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他者權益’ Category

当囚犯也捍卫说母语的权利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11, 2009

Thu, Dec 10, 2009

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网站 

笑看风云

 周泽南

 马来西亚这个半开化的国度,真是无奇不有,种族主义色彩浓厚的政策,例如单元意识形态的语言政策,甚至渗透进了监狱,剥夺了服刑的囚犯使用母语和家人沟通的权利。

 根据《当今大马》12月9日的报道,森美兰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揭露,芙蓉监狱禁止华印裔囚犯使用本身母语和家人沟通,只能以马来话或英语交谈。揭发此事的是刚从芙蓉监狱服刑半年获释的黄先生。

 违反基本人权

 黄先生透露,狱方强制囚犯与家人通电时使用马来话或英语,若囚犯坚持使用其他语言,狱卒就会立即挂断电话。当谢琪清致电给狱方,要求澄清时,一名监狱职员证实确有此条规,原因是狱卒只谙巫英语,而不谙其他语言。

 作为抵触法律的惩罚,囚犯已经被强制剥夺了人身自由的权利。可是,这并不表示他们也必须拱手奉上他们说母语的权利,和家人沟通的权利,以及表达思想的权利。纯粹就法律角度而言,丧失特定时间的人身自由,是他们“罪有应得”的报应方式(当然这种报应方式不全然无争议),可是除此之外,他们和任何公民一样必须享有种种宪法赋予的权利和自由。用自己最熟悉的语言和家人沟通,只不过是最基本的人权。

 身为执法者的芙蓉监狱官员,制定或实施侵犯囚犯基本人权的条规,这举止本身已经触犯法律。揭发此事的前囚犯黄先生除了勇气可嘉,难能可贵之处在于意识到争取宪赋人权的必要性。这种道德勇气,远远超越了充当道德监督者,却在剥夺囚犯人权的监狱官。

 犯了一次错不等于接下来的人生都要受人白眼。如果囚犯能比执法人员更有民主意识和道德勇气,这是重重铁牢也关不住的革新希望和脱胎换骨的蜕变。

Posted in 馬來西亞語言政策, 語言人權, 他者權益 | 15 Comments »

雇主不准女佣联络家人长达5年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14, 2009

周泽南

 

我认识一名女佣,她的名字叫诺(Nur),今年30岁,是一名印尼籍回教徒。

如果不是通过非政府组织Tenaganita的引介,她不可能会向一名马来西亚籍的陌生人,特别是象征雇主阶级的华人的我,述说她的过去5年来在马来西亚炼狱般地经历。

 

我认识不少印尼女佣,她们都是我亲戚或朋友的“下人”,在她们眼中,不论我尝试以多么低下的身份和她们说话,询问她们的身世和来历,她们都将我当作和她们“雇主”地位一样的不同“族群”看待。这个族群,不值得她们信任,因为这样的族群对女佣进行剥削时,可以自然得如同呼吸一样。

 

我还是回到诺的遭遇这个正题。

 

诺来自爪哇岛西部Sukabumi的Kampung Kapel.和多数印尼乡村的情况相似,这里的村民穷得一清二白。再加上诺的丈夫有残疾在身,无法工作,一家大小的生计就落在诺的肩上。和多数还未前来马来西亚的印尼女佣一样,诺也听说我们的国家是赚钱的天堂,教育程度不高的她,当然没有先上网查询大马虐待女佣的轰动新闻。印尼女佣中介即便知道这样的事实,也不会告诉她。因为中介在意的,是如何从无知的女性手中骗取中介费。

 

2005年,诺离开了3岁和7岁的孩子,丈夫和父母。在“牛头”(非法中介)的带领下,只身前往繁荣的马来西亚,寻找她一家的幸福。她辗转被带到加里曼丹,然后抵达吉隆坡机场,到大马的中介办公室过了一夜,最后在万绕的一户华人人家落户,从那天起,她度过了5年炼狱般岁月。

 

诺是一个血肉之躯,可是在5年内的1千多个日子里,她不曾享有过任何一天休息日。她是一名回教徒,她在斋戒月时一样在白天斋戒,可是工作量却不得减轻。开斋节时,她听到附近传来清真寺的祈祷声时,她依然得辛苦的工作,几乎要奔溃。

 

她的雇主并不富有,男雇主原本经营一些生意,亏损后收入就开始不稳定。女雇主是全职的家庭主妇,育了三个孩子,可是并没有履行家庭主妇的责任,因为99%的家务,都是诺在处理,女主人只是通过她的地位和阶级划界,履行她作为道德母亲的责任,而全权为主人以及孩子准备所有餐点的诺,虽然是实质上的母亲,却被排除,贬低为奴隶般的“外佣”。

 

“外佣”这身份,清除说明了诺作为一名“外人”的地位,无论她为这个家庭付出多少精力和心血,雇主永远通过种族,地位,和阶级的划分,将她排除在家庭成员之外。而“帮佣”的身份,则让她永远处于必须待命的次等地位,不论雇主的确要求有多么不合理。

 

因为上述双重边缘和双重弱势的身份,诺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精神虐待。她的雇主,在长达5年内,完全不允许她联络家人。5年后,当她终于联络上家人时,他们表示多数人都放弃了希望,早已当她客死异乡。而她真的几乎就客死异乡

 

被雇主遣送去偷渡

 

大马的中介和雇主原本同意每个月付诺400令吉。一个月过去了,诺向雇主讨薪水,雇主说迟一些自然会给她,就这样拖了5年,诺分文也不曾获得。她在举目无亲的马来西亚,没有电话可以联络亲人,没有管道可以向执法单位投诉,没有教育教导她捍卫自己的权利。她24小时被软禁在住宅范围内,唯一可以透气的时间,是雇主全家外出时,她就跑到大门前向邻居喊话。和她屋子隔作两间的邻居,雇有一名印尼女佣,是诺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

 

诺的家乡没有电话,她要求雇主让她写信寄回去报平安,却也不被允许。有一天,她终于受够了5年的非人岁月,她要求雇主尝还她5年的薪水,然后送她回国。雇主不依,诺跑进厨房,拿了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雇主说,再不听从她的指示,就死在他们一家面前。雇主依了她,还答应说明天就可以让诺回家。

 

一整天,诺满怀期望的等作把她载往吉隆坡机场的车子。雇主推唐说手头上没钱,他们只给了诺1000令吉现金,让她衣锦还乡,其余的两万多令吉将会通过印尼的中介偿还。天真的诺终于上了车,可是她不知道,那辆车子不是把她载到国际机场,雇主也没有把她的护照归还她。

 

经过了4个小时,车子把诺丢在柔佛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诺下了车,没有人告诉她飞机场如何去,她在无人的野外等了一整天,一个印尼男性把她载到更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靠近海滩。诺见到不少像她那样的印尼男女分布在海滩四周,他们在等待来自印尼的船只。诺不知道,这是安排偷渡客往返的大本营。

 

曾经溺毙在马六甲海峡

 

饥寒交迫的诺在海滩等了一整天,突然被一名印尼男性驱赶,把大伙儿带进森林,那名男性说军警来了,千万不能被他们逮捕。诺不知道身上没有护照的她,被逮捕后会有什么遭遇。她和十几个同伴在漆黑的森林渡过两个夜晚,完全没有进食,只靠一些椰水维生。

 

诺在森林里,感觉有蛇从自己的膝盖滑过,极度的恐惧,绝望和饥饿,让她几乎晕死过去。半夜里,人头贩子突然大叫,驱赶人群前往海滩,说是船来了。没有力气的诺,提做装有她血汗钱的手袋,随作众人奔向海滩。

 

船无法靠岸,众人被训令必须游泳。诺不谙水性,可是她没有选择。她提着手提袋,一步一步迈向远处的船只,海水到了腰部,脖子,突然间,她只感觉到被海水灌满,挣扎了一阵子,就失去了知觉。

 

死里复生讨公道

 

或许是想见到家人的愿望未完成,以为已经溺毙的诺,被拖上海滩后,经过3小时后,竟然死里复生。她醒来的时候,惊觉自己赤裸裸的,如死尸般的躺在

沙地上,身上被香蕉叶覆盖作。她身边的同伴告诉她,大部分人都乘船走了,可能有些已经溺毙,她那装作1000令吉的手提袋,已经不知所踪。

 

善心人士为诺找来衣服,给她买了一张前往吉隆坡的车票,诺在巴士上,几乎溺毙的梦魇一直缠绕着她,想到自己悲惨的命运,一直流泪痛哭。

 

她的痛哭感动了巴士上的一名马来乘客,将她带到由Tenaganita设立的女佣庇护所。诺在那里,整整一个月,活在几乎溺毙的梦魇里面,完全无法和别人沟通和说话。经过了一个月,诺的神智清醒过后,她终于在非政府组织人员的协助下成功和家人通了电话。

 

可是,她还必须忍耐,不能回家。她正在寻求法律途径,要雇主尝还她应得的两万多令吉新水。可是这名丧尽天良的雇主表示,由于没有钱,他宁愿以坐牢取代偿还诺薪水。

 

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现在才来考虑立法让女佣享有周假,亡羊补牢,聊胜于无。立法的背后,却是印尼女佣十多年来受尽无良雇主虐待和剥削的奴役生活。

Posted in 外籍勞工, 他者權益 | 2 Comments »

我们从女佣身上榨取了多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9, 2009

周泽南

 

西方进步国家多采取钟点女佣制,人家来你家里把打扫和清理工作做完,等你付完费用,从此不必再看雇主你的脸色。在马来西亚这个半进步半未开化的国家,因为雇女佣相对便宜,所以跻身双薪阶级的家庭,特别是华人家庭,就如捡到便宜般,把女佣雇到家里来百般剥削。

 

按照一般计算,钟点清洁工人的时薪大约是25元,可是女佣的时薪不到2元。可是她们的工作量远远超过钟点女佣。换句话说,聘请女佣其实为雇主省下了一大笔钱。

 

一天的工作项目    时间                为时                        钟点工人收费(马币)

 

做早餐                    0530-0630       1小时                     25           

洗晒衣服                0630-0730       1小时                     25

园艺工作                0730-0930       2小时                     50

准备午餐                0930-1130       2小时                     50

清洗餐具                1130-1230       1小时                     25

准备甜点                1230-1330       1小时                     25

清洗汽车                1330-1530       2小时                     50

教导功课                1530-1630       1小时                     25

准备晚餐                1630-1830       2小时                     50

清洗餐具                1830-1930       1小时                     25

准备水果                1930-2030       1小时                     25

摺烫衣服                2030-2130       1小时                     25

抹地                        2130-2230       1小时                     25

 

                                                        17小时                   425

 

按照上述计算,女佣一天应该就能赚取425令吉,可是实际上她们一个月的薪水不过是400令吉到600令吉之间。由于多数女佣没有周假,所以她们每个月做足30天,理应该获得12,750令吉的月薪,却只获得30份之一的钱。这不是赤裸裸的剥削,还能是什么?

 

以牺牲一名从异乡来的女佣的体力,精神,情绪健康,活动自由,交往和结社自由为代价的女佣制度如果不废除,对马来西亚的民主建设永远是一个污点。

Posted in 外籍勞工,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废除女佣制度,改以钟点女佣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8, 2009

周泽南

 

我在一个周一和周二,观察一名女佣的工作,得出以下结论;在马来西亚当女佣,真的不是适合人类的工作;长期这样下去的后果有四:

一,虐待女佣。

二,雇主孩子被女佣虐待。

三,主人或女佣轻则心理不平衡,重则精神失常。

四,雇主小孩变得毫无教养,轻则家庭不和谐,重则进入感化院

 

这是某女佣一天的工作表:

 

600                    起床整理自己的床褥

615                    煮开水,准备三个小孩和两个成人的早餐

0645        洗全家人的衣服(永远像山那么多)

700                    为小孩提书包,送上校车

0730        晒衣服,喂主人孩子饲养的宠物

830                    协助女主人的妈妈从事园艺工作

1030                从园地回来,开始切菜,准备午餐

1130                清洗主人吃饭后留下的碗碟

1200                喂小孩吃饭,为主人的中小学女儿准备食物

1300                清洗小孩,大孩的碗碟

1400                收拾小孩的玩具,清理小孩留下的污迹

1430                清洗客人的汽车

1500        清洗主人的第一辆汽车

1530        清洗主人的第二两汽车

1600        清洗主人的第三两汽车

1630        切水果,扎果汁给全家人

1700        洗刷楼上楼下所有厕所

1730        打扫楼上楼下所有房间

1800        切菜,准备晚餐,间中收衣服

1900        为主人盛饭,菜,汤

1930        清洗一家大小所有碗碟

2000        匆忙吃剩下的晚饭

2015        制作糕点

2030        切水果

2100        教导上幼儿园的主人小孩作功课

2130        收拾主人孩子留下的用具,玩具

2200        楼上楼下全间抹地

2230        喂养主人的宠物,清理宠物排泄物

2245        摺衣,烫衣

2300        休息

 

你知道吗?印尼女佣一个月的收入只介于350到400令吉。他们从早上6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一天的薪水不到13令吉,一小时不到1令吉。这个时薪是全国最低廉的价码。

 

如果我是印尼女佣,如果我还有一点姿色,我会毫不考虑去当性工作者。待遇最廉价的性工作者,每小时至少也有60令吉,一天至少400令吉,一个月8000令吉。充当自由的性工作者,至少不必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准备待命随时要满足雇主的要求和命令。

 

要聘请一名女佣,雇主必须支付女佣代理7500到8000令吉,这是女佣两年完全不消费的收入。所以,雇主只愿意给女佣350-450。政府为什么要让女佣代理赚取这么高的利润,恐怕才是问题的关键吧?

 

此外,全国到底有多少个女佣代理,这些代理如何取得经营权,他们和政府部门的关系如何?他们每年究竟从女佣身上剥削了多少原本应该属于女佣工资的财富?

 

周休一日是基本人权,所以任何质疑女佣是否适合周休,是否会因为误交损友而学坏的立场,实际上是在假设女佣不是应该享有基本人权的一般人。这些人假设女佣是没有主体性的次等人类,所以是容易受误导,容易学坏的“未成年”。他们假设个女佣都是引狼入室的无知少女。又假设女佣是即使有周休也不懂得好好利用的现代奴隶。

 

这些不尊重基本人权的雇主或评论人,难道应该将他们当“人”看待吗?他们对人类缺乏最起码的尊重,对人类本性没有基本的信任,为了防止万一自己的女佣会因为能够周休而“学坏”,而逃走,就否定了一万女佣最基本的权益。

 

在拥有女佣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很难学会尊重人类,因为他们的父母只因为付了400令吉,就可以把另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当作一种必需尽量满足主人所有欲望和要求的工具。当家长以对待物体的态度来对待一个人时,异化已然造成。而将这一切不平等遭遇看在眼里的孩子,从家长身上看到了如何将剥削别人合理化的虚伪和狡诈,他们看到,一个同样是人类的主人,只因为掌握了金钱和权力,就能对另一个人类呼喝使唤,抛弃了同类之间应具有的最起码的尊重。一个不懂得尊重人类的孩子,长大后只好变成魔鬼。

当然,并非所有雇主都是那样,可是如果要善待女佣,为何不采取钟点制?让女佣像其他劳工一样,享有正常和应得的权益和福利。可笑又可怜的是,女佣周休课题熙攘了那么久,怎么从来不见女佣本身的意见?为何不提女佣组织工会的权益?

 

000001

Posted in 外籍勞工,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請觀看kl市政局虐待動物的短片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31, 2009

DBKL animal cruelty on ‘360 Degrees’ show (TV3)

var fo = writeMoviePlayer(“watch-player-div”);

Posted in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西馬來西亞原住民的割禮儀式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3, 2008

對住在彭亨州JERANTUTKampung Sungai Mai17JAHUT族原住民小孩而言,2008823日至24,是他們一生中最重大的日子。他們將進行別開生面的割禮儀式。

2.這名男士在主持割禮的開場儀式,因為該儀式叫BUKA GELANGGANG,所以他被稱為TUKANG GELANGGANG

2.這名男士在主持割禮的開場儀式,因為該儀式叫BUKA GELANGGANG,所以他被稱為TUKANG GELANGGANG

p7110170p7110173

5.每名參加割禮的未成年,被分配一只公雞.

5.每名參加割禮的未成年,被分配一只公雞.

6.花花綠綠的公雞在�待被犧牲,提心吊膽的未成年�待包皮被割.

6.花花綠綠的公雞在等待被犧牲,提心吊膽的未成年等待包皮被割.

7.TUKANG GELANGGANG在拔馬來劍KERIS.

7.TUKANG GELANGGANG在拔馬來劍KERIS.

8.TUKANG GELANGGANG將馬來劍在火�上薰熱.

8.TUKANG GELANGGANG將馬來劍在火炭上薰熱.

9.TUKANG GELANGGANG拿著�祀的數種物品在唸咒,他旁邊的TOK �UDIN(將為男�進行割包皮者)也跟著唸.10多名TOK �UDIN來自附近的村�.

9.TUKANG GELANGGANG拿著祭祀的數種物品在唸咒,他旁邊的TOK MUDIN(將為男孩進行割包皮者)也跟著唸.10多名TOK MUDIN來自附近的村子.

10.TUKANG GELANGGANG把�品之一的BARLEY(待確認)撒在要表演的場地(GELANGGANG).

10.TUKANG GELANGGANG把祭品之一的BARLEY(待確認)撒在要表演的場地(GELANGGANG).

11.為開場儀式擊鼓奏樂的村民.不分男女,幾乎人人都懂得擊鼓.

11.為開場儀式擊鼓奏樂的村民.不分男女,幾乎人人都懂得擊鼓.


13.TUKANG GELANGGANG在表演的同時,參加割禮的小�手持公雞,將他們送去宰割.雞血淋在豎起的旗竿下.

13.TUKANG GELANGGANG在表演的同時,參加割禮的小孩手持公雞,將他們送去宰割.雞血淋在豎起的旗竿下.

14.這只被割喉了的公雞還�不了,TUKANG GELANGGANG只好看雞起舞,或與雞共舞.

14.這只被割喉了的公雞還死不了,TUKANG GELANGGANG只好看雞起舞,或與雞共舞.

15.村民說,不同的儀式有不同的鼓聲和節奏,沒有樂�,都靠記憶.

15.村民說,不同的儀式有不同的鼓聲和節奏,沒有樂譜,都靠記憶.

16. TUKANG GELANGGANG將施咒過的意米撒在小��上.

16. TUKANG GELANGGANG將施咒過的意米撒在小孩頭上.

17.據說具有驅邪作用.

17.據說具有驅邪作用.

to be continued….

18.TOK MUDIN互相以施咒過的意米撒在彼��上,互相驅邪.

18.TOK MUDIN互相以施咒過的意米撒在彼此頭上,互相驅邪.

19.這個樂器叫GONG.

19.這個樂器叫GONG.

20.這座建築是村民的公共場所,叫BALAI.

20.這座建築是村民的公共場所,叫BALAI.

21.BUKA GELANGGANG儀式結束後,��的家人和親戚,除了父母,陪同他們去拜會祖墳.

21.BUKA GELANGGANG儀式結束後,孩子的家人和親戚,除了父母,陪同他們去拜會祖墳.

22.這些祖墳有數公里之遙,坐落在祖傳習俗地(TANAH ADAT)的範圍內.所以大家乘大卡車去.

22.這些祖墳有數公里之遙,坐落在祖傳習俗地(TANAH ADAT)的範圍內.所以大家乘大卡車去.

23.沒跟隨去繞祖墳的JAHUT男人,在準備豐富的晚餐.這是一大鍋的咖哩水牛肉.

23.沒跟隨去繞祖墳的JAHUT男人,在準備豐富的晚餐.這是一大鍋的咖哩水牛肉.

24.這是一大鍋的白米飯.

24.這是一大鍋的白米飯.

25.晚餐時間,��吃白米飯加咖哩水牛肉和罐裝沙丁�.

25.晚餐時間,孩子吃白米飯加咖哩水牛肉和罐裝沙丁魚.

26.這些是原先被當作�品的公雞,成了晚餐的佳餚.

26.這些是原先被當作祭品的公雞,成了晚餐的佳餚.

27.整只雞被烤熟了才切割,然後弄成炸雞.

27.整只雞被烤熟了才切割,然後弄成炸雞.

the next day, to be continued… …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先民、外勞和性工作者-茨廠街後巷風景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17, 2008

台灣人民選擇布袋戲而非101大樓作為台灣文化的代表,是明智的。如果要選一個地標來象征吉隆坡,我想它不該是散發著金屬寒光的雙峰塔,也不是咖啡香四溢的星光大道,而是盜版光碟猖獗的茨厂街和外籍嫖客絡繹不絕的蘇丹街。那里有著都會最深刻的人性矛盾和最原始的縱慾;曾是大馬華人先民客死异鄉前最後的歸屬与安慰,如今亦為泰、緬、印尼等外籍男性勞工或移民求瞬間愉悅与快慰的忘憂之地。

如果說茨厂街尾古色古香的陳氏書院是白手起家成功人士的里程碑,其后巷的妓院和曾猖獗的鴉片行則是史學家眼光下失敗者的天堂。19世紀末,獨身前來南洋打拚的先民並沒有多少人能像發跡的葉亞萊、陸佑、陳秀連等舨意气風發。离鄉背井的孤寂、壓抑与窮困潦倒,把他們拖向鴉片和酒色,只求瞬間的快慰。他們出入于妓院時患得患失的表情和不懂悔改的背影,和性工作者們淡然的眼神,必曾构成茨厂街后巷的神秘風景。因此,因失修而邁向破落的繁華書院和道德于此被短期擱置的妓院群,成為我感受吉隆坡之存在的據點。

對於性工作者,我相信即使是嫖客也無法進入其內心世界。巨大的體驗差異,讓所謂的設身處地變得膚淺。如果我是性工作者,我會不會常自我反省,即操練Foucault所說的 關心自己的技術术我要不要因為自己在性方面無法矜持而深感貶值?我如何衡量性的价值和定義?如果我是有男伴的性工作者,而他介意我的工作性質,我應順從他而把工作戒掉,還是改變他的性觀念,讓他獲得解放?身為性工作者的我究竟比一般良家婦女更解放還是更壓抑压更幸福還是更悲哀惨更困惑還是是更開悟?

性工作者如何面對情感和身體的分裂吗這种分裂的感覺究竟是社會和歷史的建構還是人類本性?在一切活動皆無法脫離消費的社會,我如何能肯定賣淫一定違反人性价值,甚至會對自我造成異化和傷害?自主的性工作者尚且能挑選自己的顧客,而我們知道不少從事文字工作的人,連選擇課題、內容甚至立場的權利都沒有。馬克思曾經稱那些粉飾太平的文字打手為娼妓(prostitute)。我以為性工作者基本上沒有危害社會,其個人價值顯然比文字打手高尚。

性工作者要如何反省主流的道德情操和社會規範?如何思索性(sexuality)与政治的關系?性的階級化(sex hierachy)如何构成性和道德上的壓迫?人為的道德規範因不同因素而將性分高下;例如生育的性比不生育的性好、婚姻內的性比婚姻外的性好、一對一的性比非一對一的性道德來得高尚、异性之間的性比同性之間的性好、非色情的性优于色情的性、同代的性优于跨代的性、秘密的性优于公開的性。 而性工作者的行為几乎顛覆了上述全部階級的順序。我的性非為了生育、不是婚姻內的、有時還非一對一的、可以非常色情、也不限于同代的性伴侶。我不是沒有一絲絲的罪惡感,只是想不通性的階級化的合法性基礎是什么?判定其合理性的權威本身有沒有其合理性?

很多時候我會幻想身為性工作者穿梭于茨厂街后巷,討生活之余還會繼續思考以上的困惑。也許同樣的疑惑曾經困扰著華裔先民、外籍嫖客以及當今的性工作者。就獲取答案而言,我是失敗者;可是就坦然面對問題方面,我是勇往直前,義無反顧的性工作先軀。懷疑讓我不僅僅是性工作者,而是思考著的性工作者,是性工作的思考者,是性与權力的批判者。那些逃避性与權力的史學家和衛道之士,只在虛構的巨型敘述里尋求卑微的安慰和麻木,是我拒絕的嫖客之條件之一。我可想像他們連踏入後巷的勇氣都缺乏。

海狼 625

Posted in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承認異己的政治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周澤南

巫統獨大的時代所操作的政治是一種行使國家暴力的政治。在這種政治裡,不僅少數族群的權利不受充份肯定,一些異於主流社會的「他者」之需求和權益,皆不被容納和考慮;這些異己社群包括原住民、外籍勞工、難民、性工作者、同性戀人士、變性者、流浪「漢」、精神病患等等。

政治大海嘯之後,四州原本的主流、霸權、貪污政府或許被替換掉,或許新政治有改善貪污濫權的誠意。然而,至今為止,我們彷佛還未看到這些新官的意識形態會比舊政府少一點「主流」的味道。例如新任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剛上任,既宣布向外籍工人征税来协助本地失业青年,又决定延续前朝的「零木屋区」政策,反映了原朝野政黨領袖,在面對異己社群之存在的不敏感。

政治不以消除異己為目的

大馬自獨立以來實施的新經濟政策、國家文化政策、國語政策、教育固打制等等不一而足的歧視性政策,皆為實現「一個民族、一種語言、一種文化」為目的同化政策。顧名思義,同化自然以消除異己為目的。在貫徹上述目的過程中,國內各弱勢民族,既華、印、伊班、卡達山等等,長期以來成為「國家」要改造和防範的對象。

改造的目的,是要每個人民雖然肤色不同,但必須說同一種語言、信同一種宗教、實踐同一種文化。防範的動機,則是害怕那說不同語言、信不同宗教、活不同文化的族群,會從國家分裂出去,以致損害國家領土的完整性。50年下來的政治實踐告訴我們,不僅同化不可能完成,也沒必要完成,防範不同族群會鬧獨立更是被害妄想的表現。

今年38大選的大海嘯向施行同化政策者傳達了明確的訊息,國內各民族要在平權原則下讓各自的經濟、文化、語言獲得健康的發展。成功在四州改朝換代的原在野政黨,也意識到同化的不可行和維護各族群的文化權利的責任。然而我以為,新政府把「族群」的範圍看窄了;他們眼中的族群,不過是在數人頭的政治權力上具有一定分量的華人、印度人、伊班人、卡達山人。

Posted in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巫統、魔咒和狗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東方言論

周澤南

地點是太子世界貿易中心,日期是5月11日,場合是巫統61週年黨慶集會。巫統主席拿督斯里阿都拉在現場和約2000名巫統代表與國陣成員黨領袖一同觀賞巫統鬥爭歷史短片時,一時感觸良多,潸然淚下。

根據《東方日報》的報導:「由於播放影片的光度昏暗,觀眾的眼睛都鎖在大銀幕上,忽略了阿都拉以手巾擦拭眼淚的動作,攝影記者也來不及補捉這珍貴的鏡頭。」

阿都拉在較後致詞時感性的表示,巫統的先賢為了馬來人的命運、為了黨、宗教和國家的未來,義不容辭地投入鬥爭和奉獻行列中… …我國獨立50週年,期望50年後,我國舉行獨立100週年時,巫統依然領導著大馬。

最後還表示,「巫統將繼續成為我們長遠的鬥爭目標,只要星星與月亮還存在,巫統將會繼續存在。」

馬來西亞流浪狗

馬來西亞流浪狗

某個有星星與月亮的夜晚,我在住處附近溜一只乳牙未掉的狗和一只未成年貓。狗兒路過一間養貓的人家,停下來和懷孕的貓打招呼,卻被受驚嚇的母貓攻擊,結果一名馬來女孩前來阻止,我為她的善意道謝。

過後我的未成年貓在另一間人家門前流連忘返,我只好領著狗兒去勸牠離開,突然屋內傳來一把駭人的咒罵聲,朝我喊道:「別讓你的狗在我家門前大便!」

我 看著一臉委屈的狗,因為牠從來都不在外面便便,就用馬來話對著充滿惡意的馬來屋主喊回去:「請你先辨清事實再作出指控。」我的馬來話跟我的粵語一樣,在罵 人時才特別流利,結果屋主噤若寒蟬。我家的未成年貓意識到牠一時的好玩可能導致「社區感情」或「族群關係」破裂後,提起牠的白腳,逃之夭夭。

我的住宅區住了很多養狗養貓的人家,通常華人和印度人養狗,馬來人養貓。只有少數幾家是貓狗共處之家。小貓和小狗在社區裡的馬來小孩眼中同樣可愛,可是當這些孩子受了一定的「家教」後,開始視狗如瘟疫。

我案前的《古蘭經》中譯本沒有叫穆斯林要鄙視犬類,或視牠們為不潔之物。我聽說以前的馬來蘇丹甚至有溜狗的習慣,我們的原始熱帶雨林裡,從史前以來即住著本土的野狗,牠們比華人、馬來人、印度人更早落戶。

可是這個由巫統領導的政府,不僅對犬類趕盡殺絕,不讓牠們有流浪的機會,甚至不斷向孩子灌輸錯誤的訊息,彷彿狗是馬來人天生的敵人,狗會玷汙伊斯蘭教,甚至會破壞「養貓的馬來人」和「養狗的華人」
之間的關係。

「只要星星與月亮還存在,巫統將會繼續存在」對狗族而言,恐怕比《魔戒》裡的魔咒還可怕。而我只相信,一個不讓異類存在的集體,不論是以「民族」、「宗教」、「國家」、「族群和諧」等等為名義,都是對人性和生靈的戕害。

這樣的集體主義者,即使在再盛大的場面流了再多的淚,說了再多的「感性」言語,都不會引起我將之攝入鏡頭的欲望。噁心,我竟然用「欲望」這樣的字眼。

Posted in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古蘭經》不曾歧視犬類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周澤南

2007年5月14日,我的馬來鄰居見到未滿兩個月的可愛小狗,熱情的迎向她時,竟然歇斯底里的拿出粗棍遞給其丈夫,然後狂喊「bunuh dia」(殺死牠)。如果這國家有狗權,我可考慮控告她唆使謀殺。

我難免將上述事件和公共交通工具上到處貼著禁止攜帶狗的標誌,公園也不讓溜狗的條規作出聯想。天真的流浪狗或許不曾意識到身處「回教國」的種種威脅,更沒意識到大馬穆斯林普遍對犬類的仇視情緒已蔓延至幾乎所有公私領域。

吊詭的是,當兩只從國外進口的靈犬憑著其靈敏的鼻子嗅出「盜版光碟」而屢屢建功時,牠們卻可被國家視為正義和英雄的化身。可是,不曾在打擊盜版光碟上立功的大馬犬類在多數的穆斯林眼中,却是「不被允許」(haram)的動物,甚至被當作魔鬼和瘟疫的混合物。

我不禁懷疑,在大馬這回教經典的詮釋被壟斷的社會,穆斯林計程車司機會不會讓一名有導盲犬相伴的盲人上車,馬來宗教司會不會將臥倒路上的受傷犬類送院急救,有愛心的馬來家長會不會讓他的孩子們接近毫無殺傷力的幼犬。

當然,非穆斯林也未必個個懂得尊重渺小的性命。究竟是甚麼原因製造了大馬穆斯林普便上對犬類具有那麼深的恐懼、那麼大的仇恨、那麼超乎理性的偏見?坊間的穆斯林普遍相信,根據「伊斯蘭教教義」,狗是「不被允許」(non halal)的動物,穆斯林觸摸了狗,要清洗七次。

《聖訓》(Hadith)說,天使不會走進一間有狗只或狗肖像的住所。一些宗教司聲稱狗是不潔的,被其舔過的穆斯林必須進行淨化(purification)。某些馬來人則認為,當狗經過一名正要祈禱的穆斯林跟前,會污染他並導致其祈禱無效。

坊間穆斯林對狗的指責和傳言有何根據?《古蘭經》、《聖訓》等伊斯蘭教文獻裡的教義有聲稱犬類不潔的記載嗎?

我翻開《古蘭經》中譯本,提及狗或如何對待狗的只有數筆,第五章第四節提到:「他們問你準許他們吃甚麼,你說:『準許你們吃一切佳美的食物,你們曾遵真主的教誨,而加以訓練的鷹、犬等,所為你們捕獲的動物,也是可以吃的。』

如果我們沒有曲解作為伊斯蘭教最根本的參照經典《古蘭經》的上述教義,犬類在回教先知的時代,和鷹一樣,被訓練為人類捕獵物。所以,牠們即使不是人類的寵物,也是人類的良伴。
任何有生物常識的人都知道獵犬不會將獵物雙手奉給主人,而是銜在嘴裡。《古蘭經》有說要先將被犬類銜在嘴裡的獵物/食物,清洗7次才可食用嗎?很不幸的是,並沒有。

倫理和經濟常識也告訴我們必須善待和尊敬我們的衣食父母,所以,你認為先知時代的阿拉伯穆斯林會將他們賴以維生的犬類視為不潔和不能碰觸的惡魔嗎?因此,我相信將犬類視為不潔者,很大程度上是先知的後來者之無中生有或主觀詮釋。

上蒼曾告誡穆斯林不得和狗兒廝混嗎?如果我們承認《古蘭經》是上蒼的真言,就必須尊重以下事實;Sura 18:18:「你以為牠們(犬)是在醒著的,其實牠們在睡覺。我們(以上蒼和天使為第一人稱)將他們(指人類)擺向右邊和左邊,而他們的狗兒則睡在他們的手臂之間。」

上述的形容是上蒼眼中的穆斯林生活和人與狗的睡姿寫照。那時候,至少有部分的人與狗不僅共處一室,人畜不分的廝混在一快。除非《古蘭經》無中生有,不然我們要如何解釋上蒼所描繪的人狗關係?

既然回教文獻《古蘭經》的記載已證實,當時的穆斯林不曾歧視狗,也沒當牠們是不潔之物。大馬穆斯林社會對犬類的偏見,極有可能源自只選擇性的詮釋某些歧視犬類之回教經文的宗教師。

而 更有可能的是,和大馬的馬來族群政治氣候相關。因為在巫統和回教黨的「回教正統代表」爭奪戰中,關於某些東西「扺觸回教」,某些則「符合回教」的爭論,時 常落得為政治服務,而非為學理或事實服務。再加上回教經典的詮釋權被國家機器所壟斷,造成偏見更難被糾正,而有別於正統的詮釋則容易被貼上異端的標籤。

我對於首相近日宣布「巫統將與星月同在」不感興趣,倒是期望「開明回教」(Islam Hadhari)會有一個落實的期限。而衡量一個宗教是否開明,很大程度上在於其對待女性、少數族群、外籍勞工和渺小生靈如狗的態度。

我 希望任何穆斯林或非穆斯林,盡到尊重事實、知識和生命的本分,別動輒以「殺死牠」來對待社會偏見下的犧牲品。穆斯林女性也是這社會的弱勢,可是當這弱勢的 「她」以唆使「他」「殺了牠」來對待更弱勢的「牠」時,我想我們必須檢討「弱勢」的所指和不同的「弱勢」之間的差異和權力關係。

備註;此文基於宗教敏感的理由,被《東方日報》總編輯欄了下來,無法刊登。他建議言論版主編先讓穆斯林看過此文,來評價到底有沒有問題。如果筆者是穆斯林,是不是就可以刊登了呢?好詭異的編輯方針。

Posted in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