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巴贡原住民等安华带来正义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八月 5,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Aug 03, 2010 12:15:03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2010 年7月31日,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在《第十五届马来西亚法律研讨会》 优雅中带着激昂的表示,民主政治与文明的核心是正义。他说,今天我国行政机关权力膨胀,剥夺人民言论自由、压制在野党党报,蓄意打倒在野党,种种权力恣意手段凌驾于宪法之上。因此他呼唤全体公民认真对待正义,唤回社会公正,恢复人性的尊严。

根据《独立新闻在线》的报道,安华甚至摘引著名学者和异议作家的言论,来勾勒民主政治的理想,并痛批国内政治,指民主已经沦为种种公关手段,耗尽纳税人的钱。

安华也高度赞扬雪州民联政府,指该州更推动资讯自由法令,确保透明施政以及保障人民知情权。

如果笔者在场,相信也会折服于安华的博学和大义秉然之气。可是对接近权力者保持一定的生理兼心理距离,永远是比较理性的选择。

当年安华对巴贡居民的承诺

笔者近日埋首整理有关巴贡水坝的旧剪报,惊见数则和安华言论相关的旧闻,现罗列如下:

1994年4月23日《南洋商报》:“安华:巴贡发电计划妥善,政府不容被政治化”:

“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今日指出,巴贡水力发电计划经过周详的策划,其安全与受影响地区人民的民生与就业机会等问题将受到政府当局的妥善处理和安排,如果该水电计划某些方面加以政治化的话,这将是当局所无法容忍的,这也是不应该发生的。”

一般民众难以琢磨,当时安华所说的 “这将是当局所无法容忍的”,究竟是一项威胁、恐吓、劝告,还是预言?如果是最后一项,还要等到两年后才发酵。以下的新闻就发生在被安华形容为“将课题政治化”的反对兴建巴贡水坝者身上。

1996年4月8日《南洋商报》:“联邦后备队喷催泪液致伤10人,反巴贡纠察大骚动”:

“约 300名来自40个非政府组织的反巴贡水坝计划团体成员,今日在首都国会路展开和平纠察时,受联邦后备队干预,纠察人群被喷射催泪液,结果演变成大骚动。约有10名环保分子,记者,摄记和一名儿童被催泪液溅中眼部和身体,造成双眼通红,泪水直淌,皮肤灼痛,他们较后到马大医院治疗,并表示会剧情报警。”

1995年8月1日《南洋商报》:“安华保证:巴贡计划推行前,先考虑居民利益”:

“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今天保证,在未讨论有关受影响居民的利益的事项之前,巴贡水坝发电计划将不会推行……他说,政府也保证在新的移植区的生活条件将比目前好很多。关于政府将给与的赔偿,安华说,他们的要求应合情合理,不应对政府构成一项负担。”

接着和安华及巴贡相关新闻是:

1996年6月21日《南洋商报》:“对受巴贡计划影响居民,砂州政府妥为安排,副首相安华表赞扬”:

“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今天说,砂拉越政府对那些受巴贡水力发电计划影响的居民所作出的赔偿,移置计划和其他妥善的安排,是值得赞扬的。他说,当他查阅有关赔偿的详细计划时,他惊讶于有关的安排已超出他所能想象的妥善境地。”

政府凌驾于法律

当年安华作出上述表扬时,正值巴贡水坝计划的环境评估报告被高庭宣判为无效的时刻。四名受巴贡水坝计划影响的原住民入秉吉隆坡高庭,将政府、环境部和水坝发展公司列为答辩人,结果高庭宣判水坝计划无效,因为它不遵守有关环境法令。可是,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为了确保水坝工程不被拖延,不惜使用种种手段,包括行使凌驾法律的行政权,不顾原巴贡地区原住民的反对,将他们迁移到坐落在双溪阿沙(Sungai Asap)的不毛之地。这样的举动,完全符合今天安华所抨击的“凌驾于宪法”的“种种权力恣意手段”。

安华作出的承诺和种种对州政府的表扬还犹言在耳,砂州土地局就宣布了缩水的赔偿和“妥善安排”,铁证如下:
1996年12月4日《南洋商报》:“受巴贡水坝计划影响,现金赔偿居民外,再分3亩地”:

“受巴贡水电计划影响居民除了获得现金赔偿之外,每户人家也将获得额外3亩地的赔偿,充作农作用途。受影响的居民若不满赔偿方案,可以将案件交由法庭处理。”

为了能让读者一目了然的分辨政府曾经对受影响原住民做过的承诺以及最后的实际赔偿之间的差距,且参阅以下笔者整理的图表:

年份 州政府,联邦政府或发展商的承诺 实际赔偿和结果
1994年 水坝每年可使砂州经济成长率增加10% 未明朗
1994年 将开辟5万亩地安顿受影响居民 最终只获得400公顷地
1994年 将开发油棕园使受搬迁者获得工作 至少70%农民没有工作
1995年 安置区建立的房子将和原来的房屋属同款式 安置区房子失各族特色
1995年 安置区将有学校和医疗所 小学从原本8间减至2间
中学到今天还未建竣
1995年 未讨论受影响居民福利前,不会推行计划 计划还未开始,就将居民全部搬迁
1995年 将安顿在4万5千公顷的土地,其中3万4千公顷为园丘 只获得400公顷地,没有园丘
1995年 居民会享有机场,道路和现代城市的一切便利 无机场和便利,承担和城市一样高的生活费
1995年 确保受影响居民搬迁后能即刻从事经济活动,赚取生活 搬迁到百业待兴的不毛之地,生计从零开始
1995年 提供搬迁者已经等待收成的园丘地 园丘地属私人公司,“或许”会雇佣居民
1995年 居民将享有医院,邮局和消防局等 只有小诊所,至今还没有邮局和消防局
1995年 受搬迁居民将获得搬迁地油棕园大园丘的一些股权 居民没有获得任何股权
1996年 未能公布支付赔偿金的方法 至今依然没有明确公布
1996年 土地保管和复兴局发展油棕种植计划,居民可获30%股权 没有股权
1996年 可在政府提供的土地生产粮食,家禽和养鱼 政府地至今未提供地契,缺乏农业援助计划
1996年 开辟巴贡镇,服务中心,基本设施等 只有临时农业局,据说害怕匪徒的警察数名
1996年 受影响居民可获得较好的收入和房屋设施 绝大部分居民没有收入,住在劣质长屋
1996年 受影响居民子女将获得更好的教育设备 许多居民子女付不起车资而辍学
1996年 居民将拥有更多就业和商业机会 政府不允许居民开油站,原因是没地契
1996年 居民容易获得先进的农业管理技术 许多农地太遥远而荒芜着,管不着
1996年 政府将训练居民,使他们适应更好的生活 年轻人外流,老人失业,生活惨淡凄凉
1996年 政府将以市价赔偿受影响的产业 全部旧长屋和习俗地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1996年 政府将以市价赔偿受影响的农作物 多数农作物只获得少于10%的赔偿
1996年 设立巴贡信托基金,作为受影响居民教育和技术训练用途 基金下落不明
1996年 赔偿方案大致完成,只剩下有关果树之赔偿的争执 全部旧长屋和习俗地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1996年 除了获得现金赔偿,每户人家将获得额外3亩土地赔偿 获得的只是搬迁赔偿,原本答应赔10亩地
1997年 搬迁居民必须偿还新房子费用(5万2千令吉) 居民拒绝偿还,旧长屋未获得赔偿
1998年 政府将在居民搬迁之后作出全部赔偿 截至1998年,居民依然未获得70%赔偿
1999年 水坝顾问团建议政府在工程最后阶段(2010)才搬迁居民 1998年开始就被逼搬迁
2001年 189户还留在巴贡地区的居民还没有获得即将被淹没的土地的100%赔偿,因此拒绝搬迁
2010年 国营电视台《前线视窗》中文纪录片节目于4月24日开始播放有关巴贡水坝对原住民的影响的纪录片,该片在4月26日遭腰斩,节目制作人在5月13日被即刻停职。

向历史负责,必旧事重提

笔者不厌其烦的旧事重提,并非要和已经从当年的副首相脱胎换骨为当今的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算旧账,而只不过想提醒他,当年由他来代表中央政府对受影响的巴贡居民做出的种种承诺,至今不仅还未实现,居民的现况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这意味着,即便不再是执政者,安华或许也有义务将这一万多名因为水坝计划而深受其害的原住民的命运,放在他要致力追求的民主政治和正义的显要位置。

我们姑且相信浴火重生后重视言论自由的安华,已经不再是当年对 9454名巴贡原住民的意见视若无睹的高官,或者将持反对意见者视为破坏国家经济利益的洪水猛兽。安华发表“正义论”的一两个星期前,为了表示政府严正看待本南女性遭性侵的问题,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部长莎丽查和首相纳吉分别在7月13日和22日拜访了坐落在巴南河上游的原住民村。

无独有偶的是,两名联邦官员都因为耐人寻味的技术上或者策略上的原因,考察的村子都不是以本南人为主的设备齐全的模范村。这两趟加起来为时不超过三小时的所谓考察,不仅没有听到真正有问题的本南人传达他们的心声,不曾对性侵案件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对本南人的生活背景也毫无基础的认识和了解。简言之,这两趟动用了直升机和纳税人血汗钱的高官考察皆以失败告终。

为了见纳吉走两天路

纳吉于7月22日乘坐直升机拜访峇南弄邦雅(Long Banga)村庄的当天,适逢砂州达雅克伊班协会秘书长尼克乐慕贾(Nicholas Mujah)前来笔者寒舍附近喝茶聊天。他说:“巴南地区的人都知道,峇南弄邦雅是一个肯雅人的村庄,向来都是支持国阵的堡垒区。首相到这个设备齐全的地方去,根本无法了解本南人的处境和问题。”

他还透露,峇南弄邦雅附近的本南人,每人分配到25元的酬劳,走了两天的山路,前来会见纳吉。结果纳吉旋风式的拜访,别说要听取这些本南人的心声,连和他们握手都来不及。他说纳吉的拜访其实并不需要本南人在场,他们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峇南弄邦雅也有本南人的假象。

所以他说:“他们不敢安排官员拜访真正的本南人村庄,因为他们担心不满政府的本南人不愿意出席首相或部长的拜访活动,所以它们选择在其他族群的村庄举办,然后用钱把其他村庄的本南人请来充场面。”

笔者从发霉的旧剪报里头发现,安华当年也曾经到巴贡地区被逼搬迁的原住民村庄,进行过类似的“做秀型考察”,就跟今天的纳吉和莎丽查一样,在那些走了两天山路前来见他们一面的原住民面前晃了15分钟,说了些言不及义的官话,没有时间了解当地居民的心声,意见和要求,就赶回首都,然后向媒体放话:“巴贡有利国家经济和人民,志在必行。”

今天,安华呼唤我们全体公民要认真对待正义,唤回社会公正,恢复人性尊严;我疲弱的胃消化不了这么多感人的词汇,只能从昨天的新闻,今天的历史里面,从受影响后复被禁声的巴贡原住民的苦难中,琢磨着所谓政治人物的“正义”,传媒的“正义”,以及各种宗教的各种形式的正义,要怎样才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又如何才能有策略性的去展开和争取。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

Advertisements

一条回应 to “巴贡原住民等安华带来正义”

  1. LONG SRING said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或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