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2011年1月

批判是一种侵略,但不是复仇和怨恨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29, 2011

周泽南

人读书和思考,总会有遇到瓶颈的时候;很多书似乎看不下去了,思考不再集中和活跃了,那主要是因为所读的书和所思考的问题和自己的生活实践脱节了。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我们对于社会的态度上。很多时候我们自以为留意新闻和社会进展就等于关心社会,以为惯性的骂政府就正义之上,大义秉然;实际上那或许只是一种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方式,让我们在批判中还感觉到自身卑微的存在。

可是,尼采区别出真正的批判的意义,那绝不是对事情或者特定对象的怨恨,妒忌和复仇。如果无法体会尼采的深意,我们就很容易将对政府的怨恨当作批判,甚至错误的将这种怨恨加在私人的情感世界里。所以,毫不意外的,当相爱变质为“相互批判”时,那股狠劲一点也不输给对政府的谩骂。

尼采说:“批判不是怨恨的反应,而是一种积极生存模式的主动表达,它是进攻但不是复仇,是某种存在方式天然具有的侵略性,是神圣的邪恶,没有它,完美则无法想像。”(《瞧!这个人》,第一部分,转述自Deleuze著《尼采与哲学》,页4)

我最近在一个久违了的朋友的面书留言,被他形容为“长满了刺”;我觉得那同时是一种挖苦,也是一种恭维。不论是对待国家政策,社会百相还是人性心理,我觉得批判的态度是一种积极的方式,而大可不必假惺惺的装作宽容,礼让。批判是为了识破表面价值的虚妄以及浅薄情感的廉价。一句只因为我爱你,就以为可以抵消过去种种对别人的冷漠,诋毁,无情和不人道。

批判是进取的,它攻击虚假的价值和假冒的理性,撕破种种正常道德规范的伪装,不是因为出于对信这些不稳固价值的普罗大众的怨恨,而是希望他们也能逃脱思考的束缚,正视真理的多元性和差异性。

对尼采的过渡诠释还不如他自己的形容最贴切;他说:“批判是神圣的邪恶”。不仅暗示了批判的双重性,也解释了这种迈向完美的行动本身,所固有的罪恶和拯救。

我很久没有具体的思考了,尼采为我提供了一天最丰盛的精神粮食。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知識/權力 | 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