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社會運動’ Category

绿色民主力量集结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22, 2011

作者/周泽南专栏 Oct 22, 2011 09:15:21 a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全国绿色委员会甫成立即于10月9日在关丹哥罗乐公园(Taman Gelora)举办“109万人绿色集会”,至少两千人出席。虽然距离预估的万人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大集会邀得国内多个反公害团体,如“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万绕反高压电缆委员会”、“金马仑反焚化炉委员会”等组织参与,甚至连彭亨州Kuala krau境内村庄的原住民也前往声援,可见该活动具备了将个别公害议题结集为全国环境诉求的潜能。

尽管如此,今后如何促成各种性质不一、路线不同、族群有异的环境公害受害群体结集为一股足以深化国家民主的环境运动的力量,恐怕才是未来数十年内马来西亚最艰巨的历史挑战。

李健聪的《109绿色聚会:选择在我》专栏文章提到:“马来西亚的环境运动已经来到结合的关口”。笔者认为上述宣称,以其说是社运关切者的主观期望,不如说是环境运动在这个国家的必然发展。在进一步论证上述发展的可能性之前,让我们先来认识环境运动或者绿色民主的一些概括性意涵。

绿色民主的意涵

《绿色民主:台湾环境运动的研究》作者何明修(2006)将环境运动界定为:“追求环境正义的集体行动和绿色民主力量。” 他认为环境运动具备以下元素:

一、环境运动是“社会力”,它代表一股独立于政治权力和经济资本的反对力量。
二、环境运动是“民间社会”,不满的人民挑战了权威控制。
三、环境运动也是“公民社会”,它创造了另外一种公民之间相互连接的可能性。

以上说明也恰当的总结了马来西亚环境运动所追求的宗旨,尤其是在各环境公害受害群体组成的反公害运动中,让我们见识了民间社会如何争取话语权、参与权和决定权,强力批判和打击国家暴力的权威控制。

各种反公害团体体现了民间社会的形塑,如“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万绕反高压电缆委员会”,当年的红泥山反辐射委员会,今天最活跃的关丹“拯救大马,阻止莱纳斯”组织,以及正在酝酿中的全国反巨型水坝联盟等。

咋看之下,以上的说明似乎在指涉一样事实,那就是个别的环境运动已全然符合了所谓绿色民主的全部意涵。然而,社会运动之所以为运动,首先在于它不为理论研究服务为目的事实,其次,如果缺乏持续的主观动力和自我改善的有效机制,这种宝贵的民间力量很难敌过被旁观者遗忘的外在阻力,以及行动主体“自我安逸化”而导致运动变质的内忧。关于后者,笔者稍后将进一步提点。

环境运动的发展轨迹

一般上若要有效探讨马来西亚的环境运动,以及推动环境运动的组织之性质;对所谓“绿色环境组织”的性质,是有必要进行下列区分的,那就是 “全国性非政府组织”(national NGO),“草根性非政府组织”(grassroot NGO),以及环境公害受害群体组织。上述三种类型的绿色组织,有其各自产生的历史背景。以下就马来西亚绿色组织的历史,作一简略的介绍。
红泥山反稀土厂集会

全国最早的“全国性非政府组织”,是成立于1940年的马来西亚自然协会(The Malaysian Nature Society (MNS),同年出版的Malayan Nature Journal Volume 1,标志着该组织的诞生。虽然该组织目前已经茁壮为拥有30多名全职工作人员的全国性环保团体,可是该组织偏重于相对“不食人间烟火”的野生动植物和森林的保护以及环保教育,基本上在向当权者的施压上是有所保留的。真正堪称具备一定绿色民主的环境运动团体的诞生年代,还要推迟30年。

1940 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发明生物武器,为美国等工业国提供大肄发展农药等化学药物的条件;往后数十年,正是这些先进国人民承担其环境破坏和健康威胁的时代。 1960至70年代,美国环境运动如何兴盛,不在这里赘述,这股运动影响及马来西亚的中产阶级,于是各种环保协会纷纷成立;先后有1970年的槟城消费人协会(Consumers Association of Penang),1972年的野生动物基金会(World Wildlife Fund)马来西亚分会,1974年的马来西亚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Society of Malaysia,EPSM),1977的马来西亚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 ,SAM)等。

上述1970年代成立的环境组织是环境和公害议题的急先锋,对施政者的批判力度和在野党不遑多让。具备一定的草根群众基础的组织如槟城消费人协会和马来西亚自然之友,曾经在一些重大的公害社会运动里面扮演着相当关键性的催化角色;包括80年代至90年代的霹雳州红泥山反辐射运动、1995年开始的砂拉越反巴贡水坝运动、 1995反兴建森美兰工业废料处理中心、反对槟城升旗山发展计划、2008年以降的Bukit Koman山埃采金事件、2008年以降的关丹Gebeng稀土厂事件、柔佛蒲莱河口码头发展计划、煤炭发电厂计划和拟建中的石化工业计划等等。

环境运动动员模式

在网络尚未普及的年代,上述团体凭着对环境课题资料的掌握和专业认识,得以为各种受环境公害影响的群体提供课题咨询、法律咨询和行动咨询。这种我们姑且称之为“网络时代前的环境运动”,具有大致如下的一般运动或动员模式:
红泥山反稀土厂集会

发现公害——发动情愿/游行/呈交备忘录——举办演讲——串联其他公害受害地区的群体——组织反公害协会——发行宣传刊物——动员学童绘制反公害壁报(环境教育)

上述全国环境组织虽然在不同程度上催化了各民间自发的反公害运动,不过由于媒体的钳制和串联不足等内忧外患,始终难以汇合成一股足以获得广大人民支持的运动力量。网络媒体崛起之前,上述环境议题遭到彻底打压,以至于绝大部分公民对这些议题完全不知情。

另外,由于这些组织长期靠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环保运动的基金来运作,一旦外国拨款缩减,即陷入组织萎缩,被逼节流的困境。而马来西亚民众的环境意识还未上升到能够靠民间募款来保护环境的程度,更是导致这些全国性组织在保护环境方面逐渐不胜负荷的根本原因。

晋入1980年代,更多全国环保和人权组织设立,1985年马来西亚环保教父古密星(Gummit Singh)创立马来西亚环境、技术和发展中心(Centre for Environment, Technology and Development Malaysia,Cetdem),推广有机农耕和替代能源;1983年成立砂拉越达雅克伊班协会(The Sarawak Dayak Iban Association (Sadia)),以争取原住民土地权为主;1980年代设立了砂拉越社群教育中心(Institut Pendidikan Komuniti,IPK);1993年成立了婆罗洲资源中心(Borneo Resources Institute,BRIMAS)等等。

上述东马环保与人权组织具备相当浓郁的草根色彩,却还得依赖特定资金来运作,所以始终难以归为彻底的草根非政府组织(grassroot NGOs)。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组织也和1970年代的环保组织一样,尽管在捍卫环境和人民权益方面喊得声嘶力竭,却始终难以获得民间,甚至人民代议士的持续的关注。

一些今天年轻人觉得可能很新鲜的东马议题,已经是这些组织挺了20至30年的老问题;诸如无身份证的原住民议题,土地权受侵犯议题,受巨型水坝计划影响而被逼搬迁问题等等。

运动从浅绿到深绿

据悉,“109万人绿色集会”的初衷是要为各地区承受不同种类环境公害的群体/社群提供共同表达、相互交流以及集结的管道,国内多个反公害团体鼎力支持该活动,也确实让我们看到环境运动结合的雏形。
红泥山辐射废料

虽然这些运动各有内部分歧和问题,可是却突破了马来西亚社会传统分而治之,或间接执行族群隔离的现象。如果公民持续有效地为环境运动加温,突破族群、语言、宗教、甚至物种的藩篱,串联为涵盖所有人民的公民社会运动,那将会是深耕民主的最大社会资本。

反公害团体结集、壮大和现身,无形中也在教育着民众环境运动可以而且应该突破“浅绿”,深化为“深绿”的绿色民主。所谓浅绿就是主流观念中所设定的,以为净化人心、清理垃圾、美化生活就等于环保的幼儿园程度式的浪漫主义。而深绿则是让人们从更全盘,整体(符合生态学原则)的角度,去思考保护自然、捍卫家园和公平分配资源(也意味着公平分担社会风险),承认弱势群体的生活方式,以及共同参与环境决策等更复杂的公民社会议题的关系。简言之,环境运动的终极目标其实是环境正义的落实。

除了上述民众教育,环境运动也是对政治民主化的深层批判,因为在争取生存权、环境权的过程中,前线的草根群体或个人难免会提出以下问题:

一、假使环境运动协助赢得了新政权,那么新的民主政权将如何对待环境受害者?
二、对于夺取政权后或接近成立新政权,而越来越“自我安逸化”的民主派人士,环境运动如何继续提醒他们去完成未竟的民主志业?

反公害运动大串联

如果说任何基于特定族群权益的运动都难逃排他性的色彩,对比之下,准备容纳所有族群和物种的环境运动就少了这一层巨大的隔阂和阻碍。

基于这种期望,让我们不避累赘的罗列目前国内所有的反公害群体/社群,也希望更多反公害组织主动加入公害运动的大串联,让这些民间力量的结集,能够带领这个国家找到实质民主,以及实质的生存的延续。

彭亨州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反山埃采金”委员会
雪兰莪州万挠新村“争取高压电缆绕道、反对逼迁”工委会
柔佛蒲来河口“拯救海马组织”(Save Our Seahorses)
彭亨州关丹“拯救大马,阻止莱纳斯”(Save Malaysia,Stop Lynas)
全国绿色联盟/委员会(Green Coalition)
反对砂拉越兴建巨型水坝运动(Sarawak Anti Mega Dam Movement)
反对巴贡水坝,Murum水坝,Baram水坝运动
霹雳州红泥山反稀土辐射运动
反兴建森美兰工业废料处理中心
槟城自救会(屋租统制法废除的影响)
柔佛蒲莱河口码头,煤炭发电厂和石化工业公害团体等等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现从事纪录片工作。

Posted in 環境生態, 社會運動 | Leave a Comment »

写在528前夕:当知识份子背离常识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6, 2011

周泽南

南洋报业被马华收购的528事件距今已整整十年。十年是一个适合反省的期限,反省什么呢?例如10年前的“救救南洋”如何演变成今天的“救救独立”;例如当年反对报业被政党收购,如何演变成反对星洲集团的垄断,到今天不同媒体和个人如何对所谓新闻自由延伸出了各种自由诠释。

从《独立新闻》在线公布财务危机,呼吁公众募款协助该媒体生存至今,我不仅没有随着大队起舞,当个私下苦哈哈还得乐善好施的知识分子或起哄人;甚至不曾认真的观察和思考这件一般认为是一件重大新闻自由事件的现象。很多呼吁大家慷慨解囊的评论人,部落客或知识份子,把募款给《独立》的重要性描绘成不捐款就等于不捍卫新闻自由的样子。我一直很怀疑,很纳闷,那不是因为我跟《独立》工作团队在合作上闹过什么意见,而是心里隐隐觉得,市面上的种种知识分子的“论述”,呼吁,立言,似乎背离了平民百姓的常识。

如果当年南洋不是收购而是收盘

从1998年至2001年,我在《南洋商报》度过了自己的,也是报馆的黄金岁月。我在猜想,如果2001年5月28日,拥有南洋报业股权的丰隆集团公布的,不是报业被马华收购而是因为财务危机而必须收盘,我相信很多对《南洋商报》,《中国报》以及南洋报业旗下数十个杂志的忠心耿耿的员工,第一个反应不必然是另谋高就,而是会想尽办法,包括自动减薪,让南洋报业能够支撑下去,以便能够继续中文媒体(主流)的理想事业。

从陈嘉庚创立南洋商报至今,少说也有80多年历史,这么大一家的报馆老员工即便不是认为自己身负“捍卫新闻自由”的重大使命,也会基于报馆的存在历史而依依不舍。就像许多有担当的企业总裁或高层一样,如果某家报业或媒体频临收盘,为了抢救,这些人士往往会不惜主动削减自己的薪金,以便能让自己的公司生存下去。身在越高位置的人,减薪的幅度通常越大,因为如果他们在企业面临倒闭危机的关键时刻还优先顾虑自己的饭碗,良心上会过不了自己那关。

我在《南洋商报》的日子虽不算长,却也认识不少没听过新闻自由的印刷工人,送信的印度人,食堂冲茶的安弟;我相信如果南洋闹收盘危机,南洋CEO以身作则,自愿减薪一半以示和报馆同仁共度难关,上述这些对新闻自由没有概念,只隐约觉得中文报业办的是理想事业的平民百姓,也乐于削减他们原本已经微薄的薪水,以示和报馆共度难关。

在《独立》这件事上,我不以知识份子的身份登高呼吁公众募款,以成就新闻自由的伟大事业。一来是我自己没这个钱,二来是我开始怀疑,直接将募款救独立等同于捍卫新闻自由,会不会过于草率。我没有否定《独立》过去6年来在突破资讯封锁,提倡言论自由方面的贡献,可是为何《风云时报》和The Nut Graph在收盘的时候,却没有激起这么大的群众效应,也没有大力主张救媒体和新闻自由的关系?或许是舆论操刀者的影响有关吧?

该不该减薪和不领稿费?

作为《独立》的专栏作者之一,我觉得份内该做的是继续供稿,但停止领稿费,直到《独立》克服危机的那一天。我没有应用自己的“身份”(我也不知道值几个钱),公开发表声明呼吁公众募款,因为我的职责告诉自己,如果准备这样做,就不仅必须促成募款数额公开化,也应该将所有《独立》员工的薪金数额公开化,以便让捐钱的公众来评断,自己缴交的血汗钱,是不是物有所值。

理性论述包装下的温情和乡愿

如果今年要颁新闻自由奖和公民社会奖,我第一个推荐的人选是远在伦敦的前英国首相弟媳Clare Rewcastle.她创办的Sarawak Report新闻网站以及Radio Free Sarawak,在最近举行的砂拉越大选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应该在马来西亚的新闻史上留下重要的地位。第二人选我会提名黄文强。虽然基于合作不愉快的原因,我们已形同陌路,可是他以具体行动体现了自己对全国民主进程的深切关注,更竭尽所能,使用各种媒介揭发选举的舞弊事件,完全置自己的安全,身价,待遇而不顾。

可是由于上述两人都不在华人“非主流”评论人/媒体人/知识分子的圈子内,所以他们的英勇事迹以及对社会运动的不可磨灭的贡献,都不在前者聚焦点内。相反的,基于很多评论人和《独立》是处于圈内份子的关系,后者的重要性涉嫌被放大了;这样的举措很难说不是温情主义和乡愿的产品。

社会上有三种人;第一种人不问社会运动,只管赚钱,甚至不介意知识分子嘲笑他们的自私自利和目光如豆,这种人固然欠揍,却直率得可爱。第二种人全身投入在成就社会运动,不问自己的身份,地位,荣耀,只问自己的行动有无成效;这一类人我认识的不多,但至少举得出几个名字;Clare,黄文强,Steven Ng,Hilary Chew,Baru Bian,施志豪,郑yi强,黄业华,李健聪,YB Fuziah,廖天才,黄孟祚等(如有遗漏,恕不枚举)。

第三种人最具有保护色,擅长制造连自己也相信的面具。这类人非常自觉于自己的知识分子或社会运动份子的身份和地位,可是比起真正在从事社会工作的人士,他们享用着优渥的薪水,年终花红等等和新闻自由没有直接关系的事物 。让他们比第一种人优越的是“在不必牺牲饭碗的前提下参与社会运动”的道德光环。他们喜欢用新闻自由的“论述”来拉开自己和自认是“饭碗记者”的距离,却不准备为捍卫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牺牲自己享有的薪金,身份和地位。

528十年了,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有没有越来越被稀释成口号大于实际的符号?专业报酬所带来的舒适,身份和虚荣是否越来越需要仗着理性论述的面具,来掩饰互相吹捧,互惠互利的温情和乡愿?十年虽是个试金石,我们不必急于审判,让再一个十年为我们见证,今天口说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人们,十年后还是不是在为同一件事情付出他的劳动时间。

Posted in 知識分子, 社會運動 | 2 Comments »

不需要英雄,一起演好新闻自由这部戏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3, 2010

周泽南

从巴贡水坝纪录片被国营电视台禁止播放以来一直到《前线视窗》遭监视,笔者不断的揭发国营电视台在乌雪和诗巫两场补选期间,对新闻自由所进行的不合理干预和自我过滤,目的不外是提醒广大群众,主流媒体的自我设限和向政治靠拢的程度,已经在多大程度上损害了读者的知情权,受采访人民被知道的权益,以及选民的选择权。

笔者以为到目前为止,个人扮演的角色所引起的注意已经达到提醒人民和代议士的目的,除此之外,这场你要说笔战也好,舆论战也好的新闻自由战场,需要的已经不再是用悲壮的身影作抵抗姿态的新闻自由英雄,而是各领域关心言论自由人民的自发起义和后续行动。笔者乐于看到430媒体自由团体,连同新纪元学生和一批充满创作和社会热诚的艺术工作者,积极投入了捍卫新闻自由的行列,他们即将在5月28日假隆雪华堂举办的“528不剪之夜”,象征着5月新闻自由月以来,捍卫新闻自由活动的高潮。

然而,比起铺天盖地的主流媒体的资讯,这些人的努力所能激起的回响依然过于微弱。因此,我们希望那些每天在面子书,电子邮件,部落客大量浏览资讯,大量结集群众的朋友,偶尔脱离那个事情不断,精彩万分的虚拟世界,用实际的支持和鼓励,也用大家擅长和创意的方式,来成就一个突破资讯封锁的马来西亚。

老实说,在新闻自由的战役上,个人英雄气概以其说是光环和荣耀,不如说是懒人和冷眼旁观者的靠山和借口。一句轻易的“我和你同在”,就把自己原本应该尽力的社会参与推得一干二净;一个廉价的“我背后挺你”的表态,不过就是把教育和影响群众的重担,统统推给几个带头的急先锋。

至于那些在主流媒体里面一直坚持自己在走钢索,也一直以为在秉持媒体专业的新闻从业员,是时候停止你们“不方便表态或露面”的唠叨了。当万绕新村48个安哥安第乘着一辆满载着新闻自由的巴士前往国营电视台捍卫他们表达的权利和自由时,媒体从业员难道还能以不方便表态来掩饰自己连出席一个和平集会的意愿,勇气或自由都缺乏的软弱和短视?

在主流媒体做边缘节目只有一个字,累;在冷眼旁观的社会充当英雄除了累,更是傻。我暂时傻够了,新闻自由这场战役,一个人打不来。所以,让我们重新洗牌,对调角色,让大马未来新闻自由的争取,吸纳更多不同的演员,玩出更多不同的花样。演员的好处是,没有人重要到不能被取代,也没有人可以独裁的主导整个剧本。至于新闻自由这出戏要如何演下去,就看当惯了观众的如何开始充当演员,当惯演员的如何升级为导演了。在全民演出的时代,英雄可以退下悲壮的身影,收下屠龙刀,翘起二郎腿当观众,或者即兴的演一个小角色。当曾经冲动的英雄能在平淡的日子扮演其他配角时,这才是真正有希望的年代,而全民能够享有新闻自由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言論自由 | 2 Comments »

一辆巴士的新闻自由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0, 2010

转贴文章.from facebook of

Wong Su Zane 王妤娴: 我突然明白了

今天,这样的一个晚上 。。

我突然明白了。

我明白了,为什么这一个月来,即使当天我有其他的活动,甚至连赶几场 。。我还是坚持参加每一次的快闪聚会,虽然可能这个星期天,我必须缺席了。

很久没有那么热血的我,本来以为是因为全是基于对于义忠与泽南坚守原则的欣赏 。。

这样的晚上,重新看了泽南的文章“巫统国营台,傀儡王赛芝”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3404.html

我突然真的明白了 — 尤其是,在写了那篇“对不起,比南的孩子们”之后,我明白为什么当天,看到这两段,我会留泪 。。

直到今天我才看清楚,世界上有两样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最重要;那是空气,和新闻自由。这样的结论虽然有点突兀,可是经历了这些日子在国营电视台的腥风血雨,以及目睹那些掌权者对言论自由不择手段的拼死打压,如果我还不理解新闻自由是那么珍贵和重要,那些被牺牲的渴望人们听到的声音,就真的平白浪费了他们的苦难。而对于那些渴望被听到的声音,我不觉得自己拥有轻薄的权利和自由。

谁都能想象人体没有空气的后果,可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对多数人而言,我相信抽象得轻如鸿毛。如果你不是那个渴望自己的苦难被知道,期待自己的不满和积怨能够被理解的人,如果你不曾对媒体能够承载你的苦难拥有任何期待,你对新闻自由的理解,注定要停留在媒体系教科书里面的字面意义。

今天,在国营电视台、电台的聚会,看到那些来自Rawang 的aunty & uncle们。

当时看到他们的身影,其实内心有很多的不忍 。。

为什么他们需要那么老远的来到吉隆坡出席一个不到10分钟的聚会。

简单,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被看到、被听到 。。

我们的主流媒体继续的堕落下去,我们会变得只听到、看到利益集团要我们听到、看到的东西。

久而久之,弱势群体的声音,在主流媒体的自我审查之下,会让我们变得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

我们有耳朵,但是我们不愿意去聆听他们的声音,当他们发出求助的声音,我们变成聋子。

我们有眼睛,但是我们不愿意去看到他们面对的状况,当他们用求助、无助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都变成瞎子。

我们有感觉,但是我们不愿意去感觉他们的悲痛,当我们看到他们的苦难,我们都变成毫无感觉的皮囊,唯有这样子,我们才感觉不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痛了 。。。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

Sarawak Democracy Roadshow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13, 2010

by Kenyalang Power Initiatives

Sarawak and Sabah are widely acknowledged as the `king makers’ for Malaysians’ democractic future now that the 2 coalitions of parties are deadlocked in West Malaysia. With Sarawak state elections expected to fall by the end of this year (deadline is June 2011) there is a need to make preparation to ensure the elections will be more free and fair than before, especially to enfranchise more than half the rural populations who have not registered as voters for one reason or another.

Program: We have been organising monthly trips, typically lasting 1 week, to Sarawak to engage in voters registration, Voters education and election observation training in rural Sarawak for half a year now. Some findings from the Road Shows so far are: in rural Sarawak bad transports, young people working outstations, high illiteracy, lack of personal documentations(Mykad, Birth Certs), lack of voters education have combined to rob the citizens here of their voting right. So the Road Show’s mission is to make West Malaysians participants understand these realities and to enable them to contribute meaningfully towards the solutions to the predicament of these disenfranchised Sarawakians! Only when they are empowered to vote in the coming elections that they can help to democratise Sarawak as well as the entire country-for the benefits of all!

So the Road Show combine travel opportunities into the `Pandora’ of Borneo with contributing your generosity towards something really meaningful and liberating for Malaysian democracy! If you like traveling and democracy -this trip is the best combination for you!

Targets: We hope to send 5 teams per month to Sarawak from Mar 2010, each consisting of 3 West Malaysians and 1 Sarawakian, who double as a guide/organiser/translator. 4 of them in a team are given the task to register about 100 new voters a day-thus 500 voters/week( 1st and last days of trip are for traveling). Thus the 5 teams can register 2500 new voters/month. In 10 months they can do 25 000, a lot more than the combined small 14 000 majority votes won in the 17 most marginal seats in the last Sarawak State Elections in 2006! So the registrations of new voters can make an impact on the coming state elections! Of the 17 most marginal seats 11 were won by BN while 5 by Opposition/Independent.

Itinerary: We will be going to the 17 most marginal seats in Sarawak* from the 3rd Sunday of each month to the following Saturday(so 7 days in all). A rough schedule (subject to change if the team members are agreeable) for the trips are as follow:
*see appendix for a listing of them

Mar Road Show: Mar 20th(Sat) -26th(Friday) -the dates are adjusted for this month
Destinations :
1.Sg Asap, Belaga + Long Miri, Baram.
2.Engkilili, Lubok Antu
3.Ngemah, Kanowit
4.Repok, Sarikei
5.Marudi, Baram

April Road Show: Apr 18th(Sunday)-24th(Saturday)
Destinations:
1. Baram
2. Kukit Begunan, Sri Aman
3. Lawas, Ba’ Kelalan
4. Batang Ai, Lubok Antu
5. Pujut, Miri

May Road Show May 16th(Sunday)-22nd(Saturday)
Destinations:
1. Saribas, Betong
2. Limbang
3. Sadong Jaya, Batang Sadong
4. Beting Maro, Batang Lupar;
5. Kemena, Bintulu

By May we would have covered all marginal seats in the interior-we will revisit them if we have not finished registering the number of voters targeted. So the road shows after this will go back to previous marginal constituencies-but to different regions/long houses. Noting that it takes 3-6 months for registering a new voters we may not have much time to register new voters for the coming state elections if it falls in this year! We will publicise and monitor the number of new voters registered at each level to enable assessment of our progress.

Costs: the Road Show participations are self-funded. The costs to prepare-estimated to be around Rm600.00-800.00, are:

1. Air tickets: earlier booking can save significantly; need to identify destinations from organizer early; refer to web site for latest info. Estimate: 2-way tickets –Rm200(for early booking)- Rm500.00.
2. Internal travel: involve car (need to rent), boats, taxis to and from airport, and buses; If participants get rides from locals contribution towards fuel is appreciated; Estimate: RM200.00-Rm300.00. Some areas eg Baram, may cost more.
3. Accommodation and food –only for towns-Rm20.00 –Rm30.00 for guest house accommodation; accommodation and food in long houses are free(but some contribution to host is appreciated especially if stay extends over 1 day);
4. Payment to guide: RM50.00/day/team-to be shared among team members;
5. Bring some extras for incidentals-there is no banks in most long house areas;

Payment method:
1.We don’t collect any payments from you-you pay as you travel;
2. For those who are very interested to go but may he handicapped by financial issues you can apply to us to look for sponsors to your trip;

Different conditions in Sarawak’s interior to take note:

1.No mobile network or internet outside most town areas;

2.no 24 hour electricity supply in most areas; bring torch;

3.no piped water-rain water collection is normally used(so no hot water bath);

4.no shops in most long houses/rural areas; bring spare batterries for electricals;bring personal needs.

5.no banks outside big town areas; bad roads outside town areas.

Despite the lack of modern comforts Sarawak has a lot to offer from its interior to make up for all that you may miss! You get to see the different species of flora and fauna, experience different cultures and many surprises! Bring your cameras, but more importantly, keep your eyes, ears and heart open! It is a tour with a difference-and the many challenges are worth it!

If you want to go-what to do

1. Contact the organisers-see contact list below;

2. Decide your trip-see timetable above; After confirming this with organiser then you can book your tickets together with your team mates; Some adjustments may be possible;

3. Go to briefing before and after the trip-both in KL; presentation of experiences/photos/videos will be organised too;

4. On-line updating of each trip; you can choose to follow the updates before and after your own trip through our mail list and web site; You are welcome to contribute/blog/comment on the trips as it happens;

5. Do familiarise yourself with Sarawak with some recommended readings from us;

Contacts:

1. Song Lin 017-2793811

2. Lee 016-3902708

3. Chou 019-2672046

4. Tian Choy 016-2530424

That’s all for this time. Hope to hear from anyone who are interested in this Democracy Tour!

Ong BK

Coordinator

Sarawak Road Shows

Posted in 社會運動, 馬來西亞原住民 | Leave a Comment »

倒读报章抗议政治干预媒体 快闪行动遭到巫青团“闹场”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 2010

posted from malaysiakini.com

李伟伦
5月2日
中午 12点00分

为了捍卫新闻自由及抗议政治干预媒体,大约30名公民趁着5月3日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前,于今日以快闪(flash mob)的方式,到KLCC城中城的公园内倒读主流报章。

这批快闪族是通过社交网站“面子书”及口耳相传的方式,向公众传达这项快闪行动。

声援两名吹哨制作人

他们早前在面子书上号召说,除了纪念世界新闻自由日外,这项活动也是为了声援早前揭发政治干预的两名电视新闻工作者黄义忠和周泽南。

“我们邀请所有马来西亚人到公园里倒读报纸,以抗议我国独立媒体的毁灭。带上马来西亚的主流报章,不论新旧、大报或小报,我们用正确的方式来阅读它们——即倒过来读!”

巫青团企图骑劫活动

不过,这项活动却不意引来了约20名巫青团员的不速之客,他们也在旁倒读回教党党报《哈拉卡》和公正党党报《公正之声》,企图“骑劫”这次的活动。

这批巫青团员以巫青团全国执委希山慕丁雅牙(Mohd Hishamuddin Yahya,左图)为首,他们除了全程倒拿在野党党报外,更在快闪族向记者发言时,争在其后抢镜头。

虽然希山慕丁雅牙一开始只透露自己是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唯他在遭到追问下,也承认本身是巫青团的全国执委。

“我认为在野党的党报也经常扭曲事实,反而主流报章对在野党做出最好的报道。他们也要些什么?他们那边的活动对主流报章不公平。”

公园倒读报章掀关注

不过,以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主席黄进发(右图)为主的快闪公民份子,则对巫青团的挑衅视若无睹,继续他们的快闪行动。

快闪族是在中午12点正,于城中城公园的喷水池旁,倒读主流报章。他们或坐或站,或拿中文报,或拿英文报,或拿马来报,却都是一同抗议政治干预主流媒体。

所谓“快闪行动”是近年在国际流行的一种嬉皮行为,即一批人通过网络联系或短讯,约定一个指定的地点,在明确指定的时间,同时做一个指定的不犯法却很引人注意的动作,然后赶快走人。

在城中城公园的快闪行动中,大约30人突然倒读报章的行为,也引起路人的关注。城中城保安曾试图介入,驱赶他们,唯快闪族依然坚持完成10分钟倒读报章的快闪行动。

ntv7及国营电视台的制作人黄义忠及周泽南,也现身在快闪人群中。

非抗议,只算是表达

黄进发在快闪行动结束后向记者表示,这项活动并没特别的推动者,主要是由公众自发地出席,对政治干预媒体表达失望。

“这不是抗议,只是一种表达方式。”

他也说,这种倒读报章的方式,可唤醒公众以另一角度去看事情,因为现在的主流媒体,很多时候并没得到正确的资讯。

中文报对黄义忠消音

倒拿《星洲日报》的周泽南(左图)在接受访问时,则批评中文主流报章对黄义忠事件消音。

他不满,黄义忠揭发首相夫人罗斯玛干预新闻运作一事,只获得《东方日报》及《南洋商报》的报道,其他主流中文报章却集体“缺席”。

他也透露,随着今日的倒读报章快闪行动成功举行,主办单位近日内还有一系列的活动,以纪念5月3日的世界新闻自由日。

打工人士也自发参与

一名39 岁的打工族黄建民在“面子书”上看到这项活动的资讯后,也自发地参与快闪行动。他说,虽然每个人都可通过不同的方式表达立场,唯许多国人却羞于这么做。

“我觉得马来西亚人的思想不够开放,对于正确的事情不敢去做。”

他说,国人应该不分种族与宗教,亲身参与捍卫新闻自由的活动。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言論自由 | 1 Comment »

地方自治始于想象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18,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Mar 18, 2010 11:38:41 a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或许我们离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的年代过于久远,又对人民在公共领域的主权缺乏想象,所以当一些反民主和伪民主的政客,公然和恢复地方选举的建议唱反调的时候,疲弱无力的“公民社会”一如既往的,无法酝酿巨大的反对声浪。地方政府的成立必须以摈弃种族政治为条件,这或许是那些靠玩弄种族课题起家和掌权的政客的主要顾忌。
进行地方选举,成立地方政府只是赋权人民进行自我治理的第一步。一个地区的人民在语言政策、教育政策、环境政策、发展模式、垃圾处理等等方面具备了决策权,才有机会纠正种种目前中央集权政府所制定的种族歧视政策和措施。换句话,地方自治才是全民参与政治事务的民主社会的真正到来,而纳吉口口声声反对的,不正是“不希望过多的政治”么?如此看来,谁在反人民,就不言而喻了。

摈弃种族的自治想象

假设一个叫N的县市有1万人口,其中8000人为说A语言的A族群,1000人为说M语言的M族群,500人为说C语言的C族群,剩下另外500人,是分别说T语、B语、My语和N语的少数族群。假设在2012年,这个县市进行地方选举,来自A族群的多个代表中选为县市议员的绝对大多数,为了让县市政府能够有效的服务该地区,他们将当地行政语言从目前的M语言改为A语言。意味着所有政府部门必须至少使用一种以上的语言,而A语言必须是官方用语之一。

新的县政府也立法规定该县所有类型学校必须列A语言为必修科,但没有干涉各语言源流学校继续使用母语教学的权利。政府甚至以全津贴的方式,来支持民间开办以T语、B语、My语和N语作为教学媒介语的学校。可是,由于绝对大多数该县学生为说A语言的A族群,政府打算拨更多款项来兴建以A语言作为教学媒介语的学校,包括小学、中学,乃至大学。

以上的自治模式适用于一个多元族群、多元语言和文化的社会,不论其中A、M、C、T、B、My和N代表的是什么族群。这个地方的治理方式接近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尊重少数,主流支持弱势的民主原则和福利社会的理想。

可是,现任首相纳吉不希望人民有这样的权利,不希望人民能享有这样的优质治理,不愿意人民具有这样的民主和福利治国的方式。他认为没有必要举行地方选举,原因不外乎“因为这将会引起许多政治问题。”他表示联邦政府无意恢复地方选举,理由是:“因为这无助于改善公共服务,不一定确保市议会将会提供更好的服务。”他甚至说:“我们认为,既然地方选举已在多年前被废除,那么就无需恢复。”

首相当然有说任何话的权利,那是宪法赋予他的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可是我必须说,这不是一名英明首相应该说的话,这不是一名愿意看到人民的权利和福利被保障的领袖所应该发表的,毫无论据的言论。

人民不能允许因为首相的一句话,以上所有A、M、C、T、B、My和N族群的语言权利、文化权利,乃至决定地方经济发展模式和政治参与模式的权利,都完全被否决。路人皆知,这样的首相英明还是昏昧?这样的领袖民主还是独断?这样的人民公仆称职还是失职?纳吉跟他之前的马哈迪一样,把已经有能力胜任自治的人民,当作理解能力和行动能力永远比不上小学生的脑残族群。

地方政府削弱种族政治

姑且不论地方选举在政经文教总总领域的好处,单单就克服和纠正种族政治这一项,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的成立就功德无量。每个受划定为地方治理的地区必然有不同的族群人口组合,如果真要贯彻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的实质,举凡地方上经济政策、农业政策、教育政策、语言政策、文化政策等等的制定,就不能再像独立后52年以来那种以单一种族的特权至上的种族偏差模式,而必须代以全新的,必须将所有族群的权益和福利都考虑进去的施政方式。

当然我们不会天真的以为,恢复地方选举等于抵达民主政治的目的地。实际上刚好相反,对一个像马来西亚这样民主治理经验尚浅的国家而言,权力下放予民,意味着跨族群的真正协商、合作、磨合与学习。没有人会天真到认为政治不需要争取,远的不说,单单就路牌要用什么语言这一项蒜皮般的小事,也攸关族群的权利。

比方说,一个以A 族为人口大多数的族群所组成的地方政府,可能会依照“野蛮”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原则,将地方上所有路牌的语言都换成A语。或者,新的地方政府可以打破过去种族主义的格局,继续延用现在已经沦为该地“少数民族语言”的马来语或国语,作为路牌语言和官方语言之一。当然,我们更期望地方政府开拓超越种族政治新局,考虑实施多语并存,甚至弹性使用语言的政策。

上述关于路牌用语的例子,只不过是诸多地方施政的可能性和开创性之一。地方政府还可以决定是否对所有源流学校一视同仁,是否可以制度化的鼓励来自不同族群的学生,去学习其他族群的语言。比方说,让学习和报考原住民语言的华小生,在学业或学术上具特定的优惠,让学习和报考淡米尔的马来学生,比选择只学习马来文的学生,具有多一点的优惠。

我们说,这样的地方政府所实施的语言政策,成功一改过去的专横霸道的国语政策,让学习某种语言不再成为一种必需接受惩罚的负担,例如,无法通过国文考试就无法升学,报考公务员或升级。这样的语言政策对主动学习其他族群语言提供制度化的鼓励,真正塑造一个懂得多种语言,欣赏多种文化的马来西亚国族。

惠及地方的发展模式

另一方面,地方自决的优势如果落实在经济发展的领域,许许多多靠森林资源为生的原住民社区,就能决定有利于各自地方经济发展,文化生存和人文资源的保存和发扬的经济发展模式。这样的发展模式,就不必然以牺牲当地生活方式、经济作业模式为代价,而能够充分运用地方的自然资源、历史资源和文化资源,开创新的经济机会和发展潜能。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不必再兴建只对少数发展商和政客有利,却牺牲绝大部分原住民土地拥有权和生存权的巨型水坝,而兴建大量可以让本地人参与的小型经济发展计划。

也许习惯将原住民和经济发展对立起来的人们还不相信地方自治将能为全民带来更大的经济效益。就以柔佛州蒲莱河口的石油提炼厂和彭亨州武吉公满的采金计划为例,如果地方治理权力在于人民,而不在垄断土地权或计划批准权的州政府手上,这两个地方的马来渔民、华人农民和各族村民,也不必任由自己的经济命脉、健康和性命,典当在不以人民利益为优先考虑的州政府手上。

恢复地方选举,将权力下放,是还政于民的关键性一步。不论持的是“时机不成熟”,或者“不见得更好”的借口,都是违反人民利益,剥夺人民基本权益的表现。毕竟,有什么比一个不让人民有权利选择和决定自己的生活方式,决定自己的前途和未来更可恶的政权?有什么比一个不支持人民自治更违反人民利益的代议士?

而且,有了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人民对中央政府和州政府的施政都有了制衡的势力。以地方政府负责处理的垃圾处理为例,人民关心的是什么样的地方政府能够把垃圾问题处理妥善,能够还人民一个可持续生存和发展的环境和空间。不论是民联还是国阵,如果缺乏这种具体处理地方问题的能力,而只会在种族、宗教、语言的课题上鼓动憎恨其他族群的民族情绪,就注定被人民放弃。

地方选举促进社会运动

曾剑鸣在3月9日的《独立新闻在线》写了一篇论述我国民间社会力量疲弱不振的鸿文,非常残忍的道出了国内只有“发文告,搞联署”的议题型非政府组织,而严重缺乏能够动员民众来冲撞政治威权的民间组织。60年代至70年代期间,群众实力强大的工运和左派政党和组织被政府以“红色”为名,大力打压和重创,直接形成了我国民间社会运动力量后续无力,青黄不接的现实。

民间力量的削弱,也导致民间社团组织的去政治化,或者过分依靠政党政治,忽视民主政治的弊病。这种民间力量的疲弱,固然非一朝一夕所能纠正过来,可是笔者相信,地方选举的恢复,对促进民间社会力量具有一定的作用。例如,许多涉及居住权和生存权的地方课题,就能直接将涉及的民众,带入地方治理的参与中。而对地方治理的参与和决策,将反过来壮大民间社会的力量。

究竟是地方选举促进社会力量,还是社会力量促成地方选举,并不是鸡或蛋的先后顺序问题或理论问题。可以说前者是完整的民主体制必需具备的条件,而后者却才是公民社会和公共领域日趋成熟的软体设备和人力资源。当执政者剥夺了完整民主体系必备的权利和资格,包括地方选举和地方政府的设立,还得依赖觉醒的民间力量,将这一切违背民主,背叛人民的恶实力,给拉下马来。两年前的308海啸,只是人民“肚懒”怨气的一次总爆发,未来的马来西亚能否有实质的民主改革,就看每个人民准备将多少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地方治理和社会运动了。

说实在的,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和资源在种族政治里面沉溺、谩骂或者打移民算盘,更不能继续在308高潮后的虚脱中彷徨。身为马来西亚公民,如果你对国家前途还有一丝牵挂,就别再陶醉于“我爱国家,国家爱我吗?”的自怜中。你必须尽快在促进国家民主进程的细流中,扮演自己胜任的角色,壮大民主运动,而不是继续冷眼旁观。社会运动力量的酝酿,需要你的心动,深思和行动。

Posted in 社會運動, 馬來西亞語言政策 | Leave a Comment »

寻找遗失的公民:砂拉越民主之旅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16, 2010

寻找遗失的公民:砂拉越民主之旅

欢迎你参加砂拉越民主之旅,这是一项能让你在见识和体验砂拉越原住民生活之余,促进国家民主进程的知性旅游。

缘起:在国阵和民联的西马选票偏向已经接近饱和的情况下,砂拉越和沙巴的选票将会在马来西亚未来的民主进程上扮演决定性的角色。我们必须确保预计将在今年年底举行的砂州州选(最后期限是2011年6月),比以往更公平和自由,并且确保超过一半具有选民资格,却没有注册为选民的乡区人民,不会平白丧失他们的投票权利。

节目:过去的半年以来,我们在每个月都会前往砂拉月乡区长达一个星期,进行选民登记,选民教育和选举监督训练。我们的定期拜访的发现包刮;交通不完善,年轻人外流,教育水平低下,没有报生纸或身份证,缺乏选民教育等等,种种因素导致这些公民丧失了投票的权利。因此,这趟旅游的目的是让西马的朋友认识这些社会实况,并且协助砂拉越的同胞们。只有当他们在来届大选被赋予投票的权利,他们才能协助将砂拉越民主化,进而惠及全马来西亚。

因此这项考察结合了拜访“婆罗洲的潘多拉”的旅游机会,以及让你为促进马来西亚的民主进程贡献出一份力量。如果你同时喜欢旅游和民主,这项行程是专门为你量身订做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目标:我们希望从2010年3月开始,每个月派5个队伍到砂拉越。每个队伍有3名西马人和一名东马人,后者也充当导游或主办者或者翻译员。这4个人一队的的任务是每天登记100名选民,所以一个星期(工作五天,两天在旅途上)就能够登记至少500名选民。这样,5个队伍就能在一个月内为2千500名新选民进行登记。在10个月内,我们将能为两万五千名选民进行登记。这个数目比在2006年的砂州州选里的17个微差票数的1万4千张多数票还要多。17个微差票议席之中,国阵赢得11个,在野党或独立人士只有5个席位。

行程:我们将于每个月第三个星期的星期天至接下来的星期六,拜访17个微差票数最少的砂拉越选区(全程总共7天)。大略的行程和地点如下(可能依队员们的同意而改变)。

三月行程: 三月20日(星期六t)至26日(星期五)

目的地:
1.Sg Asap, Belaga + Long Miri, Baram.
2.Engkilili, Lubok Antu
3.Ngemah, Kanowit
4.Repok, Sarikei
5.Marudi, Baram

4月行程:4月18日(星期日)至24日(星期六)

目的地:
1. Baram
2. Kukit Begunan, Sri Aman
3. Lawas, Ba’ Kelalan
4. Batang Ai, Lubok Antu
5. Pujut, Miri

5月行程:5月16日(星期日)至22日(星期六)

目的地:
1. Saribas, Betong
2. Limbang
3. Sadong Jaya, Batang Sadong
4. Beting Maro, Batang Lupar;
5. Kemena, Bintulu

截至今年五月,我们应该拜访了所有选票微差的内陆地区。如果登记的选民数目并不如期,我们可能考虑重访这些选区。因此,五月之后,我们将前往相同选区的不同村庄或长屋。为了能有效的评估我们的进度,我们将会公布和监督每个阶段所登记的选民数目。

费用: 所有参与者必须自费。每个人每趟费用大约介于600令吉至800令吉之间。费用详情如下:

1. 机票: 尽早预定机票能节省很多。可以浏览网页,向主办单位取得确切的日期和目的地。来回机票预计介于200令吉至500令吉之间。

2. 陆路交通: 租四轮驱动车,乘船,来回机场的计程车,以及巴士。如果参与者必须乘搭当地人的交通,欢迎分担汽油费,通常介于200令吉至300令吉。特定内陆地区如Baram,或许更昂贵。

3. 住宿和膳食–在市区时,住宿经济旅社每个床位或房间大约20至30令吉。在内陆地区时,住宿和膳食皆免费。(我们欢迎参与者为长屋主人提供一些食品或日常用品,免得主人太过破费。)

4. 导游费用: 每队每天50令吉,由所有队员分担。

5. 多带一些防身费用。因为内陆地区没有银行和提款机。

付费方式:
1.我们不会向你收取任何费用。旅程开始时,你才开始付费。
2. 那些非常有兴趣想参与,却面对旅费问题的人士,可以考虑向我们提出帮补旅费的申请,我们会尝试为你找赞助人。

一些在砂拉越内陆地区必须注意的事项:

1.多数城市以外的地区都没有电话和网路服务;
2.多数地区不会提供24小时的电流供应,所以请携带手电筒;
3.多数地区没有自来水供应,而只有雨水。更不会提供热水浴。;
4.多数长屋或乡村都没有商店; 请携带足够的电池和个人必需品。
5.大城市以外地区不会有银行,也没有良好的道路。

砂拉越虽然没有种种现代化的方便,可是她所拥有的超乎你的想象。你将会发现不同于西马的动植物种类,体验不同于西马的丰富文化,接触全新的经验和事物。所以,别忘了携带你的相机,但,更重要的是,确保你的感官和心灵都是开放的。参与这一趟东马之旅,你必然会发现对你完全新鲜和具有挑战性的事物。

如果您心动了,请根据一下步骤马上行动

1.联络主办者(请参考一下名单);
2.决定你的日期(参考上述行程);当你和主办者确认日期后,就可以和你的队员一起订购机票。同团队友可以进行调整;
3.参与旅程之前和之后的汇报会,在吉隆坡进行。我们会为你安排行程分享会,讲座,摄影或影片分享等活动;
4. 网上跟进每项行程; 您可以通过我们的函件名单和网络,对每项行程进行跟进。我们也欢迎您对参与过的行程在部落格,媒体等发表看法和建设性的意见;
5. 我们也会向您推荐一些和砂拉越相关的文章和资讯,让你对这个地方更熟悉。

联络人:
1.黄文强 013-5900339
2.陈松麟 017-2793811
3.李敬添 016-3902708
4.周泽南019-2672046
5.廖添才016-2530424

这次到此为止。任何有兴趣促成这趟民主之旅的朋友,请和我们联系。

Posted in 社會運動, 馬來西亞原住民 | 10 Comments »

你准备投资多少来改变社会?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12, 2010

刊登于《自由今日大马》
Fri, Mar 12, 2010

笑看风云

周泽南

马来西亚有几项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东西;第1,只有我们有拿督公,仅此一家,别无分号。第2,只有我们有‘华教运动’,不只是运动,而且搞得轰轰烈烈。我不敢说“劳民伤财”,虽然有不少华人都同意华教的募款是第2所得税。第3,做错事,说错话的部长政客,永远不必下台。最后一项,我们有永远搞不起来的社会运动。

《独立新闻在线》言论版编辑曾剑鸣曾经在隆雪华堂服务过,所以他知道绝大多数负责‘搞’社会运动的非政府组织,包括华堂里面的各种团体,都是‘发发文告,搞搞联署’的议题性组织。所以他在该网站写了《社运缺席与民间力量赢弱,改革难超越政党政治限制》的文章(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2542.html),来分析目前我国社会运动或民主运动的局限。

其实他写得太客气了,大马的社会运动不是局限,简直就是窝囊。导致这种窝囊地步的,是每个人民特别是中产阶级的冷眼旁观。马来西亚人民都过于天真,他们以为在308出一出50年来累计下来的鸟气,国家就会改运。所以人民过去都倾向于把社会改革的重担全权交给政党和非政府组织来承担,这不仅不切实际,更是异想天开的奢望。

只是观望没有力行

不论是保守还是开放的政党,是贪污腐败还是透明廉洁,他们永远有自己的私利和隐议程,永远不可能符合人民的权益,要求和福利。协助某政党或某联合阵线来制衡现在的政权,不过是暂时的权宜之计。人民一方面迷信于政党政治,又不明白每个公民都必须参与经营民主政治的硬道理,所以就理所当然的把社会改革的重担推给非政府组织。他们不了解的是,绝大多数的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一样面对没钱就推不动的问题,许多历史悠久的组织,如董教总更是面对组织僵化,逐渐沦为半官方机构的包袱问题。

我们一旦不准备改变社会运动无力的局面,国家就不会有前途。不论你再写多少评论文章,发多少文告,搞多少联署;人民一旦没有政治动员能力,民主政治的局势都不会有丝毫改善。因此,每个人民准备投资多少时间和心力在社会改革,特别是民主政治的改革,才是一切关键所在。如果我们今天不思考这个问题,再过 100 年,也不会享有像样的自由和民主。

可怕的是,社会上可能只有不及2%的人直接参与社会改革,其余的人,将70%的精力花在和社会改革完全无关的职业,20%花在家庭和个人财富的累计,剩下10%花费在电子书,电邮,电影等等虚拟世界。即使少数人把时间花在‘关心时事’,可是这种无法化为民主运动的关心,最后只会化为怨气或者移民的愿望。

Posted in 社會運動 | 3 Comments »

推荐鸿文:社运缺席与民间力量羸弱 改革难超越政党政治限制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9, 2010

转贴自《独立新闻在线》

作者/本刊曾剑鸣 Mar 09, 2010 11:25:42 am

【本刊曾剑鸣撰述】308大选过去两年了,从916夺权、霹雳政变、阿拉争议、教堂袭击案、槟州马来人边缘化戏码、安华肛交案直到人民公正党退党潮,事件不断,反映了民主改革历程的艰难,叫人见证了威权集团权力反扑的凶猛,但也暴露了在野反抗政治的羸弱。

改革宛若小扁舟在大浪之中忽起忽落,时有遭吞没的危险。外在纷扰的压力未及进入脑袋转化为问题与思考,旋即就被其他议题所取代。于是乎改革失去了掌握议题的主动性,径直沦为挨打,沦为被动的反应性动作,因着外在刺激过度,终究疲于奔命,失去方向。

如此的被动状态究竟出于何因?除了抨击国阵炒作种族宗教毒辣攻势,以及民联的内部疲弱与分歧,其实问题还得从所谓的308大选胜利旋风里找,失败的因子早就隐含在胜利的果实当中。

缺乏组织性民间力量

308 大选,在野党取得历史性的突破无疑是积极的,再怎么肯定也不为过。但是应该要从宏观的结构看到,整体的政治角力过程,其实是政党由上而下的召唤所累积的政治力度,间中加上媒体与非政府组织张扬的民主议题,使得民怨得以有了共同的诠释,谓之改革的召唤云云,凭此集中之力冲垮旧有统治的框框。

实际检视,民间的自我组织程度其实很疲弱,所谓的非政府组织只是文告与讲座的组织者,并未能够召唤与集结民众成为独立的集体力量。以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净选盟)的大集会为例,如果不是回教党的强力动员,其声势就会大大的减弱。

参考韩国、台湾、印尼与菲律宾的民主运动,可以发现的是,在政党以外有庞大的独立民间力量能够将质变转为量变,即将理念转为行动与组织,以巨大的群众力量迫使当权者与在野党向民主改革路线靠拢。由此观之,也就突显了本土坊间学者(例如黄进发)奇谈怪论之误,即承认国阵不接纳改革,但又冀望与迫使民联签署所谓的改革议程,以保障在野阵营不会在未来背离改革议程或无条件地取得权势。

如果坊间非政府组织的文告宣示只能制约与提醒民联,而对于国阵的凶猛攻势毫无招架与还手之力,又怎么在威权反扑的浪潮中,维护民主的根据地不被歼灭?换句话说,即使要说服与制约民联,重点不在以知识分子寻求道德制高点的姿态画地为营,在文字的共和国争夺城池,而是如何串联民众展示真正的独立力量,来迫使政党尊重,进而达至牵制与引导政治方向。这是个实践问题而不仅仅是认识问题,是组织战而非策论之辩,知识分子可以分工论卸除责任(以嘴论政而非手脚干政),但不能回避现实。

由于缺乏实质的民间压力,这就很好地解释了,政治舞台尽是国阵与民联角力的戏码,但也有双方合作自肥的时候,例如州议员皆可获汽车入口证(AP)事件,民众无力施压。非政府组织可以抛出改革议题,但是实践的时间、程度都不在其置喙之地,其无力之窘境不能不引人深思。

社运缺席遭致部落民粹反扑

所谓民主,应该表现为民众的参与,不管其形式是言论或是结社,都能够以集体的力量去推进制度变革。在民主社会里,除了定期的选举,民众表达意见与力量的方式,就是议会外的抗争活动,亦即“社会运动”。我们可以有性别平等运动、华教运动、工人运动、环保运动、社区运动、原住民运动等等。民间力量的疲弱导致社会运动的缺席。

不能说,本地没有社会运动,白小抗争八年、武吉公满抗山埃,还有多年前的红泥山反毒运动以及前几年的反对政党收购媒体运动,种种议题都反映社会的多样性与民间的主动性。然则,这些议题尽管在过程中都面临同样的国家打压戏码,诸如《1948年煽动法令》、《1960年内安法令》、《1976年警察法令》等等,但是都因着这种或那种的限制,未串联所有运动发展成为对于制度改革的呼唤,直指不民主的体制。因此,议题性的民众集结,也就未能持续性地冲击当权者,既受眼前议题燃眉之急所困,又为不民主体制所压制。

社会运动的重要性也在于,以实质的方式让民众体会民主与切身生活利益的关系,例如工运就能够凸显国家如何以限制示威来弱化工人的谈判筹码。换句话说,没有各类的社会运动,民主改革运动就会成为知识分子理念自说自话,高谈人权与言论自由,却不被民众所理解。

308大选的变化是由上而下的,这里可这样解释,民众并没有利用局势所撑开的空间作组织结社,去投身创造有利于自己的改革。反之,保守的种族与宗教集团利用了这样的机会,去反扑民主改革议程,利用历史与社会存有的发展不均衡问题,夸大与片面地激化种族与宗教情绪,进而分化改革阵营。这样的种族动员利用的所谓民主自发的外在形式,来达致自己的目的,其实是伪民主,是部落民粹,目的不是扩大民主空间,反而是巩固威权结构。

社会运动反映了现代社会的多元性,它借民主参与让不同的群体体会文明与政治秩序的重要,因而培养法治、理性辩论与相互尊重的权利意识。民众可以体会身份的多重性与社会利益的复杂性,而不会陷入种族政治的框框。后者把所有人都锁定在先天单一的认同,以为种族才是唯一的本质身份,社会只能分为不可对话与没有身份重叠的团块,这样就有助于种族精英从上而下地以情绪操纵之,为自己的统治利益服务。

寻找改革的动力

论者早已经指出了,513事件后,巫统凭借种族政治,将国家打造为一党独大国家,因此该党垄断了大部分的政治权力与资源。然而讽刺的是,它却成为自己问题的制造者,该党的每十年周期性的权力争夺,使得释放政治力,因而提供了改革的动力,第一次是1987年的党争;第二次是1998年安华被迫出走。可以这么说,尽管民间不懈地传播民主理念,但是缺乏统治集团的权力裂痕,终究无法撼动巫统的一党独大。此乃历史结构与政治现实条件的局限。

但也应该看到,第二次的巫统危机,导致安华出走,之所以能避免“四六精神党”马来民族主义的后尘,除了安华个人的因素,更大的原因是马来人内部分化,阶级与城乡差异扩大,导致独立与对抗意识的萌芽。话句话说,经济发展导致的分化,亦是改革的动力。

另外,八十年代的种族政治,也产生了种族矛盾的动力,以致民主行动党借此得利。种族矛盾尽管有利于民主行动党的生存,但也令其框限在种族政治,无法打破国阵的垄断结构。

308大选表面上打破了种族政治,但是其实是把问题吸纳在民联内部了。因此,面对国阵种族宗教的强力攻势,民联内部对于种族宗教问题,难以得心应手,不像贪腐与民主议题那样好操作。换句话,今天的民主改革胥视国阵与民联的角力,以及民联内部的平衡,那么改革的动力明显在于两个阵营之间,以及政党之间的权力流动。

只要执政中央的权力诱惑仍在,民联内部的分歧是可缓和的,换句话说所谓的磨合问题,除了权力与利益的分配,最终恐怕还是如何共同面对国阵的种族宗教攻势,如何解决马来社会的弱势焦虑、庞大的公务员体系以及特权阶级。这说明了种族政治并没有远离我们多远,种族政治的源头虽由国家制造,但已于体制生根,在社会有其位置,民联也未必有能力在短期内消除之。

就此而言,社会运动就有其必要,对种族社会予以批判,用真实的社会面貌,创造新的认同,例如以弱势阶级与乡区名义召唤马来社群,以此破除虚假的种族矛盾,开出民主之路。社运缺席与羸弱的民间力量是难担当这个责任的,如果不发展民间独立的组织力量,那就等于被动地等待政党政治的夺权可以解放民间,但是这样的发展可能吗?

Posted in 社會運動 | 2 Commen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