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外籍勞工’ Category

雇主不准女佣联络家人长达5年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14, 2009

周泽南

 

我认识一名女佣,她的名字叫诺(Nur),今年30岁,是一名印尼籍回教徒。

如果不是通过非政府组织Tenaganita的引介,她不可能会向一名马来西亚籍的陌生人,特别是象征雇主阶级的华人的我,述说她的过去5年来在马来西亚炼狱般地经历。

 

我认识不少印尼女佣,她们都是我亲戚或朋友的“下人”,在她们眼中,不论我尝试以多么低下的身份和她们说话,询问她们的身世和来历,她们都将我当作和她们“雇主”地位一样的不同“族群”看待。这个族群,不值得她们信任,因为这样的族群对女佣进行剥削时,可以自然得如同呼吸一样。

 

我还是回到诺的遭遇这个正题。

 

诺来自爪哇岛西部Sukabumi的Kampung Kapel.和多数印尼乡村的情况相似,这里的村民穷得一清二白。再加上诺的丈夫有残疾在身,无法工作,一家大小的生计就落在诺的肩上。和多数还未前来马来西亚的印尼女佣一样,诺也听说我们的国家是赚钱的天堂,教育程度不高的她,当然没有先上网查询大马虐待女佣的轰动新闻。印尼女佣中介即便知道这样的事实,也不会告诉她。因为中介在意的,是如何从无知的女性手中骗取中介费。

 

2005年,诺离开了3岁和7岁的孩子,丈夫和父母。在“牛头”(非法中介)的带领下,只身前往繁荣的马来西亚,寻找她一家的幸福。她辗转被带到加里曼丹,然后抵达吉隆坡机场,到大马的中介办公室过了一夜,最后在万绕的一户华人人家落户,从那天起,她度过了5年炼狱般岁月。

 

诺是一个血肉之躯,可是在5年内的1千多个日子里,她不曾享有过任何一天休息日。她是一名回教徒,她在斋戒月时一样在白天斋戒,可是工作量却不得减轻。开斋节时,她听到附近传来清真寺的祈祷声时,她依然得辛苦的工作,几乎要奔溃。

 

她的雇主并不富有,男雇主原本经营一些生意,亏损后收入就开始不稳定。女雇主是全职的家庭主妇,育了三个孩子,可是并没有履行家庭主妇的责任,因为99%的家务,都是诺在处理,女主人只是通过她的地位和阶级划界,履行她作为道德母亲的责任,而全权为主人以及孩子准备所有餐点的诺,虽然是实质上的母亲,却被排除,贬低为奴隶般的“外佣”。

 

“外佣”这身份,清除说明了诺作为一名“外人”的地位,无论她为这个家庭付出多少精力和心血,雇主永远通过种族,地位,和阶级的划分,将她排除在家庭成员之外。而“帮佣”的身份,则让她永远处于必须待命的次等地位,不论雇主的确要求有多么不合理。

 

因为上述双重边缘和双重弱势的身份,诺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精神虐待。她的雇主,在长达5年内,完全不允许她联络家人。5年后,当她终于联络上家人时,他们表示多数人都放弃了希望,早已当她客死异乡。而她真的几乎就客死异乡

 

被雇主遣送去偷渡

 

大马的中介和雇主原本同意每个月付诺400令吉。一个月过去了,诺向雇主讨薪水,雇主说迟一些自然会给她,就这样拖了5年,诺分文也不曾获得。她在举目无亲的马来西亚,没有电话可以联络亲人,没有管道可以向执法单位投诉,没有教育教导她捍卫自己的权利。她24小时被软禁在住宅范围内,唯一可以透气的时间,是雇主全家外出时,她就跑到大门前向邻居喊话。和她屋子隔作两间的邻居,雇有一名印尼女佣,是诺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

 

诺的家乡没有电话,她要求雇主让她写信寄回去报平安,却也不被允许。有一天,她终于受够了5年的非人岁月,她要求雇主尝还她5年的薪水,然后送她回国。雇主不依,诺跑进厨房,拿了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威胁雇主说,再不听从她的指示,就死在他们一家面前。雇主依了她,还答应说明天就可以让诺回家。

 

一整天,诺满怀期望的等作把她载往吉隆坡机场的车子。雇主推唐说手头上没钱,他们只给了诺1000令吉现金,让她衣锦还乡,其余的两万多令吉将会通过印尼的中介偿还。天真的诺终于上了车,可是她不知道,那辆车子不是把她载到国际机场,雇主也没有把她的护照归还她。

 

经过了4个小时,车子把诺丢在柔佛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诺下了车,没有人告诉她飞机场如何去,她在无人的野外等了一整天,一个印尼男性把她载到更偏僻的地方,这个地方靠近海滩。诺见到不少像她那样的印尼男女分布在海滩四周,他们在等待来自印尼的船只。诺不知道,这是安排偷渡客往返的大本营。

 

曾经溺毙在马六甲海峡

 

饥寒交迫的诺在海滩等了一整天,突然被一名印尼男性驱赶,把大伙儿带进森林,那名男性说军警来了,千万不能被他们逮捕。诺不知道身上没有护照的她,被逮捕后会有什么遭遇。她和十几个同伴在漆黑的森林渡过两个夜晚,完全没有进食,只靠一些椰水维生。

 

诺在森林里,感觉有蛇从自己的膝盖滑过,极度的恐惧,绝望和饥饿,让她几乎晕死过去。半夜里,人头贩子突然大叫,驱赶人群前往海滩,说是船来了。没有力气的诺,提做装有她血汗钱的手袋,随作众人奔向海滩。

 

船无法靠岸,众人被训令必须游泳。诺不谙水性,可是她没有选择。她提着手提袋,一步一步迈向远处的船只,海水到了腰部,脖子,突然间,她只感觉到被海水灌满,挣扎了一阵子,就失去了知觉。

 

死里复生讨公道

 

或许是想见到家人的愿望未完成,以为已经溺毙的诺,被拖上海滩后,经过3小时后,竟然死里复生。她醒来的时候,惊觉自己赤裸裸的,如死尸般的躺在

沙地上,身上被香蕉叶覆盖作。她身边的同伴告诉她,大部分人都乘船走了,可能有些已经溺毙,她那装作1000令吉的手提袋,已经不知所踪。

 

善心人士为诺找来衣服,给她买了一张前往吉隆坡的车票,诺在巴士上,几乎溺毙的梦魇一直缠绕着她,想到自己悲惨的命运,一直流泪痛哭。

 

她的痛哭感动了巴士上的一名马来乘客,将她带到由Tenaganita设立的女佣庇护所。诺在那里,整整一个月,活在几乎溺毙的梦魇里面,完全无法和别人沟通和说话。经过了一个月,诺的神智清醒过后,她终于在非政府组织人员的协助下成功和家人通了电话。

 

可是,她还必须忍耐,不能回家。她正在寻求法律途径,要雇主尝还她应得的两万多令吉新水。可是这名丧尽天良的雇主表示,由于没有钱,他宁愿以坐牢取代偿还诺薪水。

 

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现在才来考虑立法让女佣享有周假,亡羊补牢,聊胜于无。立法的背后,却是印尼女佣十多年来受尽无良雇主虐待和剥削的奴役生活。

Posted in 外籍勞工, 他者權益 | 2 Comments »

我们从女佣身上榨取了多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9, 2009

周泽南

 

西方进步国家多采取钟点女佣制,人家来你家里把打扫和清理工作做完,等你付完费用,从此不必再看雇主你的脸色。在马来西亚这个半进步半未开化的国家,因为雇女佣相对便宜,所以跻身双薪阶级的家庭,特别是华人家庭,就如捡到便宜般,把女佣雇到家里来百般剥削。

 

按照一般计算,钟点清洁工人的时薪大约是25元,可是女佣的时薪不到2元。可是她们的工作量远远超过钟点女佣。换句话说,聘请女佣其实为雇主省下了一大笔钱。

 

一天的工作项目    时间                为时                        钟点工人收费(马币)

 

做早餐                    0530-0630       1小时                     25           

洗晒衣服                0630-0730       1小时                     25

园艺工作                0730-0930       2小时                     50

准备午餐                0930-1130       2小时                     50

清洗餐具                1130-1230       1小时                     25

准备甜点                1230-1330       1小时                     25

清洗汽车                1330-1530       2小时                     50

教导功课                1530-1630       1小时                     25

准备晚餐                1630-1830       2小时                     50

清洗餐具                1830-1930       1小时                     25

准备水果                1930-2030       1小时                     25

摺烫衣服                2030-2130       1小时                     25

抹地                        2130-2230       1小时                     25

 

                                                        17小时                   425

 

按照上述计算,女佣一天应该就能赚取425令吉,可是实际上她们一个月的薪水不过是400令吉到600令吉之间。由于多数女佣没有周假,所以她们每个月做足30天,理应该获得12,750令吉的月薪,却只获得30份之一的钱。这不是赤裸裸的剥削,还能是什么?

 

以牺牲一名从异乡来的女佣的体力,精神,情绪健康,活动自由,交往和结社自由为代价的女佣制度如果不废除,对马来西亚的民主建设永远是一个污点。

Posted in 外籍勞工,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废除女佣制度,改以钟点女佣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8, 2009

周泽南

 

我在一个周一和周二,观察一名女佣的工作,得出以下结论;在马来西亚当女佣,真的不是适合人类的工作;长期这样下去的后果有四:

一,虐待女佣。

二,雇主孩子被女佣虐待。

三,主人或女佣轻则心理不平衡,重则精神失常。

四,雇主小孩变得毫无教养,轻则家庭不和谐,重则进入感化院

 

这是某女佣一天的工作表:

 

600                    起床整理自己的床褥

615                    煮开水,准备三个小孩和两个成人的早餐

0645        洗全家人的衣服(永远像山那么多)

700                    为小孩提书包,送上校车

0730        晒衣服,喂主人孩子饲养的宠物

830                    协助女主人的妈妈从事园艺工作

1030                从园地回来,开始切菜,准备午餐

1130                清洗主人吃饭后留下的碗碟

1200                喂小孩吃饭,为主人的中小学女儿准备食物

1300                清洗小孩,大孩的碗碟

1400                收拾小孩的玩具,清理小孩留下的污迹

1430                清洗客人的汽车

1500        清洗主人的第一辆汽车

1530        清洗主人的第二两汽车

1600        清洗主人的第三两汽车

1630        切水果,扎果汁给全家人

1700        洗刷楼上楼下所有厕所

1730        打扫楼上楼下所有房间

1800        切菜,准备晚餐,间中收衣服

1900        为主人盛饭,菜,汤

1930        清洗一家大小所有碗碟

2000        匆忙吃剩下的晚饭

2015        制作糕点

2030        切水果

2100        教导上幼儿园的主人小孩作功课

2130        收拾主人孩子留下的用具,玩具

2200        楼上楼下全间抹地

2230        喂养主人的宠物,清理宠物排泄物

2245        摺衣,烫衣

2300        休息

 

你知道吗?印尼女佣一个月的收入只介于350到400令吉。他们从早上6点一直工作到晚上11点,一天的薪水不到13令吉,一小时不到1令吉。这个时薪是全国最低廉的价码。

 

如果我是印尼女佣,如果我还有一点姿色,我会毫不考虑去当性工作者。待遇最廉价的性工作者,每小时至少也有60令吉,一天至少400令吉,一个月8000令吉。充当自由的性工作者,至少不必一年365天,一天24小时准备待命随时要满足雇主的要求和命令。

 

要聘请一名女佣,雇主必须支付女佣代理7500到8000令吉,这是女佣两年完全不消费的收入。所以,雇主只愿意给女佣350-450。政府为什么要让女佣代理赚取这么高的利润,恐怕才是问题的关键吧?

 

此外,全国到底有多少个女佣代理,这些代理如何取得经营权,他们和政府部门的关系如何?他们每年究竟从女佣身上剥削了多少原本应该属于女佣工资的财富?

 

周休一日是基本人权,所以任何质疑女佣是否适合周休,是否会因为误交损友而学坏的立场,实际上是在假设女佣不是应该享有基本人权的一般人。这些人假设女佣是没有主体性的次等人类,所以是容易受误导,容易学坏的“未成年”。他们假设个女佣都是引狼入室的无知少女。又假设女佣是即使有周休也不懂得好好利用的现代奴隶。

 

这些不尊重基本人权的雇主或评论人,难道应该将他们当“人”看待吗?他们对人类缺乏最起码的尊重,对人类本性没有基本的信任,为了防止万一自己的女佣会因为能够周休而“学坏”,而逃走,就否定了一万女佣最基本的权益。

 

在拥有女佣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很难学会尊重人类,因为他们的父母只因为付了400令吉,就可以把另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当作一种必需尽量满足主人所有欲望和要求的工具。当家长以对待物体的态度来对待一个人时,异化已然造成。而将这一切不平等遭遇看在眼里的孩子,从家长身上看到了如何将剥削别人合理化的虚伪和狡诈,他们看到,一个同样是人类的主人,只因为掌握了金钱和权力,就能对另一个人类呼喝使唤,抛弃了同类之间应具有的最起码的尊重。一个不懂得尊重人类的孩子,长大后只好变成魔鬼。

当然,并非所有雇主都是那样,可是如果要善待女佣,为何不采取钟点制?让女佣像其他劳工一样,享有正常和应得的权益和福利。可笑又可怜的是,女佣周休课题熙攘了那么久,怎么从来不见女佣本身的意见?为何不提女佣组织工会的权益?

 

000001

Posted in 外籍勞工, 他者權益 | Leave a Comment »

这一阙移工之歌……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11, 2008

migrant worker at Jalan Ampang

migrant worker at Jalan Ampang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 下午二时三十五分

文:李发成

刊於光華日報

如果要说大马经济的发展基础,是由外地移工的劳动力所支撑及推动的话,这讲法并无不当之处。纵观大马人力资源市场内的1千100万名人,其中外地移工便占了至少260万人,这数据代表着约10%大马公民及多过印裔公民的情况。

在 我国的建筑业、餐馆饮食业、蔬果农业、橡胶油棕种植业,甚至是清洁打扫等服务业领域,外劳都成为大马资本家的首选人力资源对象。无论政府给予再多的借口来 解释我国外地移工人数量居高不降的现象,但是政府却从来都没有告诉人民其真相,即我国需要庞大的外地移工来支撑我国的经济模式。

为了经济目 的而前来大马工作的移工,就算在饱受严重剥削及工作环境恶劣的环境里工作,只要能够为生活赚取足够的薪金,他们也甘心忍声吞气继续干活。因此,让大马傲视 全球的双峰塔、家喻户晓的F1赛车场、衔接大马各城乡的马路大道,还有无数的豪华住宅区计划,这些将大马跻身世界发展主流的硬体建设都是由这些廉价外地移 工的劳动所建成的。

然而,他们的出现却让我国资本主义模式的人力资源市场的供应与需求平衡定律受到了扰乱。这是因为在没有法定最低薪金制的 情况下,资本家拥有足够的剥削条件来压低外地移工的工资。即在道德上,资本家会以本身提供就业机会给外地移工而沾沾自喜,并在没有法律的限制下,无限量的 剥削外地移工的劳动力。

劳资水平骤降 移工成替代品

但其直接影响的,便是我国的整体劳资 的水平被拉底,外地移工成为本地工人的替代品,因此本地工人必须要和外地移工进行劳资的竞争,以便本身能够受到雇主的青睐。然而,由于受到家庭负担及对生 活水准的要求所限制,本地员工往往无法和外地移工在劳资方面进行无止境的恶性竞争。但这现象却被政府形容为,大马子民不愿参与需付出大量劳动力的经济领 域。

然而,为了不干扰资本家对大量廉价工人的需求,政府从来都没有认真管制外地移工大量增加的情况。因为,政府一旦进行严厉的政策,以控制外地移工的人数,这无疑是减少了资本家的廉价劳工市场。而这样的政策往往将会被资本家冠以不亲商,或国家缺乏竞争优势的名堂来批判政府。

站 在国家的目的是为了提升整体人民的生活素质的原则上,我国既有毫无管制的劳资制度是无法在“无形的手”的推动下,将资源完善的分配,以解决人民薪金过低的 问题。反而政府的积极插手,设定最低薪金制的举动却能够有效解决这问题。因为,设定薪金底线,也意味着为堵住了资本家任意剥削外地移工的空间,同时也解决 外地移工成本更具“吸引力”的问题。

在经济危机的当儿,尽管拥有法律限制公司裁员必须先“优待”外地移工,然而法律却没有保障本地工人在应 征时,会有优先权与外地移工。毕竟在单纯的“最低成本,最高回酬”的资本主义思想里,人力市场比拼的不只是能力的高度,而是愿意被剥削的深度。因此,最低 薪金不只是为了让外地移工拥有更合理的薪金,同时也在保障大马子民的就业机会!

Posted in 外籍勞工 | Leave a Comment »

永遠屬於外勞的吉隆坡街道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8, 2008

周澤南

百多年前,開闢吉隆坡的CAPTAIN葉亞萊,在茨廠街和蘇丹街開設了多間煙館和妓院。我手頭上沒有當時的舊照,不過可以想像光顧這些煙館和妓院的馬來亞華人先民,大概消費一次就足以花掉其半生的積蓄。我不知道當時這裡的馬來人有沒有將這些沒有家庭、沒有健康娛樂方式和所謂「道德」的華人稱為「外來者」(PENDATANG)。可是這些外來者憑著他們的努力和智慧,發展了吉隆坡的經濟,讓這座城市具備了今天的條件。

今天的茨廠街和蘇丹街,依舊是外來者的天下,只是膚色可能深了一些。可是這裡的國民不叫他們外來者,而稱他們為「外勞」,既外籍勞工。其實這些人雖然以在製造業為多,可是不少也在餐飲等服務業,少數還是專業人士,所以「外勞」這個稱呼已不符合他們的身份。一些援助外勞的非政府組織稱他們「勞工移民」(MIGRANT WORKER),似乎也沒有反映實況。雖然外勞這稱呼似乎隱含貶意,可是也似乎難以找到一個更適合的名稱。在這裡稱呼外勞就稱呼老外一樣,只圖方便,不含貶意。

馬來西亞每月引進48千名外籍勞工,或相等於每天6百人。勞力密集和低工資的企業,是不得不大量依賴外勞的因素。如今,外勞人數已突破210萬。這龐大的數目,促使一些媒體以大篇幅報導外勞「佔領」市區現象。

政府極少肯定外勞對國家的貢獻,反而宣稱他們把國家財富帶回祖國,有損我國經濟。如果將所有外勞遣送回國,大馬經濟活動根本無法維持。合法外勞的福利和待遇缺乏保障,走投無路的非法外勞威脅治安。模糊的政策和鬆懈的執法,讓外勞和國人都曝露在種種剝削、不安和違反人權的亂局之下。

其實,過度依賴外勞所引起的亂象背後,潛伏著國家缺乏經濟競爭力、執法不嚴、政策不明、權限不清、對外勞不厚道等重大問題。

這篇看圖作文不打算探討過度依賴外勞的經濟問題和外勞面對的人權被剝奪問題,而只嘗試從最表象的感官和印象出發,去觀看吉隆坡舊街區被外勞「佔據」的市區現象。

1.	百年華文招牌和新近的外勞語文,並於茨廠街,說明了谁是這條街道的主體。我們不得不承認,華人在這裡逐漸屬於過去式,外勞則屬於現在進行式。不同國籍和族群的外勞也意味著,這裡更多元了。

1. 百年華文招牌和新近的外勞語文,並存於茨廠街,說明了谁是這條街道的主體。我們不得不承認,華人在這裡逐漸屬於過去式,外勞則屬於現在進行式。不同國籍和族群的外勞也意味著,這裡更多元了。

2.	茨廠街、陳修信街、葉亞萊街、諧街一帶,如今已經是各色外勞人種的天下。商店柱上的加拉文,是一種外勞社區已形成的明。

2. 茨廠街、陳修信街、葉亞萊街、諧街一帶,如今已經是各色外勞人種的天下。商店柱子上的孟加拉等文字,是一種外勞社區已形成的證明。

3.	KOTA RAYA和星馬廣場一帶,也是外勞喜溜達的熱門地點。

3. KOTA RAYA和星馬廣場一帶,也是外勞喜歡溜達的熱門地點。

4.	陳禎祿街的街屋,住著不少外勞。你還不得不羨慕他們,擁有整個城市最美麗的建築景觀和最悠久的史氛圍。

4. 陳禎祿街的街屋,住著不少外勞。你還不得不羨慕他們,擁有整個城市最美麗的建築景觀和最悠久的歷史氛圍。

5.	在諧街(JALAN SILANG)逛街的加拉外勞。禮拜天是多數外勞唯一的休息日,他們沒有什麼可以消費娛樂之地,據說雪隆各地的外勞,都會在這裡和向親聚集。

5. 在諧街(JALAN SILANG)逛街的孟加拉外勞。禮拜天是多數外勞唯一的休息日,他們沒有什麼可以消費娛樂之地,據說雪隆各地的外勞,都會在這裡和向親聚集。

6.	諧街的外勞,背景是寫著外勞文的電器店招牌,說明不少外勞在這裡的生活必須依靠飯煲、風扇、手機充電器電器。

6. 諧街的外勞,背景是寫著外勞文字的電器店招牌,說明不少外勞在這裡的生活必須依靠飯煲、風扇、手機充電器等電器。

7.	年輕外勞的服裝其實和國人老百姓基本上沒什麼不同,連膚色也沒有明顯差別.

7. 年輕外勞的服裝其實和國人老百姓基本上沒什麼不同,連膚色也沒有明顯差別.

8.	當然,很少國人會在不必上的週末穿著長袖衣服在街上溜達,更不會在背後扛著大大的塑料袋。這樣的外勞大概不刻意隱藏自己的外勞身份,也說明他們應該非非法外勞。

8. 當然,很少國人會在不必上班的週末穿著長袖衣服在街上溜達,更不會在背後扛著大大的塑料袋。這樣的外勞大概不刻意隱藏自己的外勞身份,也說明他們應該非非法外勞。

9.	一看這招牌,就知道不是給本地人消費的。如果被巫統的極端份看到,搞不好會命令老闆一定要寫上馬來文,而且馬來文體一定要大過外勞文。

9. 一看這招牌,就知道不是給本地人消費的。如果被巫統的極端份子看到,搞不好會命令老闆一定要寫上馬來文,而且馬來文字體一定要大過外勞文。

10.	這間餐館的主要顧客一定是緬甸外勞,包括緬甸華人。英文不懂是不是寫給外國遊客看的,以便也可以作老外的生意。

10. 這間餐館的主要顧客一定是緬甸外勞,包括緬甸華人。英文不懂是不是寫給外國遊客看的,以便也可以作老外的生意。

11.	這間店就像那些辦南北貨的華人商店,可以通過買到「國貨」和食材來排遣外勞的鄉愁.

11. 這間店就像那些辦南北貨的華人商店,可以通過買到「國貨」和食材來排遣外勞的鄉愁.

12.	這間代外勞將錢寄回老家的商店,也充當兩地溝通橋樑.我看不懂布條上的文,似乎在明示寄錢回家蓋大樓,衣錦還鄉,光宗耀祖之類。

12. 這間代外勞將錢寄回老家的商店,也充當兩地溝通橋樑.我看不懂布條上的文字,似乎在明示寄錢回家蓋大樓,衣錦還鄉,光宗耀祖之類。

13.	這位滿臉愁容的外勞不知道煩的是寂寞難耐還是錢不夠用,也可能是簽、照問題。

13. 這位滿臉愁容的外勞不知道煩的是寂寞難耐還是錢不夠用,也可能是簽證、護照等問題。

14.	這一代在BANGKOK BANK附近,連公共巴士上也是外勞的天下,因為只有外勞才無法不忍受糟糕的公共交通。

14. 這一代在BANGKOK BANK附近,連公共巴士上也是外勞的天下,因為只有外勞才無法不忍受糟糕的公共交通。

15.	左邊可看到情同手足的外勞。一些華人夾雜在滿街外勞間。

15. 左邊可看到情同手足的外勞。一些華人夾雜在滿街外勞中間。

16.	葉亞萊街完全是過去式,應該沒有多少個外勞明白這個YAP AH LOY究竟是什麼意思,對他們今天能在吉隆坡討生活又有甚麼影響。

16. 葉亞萊街完全是過去式,應該沒有多少個外勞明白這個YAP AH LOY究竟是什麼意思,對他們今天能在吉隆坡討生活又有甚麼影響。

17.	外勞和華人先民的史交叉而過,後者在他們飄忽的生命留下一道無意的風景。或許某個發跡後的外勞,回到家鄉開咖啡店時,會心血來潮的為咖啡店取個YAP AH LOY CAFÉ的異國情調名。

17. 外勞和華人先民的歷史交叉而過,後者在他們飄忽的生命中留下一道無意識的風景。或許某個發跡後的外勞,回到家鄉開咖啡店時,會心血來潮的為咖啡店取個YAP AH LOY CAFÉ的異國情調名字。

18.	葉亞萊也曾經是外勞,他的經濟貢獻為他留下了路名和史籍。眾多的外勞雖然也有經濟貢獻,國家卻似乎不準備為他們留下什麼可供紀念的。

18. 葉亞萊也曾經是外勞,他的經濟貢獻為他留下了路名和史籍。眾多的外勞雖然也有經濟貢獻,國家卻似乎不準備為他們留下什麼可供紀念的。

20.	很多外勞就住在類似店屋的樓上。居住情況如何,則不得而知,許多外勞宿舍都雇有守衛。

20. 很多外勞就住在類似店屋的樓上。居住情況如何,則不得而知,許多外勞宿舍都雇有守衛。

21.	外勞在街或蹲或站。不少媒體喜形容他們佔據街,卻不了解街就是他們活動、社交、休閒和娛樂場所。

21. 外勞在街頭或蹲或站。不少媒體喜歡形容他們佔據街頭,卻不了解街頭就是他們活動、社交、休閒和娛樂場所。

22.	外勞佔據最美麗的街景,同時也成為街道的一道風景。

22. 外勞佔據最美麗的街景,同時也成為街道的一道風景。

23.	外勞沒有高消費的能力,普遍上文化程度也較低。難道叫他們去MID VALLEY或PAVILLION看沒有外勞幕的電影,或者在STARBUCK上網?在街或蹲或站的看路人,或和朋友同鄉聚會,是最低廉的消遣方式。

23. 外勞沒有高消費的能力,普遍上文化程度也較低。難道叫他們去MID VALLEY或PAVILLION看沒有外勞字幕的電影,或者在STARBUCK上網?在街頭或蹲或站的看路人,或和朋友同鄉聚會,是最低廉的消遣方式。

24.	被洗腦的記者看到這樣的景觀,就會聯想到非法集會、暴亂、鬧事。

24. 被洗腦的記者看到這樣的景觀,就會聯想到非法集會、暴亂、鬧事。

25.	他們在巴士附近徘徊,不是為了巴士。只是因為這裡人煙和巴士的廢氣可以形成特殊的熱鬧,讓外勞寧願在街無目的的溜達,也不要在擁擠而冷清的外勞宿舍,面對著寄人籬下,苦伶仃的殘酷現實。

25. 他們在巴士亭附近徘徊,不是為了等巴士。只是因為這裡人煙和巴士的廢氣可以形成特殊的熱鬧,讓外勞寧願在街頭無目的的溜達,也不要在擁擠而冷清的外勞宿舍,面對著寄人籬下,孤苦伶仃的殘酷現實。

26.	或許周日里難得不擁擠的吉隆坡街道,散發出特有的悠閒,可以讓外勞覺得這一刻,自己的身份換成了旅客,忘卻自己只是個被剝削和惡待的苦力,讓他們覺得:「我也可以在這街道上休閒和旅遊。」

26. 或許周日里難得不擁擠的吉隆坡街道,散發出特有的悠閒,可以讓外勞覺得這一刻,自己的身份換成了旅客,忘卻自己只是個被剝削和惡待的苦力,讓他們覺得:「我也可以在這街道上休閒和旅遊。」

27.	吉隆坡市心兩條河的交接處。百年前,河的左岸是殖民官員的專屬區,右岸是華人礦工和市井小民的唐人區。百年後的今天,左岸是律師上和遊客閒逛的古蹟區,右岸是外勞居住和生活的廉價消費區域。階級區別的意依然分明。

27. 吉隆坡市中心兩條河的交接處。百年前,河的左岸是殖民官員的專屬區,右岸是華人礦工和市井小民的唐人區。百年後的今天,左岸是律師上班和遊客閒逛的古蹟區,右岸是外勞居住和生活的廉價消費區域。階級區別的意識依然分明。

28.	建於1914年的老街屋,現在是外勞的宿舍。外觀典雅精緻,內部失修擁擠。

28. 建於1914年的老街屋,現在是外勞的宿舍。外觀典雅精緻,內部失修擁擠。

29.	五腳基上徘徊的外勞。外勞的最佳消費場所是手機專賣店、餐館、廉價衣服和BOLLYWOOD光碟大賣場。

29. 五腳基上徘徊的外勞。外勞的最佳消費場所是手機專賣店、餐館、廉價衣服和BOLLYWOOD光碟大賣場。

30.	外勞在交通燈前聚集也不是為了過路。十路口或許具有特殊的吸引力,一方面意味著這些外勞不懂何處去,也沒能力去得太遠,同時也指示出外勞具備去任何方向,任何地方的可能性。當生活非常困苦時,伴隨著浪跡天涯而產生的可能性就會成為一種精神自由的鴉片。一種在路上(ON THE ROAD)的解放。

30. 外勞在交通燈前聚集也不是為了過路。十字路口或許具有特殊的吸引力,一方面意味著這些外勞不懂何處去,也沒能力去得太遠,同時也指示出外勞具備去任何方向,任何地方的可能性。當生活非常困苦時,伴隨著浪跡天涯而產生的可能性就會成為一種精神自由的鴉片。一種在路上(ON THE ROAD)的解放。

31.	難得一見的外勞銀行。

31. 難得一見的外勞銀行。

32.	為外勞提供廉價機票的旅行社和機票專賣店。

32. 為外勞提供廉價機票的旅行社和機票專賣店。

33.	這裡大概主要作印尼外勞的生意。

33. 這裡大概主要作印尼外勞的生意。

34.	南亞外勞的天地。馬來西亞人不必出國也能充分感受異國情調。

34. 南亞外勞的天地。馬來西亞人不必出國也能充分感受異國情調。

36.	茨廠街也成了外勞小販和顧客的天下。

36. 茨廠街也成了外勞小販和顧客的天下。

38.	不少外勞在蘇丹巷(LORONG SULTAN)的這間街屋後面進出,可能是他們的宿舍。牆壁有碘藍和土黃二色,是戰前建築物的顏色

38. 不少外勞在蘇丹巷(LORONG SULTAN)的這間街屋後面進出,可能是他們的宿舍。牆壁有碘藍和土黃二色,是戰前建築物的顏色

40.	外勞就住在這後巷的閣樓上。

40. 外勞就住在這後巷子的閣樓上。

41.	蘇丹街後巷的妓院,週末成為外勞的熱門消費場所。或許15分鐘就花掉他們倆天的日薪。

41. 蘇丹街後巷的妓院,週末成為外勞的熱門消費場所。或許15分鐘就花掉他們倆天的日薪。

42.	據說政府開始要立法懲罰嫖客。外勞將少了一個消遣場所。

42. 據說政府開始要立法懲罰嫖客。外勞將少了一個消遣場所。

43.	茨廠街的轉角處,外勞多、廉價旅店多、性工作者多。

43. 茨廠街的轉角處,外勞多、廉價旅店多、性工作者多。

44.	十多年前,一名新加坡的舞台演員說,吉隆坡是一個充滿能量的地方;很亂,卻很有活力。這條街的儘夾雜作妓院、壽板店、賣年的書局、手飾批發店;街道飄著霉味和各種非法勾當的氣味。

44. 十多年前,一名新加坡的舞台演員說,吉隆坡是一個充滿能量的地方;很亂,卻很有活力。這條街的儘頭夾雜作妓院、壽板店、賣年歷的書局、手飾批發店;街道飄著霉味和各種非法勾當的氣味。

45.	書局隔壁是破爛失修的妓院。很多外勞在這裡「登高」尋芳。

45. 書局隔壁是破爛失修的妓院。很多外勞在這裡「登高」尋芳。

46.	茨廠街盡一整排史悠久的旅社,都不是可以過夜的真旅社。從大街上可以看到二樓亮著昏暗的紅燈,偶爾有祝君早安的面巾掛在窗口,它的後巷有大群外勞進出,是外勞填補、滿足或扼殺他們情色想像之溫柔鄉。

46. 茨廠街盡頭一整排歷史悠久的旅社,都不是可以過夜的真正旅社。從大街上可以看到二樓亮著昏暗的紅燈,偶爾有祝君早安的面巾掛在窗口,它的後巷有大群外勞進出,是外勞填補、滿足或扼殺他們情色想像之溫柔鄉。

Posted in 外籍勞工 | 5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