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建築藝術與文化’ Category

槟城木蔻山的监狱裸照和麻风病患墓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4, 2009

周泽南

P1010257

槟城岛屿的东边有一座小岛叫木蔻山(Pulau Jerejak),19世纪初开始,是英殖民政府收容和治疗麻风病患的地方。到了大约20世纪的80年代,开始转换为放逐囚犯的地方。90年代末,麻风病患和囚犯都撤出了该岛,现在的木蔻山是制造轮船的基地,也被开辟成旅游景点。

P1010396

根据我们一行人的实地考察,记录着麻风病患生活轨迹的遗迹应该至少包括一间教堂,一座兴都庙,为数不详的病患宿舍,至少两处古墓,管理员宿舍,以及三座监狱。在附近马来渔民的带领下,我们在两个地方发现两处分别立于50至60年代,以及1891年及以后的华人墓碑。

其中一座刻上光绪15年的杨诗合之墓,是目前我们发现的第二早的墓碑,最早的一座,字迹已模糊,立于光绪辛卯年,即1891年。和上述墓碑一起出现的墓碑,只为数5,6个,太半字迹已难以辨认,墓身刻上“普邑”,同行的陈耀威声称这显示其祖籍来自潮州。

 

P1010454P1010453 

另外一处的墓群则主要是华人基督徒和佛教徒的墓。例如,1968年基督徒何文城之墓,潮艺社友基督徒某某之墓,圣教会邓德X之墓,基督徒梁面树先生之墓,基督徒陈鼓晰(22.8.1929-22.12.1957)之墓,潮艺佛学社林亚扁先生之墓等等。其中一个潮艺佛学社黄文成之墓,还刻上祖籍地的全址:福建泉南六都仁宅乡大运厝,并且有孝男孝女的名字。这样具备完整记录的墓碑在这里的墓群里非常少见。有的墓碑还刻上佛历年代,而且每座墓碑都有编号,估计不会超过40座。我们还发现一座破碎的淡米尔文墓碑。当地工作的外籍劳工声称,他们还见过不少穆斯林墓碑,唯年代不详。由于时间和行动自由的限制,我们也没有进一步去寻找这些穆斯林墓碑。

P1010353

 P1010362P1010356

除了墓碑,其他和麻风病患相关的遗迹基本上只剩下建筑实物,而没有文字记录。例如一间在目前的造船厂旁的基督教堂,结构宏伟,高耸入天,可惜屋顶,墙壁和内部已经多处破败,近乎坍塌。一间目前还有信徒膜拜的兴都庙,据说在收容麻风病患的年代就已经存在。

P1010441

P1010426

我们虽然没有看到神庙的遗迹,不过可以在一些百年老树下发现供奉拿督公或大伯公的神案。从墓碑的祖籍来看,预料当年收容的麻风病患,主要以华人新客为主,其中又以福建人和潮州人最众。他们大概组织了佛学社,基督教教会和潮州艺术社(简称潮艺社??有待证实)等社团,来进行联谊。

P1010428

P1010433P1010429

P1010436

有趣的景象是,在基督教教堂入口处,停放了两艘被遗弃的小船,看起来似乎是传说中的“诺亚的方舟”,而这些麻风病患就是上帝的选民了。

P1010438

 

除了收容麻风病患的古迹,囚禁重刑犯的数间监狱一样精彩。我们看到至少3座长型的监狱,伫立在一片荒野之中。这些由砖和洋灰盖成的监狱,屋顶是长型的铁片,由铁结构支撑,相当独特。监狱墙壁上贴满了从各种语文的报章和杂志撕下来的图片,以裸女照片为主,也有不少女明星像;包括早年的张曼玉,张艾嘉,王祖贤,刘嘉玲等。出现率最高的是曾经风靡一时的“波霸”叶子眉。

P1010270

P1010306

P1010316P1010325P1010286

P1010324

 P1010301

监狱里也不竟然是色情作品,我还发现了几行充满励志的英文字句,写道:

P1010295

 

Never witdraw in life, no matter how rough the going is.

 

Each of our life have dark days, never renew the darkness again.

 

Let dead past bury its dead.

 

如果上述字句出自囚犯手笔,我想此人既使教育程度不高,也必定具备某种思想深度。

 

Always accept your human weakness.

 

Success and self hate can not live together.

 

这样充满个人体会的字句,非经过监狱生活厉炼的人可是写不出来呢。

 P1010294

P1010296

 

 

 

 

 

 

槟州首长曾经向媒体宣称,会将木蔻山的基督教堂列为文化遗产,并且保留下来。虽然我们不应该怀疑他的诚意,可是要将如此残旧,乃至接近坍塌的教堂修复,并非容易的事。槟州政府若有诚意保存和抢救木蔻山的历史古迹,确保发展商不会出于无知而将岛上的墓碑,建筑,监狱,宿舍等铲除,是关键性的第一步。

P1010375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建築藝術與文化 | 9 Comments »

槟城,马来西亚最美的城市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1, 2009

海狼

你可以不知道一个马来西亚是什么,可是你不应该分辨不出,在一个拥有200年历史的城市和只有50年岁月城市吃早餐的区别。你可以不跟进蒙古女郎被谋杀案,可以不必让赵明福的案件进展左右你的情绪,可是你必须能够感觉到,在槟城乔治市一整排战前建筑走走看看,和在吉隆坡星光大道散步的差别。如果你有机会在乔治市的某件旅店醒来,乘阳光还不太猛烈,沿着战前建筑的街道或后巷,毫无目的的走下去,你一定会发现,槟城的乔治市,是街屋和自然最原始的颜色全马莱西亚最美丽的城市,也是全东南亚最亮丽的城市。

P1010230P1010244P1010229P1010241P1010491P1010463一个常年有庙会的城市

Posted in 建築藝術與文化 | 1 Comment »

吉兰丹土生华人民居建筑格式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19, 2009

前沿

 

吉兰丹土生华人的村落分布在吉兰丹河沿岸一带,目前的村落有大约48个,村民人口由数十户到百多户不等。国民大学建筑系主任AR Mastor Surat曾经率领一批学生前往一些村落考察土生华人的传统民居建筑,并制作了3个模型。他透露,目前全吉兰丹大约还有10来座传统的土生华人民居。不过笔者估计,应该不只于这个数目,因为单单在唐人坡,就有好几栋古色古香的传统华人民居。

 

一般资料都声称吉兰丹土生华人的传统建筑融合了中国,马来和泰式建筑色彩。笔者以为这样的形容过于大而化之,应该说,本质上他们是含有部分闽南建筑色彩的吉兰丹马来屋/暹罗屋。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英国殖民吉兰丹之前,这里的马来人和泰国的暹罗人实际上在人种上和语言上都无甚差别,所以暹罗屋就是马来屋,马来屋也是暹罗屋。一般估计,大约在250年前到300年前抵达这里的华人,开始时不可能有能力建造有规模的屋子,所以只能够在乡村和唐人坡,这两个主要聚居地建立简陋的木屋。

 

第一代来这里落脚的华人娶了暹罗女性,繁衍混血的第二代,第三代或4代,才累计了足够的财富,有能力建造稍具规模,至今依然古色古香的传统民居。所以根据一般的口述历史,多数的这些传统民居历史大约有百多年。这正好是4到5代的时间。

 

民居特色

 

笔者有机会参观和拍摄了四间吉兰丹华人传统民居,两间分别在Tebing Tinggi,和Sering的,是融合了浓厚吉兰丹马来民居特色的高脚屋,另外两间则是坐落在唐人坡的华人甲必丹故居,后两者的马来建筑特色虽然比前两者少,然而基本上依然是马来式和华人式的混合建筑。

 

坐落在Tebing Tinggi,和Sering的具有浓厚马来民居特色的高脚屋,我称他为传统乡村华人民居,相信主要聘用马来工匠,所以包含的马来建筑特色更浓厚。而且为了适应乡村每逢年终必河水泛滥的环境,所以在布局,通风等因素上更接近马来屋。相反的,在唐人坡的甲必丹故居包含较多闽南民居建筑的色彩,也可能直接聘用来自福建的工匠。

 

Kampung Tebing Tinggi黄宅

 

是一间重修和加建了至少两次的高脚屋。屋主黄源芳今年72岁,他表示其高祖父从中国南来,他已经是在马来西亚的第五代,他孙子是第七代。祖屋由其曾祖父建于1919年,建立年代刻在供奉祖先厅堂的木墙上。

 

黄宅根据传统马来屋的格局,分为大厅部分(Rumah Balai),二厅和睡房(Rumah Ibu),屋前乘凉处(Serambi)和设在左后方的厨房。在大厅和二厅之间,是一道狭长的天井,供采光和通风,不像中国民居呈正方形的天窗。二厅和厨房之间也是狭长的天井,根据Mastor建筑师的分析,这样的格局基本上几乎完全采用了马来传统高脚屋的做法。

 

根据笔者观察,黄宅大厅首进采取斗拱的做法,应该是比较明显的闽南建筑营造方式。此外,二厅是狭窄的空间,中间的墙壁像一道屏风,左右两侧各有一道后门。墙壁前摆放一座精雕的神案,和多数马来西亚庙宇宗祠的木雕神案无甚差别。差别最明显是墙壁上贴满了直的对联,横匾,还写满了供奉神明的名字;天上圣母,山西夫子,朱府王爷和福德正神。妈祖,关公和大伯公,应该是家家户户共同供奉的神明,至于其他地方的土生华人是否也一定供奉朱府王爷,则需要进一步考究。

 

金屋才高诗吟白雪

玉堂春早妆点红梅

 

这是其中两句写在厅堂的对联,字体俊秀。可以肯定的是,土生华人长辈们绝大多数都看不懂该对联究竟写些什么。吉兰丹华人历史与文化协会主席黄崇锐老师透露,这样有意境的对联必定出自古时候秀才书生的手笔。他说,200多年前定居在乡村的土生华人先辈多为没受教育的平民,别说写对联,他们连族谱,墓碑,堂号匾额的文字也不会写,所以才造成很多历史只能凭口述,缺乏物证和记录的困境。当时后,一些在唐人坡发迹后的甲必丹从中国雇佣了一些秀才书生,帮他们打里生意兼教导孩子念书。乡村的华人不仅向这些秀才们请教各种供奉神明和祖先的礼仪,还把他们的对联,字画带回村子去。

 

待续。。。

 P1010247P1010251P1010228P1010235P1010242P1010230P1010233P1010234P1010245

Posted in 馬來西亞民俗, 建築藝術與文化 | 5 Comments »

安順的廟宇和街屋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19, 2008

福順宮,建於1883年。供奉廣澤尊王。

福順宮,建於1883年。供奉廣澤尊王。

兩進一廳格局。閩南廟的建築色彩表現為飛簷和燕尾脊。由於大部分建築材料已被水泥所取代,所以建築藝術不怎麼精緻。龍邊(左)門樓,有藻井式天花,在大馬祠廟�比較罕見。

兩進一廳格局。閩南廟的建築色彩表現為飛簷和燕尾脊。由於大部分建築材料已被水泥所取代,所以建築藝術不怎麼精緻。龍邊(左)門樓,有藻井式天花,在大馬祠廟中比較罕見。

建於光緒15年的廣東古廟.廟齡應該比吉隆坡陳氏書院年長數年.基本屬於嶺南廟特色,格局小,旦裡面竟然也供奉耶穌基督和其他印度神靈.

建於光緒15年的廣東古廟.廟齡應該比吉隆坡陳氏書院年長數年.基本屬於嶺南廟特色,格局小,旦裡面竟然也供奉耶穌基督和其他印度神靈.

anson24

sebuah rumah kedai di teluk intan

sebuah rumah kedai di teluk intan

.我沒有去深究安順歷史,對該城鎮的印象相當不錯。特別是不同時期的街屋,在斜塔和霹靂河的襯托下,散發濃郁的古城氛圍.這次來得太匆忙了,來不及逗留。只在斜塔附近邂逅了一只貓

福順宮最妙之處在其大門對聯‧左聯:福己禍人任爾燒香無益,右聯:順天守法見吾不拜何妨。門楣下掛著一排黃色紙條,�好寫著數名馬華領袖的姓名。如果將這些「信男」的心態和門聯的內容聯繫起來,不�好說明馬華領袖的種族政治有「福己禍人」的嫌疑,所以才在大選�慘敗嗎?

福順宮最妙之處在其大門對聯‧左聯:福己禍人任爾燒香無益,右聯:順天守法見吾不拜何妨。門楣下掛著一排黃色紙條,正好寫著數名馬華領袖的姓名。如果將這些「信男」的心態和門聯的內容聯繫起來,不正好說明馬華領袖的種族政治有「福己禍人」的嫌疑,所以才在大選中慘敗嗎?

anson-mca

福順宮的卷草式翹脊,在蔚藍的天空下有幾分古樸之意。

福順宮的卷草式翹脊,在蔚藍的天空下有幾分古樸之意。

可惜這幾座雕工不錯的倒掛蓮花被燈泡取代了。

可惜這幾座雕工不錯的倒掛蓮花被燈泡取代了。

雙龍戲珠,亦為閩南祠廟屋脊特色。

雙龍戲珠,亦為閩南祠廟屋脊特色。

印度人經營的山地書局,如果放在台灣的場景,別人會以為是原住民(山地人)在經營。

印度人經營的山地書局,如果放在台灣的場景,別人會以為是原住民(山地人)在經營。

安順街屋有百來呎长,三進兩廳格局,�間有兩個天井。角�街屋增建的閣樓和木欄杆很有特色。

安順街屋有百來呎长,三進兩廳格局,中間有兩個天井。角頭街屋增建的閣樓和木欄杆很有特色。

這棟在霹靂河邊的宗教�校,是馬來式和殖民式的獨立洋房。4面都有長窗,非常通風開闊。

這棟在霹靂河邊的宗教學校,是馬來式和殖民式的獨立洋房。4面都有長窗,非常通風開闊。

陸合(�合)瓷器,雖然只保留了英殖民式屋面,卻在眾街屋�脫穎而出。

陸合(六合)瓷器,雖然只保留了英殖民式屋面,卻在眾街屋中脫穎而出。

明顯的土黃色馬背型山牆,在深藍天色的襯托下,失修卻不乏大氣。

明顯的土黃色馬背型山牆,在深藍天色的襯托下,失修卻不乏大氣。

霹靂河畔的街屋,已嚴重失修,大部分已不營�。

霹靂河畔的街屋,已嚴重失修,大部分已不營業。

整個安順最主流,最霸道的東西.它的缺點,傾斜,反而給予了她主流而獨一無二的地位,在霹靂河下游.

整個安順最主流,最霸道的東西.它的缺點,傾斜,反而給予了她主流而獨一無二的地位,在霹靂河下游.

聰明絕頂又多愁善感的朋友說,有鐘聲飄揚的城市,比較能夠讓人逗留.這座斜塔傳來傾斜的鐘聲,好像傳達某種傾向的意味.

聰明絕頂又多愁善感的朋友說,有鐘聲飄揚的城市,比較能夠讓人逗留.這座斜塔傳來傾斜的鐘聲,好像傳達某種傾向的意味.

在斜塔對面馬來熟食檔邂逅的小白

在斜塔對面馬來熟食檔邂逅的小白

miao

miao

斜塔�式欄杆和有回教色彩的圍欄,背景為老街屋

斜塔中式欄杆和有回教色彩的圍欄,背景為老街屋

內部木結構保�木料原色

內部木結構保存木料原色

在安順辦喜酒的新郎向斜塔走來

在安順辦喜酒的新郎向斜塔走來Sederat rumah kedai di tebing sungai Perak.Kebanyakan kedai sudah usang dan terbiar.

A corner shophouse with balcony.A strategic place for city viewing.

A corner shophouse with balcony.A strategic place for city viewing.

balcony close up.This building is a hotel at present.

balcony close up.This building is a hotel at present.

Satu lagi deret rumah kedai yg penuh dgn dekorasi

Satu lagi deret rumah kedai yg penuh dgn dekorasi

anson-street

Posted in 建築藝術與文化 |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