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新新闻’ Category

一个纳吉只值十块钱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四月 22, 2010

周泽南

转贴部分《独立新闻在线》文章

答对“谁是首相”赏十元
民联揭国阵在原民村派钱

作者/本刊翁慧琪 Apr 22, 2010 03:42:57 pm

【本刊翁慧琪撰述/苏晓枫摄影】民联揭露,国阵利用旗下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门和原住民事务局,进驻乌雪国会议席补选区内的原住民新村助选,甚至设宴和派现金给原住民。他们且揭露,国阵在原住民进行“问答比赛”,能说出我国首相是谁就可获打赏现金十元。

来自彭亨州云冰的公正党支部妇女组主席努鲁法斯林(Nurul Fazlin)表示,他们在乌雪补选提名日来到此地,借住在乌雪其中一个原住民新村,发现村里的小孩思想都受到影响。

这个首相非常CHEAP!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新新闻 | 2 Comments »

34个银行户口的年轻政客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6, 2010

周泽南

刊登于3月6日《自由今日大马》

有人在部落客里声称马青总团长魏家祥在马来亚银行拥有34个户口,里头有420万令吉。感情丰富的魏家祥获知此事后,一如既往的声泪俱下的控诉,不应该将其家人卷进政治这趟污水。(哭泣插图)

魏家祥还是一名工大生的时候,我们一起办过大专联谊会的活动。那时候,我们平起平坐的谈反对《大专法令》,谈如何促进校园民主。十多年后,魏家祥飞黄腾达了,最明显的指标就是34个银行户口,和420万的现款。而我只有区区一个银行户口,每隔几天就要去提款机检查一趟,2个月前的薪水或者某某网路报章的微薄稿费是否已经过帐。34个银行户口,是我这个习惯贫穷的脑袋无法想象的户口数目。如果硬是要我开34个户口,我想或许只能在每个户口存放50令吉的最低存款。没钱用时,就可以关掉其中一些户口,起码有50令吉可以应急。

你看,这样的经济脑袋怎能飞黄腾达?所以造就了我连起码的现金也不够周转的惨境,而据说魏大人单单在往来帐户里,就有70万现金可以方便他随时出支票,至于给什么人,什么用途等等,就不得而知了。

20年存420巨款

当穷人自家的户口没有什么可算的时候,唯一可以算的或许就是政客的存款了。作为一名副部长,魏同学每个月的收入为1万847令吉65仙,而作为国会议员,他的月薪是6千508元59仙,因此,他每月净赚1万7千356令吉24仙。假设他不吃不喝,或者全部吃公家或党的,他需要240个月或者20年,才能累计到420万的巨款。然而,他不过才担任国会议员和副部长区区2年。

身为曾经是促进校园民主的‘战友’,我当然不同意不负责任的部落客对魏大人的抹黑举动。身为同学,我对魏家祥的生财之道一点也不感兴趣,可是身为纳税人,我既使对钱财兴趣却却,却不得不对人民血汗钱的去向提高警惕。如果魏家祥确实没有这笔巨款,不妨向党员,国民公开自己的存款和财产,还可以树立清官的榜样,让他当年的‘战友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清清白白做人或当官’的马华家训。如果他确实身怀420万巨款,就不得不向选民交待,这笔款项究竟是他的祖传,还是他白手起家的收获,或者是他加入政治和掌握政权之后的意外收获了。

Posted in 新新闻 | 2 Comments »

电视台迎接纳吉夫人到访——晴天连续下了四场黑色的血雨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12, 2009

(阿坦图雅日报12日讯)

 

本刊特约海狼

 

12年前,我拜访坐落在非常内陆的比南人村庄Long Spigen,先在美里的一间比南人住家等待可以进入内陆地区的四轮驱动车,等了整整一天。第二天开始出发,车子从市区进入乡村的石子路,然后开进发伐木公司开辟的黄泥路,最后开进几乎称不上路的黄泥地;其间屡次需要下车以便减轻重量,或者帮忙司机将陷入泥泞的车子扛上来。最后,车子无法再前进了,必须乘上长长的独木舟,在巴南河逆流而上。

 

开船的比南人说,包括比南人在内的许多沙拉越原住民都相信,每当有新人拜访原住民村,天空都会下雨,下雨的情况要看访客的来意和善恶。如果是一般的访客,即便是艳阳天也会突然下起一阵短暂的细雨。如果是充满善意的人士到访,细雨之后还会出现彩虹。如果是恶毒残忍之辈到访,晴朗的天空会突然下起腥风血雨。当然不必说,我到访的那一次,在抵达村子之前的一刻,艳阳天下有轻飘飘的细雨,只不过下了两三分钟,就出现一道绝美的彩虹。

 

12年过去了。我不曾见过像今天这样诡异的天气,八成是和纳吉夫人要拜访国营电视台有关。下午两点14分钟,电视台上上下下张罗着迎接罗斯玛的到来。我穿越迎接她的人群,信步走向食堂。那个据说当蒙古女郎阿坦图尔雅被炸弹炸得粉身碎骨的那一天,在一旁观看,见证着这场谋杀案的恐怖女人罗斯玛,刚好拖着她血腥而臃肿的身躯,拾阶而上。我不想看到她丑恶的脸,加快脚步。

 

一抵达食堂,炎热的午后就突然下起一阵大雨,大得很反常,像一名怨死的女人几乎把血水都哭出来那股劲。豪雨下了一阵,稍微喘口气,连续下起第二场大雨。这场雨,我留意到沿着屋顶滑下来的雨滴,竟然夹着一丝丝的血水,还有一些粉状的白色物质,看起来像是被炸成碎片的人类骨骼。

 

第二场雨稍微停歇,乌云向被招魂般迅速的退去,第三倾盆大雨又以惊人的速度,大力的打在国营电视台的上空。这一次,黄豆般大小的雨滴,是已经凝固的紫中带黑的血水。我忍不住伸手去接这些诡异的雨水,指缝间竟然留着数根两尺多长的黑色发丝。这个长度,很难不让我联想到,那不正是阿坦图尔雅的头发吗?

 

食堂只有寥寥几人在吃饭,乘没人注意,我赶紧把手中的长发放进口袋。心里还在嘀咕着今天真邪门,天空突然裂开了,一道闪电将半公里之外的高大树木击成两半。然后,我听见高高的云端响起一阵发自被撕裂的心胸所发出的声音,那一阵声音的能量如此之大,扭曲了云朵。然后,在三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我看到两朵带着血色的云块,迅速的扭曲着对方,逐步形成一个人的脸孔。毫无疑问的,那是常常出现在报章和网站上的阿坦图雅的轮廓。

 

我说过了,这个脸孔只出现了三分之一秒,然后以惊人的速度,我看着阿坦图雅的黑色秀发纷纷掉落,化为稠乎乎的腥红色的雨点。

 

马来西亚国营电视台为了削减开销,自10月开始不允许所有员工追讨加时工作的薪金。可是,为了迎接今天(11月12日)到访的纳吉夫人罗斯玛,却拨出大笔款项布置场地,举办宴会。猩红色的雨水,把铺上白色桌布的宴会桌椅全部染红了,主办当局狼狈不堪,只好取消了这场迎宾宴。没有人留意到,这些被染红的桌布渐渐变成凝固的紫黑色,那全是阿坦图雅的血水。

 

大雨疯狂的下,我从食堂返回办公室的时候,那个冷血的女人刚好结束了电视台替她做的彻底无意义的专访和表演。所有工作人员都没有留意到,有一股黑色的血水,缓缓的在冷血女人的背后扩散。我跟她擦身而过的时候,看到阿坦图雅,带着哀伤而愤怒的神情,在这名恶毒的女人耳边吹了一口气。丑恶的女人一个不留神,几乎从梯阶上翻滚下去。她身边的高官,守卫,贴身保镖都来不及扶她一把,我在10分之一秒的时间内,看到阿坦图雅将这女人托了起来。阿坦图雅的眼神在告诉我,这女人以及她的同伙们,很快就会有应得的报应。

 

我回到临时的办公桌,不经意的掏了陶口袋,惊然发觉阿坦图雅的头发已经化成一张字条,用蒙古文写着:“电视台迎接纳吉夫人到访——晴天连续下了四场黑色的血雨”

 

Posted in 新新闻 | 4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