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一个马来西亚’ Category

东成西就一个马来西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12,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Feb 11, 2010 01:56:45 pm

刊登于2月11日《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一年之计在于春。春天是最适合运筹帷幄的季节。让人始料未及和遗憾是,虎年还未来临,怀疑由国阵一手炮制的种族主义行径,包括阿拉字眼争议,焚烧教堂,破坏清真寺,以及纳吉秘书发表惊人的“华人娼妓论”等,就将新一年的政治气候搞得乌烟瘴气,扰乱了国人对来年民主进程的正确想象和政治变天的筹划。

阿拉字眼争论一事,虽然在西马媒体闹得满城风雨,在基督徒照常呼唤阿拉名字不误的东马,却激不起丝毫种族情绪。这种民情徊异的现象,不仅反映了东马这片土地的人民,对种族主义有更强壮的免疫能力,也反映了西马人对东马缺乏了解。特别是前年308政治大海啸前后,许多西马人从之前的“肚懒”到当下的兴奋,最后对安华空雷不雨的入主布城的计划失望,然后继续忍受纳吉政权夺取霹雳政权,胡乱逮捕人民,演变为假扮民主的暴民上演牛头示威,焚烧教堂等行径;种种后308时代的乱象,模糊了期待民主改革继续朝深耕迈进的人民的视线。

笔者以为,马来西亚公民社会的演进,必须一改过去以政治人物和社会精英为中心,以及以吉隆坡和西马为中心的弱点。特别是砂拉越州选已近在眉睫,如何让该州人民延续西马人的“肚懒”情绪,然后发酵为改朝换代的选举势力,最后借“东成”来完成“西就”,促成民主的两岸大同,不但是未来民主政治的策略考量重点,也是调整东西马政,经等各方面差距,整合两岸人力和文化资源,真正成就一个富强、丰富、多元的马来西亚的未来民主之路。

东马票源左右民主未来

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副主席旺阿末(Wan Ahmad Wan Omar)今年公布,逾439万人或28%合格选民,截至去年年尾还没登记为选民。未登记的选民统计当中,雪州以78万7000人稳坐榜首,接着是柔佛(60万5000人)、霹雳(52万6000人)以及砂拉越(47万3000人)。

笔者去年12月访问国家登记局总监拿督阿威(Dato Alwi)时,后者透露,砂拉越有将近6万6000多名没有身份证或报身纸的人民。很显然,这些不具备“公民资格”的砂拉越人民,其中一部分构成了上述47万多不具选民资格的合格选民。值得留意的是,过去的砂拉越选举成绩向我们显示(见下表),少于10%多数票的国会议席多达四个,而多数票少于500张的州议席,也有六个。(图表由马来西亚选举监管网络(MEO-NET)协调员黄文强整理)

这意味着,假如选举委员会努力将这47万未具选民资格的合格砂拉越选民进行登记,这批新选民随时能够左右砂州选举的成绩,特别是在上述多数票不超过10%的国会议席以及不超过500张的州议席。在投给国阵或民联的西马选票已接近饱和的情势下,一些人士相信,东马选民将会是未来选举的造王者。

不论是国阵或民联的选举策略智囊,忽视上述微小多数票选区所隐藏的机会,将构成严重的错误。选举委员会还声称,砂拉越和全国一样,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合格选民未登记。然而实际上,该州已登记的选民大约只占合格人数的一半,特别是乡区和内陆地区,已登记选民的百分率更少。意味着,只要有效的将这50%的合格选民加以登记,这批选民将会是左右砂州乃至全国未来选举成绩的关键。

图表1:2008年砂拉越的微差选票国会议席

选区 选民总数 多数票 多数票百分率 胜选者得票

P.208-SARIKEI 31,675 51 0.2% 10,588
P.221-LIMBANG 20,315 676 5.5% 6,427
P.196-STAMPIN 67,257 3,070 7.0% 21,966
P.212-SIBU 53,679 3,235 8.9% 19,138
P.203-LUBOK ANTU 17,190 1,610 13.4% 6,769
P.211-LANANG 49,530 4,864 14.1% 19,476
P.219-MIRI 55,963 5,216 15.4% 19,354
P.216-HULU RAJANG 17,696 2,164 19.4% 6,590
多数票总数 20886

图表2: 2006年砂拉越的微差选票州议会议席

P.212 – SIBUN. 48-PELAWAN
选民总数:22,559,多数票:263,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7,375

P.204- BETONG N.30 – SARIBAS
选民总数:7,145,多数票:94,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2,441

P.211 – LANANGN.46 – DUDONG
选民总数:21,819,多数票:408,当选政党:BN ,胜选者得票:7,359

P.196 – STAMPINN.12 – KOTA SENTOSA
选民总数:18,934,多数票:531,当选政党:DAP,胜选者得票:6,579

P.216 – HULU RAJANGN.57 – BELAGA
选民总数:6,691,多数票:227,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1,855

P.208 – SARIKEIN.39 – REPOK
选民总数:16,750,多数票:576,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5,502

P.203 – LUBOK ANTUN.28 – ENGKILILI
选民总数:9,477,多数票:426,当选政党:SNAP,胜选者得票:3,442

P.195 – BANDAR KUCHINGN.9 – PADUNGAN
选民总数:24,512,多数票:1,417,当选政党:PKR,胜选者得票:8,002

P.217 – BINTULUN.59 – KIDURONG
选民总数:23,726,多数票:1,664,当选政党:DAP,胜选者得票:8,517

P.210 – KANOWITN.43 – NGEMAH
选民总数:7,849,多数票:549,当选政党:BEBAS,胜选者得票:2,582

P.219 – MIRIN.64 – PUJUT
选民总数:20,098,多数票:1,370,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6,493

P.222 – LAWASN.70 – BA`KELALAN
选民总数:6,284,多数票:475,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2,064

P.203 – LUBOK ANTUN.29 – BATANG AIR
选民总数:7,997,多数票:806,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3,295

P.200 – BATANG SADONGN.20 – SADONG JAYA
选民总数:6,917,多数票:858,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2,715

P.201 – BATANG LUPARN.24 – BETING MARO
选民总数:7,267,多数票:895,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2,796

P.202 – SRI AMANN.26 – BUKIT BEGUNAN
选民总数:7,644,多数票:1,007,当选政党:BN ,胜选者得票:3,083

P.217 – BINTULUN.60 – KEMENA
选民总数:13,338,多数票:1,572 ,当选政党:BN,胜选者得票:4,750

多数票总数:8288(国阵),4587(民联/独立人士)

(编按:由于容量限制,本表无法以表格形式呈现)
牛步选民登记需24年

然而,砂州选民在扮演促进马来西亚民主的关键性角色之前,却必须先克服一项巨大的障碍,那就是还有主要为乡区选民的6万6000多人,目前依然不具备身份证或报身纸,导致他们丧失了选民的资格。因此,从此刻到砂州选举进行之前,为这些无证人民进行公民注册,然后完成选民登记,是最迫切需要进行的政治工作。

经过了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媒体以及非政府组织近来不断的提醒,国民登记局终于在去年12月表示,将加速其流动登记部队的步伐,为上述内陆地区的6万6000多砂州人民进行登记。内政部长希山慕丁甚至在去年12月10日前往砂拉越峇南河上游的本南人聚落Long Kevok,并颁发了25张身份证给申请了很久的居民。他在该“做秀”成分很高活动后还向媒体公布,将限定国民登记局必须在两年期限内为所有尚未持有身份证或报生纸的砂拉越人进行注册登记。

希山慕丁和国民登记局总监的决心固然可取,却诚意不足。国民登记局总监亲口告诉笔者,该局流动部队自2007年投入行动以来,“已经”成功登记了三千多名砂州原住民,其中本南人就占了大多数。可是根据黄文强的计算,如果登记局延续这样的注册效率,即每天只登记七个人,他们必须用24年才能完成6万6000多人的登记。国民登记局宣称要用两年时间完成六万多人的登记,如果没有12倍的拨款,人力和效率,那只能是希山慕丁的空头承诺或者又一个最终演变成笑柄的不可能任务。

虽然国民登记局总监在接受访问时频频表示“我们欢迎非政府组织的参与,协助和监督”,可是到目前为止,该局不仅还没有获得进行下一轮流动登记的拨款,也没有主动向任何愿意协助的非政府组织申出橄榄枝。更让人怀疑其诚意的是,将近两个月,总监和他的单位,还腾不出时间接见对砂州无证人民进行了详尽调查的马来西亚选举观察员网络(MEO-NET)组织成员。

马来西亚选举观察员网络于11月15日至20日在七个峇南河中上游部落进行的抽样调查显示,在103位未注册成为选民的成年公民当中,就有84人,或者80%的原住民是因为没有身份证,而无法注册成为选民。这现象的普遍程度无疑是对砂州民主的一大打击。砂拉越州选举最迟必须在2010年举行,届时如果无法登记更多足龄选民,那么砂州的民主合法性就只有一半或更低。换句话,砂州乃至整个马来西亚的未来只能操控在接近政府单位和资源的城镇人民手中。

没有公民权,何来公民社会?

联合国已经将公民权和投票权列为任何国家人民应享有的基本人权。不尽力为其公民提供这两项权益的政府,不仅没有尽到作为政府的义务和责任,甚至成为剥夺人民权益的制度化暴力。

让人遗憾的是,许多华团人士不断引述华教斗士林连玉被剥夺公民权的命运来煽动“民族”感情,所有主流华文媒体对持有红色身份证的“华人”的命运更是感同身受,却对砂拉越6万6000多人的无证命运或视若无睹,或“不在支持的优先考虑”。这种怪现象不过反映了华社或者其领导者华团,对促进公民社会的理解和优先顺序的思考,并不具备长远的深思熟虑。

针对砂拉越6万6000多名未成功登记为“公民”的原住民情况,笔者曾经询问砂拉越原住民律师联盟成员哈里森(Harrison Ngau)律师的意见,是否有意对没有执行其为国民进行登记的国民登记局或者内政部进行法律诉讼,他表示这并非不可行的办法,只是如果要各别申请身份证被拒的原住民采取法律行动,恐怕不是他们能力所及的事。

关键在于,掌握公民社会资源较多的西马律师公会,华总等等组织,是否意识到公民权课题的严重性和优先性?

东马媒体边缘化人民

笔者在走访砂拉越期间,有幸见识了大部分砂拉越媒体的护主(包括州政府,国阵和伐木公司等大财团)本色,甚至比西马的主流华文报章有过之而无不及。例如11月15日的砂州第一大报《婆罗洲邮报》(Borneo Post)的头条就报道,该州的贫穷率不及6%。1981年即在位至今的砂州首长泰益玛末还大言不惭的声称,古晋只有1千个贫户。如此睁着眼睛说瞎话,可见砂拉越主流媒体的媒体伦理的低下程度。

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完全由砂拉越人,更正确的说是福州人所拥有的《婆罗洲邮报》、《诗华日报》、《东方日报》以及星洲报业集团,原本理应在促进东西马人民双方的了解和认同上,发挥积极的角色,可是这些集团不仅没有在促进东马的公民社会上扮演最低程度的角色,还对大部分原住民的课题不闻不问。特别是由福州人拥有的华文报章,对砂拉越各种环保问题,原住民习俗地被侵犯课题的报道篇幅,远远不及西马课题,华社课题,乃至诸如花踪文学盛会般的橱窗课题的百分之一。

如果要严格的评估这些媒体的办报理想或者媒体的贡献,只能说他们背叛了国家社会所托付与他们的历史角色。

东西互补才能成就民主

过去数十年来的思维总是认定西马比东马进步、繁荣、开放、资讯化,甚至更民主。然而,那只不过是西马人长久以来在不了解东马的情况下所产生的误解和幻觉。我们忘记的现实是,西马的繁荣和财富,是靠中央政府从资源更丰富的东马合法掠夺的结果。在这种误解和错误的基础上,西马还不断的将错误的发展模式,以消除贫穷名义进行的土地掠夺计划,乃至种族政治,不加区分和不计后果的输入东马。

不少投入公民社会运动的西马人也认为半岛的政治大海啸,应该成为东马人的借鉴,甚至对东马人的不思变发出难以置信的怀疑。可是我们别忘了,是来自东马的资源,让西马拥有早于东马20年的发展成就,以及更流通的资讯。没有这些东马人的牺牲,我们怎能让如此众多的“三大民族”跻身中产阶级,进而酝酿成稍具规模的公民社会?笔者非常认同黄文强最近的形容,他认为是时候结束西马对东马的寄生关系了。

因此,重新思考东西马的关系,饮水思源,是浮躁和急功近利的西马城市人所必需具备的心理条件。目前的东马政治,和还不具备公民社会力量前的西马一样,被政党政治和政客的利益分配所垄断。我们要进行的,不是期待东马议员的跳槽,而是让政治回归民众,回归为土地权、公民权、发展权进行斗争的原住民以及其他族群。

我们也别忘记,阿拉字眼事件向我们展示了东马人民不受种族主义影响的成熟度。实际上,东马人民的财富远不止于让中央政府取之不尽的天然资源,和旅游宣传里的表演文化;他们对自然的信仰,对土地的虔诚,比西马和谐十倍的族群关系,让西马羡慕司法公正等等,区区这四项就让西马人汗颜。

马哈迪当年主张向东学习的时候,好高骛远,以为远水救得了近火,他不知道远亲不如近邻的道理。再进步繁荣的远东,怎比得上资源丰富,族群和谐,文化多元的东马?

民主的政治是一门整合的艺术,也是一种需要共同想象的学问。如何将西马人的资讯化,效率与浮躁这种夹杂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的特征,结合东马人的社区凝聚力,坚持和沉稳这种前现代和现代性交替的精神,方能并发出全民政治的火花,重写一页真正有意义的“一个马来西亚”。我们期待当东西合璧的时候,“东成”近了的时候,“西就”也就不远了。届时的大同世界,种族主义不再有立足之地,不仅不分“三大种族”,甚至不再有原住民和非土著之分。

然而这一切的到来,始于公民权和选举资格。西马人民只有不计成败的协助东马人民获得公民权和选民资格、真正的民主以及全民意义上的政治改革,才可能降临。如果308标志着人民改革意识的觉醒,砂州选举以及来届大选,则是人民政治成熟度以及民间力量的试金石。我们希望一个马来西亚都准备就绪,聚焦于真正的政治改革,别再陪巫统的种族主义技俩起舞了。

Posted in 社會運動, 一个马来西亚 | Leave a Comment »

哪,一个马来西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28, 2009

c9b24be67459218b95645a06a784516c_3_400_100

这是对“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最贴切的诠释。

Posted in 一个马来西亚 | Leave a Comment »

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只值两菜一汤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19, 2009

周泽南

fried vege1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于10月18日在霹雳州主持的“一个马来西亚”推展礼,全场爆满。这个在怡保霹雳体育场举行的活动有超过三万民众出席,可是有观众透露,他们都获得了马币30元,以作为对出席该活动的报酬。

据《马来西亚局内人》报道,该活动还未开始的傍晚时分,一些市民到指定的地方登记并领取固本,然后出席该活动,以便凭固本兑换马币30元。一些政府支助的团体,他们会在一个市内的特定地点集合众人,分派酬金,再由巴士把他们载送到体育馆。

该晚有多辆巴士在体育场外筑起长长的车龙,向体育场蜿蜒而去。纳吉将此情景诠释为霹雳人民非常拥戴“一个马来西亚”这理念。他说:“你们不是因为受到威迫才在这里的。你们的出席出自于你们真诚的心和支持‘一个马来西亚’的意愿。”

“当我步入体育场时,我很光荣地看到全场挤满‘一个马来西亚的人’。我挥动手中的国旗,同时我也看到体育场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来自各行各业、肤色与文化各异的人士。”

可怜可悲复可笑的纳吉,应该是假装不懂,这些来自各角落的,各行各业、肤色与文化各异的人士,不过是冲着那一张可以兑换马币30元的固本,才来挤体育馆的。

可怜的马币30元,在吉隆坡地区的“大炒”食档消费,只能换来两菜一汤,和稀释的茶水。看来,纳吉沾沾自喜的“一个马来西亚”口号,只具备两菜一汤的价值。为了这么廉价的宣传,他却不惜浪费了90万元的人民纳税钱,最后他换来的只能是一文不值的锼水。

Posted in 一个马来西亚 | Leave a Comment »

1016:阿尔坦图雅惨死大马三周年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16, 2009

海狼

 明天是屠妖节,是兴都教徒庆祝光明之神战胜妖魔的日子。今年屠妖节的前夕则是阿尔坦图雅的忌日,是披着人皮的妖魔残杀人类,蔑视法律,司法和国家信誉的开始。我们今天纪念阿尔坦图雅,希望司法还她一个公道,也还我们一个非暴力的马来西亚。

 altantuya

 

 

 

Шаарийбуугийн Алтантуяа;

Shaariibuugiin Altantuyaa

阿尔坦图雅

(1978 – 2006)

三年前的这个晚上,马来西亚时间2200。单独前来马来西亚的你,据称被一名为当今首相纳吉服务的陆军上校,用C4型炸弹系在身上。你或许完全没有料到,这么惨烈,恐怖,无情的死亡方式,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我希望当时的你,意识是完全不清醒的。不然的话,真难想象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有孩子,亲人的你,如何忍受那么残酷的客死异乡的方式。我们不愿意想象一个人在随时引爆的炸弹前对亲人无法割舍的恐惧和痛苦。

我们不希望你在极度的恐慌下被炸得粉身碎骨,这是任何生灵都不愿意看到的,除非“它们”禽兽不如。

拉惹柏特拉在2008年6月18日作了以下的宣誓:

1.我获得可靠的消息,告诉我,2006年10月19日晚上10时前后,来自蒙古国的女子阿尔坦图雅(两个孩子的妈妈,沙里布的女儿),在马来西亚雪兰莪州一个叫做Puncak次森林,在三个人士的见证下,被装置在身上的炸弹炸得粉身碎骨,体无全尸。

这三个人分别是:

1.马来西亚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敦拉萨的妻子,拿丁斯里罗斯玛。曼梭

2.C4炸弹专家阿兹。布勇陆军上校

3.阿兹。布勇陆军上校的夫人诺哈亚蒂

2.            我的消息来源说阿兹。布勇陆军上校是将炸弹装置在阿尔坦图雅身上好几处的人。而拿丁斯里罗斯玛。曼梭和诺哈亚蒂则在旁边见证。

20090320_Najib_Rosmah

一个男人如果唆使别人,将一个美丽的女人炸得分身碎骨,这样的人不是被仇恨填满,就是为了私己利益,不择手段,冷酷无情。

一个女人如果亲自见证着一名炸弹专家,在另外一名女人身上装上炸弹,不但不阻止,还督促炸弹专家快完成炸死别人的工作,这样的女人不但冷酷无情,残暴凶狠,她一定在人格上有严重缺陷,造成她丧失了人类最起码的怜悯和同情,换言之,她和上述男人一样,不是人,而是万人之上的非人。

被怀疑是主谋和帮凶者,不仅没有被绳之以法,受到法律制裁,还每天活得兴高采烈,神采飞扬,挥霍无度。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在主张“一个马来西亚”口号的马来西亚。

阿尔坦图雅,我不相信道士们已经成功为你超度。那么深切的恐惧,那么绝对的委屈和怨恨,那么难忍的割舍,那么不公的司法和政权,你不会那么轻易放下。

如果马来西亚的司法无法还你一个公道,全国人民都愧对你和你的孩子,你的父亲,你的家人。

阿尔坦图雅,我们不求你安息。公道不存,天理何在?如果你黄泉有知,请协助你自己,家人,也协助马来西亚还有道义的人民,将主谋绳之以法,为自己讨回公道,也挽回马来西亚的司法公正。

300px-M112_Demolition_Charge 

C-4 is made up of explosives, plastic binder, plasticizer and, usually, marker or taggant chemicals such as 2,3-dimethyl-2,3-dinitrobutane (DMDNB) to help detect the explosive and identify its source.

As with many plastic explosives, the explosive in C-4 is RDX (cyclonite or cyclotrimethylene trinitramine), which makes up around 91% of C-4 by weight. The plasticizer is diethylhexyl or dioctyl sebacate (5.3%) and the binder is usually polyisobutylene (2.1%).

Another plasticizer used is dioctyl adipate (DOA). A small amount of SAE 10 non-detergent motor oil (1.6%) is also added.

C-4 is manufactured by combining the noted ingredients with binder dissolved in a solvent. The solvent is then evaporated and the mixture dried and filtered. The final material is an off-white solid with a feel similar to modelling clay. It has a faint bituminous odor and an astringent taste.

Posted in 一个马来西亚 | Leave a Comment »

赵明福,血牛头,武士刀:一个腥风血雨的马来西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11, 2009

周泽南

samurai

P1010238

 

 

 

 

 

 

 

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了九个月,他拿下象征人类最高荣誉的诺贝尔和平奖。

马来西亚首相纳吉上台了6个月,在他执政期间,赵明福被反贪污局条查的时候不明不白的坠死了,至今还含冤未血。在他掌权过后,巫统党员首开历史先河,用血淋淋的牛头在雪州政府大厦外示威,抗议在回教徒居多的地区兴建兴都庙。在他的权力范围下,6场补选国阵5场皆墨,第七场补选则发生近百名巫统党员围堵回教党选举志工,甚至用武士刀在警察局面前砍人的公然暴力行为。

既使不用脑袋思考,单单用嗅觉,我们也能嗅到这个在纳吉领导下的马来西亚,变得越来越血肉模糊,茹毛饮血,蛮狠无知。

你还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腥风血雨的马来西亚。

暴民来自何处?

人家得了和平奖,光宗耀祖,衣锦还乡,举国欢庆,未来是一片积极和乐观的锦绣前程。因为人家做的是发自内心道德力量的好事,游说国家领导人缩减核武,减少伤亡。我们的政府呢?对那些公然行使语言暴力者,例如,在民联女议员面前公然喊“我现在就强奸你”的牛头示威者;行使行为暴力者,例如围堵9名回教党志工的近百名巫统党员,只会袖手旁观。

纳吉上台后,改变了马来西亚集会/示威/抗议的性质,或者说创造了另外一种308之前所未曾见过的新的集会形式。在旧的集会里面,示威的群众永远是和平与非暴力的,承受警察殴打,强行驱散,逮捕扣留和提控的一方。在新的集会里,包括血牛头示威和把牛羊摆上台的示威,警方不但不驱散示威者,还让他们有“自由”展现野蛮和无教养的行为举止,包括将兴都教徒视为圣物的牛头踩在脚下,包括在和州政府进行的对话中当着女议员面前说“我现在就强奸你”。

“创造”这种新集会形式的人民并非普通人,他们抗议的对象不是压制人民人身自由,结社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等的国家权力,而是将苗头对准更弱势的族群和团体。他们的诉求不是争取自由,而是纵容国家剥夺其他人的权利和自由。这些反民主和自由的保守派不是公民,而是暴民。

人家在为世界和平奔走卖力,我们在纵容暴民用血淋淋的牛头示威,在补选,当作警察面前,用武士刀砍人,和自己族群,宗教相同的手足。 

这个国家无法给于善良的人民任何安全感;不论你是什么种族,什么阶级和身份,暴露在公然和暗中施加的暴力之下。

 

争取宗教自由的兴都教徒,被极端的人群用血淋淋的牛头公然挑衅和恐吓

争取道路使用权的华人居民和煤体工作者,被大道公司雇用的私会党徒殴打攻击

在补选的回教党志工,被近百名巫统支持者围堵,甚至被武士刀砍伤

在和平集会中遭受警察殴打,

在扣留所中被反贪污局官员虐待

请问,我们应得什么奖?诺贝尔暴力奖吗?

cow head

Posted in 一个马来西亚 | 1 Comment »

两个马来西亚和三大民族—一个傲慢无知的西马来西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九月 16, 2009

周泽南

east msia map

 

今年的831是一个被牛头示威等事件玷污的国庆日,916则是几乎彻底遭遗弃的国家成立日。

 

从国阵政客到民联领袖,从华团龙头到主流媒体,马来西亚自1963年9月16日成立到现在,东马两州一直被政府,政客,媒体,甚至平民百姓边缘化。一个马来西亚的概念,从来不过是缺乏诚意的空泛口号。

 

翻开主流报章,扭开主流电视电台,我国“三大民族”被塑造成真理般的事实,其他东西马少数族群可以一概不计。资源最丰富的沙巴和沙拉越,在20多年前原本是全国最富裕的州属,现在却名列赤贫榜首。在这两州,主要公路两旁没有水电供应,成为理所当然的命运,远在深山的水坝,伐木公司,油棕园,享有水电供和公路等方便,却不被视为特权。

 

由于对历史的失忆,多数西马人对东马的地理,历史,族群文化不熟悉还情有可原,可是让人惊讶的是,那些由东马报业大亨所控制的华文报,包括《东方日报》和《星洲日报》以及其旗下的所有报章和杂志,从来都不曾以谋取东马人的福利,传达东马各族群的心声为使命和目的。反而不断复制着源自西马的种族主义,大中华情意结,不负责任的发展模式,和对原住民习俗文化漠视和无知的狭隘“现代性”世界观。

 

来吉隆坡的东马专业人士被当作“外国人”,输入的劳工,待遇和“外劳”一样。比西马“三大民族”更多样化的东马的文化,被简化成马航海报或旅游宣传品里面穿传统服装跳舞的卡达山妇女和伊班猎人头战士。西马人民对东马民情风俗的无知,甚至比对印尼,泰国,新加坡,菲律宾等邻国的了解,还要匮乏。

 

这些难道不是国阵造成的?而民联又准备改变什么?除了尝试赢得东马议员跳槽变天?

 

法国已故社会学者Pierre Bourdieu在10多年前就不断的呼吁,为了对抗日渐侵蚀欧洲各国人民福利的跨国企业和党国资本主义,欧洲人民必须发动一场跨国族斗争,组织各种力量,和新保守革命作抗争。他的呼吁,既使套用在今天的马来西亚,也依然有效。我们不仅要跨国族斗争,更要跨民族,跨东西马合作。而合作的第一步,是认清自己对他族,特别是对东马的傲慢和无知。

P7250116P7250092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一个马来西亚 | Leave a Comment »

一个允许暴民说“我现在就强奸你”的马来西亚:-兼向黄业华致敬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九月 10, 2009

周泽南

 

用血淋淋的牛头示威,当作众人面前恐吓女议员,说“我现在就强奸你”;52年的国庆刚过,受种族主义和父权思想双重荼毒的马来西亚暴民,就用他们低贱下流粗俗野蛮的行为举止,证明给世界看,巫统党员有多么的脑残;而至今为止竟然还未对涉及言语上性侵犯的暴民捉拿归案的警察和执政党,则向任何文明的法治国家证明了,这是一个不堪的马来西亚;

 

这个马来西亚不仅无法阻止缺乏政治智慧的人民,通过挑衅其他族群来捞取政治资本,也无法保障女性免于公然受到性侵犯的权益,即便受害的女性,是人民代议士。

 

身为如此国家的女性或男性,难道你还有任何安全感,难道你不觉得那是无法

忍受的国耻,难道你不对黄业华的勇气和担当深感钦佩?

黄业华是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Charles Santiago)的特别助理(身份和枉死的政治秘书赵明福其实很接近),他于9月9日到警局报案,要警方调查上周六在雪州政府对话会中,恫言要强奸雪兰莪州行政议员罗芝雅(Rodziah)的雪兰莪莎亚南区第23区居民。

黄业华在报案书中指出,上周六上午11时,当雪兰莪州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Khalid Ibrahim)与该区居民就搬迁第19区的兴都庙一事,在莎亚南市政局礼堂进行对话时,一名雪州莎亚南第23区的马来人回教徒居民说“罗芝雅我现在就强奸你”(Rodziah saya akan rogol you sekarang)。

他认为,罗芝雅的人身安全已经遭到威胁,警方该给予罗芝雅每天24小时的保护。

黄业华不是一个可能会被极端的巫统党员强奸的女性,黄业华和受到威胁的雪兰莪州行政议员罗芝雅没有什么交情,他甚至从来没有以“女权分子”的身份发言;可是,他这一次的行动,为全马来西亚的女性和男性,立下了值得效法的公民标杆。

 

黄业华的孤军作战,让逐渐对政府暴行麻木不仁的广大人民感到汗颜,让沦为弱势,却不准备以行动捍卫受害女性的所有大马女性而言,是一记当头喝棒。我们对枉死的政治秘书之死,悲痛万分的悲情,如果可以转化为向黄业华看齐的行动力量,未来的马来西亚就不会继续如此不堪。20090909_yaphwa

Posted in 性別, 一个马来西亚 | 2 Comments »

一个马来西亚缺乏什么?-忠、孝、仁、愛、信、義、和、平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八月 27, 2009

发克优

xyk007d

 

黄业华续潘永强发表了〈68条人命才能唤醒廖中莱〉之后,撰写了〈纳吉不必对68条人命负责?〉的文章(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111360),揭露马来西亚的首相纳吉,在国内A流感疫情最严重的时刻,携妻带儿出国游玩,不将国民性命当一回事的行为。这样不符合人性,违背人道的态度,如果出自任何一个尊重人权的国家首领,当然值得大加苛责,可是,了解纳吉为人的马来西亚人都明白,对这样无情无义的“人”,草菅人命就像在法国南部的尼斯和家人一起晒太阳一般自然,没有忧国忧民的包袱和不尽责的罪恶感。

 

国民水深火热的时刻,此人还可以照样享乐不误,原因不外有二;此国君必有“过人”(即超越凡人,不是凡人,而进入非人之境)之处;其次,一定是他的华人神童秘书没有提醒他为君之道,必须有忧国忧民的情操,视所有子民为己出,并且舍身就义的道义,以及和国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廉耻。

 

纳吉除了不暗连小学老师都有教過的八德;那就是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就连华人的文化禁忌也不了解。例如今年国庆的海报,把它和历任首相的人头肖像,统统塞在一个像墓碑那样的设计中,仿佛在宣告这些人物高山仰止,也宣告这个国家国破家亡,真是大吉利市。

 

从纳吉缺乏传统道德和民俗常识的事实来看,一个马来西亚口号空洞浮泛的原因,大概也就一目了然。

 

古聖先賢曾云,天地含概八德:“能行八德之一、二者,即為人;行三、四者,即為慧;能行五、六者,即為有德之人;能行八德者,即為聖。纳吉和他的朋党之流,勉强只能达到愚忠,愚孝的境界,连八德的16分之1也沾不上边。所以从“能行八德之一、二者,即為人”这个最低标准来衡量,这些“东西”实在是连个“人”也够不上呢。

对政治人物或国家领导,我们早已经放弃了他应该是“圣人君王”或“哲学王”的幻想,但是人民不应该愚昧至放弃要求他至少像个人的地步。很庆幸的是,一次又一次的补选告诉我们,人民已非52年前的吴下阿蒙,谁是人,谁是鬼,谁是圣,谁是兽;咱们心中有数。

 

如果那些“非人”浪费人民的时间和钱财去做利己的事,为了避免气死自己,就当是农历七月普度孤魂野鬼的一部分吧。当然,人民的慈悲心必须有限,这笔帐,必定要要在下一次,比308更大的全国大变天的时候,追讨回来。

Posted in 一个马来西亚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