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疯言狂语’ Category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9, 2010

南泽周

如果你有一个孩子,你要她/他几岁才明白上述句子的含义,或者知道它不过是一颗毫无意义的臭蛋?

如果你的脑袋能够接受挑战,以上的题目/句子究竟是一堆无意义的语言垃圾,语言游戏,还是隐含着多重深意,多重含义的哲学命题?

一旦我们针对上述句子展开了思考,让人不得不惊讶的是,即便上述句子果然只是语言垃圾,可是由于它沾染了思考的因素,最后也似乎变得颇有深意了。可是的可是,然而的然而,当我们对以下括号内的词汇进行思考,最后我们不仅将依然无法获得确切的答案,甚至思考本身究竟是否真实,是否具备意义,也变得可疑了。

括号里的词汇包括“究竟”,“意义”,“无意义”,“语言”,“垃圾”,“语言垃圾”,“隐含”,“深意”,“哲学”,“思考”,“思考因素”,“可是的可是”,“进行思考”,“确切”,“真实”,“思考的真实”,“可疑”。

从语言学的角度来看,上述都是有特定意义的词汇,用语言哲学来看呢,每一个词汇都是有待弄清楚其所指的思考/语言的产物。每一个词汇都可怀疑,其意义都还不明朗,只有一点是无可怀疑的,那就是“怀疑”本身。如果我们连这个词汇所代表的意思也不能100%的确定下来,我们只是在一堆没有明确所指的符号堆里面作茧自缚,或者捏造意义。可是,话又说回来了,有哪一些思想和语言不是捏造的?捏造的思想或词汇就没有意义了吗?我们只能说捏造的事物,包括思想并不“真实”,却不能否认它具有意义。除非我们全盘否定语言的意义,这又另当别论了。

自从我被狗咬过后

上述标题对了解我的语境的人而言,绝对有意义,也有所指。可是对“我被狗咬”这回事缺乏概念的人而言,就是个莫名其妙的语无伦次了。我要说的其实是,自从我被狗咬过后,某个音乐也填补不了我的空白的夜晚,“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这个句子/思想/语言垃圾,突然像邪灵那样附上我的脑袋,将我占据;我必须思考这个句子的真假,有意义或无意义,要不然,这件事情本身对我而言,会变得很荒诞。人一荒诞起来,就会怀疑自己,怀疑自己的存在,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怀疑存在意义的思考有无意义,怀疑赋予这种怀疑的思考是不是语言的产物,最后怀疑怀疑本身,以及怀疑怀疑本身的意义。

一旦思考来到怀疑这里,又掉进了死胡同。所以,要继续用语言思考,却不受语言操纵,只有另辟思考的途径,换句话,语言的途径。如果你对我说的每个词汇都敏感,你会看到“换句话”和“另辟语言的途径”其实是同一个意思,不过我们又明明知道它们不是同一个意思。前者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纯粹语法结构上的用语,后者却因为跟思想挂钩起来了,所以沾染了别的,“深层的”的意思。可是,哪来什么深层的意思呢?那不过是语言拐了个湾,就扮起高深来了。可见,人类思想多么容易被语言所蒙蔽。其实,聪明的你可以进一步怀疑/思考,何谓“蒙蔽”?有蒙才有蔽,无蒙的话又何来蔽?你不要以为这只是另一场语言游戏,我说的是一个海德格尔用一本《存在与时间》探讨的真理问题。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说了那么多垃圾,绕了一个大圈,我可以开始思考“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究竟是一种感觉,还是一场语言游戏了。我们要如何着手思考呢?原谅我必须扯开焦点,因为这关系到思考方法的问题,没有正确的思考方法,你无法参于这场语言游戏。我说错了,是不是语言游戏还没有定论。

根据诠释学的解释,我们对任何事物,命题的理解都是或者从局部开始,或者从整体开始,或者交替进行的。以“感觉无法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为例,必需先将这粘成一团的句子拆散,才可能知道它的意义或者无意义。

游戏开始

感觉
(语言游戏规则告诉我们,必须假设我们了解什么叫感觉,所以我们姑且相信大家所理解的感觉,是同样的意思)

没有感觉的感觉
(可能指这样的情况:平时我们的思绪被感觉沾满,突然有了片刻的清静,我们就将没有感觉的时刻形容为没有感觉的感觉。这里出现两个分歧;第一,我们并没有去感觉那个没有感觉的时刻,所以沾满我们思绪的只是一个感觉的空白。说到这里,你会发现一个严重的矛盾;空白怎么能沾满思绪?可是,尽管我的语言如此矛盾,却不妨碍你理解我的意思,不是吗?

第二个情况;我们首先意识到自己的没有感觉,然后用思想刻意的想去“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可是,“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究竟是一种“感觉”,还是一种“思考”/推论,还是两者都不是,只不过是一种想要感觉,却无法实践的意图?(intention)。你看,我把另外一种语言也扯进来了,我的“意图”是为了让我的表达“更”明确。可是,它的效果有更明确吗?我觉得没有,只不会用同语反复来虚构真实性。回到主旨来,如果是第二个情况,“去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根本不是一种感觉,而是思想的意图。所以“去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不能成立,它不过是思想/语言的产物。

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们可以体会感觉,可以体会没有感觉,可以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还是无法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要如何判断呢?体会是感觉的同义词吗?用“体”来领会,就是用感官,基本上和感觉相似,却并不完全相等。为了避免扯进新的词汇,扰乱我们的思绪,我们还是用感觉吧。只是,在这样的地步,再清晰的词汇也于事无补了。语言已经把我们带进死胡同,我们无法判断可以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还是无法体会没有感觉的感觉。所以只能诉诸于经验。那么,如果你有这样的经验或例子,来告诉我吧。
.
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

如果你以为这最后一句只不过是无聊的语言游戏,而不含真实的感觉,你一定大错特错了。如果你用整体的,笼统的印象去把握“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的意思,可能会出现以下结论:

第一,你的思绪很容易绕开这句子的字面意义,然后你感觉到人类对“感觉”本身竟然那么重视。甚至不知不觉的赋予了感觉正面的价值和意义,仿佛错过一刻的感觉,生命就流失或空白了什么。

第二,感觉每向思想靠近一步,或者向感觉本身拉开了距离,我们就感觉失落了什么。例如,没有感觉本身已经构成一种心理上的遗憾,没有感觉的感觉的主人,好像从什么实在的时空抽离了,这种距离让心理开始不自在。来到“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的地步时,理解能力的局限让我们更加心慌,甚至变成了一种心理负担。最后,在“感觉无法感觉没有感觉的感觉”面前,多数人要不思想投降了,要不总结说“那不过是语言游戏”。

这确实是一场语言游戏,不过我发觉到,当语言和思想将我们和感觉拉开了距离,我们对未知的,抽象的感觉会产生莫名的压力。这让我理解了为何那么多人害怕作抽象思考。因为思考几乎等于感觉的抽离和异化,那种可怕的程度,或许就像看见灵魂离开自己的躯体一样。越具体的人,越害怕思考。他们觉得思考,意味着和生命,感情,感觉,拉开距离。只有那些像鬼魂或疯子一样的人,才能从思考,语言中自得其乐,并且游离于感觉的世界。

最后,对于感觉,我只能说,尽管不可言喻,还是必须言喻。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所谓“真实的感觉”很可能是我们生命中某阶段通过语言习得的产物,所以变成了“言过其实”的感觉。

其实,以上所写,所感,所想,所言都是语言的游戏。我真正具体的感觉不过是缺少了一杯姜茶来治疗我的思想感冒。

周玛雅 于2010年2月9日24点24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疯言狂语 | 25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