选继续发挥作用,笔者基本上不会寄予厚望。

人民在308大选突破国阵半个世纪以来的霸权,媒体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然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在资讯封闭的砂州发生。除非民联具备周详的突破资讯封锁对策,否则本南人的课题闹得再火红,巴贡水坝课题报道得再热烈,也无法对乡区居民特别是占人口大多数的原住民造成任何有意义的影响。

在砂拉越,任何距离城市大约30公里以外的地方就不会有人阅读报章或上网,距离城市大约60公里以外的任何地方,除了伐木公司的大本营,都不会具有收讯完善的电话线路。全砂有5000多座长屋,他们的资讯传播依靠偶尔接收到的国营台,还有在西马已经没人使用的VCD播放器。除非民联能够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制造数千万个光碟,向长屋居民进行资讯战,否则,在竞选资源不足,选民教育匮乏,选民登记率只有一半的劣势下,要赢得砂州政权,以便为本南人或受剥削的原住民平反,大概是天方夜谭。

民联东渡的神话

全国国会议席222个,东马就占了85席。只有缺乏政治想象力的政客才会忽视“东渡”对改朝换代的必要和重要。然而,让人费解的是,并没有多少个民联议员愿意正视砂州选民一票的价值高于西马选民选票数倍的现实,西马的公民社会团体也一样。所以,我们看到一方面公民社会团体在西马闹市如火如荼的展开年轻选民登记运动,与此同时,隆雪华堂妇女组原定参加砂拉越选民登记运动的计划却胎死腹中,没有交代就不了了之。

砂拉越不是没有像308那样发生政治海啸的条件,只是大部分深受白毛政权压迫的社会,特别是乡区原住民根本不具备投票的资格。根据选举观察委员会成员黄文强的估计,砂州乡区有资格成为选民的居民,只有半数已登记为选民。这数据意味着,将这些不具选民身份的人民登记为选民,不仅是政府和公民社会团体责无旁贷的义务,更是民联赢取州选甚至全国普选的关键。

赢不了大选,换不了州政权,本南人就只能继续暗无天日地在官商勾结恶势力之下任人鱼肉,而他们的女性人身安全依然得时时暴露在叫天天不应的森林里的伐木工人的魔爪之下。因此,如果我们不希望在20年之后继续听本南女性唱她们的悲歌,或者让我们的后代再次通过各种媒体里悲呛的叙述,消费她们的伤痛,就应该清醒的省下对那些作势要前往本南人聚落考察、了解或解决问题的官员的期望,积极协助砂州乡区选民的登记工作,为促进砂州乃至全马的民主进程,贡献我们的力量。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