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电影’ Category

锦衣卫三露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8, 2010

周泽南

我看烂电影,有以下经验。最糟糕的电影让人想,如果手上有一个可以fast forward的遥控器,那该多好啊,张艺谋的《十面埋伏》就让我巴不得跑进播映室把机器烧掉。程度第二烂的电影,让人放弃追随剧情,得空得可以计算演员脸上有多少颗tahi lalat。我在李安的《卧虎藏龙》里面,就计算到章子怡脸上有7颗。今天看《锦衣卫》,当然纯粹抱着看武打场面的心理准备去,所以也不必遗憾着出来。

剧情不顺畅也没惊喜的《锦衣卫》,如果少一点赵薇那对大而无神的双眼会更好。如果可以减去她那缺乏文采的旁白,以及吴尊词句不通顺的台词:“今天,我终于从大盗,变成了盗亦有道了!”,就更好。

剧情有限,旁白不吸引,台词连通顺也成问题,所以导演可能把才华转移到人体美学和时装上了。因此,我们看到了刻意经营的甑子丹的大胸脯,吴尊的小蛮腰,还有徐子珊/脱脱,不断从“脱”的动作中散发的性感和杀气腾腾的威胁力。除了这三露,能看的或许只剩下武打和大漠风情了。可惜,吴尊的海盗装扮和唯恐天下不看的蛮腰大煞风景,稚气的娃娃脸倒像是来沙漠跳肚皮舞的小海盗了。

说真的,《锦衣卫》再不济,也总好过去看Uma Truman被海神的半神半人的儿子Percy jackson糟蹋,或者让功力可以演南非总统Nelson mandela的Danzel Washington去《Book of Eli》里面演杀手,更不用说,叫《Pulp Fiction》里有精彩的关于A quarter pound of cheese的对话的John Trovolta,去《From Paris With Love》等大烂片里面浪费才华了。

马来西亚的影迷最不幸的地方,就是往往只能看好演员被导演糟蹋的作品。幸好还有一部由三名好莱坞红星合演的《brothers》,是我两个月来看过的唯一称得上有深度的美国影片。单单看主角的演技,或者看来自以色列的美女Natalie Portman的脸蛋和笑容,就强过甑子丹的大胸脯,吴尊的小蛮腰,还有徐子珊香肩这三种没有深度的三露。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电影 | 20 Comments »

推荐比Avatar好看多倍的电影-Apocalypto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5, 2010

周泽南

电影的开场,是一个让人下意识停止呼吸的慢镜头。镜头前是曾经辉煌一时随后逐渐失去光辉的中美洲玛雅帝国的原始森林。各种绿色,山的,树的,叶的,根的,甚至空气的,在漫漫移近的镜头前出现轻微的颤动;突然,巨大的野兽嚎叫,充满爆发力的猎人的奔跑,开始把一个玛雅帝国末期的森林部落的世界血淋淋的呈现。

血淋淋,但是不暴力。野蛮,却是充满温柔;这样的狩猎部落,无论就外形,纹身,狩猎方式,灵魂信仰,当然还有最终的命运,都和砂拉越硕果仅存的游猎民族本南人相当接近。我个人猜测,应该也和5千年前在中国的我们的先辈,氏族部落的社会很接近。

如果你看腻了关于本南人问题的报道,不想把自己的了解定格在“问题”,“课题”,“议题”等等毫无感性理解的僵局里,笔者极力推荐读者一定要看着部在马来西亚不曾上映过的Apocalypto。

当然,如果小孩要看,作为家长的可能要向孩子解释,诸如“为什么黑豹要把那个猎人的头颅咬掉”,“为什么青蛙身上的液体可以当武器”,“为什么他们要把人的心脏挖出来,然后把人的头砍下,甚至将它当足球般从金字塔顶端滚下。”

这个国度没有纯粹的仇恨,即便致死敌人,也要先释放他的灵魂,并且祝其灵魂有一段好的旅程。这个世界没有彻底的愚昧,瘟神口里可以吐出殖民者将来侵略和导致山河变色的预言。这里不需要Avatar的四不像和特技来营造魔幻,因为现实本身就是充满魔幻的。如果你对马奎斯的魔幻写实不陌生,或许也可以在这部超级写实的电影中,找到你想象中的,或者失落了的魔幻。

电影的结束是一片将猎人和战士走过的林中小径掩住的叶子,只是这一次,林中藏的不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猛兽和厮杀,而是返回原始,质朴,或者投入现代,混乱的双重性。而双重性本身,也是一切混乱,发展,进步的起因和代价。

Posted in 电影 | 2 Comments »

喜欢Avatar的虚幻世界,漠视本南人的现实处境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31, 2009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作者/周泽南专栏 Dec 30, 2009 01:32:48 pm

【无主孤魂/周泽南】马来西亚的人民,特别是华人,是喜欢电影电视多于现实社会的民族。冬至夜,我从电影院出来后,得出这个有点无奈,却一点也不新鲜的结论。

向来观众寥若晨星的蕉赖某电影院,昨夜破天荒的爆满,各族不分肤色背景,年龄性取向,争睹好莱坞科幻动画电影Avatar的风采,笔者也是观众之一。经历了两个小时又45分钟的映像轰炸之后,不少观众依然兴致勃勃的带着电影的话题离开电影院,那时候已经是冬至的午夜。

电影里的有不少刻画原住民对森林的感情以及对土地的眷恋之情节,其实完全反映了砂拉越本南族的世界观和处世态度。问题在于,马来西亚的观众、读者,或者主流社会的普罗大众,为何如此轻易的被好莱坞所虚构的原住民世界吸引,却对和我们如此贴近的砂拉越原住民的现实命运如此陌生,漠视,乃至漠然呢?

网上新闻的点击率

网路新闻的好处之一,除了可以让读者及时发表意见,也能从读者的点击率来分析各类新闻的受欢迎程度。可是,如果投读者所好,来决定新闻或课题的重要性,那就大错特错了。很多时候,课题的重要性往往和读者欢迎程度成反比。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马华公会党争和本南人的课题;前者的无意义程度,连不是评论者的普罗大众都公认了,可是各大小媒体,不分主流边缘,依然对这出党争戏剧死咬不放,那股追戏剧情节的劲,导致媒体不惜劳民伤财。

反观本南人的反对伐木课题,少女遭强暴课题,以及最近在《独立新闻在线》连载的6万6000多名砂州原住民没有公民权的重大课题,不仅读者百姓不闻不问,点击率出奇的低,几乎每篇文章都无法达到“热门”的门槛。那天在后巷巧遇该本南人系列专题记者,慨叹《独立》读者对原住民等非主流族群的冷漠。笔者才惊然发现,自己长久以来对原住民命运和课题的关注,原来不过是一小撮人民勉强有共鸣的领域。对一名作者或记者而言,选择这样冷门的题材,无非是在评论界或新闻界选择自杀。

关注本身就是一种行动

香港牛棚书院院长梁文道最近在一个座谈会发彪,并苛责了“什么也不做,只会喊做什么都没有用”的出席者之后,写了一篇自我反省的文章,认为自己不应该对这种虚无主义者做出那么严厉的批判。他以为,该名愿意花那么多时间,全程参与讨论的“虚无主义者”其实不全然虚无,因为他的积极发问和发表意见本身,已足以证明他在这课题上的参与。

从梁文道这里获得的启发告诉笔者,对读者千万不能给与不恰当的期望。特别是身为媒体工作者的,最好能够用深入浅出的文字,用具备娱乐效果和唯美视觉效果的映像,向读者循循善诱,表达本南人等砂拉越内陆民族所面对的困境和命运。虽然理性上如此,不过在情绪上,笔者依然无法不对部分读者的弱智、依赖、缺乏想象力以及同理心,而感到气愤和焦躁。

争取公民权为当务之急

当年林连玉因为争取华教而被剥夺公民权,这段悲壮的历史至今依然被华教人士吟唱。马华公会创办之初,最大的成就是曾经为华人争取公民权,可惜今天的马华公会却似乎忘记了这等重任,只满足于小鼻子小嘴巴的内斗和争权。以上这两件事尽管有所不同,但都已经是Past Tense了。还是present tense的,摆在马来西亚公民社会面前最急迫要争取的,正如潘永强所言,是持有红登记的华裔,印裔等人民,以及至少6万6000名完全没有任何足以证明其公民身份的身份证和报生纸的东马原住民。关于公民权的重要性,请参考潘永强作【林连玉基金2009年华教节特辑之四】〈未竟的公民权斗争〉。

如果华教团体还秉持林连玉先生的精神,如果马华公会还要证明其存在的必要,摆在建设“公民社会”之前更根本的公民权问题,即便是纯粹从优先次序上来衡量,是不是更值得任何重视公民社会的组织、团体、政党去积极争取?可是马华公会忙于浪费所有媒体人力资源的内斗,大部分华教团体或华基组织则在“华人的人权问题”上划地自限,无暇兼顾远在东马砂拉越本南人的“无证”公民权问题。当然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于国际人权日颁发给本南族的公民社会奖,对他们而言,算是聊胜于无的精神安慰。这现象也突出了华社这个全国最大的NGO,在人权议题的关注上总是放不开“华人”、“华裔”、“华教”的族群本位主义。

民主前程系于东马票源

308政治海啸让很多“肚懒”了数十年的西马人“爽”到翻天。大选过后,媒体和大众的焦点被人民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空雷不雨的东马议员跳槽传闻牵着鼻子走。我们像西马中心主义的人民公政党一样,不去考虑“跳槽”对期盼民主改革的东马人,特别是沙巴团结党员被跳槽议员背叛的惨痛经验,甚至一厢情愿的以为,西马的变天是东马政治进步必然要参考的模式。

一些人认识到,单靠西马这个已经接近饱和的选票,是不可能拿下国阵政权的。可是我们的想象力是如此匮乏和天真,以为单靠锁不住的互联网和手机讯息,就能在东马这个多数地方连公路,电供也不曾抵达的“国度”,掀起改革热潮。我们也不正视在东马,即使全民把选票投给民联,真正能投票的选民只占具备选民资格人口的一半。意味着,如何能期望一个选票只反映“半民主”的沙砂两州,帮人民完成成就两线制的千秋大业?

根据我国选举委员会的公布,全国有资格成为选民的人口当中,只有三分之一登记为选民。马来西亚选举观察员网络(MEO-net)成员黄文强表示,根据他在砂拉越巴当艾(Batang Ai)选区的观察和推算,具备选民资格却没有登记为选民的比率高达50%。所以,国阵在那场补选中只不过赢了一半。

砂州选举意义仅一半

如果这个个案的数据足以反映沙砂两州乡区的选民资格状况,可以说马来西亚成立了36年以来,东马只有半个民主。笔者最近向国民登记局总监了解到,目前估计有大约6万6000名沙拉越原住民是“无证”人民,而导致沙拉越半民主的最主要原因,正是这批丧失了公民权,进而失去投票权的砂州“土著”。他们因为行政偏差和政治动机而被剥夺了享有身为公民的基本人权。

砂拉越州政府的政期在2011年6月截止,意味着执政党和在野阵线只有一年半的时间来就纠正这个半民主状况。我们可以假设执政党重视的不是民主而是选票,所以,他们更想维持半民主状况,因为越多选民意味着,必须输送的利益也更多。所以他们宁可继续让沙砂选民继续半民主,以便让那些变节的原住民政治领袖,可以继续骑劫人民的代表性,继续兴建更多水坝,开辟更多油棕大园丘,让砂拉越原住民更贫穷,更被边缘化。

至于民联,除了向来为原住民积极争取土地权的当地律师和转战民联的非政府组织成员,至今为止似乎看不到这个阵线高层对促进砂拉越民主的诚意。包括人民最寄以厚望的人民公正政党党魁,自308以来除了唱不下去的,一厢情愿的“东马议员跳槽把戏”,以及给东马超过10%石油税收的空头支票,实在看不出他们具备多大的意愿,来了解东马人特别是原住民的需要。

沙砂土地权和公民权

沙砂两州的变天可能性,在于两权的争取;公民权和土地权。有了公民权,选民资格才有着落;有了选民资格,能为原住民赢得土地权的政党必然受欢迎。因此,纠正砂沙半民主的情况,也等于还给至少6万6000名原住民天赋的公民权,这项任务不由争取沙拉越选票的国阵或民联扛起来,难道应该由心胸狭窄盲目到只有党争,而不复当年争取“华人公民权”志气的马华公会来担当?而华团如果要继续担当起促进公民社会的千秋大业,进军资讯缺乏的东马,让主宰选票去向的最主要人口既原住民接受恰当的选民教育,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时代任务。

这个国家可以允许6万6000名原住民的公民权被剥夺这等大事,发生并持续了36年,不但说明砂州政府彻底违反人权,也说明了东马反对党四面楚歌的困境。如果民联要在沙砂执政,或者凭沙砂的国会议席在全国执政,承诺解决这6万6000名原住民的公民权问题以及更多原住民切身的土地权问题,才是最长远而稳当的“夺权”大计。“青蛙议员”的算盘,不过是机会主义的手段,和媒体为了争夺点击率,而选择“热门课题”一样的短视和无聊。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

Posted in 电影, 馬來西亞原住民 | 22 Comments »

东邪西毒:爱情至上之下的虚无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九月 22, 2009

周泽南

7ashestime00a

王家卫大约在10年前制导的《东邪西毒》,如今用水墨的渲染和马友友的大提琴重新包装,视觉和听觉效果更好了;和《花样年华》,《2046》等片子一样“好看”。所以,我又忍不住再去重看;依然是那么浓烈的感情纠葛,依然将“得不到爱情是最好的”唯美主义发挥到淋漓尽致,就像彩色水墨的渲染。

 

我害怕误读了王家卫,可是就像他许多的电影那样,我觉得《东邪西毒》不是拿来,也不太经得起思考的。那些唯美的构图,色彩,音乐,甚至旁白,那么轻易打动人心,那么容易牵动你的情绪;所以它是名副其实的艺术电影。可是,除了艺术,唯美和感动,我们是否还可以多要求一点什么?

 

抽掉王家卫多部电影的拍摄背景和年代,我们会发现,那些男男女女,其实和他们的社会是抽离的,他们只活在一个私人感情被无限放大,主体情绪被绝对抬高的虚无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无论是《东邪西毒》里的黄药师,《花样年华》里的周慕云,还是《2046》里的花心男主角,都是得不到心中所爱而郁郁终身,或借酒消愁,或到处留情的落魄者。

 

王家卫的电影当然还有很多主题,可是这些主题都有将爱情本质主义化,将追求感情唯美化的固定倾向。王的电影世界里面的人物,一旦被剥夺了爱情,不论那时单向或双向的,就丧失了作为个人的本质;所以他们都是私人感情的傀儡。这些人对“私人”感情的追求是如此的执著,以致观众看不到除了他们的感情,他们因感情而自虐,自残,自怜,自恋以外,还能有别的什么。

 

艺术家普遍重视个人感情更甚于其他一切,固然无可厚非,可是如果把爱情提高到压倒一切的程度,恐怕这样的观念会将爱情绝对化,凝固化。对于像情绪,感情这样的捉摸不定的事物,我个人主张对他们存而不论;不要当作已经理解,已经熟悉,已经掌握的存在物来看待。也不要将它和公众的,社会的,群体的情感相对立。因为,世界的个人化已经让我们逐渐摆脱必须用私人感情,特别是爱情,来和世界/外界对抗的年代。

 

西方哲学从古希腊,近代哲学到当代,经历着一个从内心转向外界,然后再转回内心,最后质疑心物二分的正当性的历程。西方艺术也从古希腊时期向大自然的模仿,到文艺复兴时期内心世界的宣泄,到抽象时期的心物无二致的转向。所以,个人和社会,私人和大众,情感和理论的对立这种概念,也必须经过纠正和转化。用这样的趋势来谈王家卫的电影,或许真的有点扯远了,也或许包括像我这样的观众在内,必须开始反省习以为常的内外二分,会不会阻碍我们认识“现象”的思想,情感,乃至情绪定势?

Posted in 电影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