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華文教育’ Category

迫切的多语兼用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6,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Jul 06, 2010 12:14:45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人类一旦习惯了不自然的生活方式和说话方式,就很难恢复自然的生活状态和用语习惯。比方说,像马来西亚这样一个具有多元族群,文化和语言的社会,在还没有被现代性的价值观洗脑之前,由各族群所组成的社会一直都实行着多语兼用的社会交往模式。

华人能说几种汉语方言一点也不出奇,说流利的巴刹马来话更是家常便饭,马来人和邻居说闽南话、粤语或淡米尔语,也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伊班人口操本身的族语之外,还能说福州话、马来话、本南话等等,也被当地社会视为天经地义的事。可是,经过了50多年的国语政策、文化政策和教育政策,这个语用情况几乎彻底改变了。

曾几何时,接受现代性教育洗礼的独中生变成百分之百的“华语人”,大部分无法流利的说马来话。国民中学的马来学生也变成百分百的“马来语人”,无法像他们的家长那样,略懂一些汉语方言。这两个族群的新一代人,越来越被各自的“族语”所分化,他们被灌输的“母语”,把他们个别塑造成“华人”和“马来人”。这些受过现代性教育的国民和国语政策的产物,在族群或身份认同上日趋单元化,可是却有部分往往自以为是“多元文化”的拥护者。

被单语垄断的公民社会

林连玉基金在今年6月19日举办了一场《林连玉与乌斯曼阿旺:真正的爱国主义者》研讨会。笔者担任该项活动的义务摄影师,没有留意主讲者的内容,可是却必须对这项划时代活动的历史意义,说上两句。笔者估计,这场活动或许是全国华教组织,甚至华人团体破天荒第一次用国语或马来语来进行的正式活动。虽然主办当局没能吸引大量华人以外的族群前来参与,难免引来一些华人基本教义派人士的嘲讽,比如:“华人办活动用马来文,莫名其妙”,或者“华教团体不用华文,自甘堕落”等等,可是,该基金会为了向友族伸出橄榄枝,而不惜放弃使用自己最舒服的语言,就是突破性的壮举。

实际上对笔者而言,林连玉基金会的“壮举”一点也不反常,它只是因为在过度不正常的社会中表现了正常的一面,才显得突出。在这个不正常的社会,任何族群组织举办的活动必定将不谙某种语言的人士排除在外。例如华团活动必然用华语进行,马来语文组织必然坚持百分百的马来用语,淡米尔文社团也视全场使用淡米尔语为天经地义之事。然而笔者必须说明,什么族群在什么场合使用什么语言,从来都不是什么天经地义的事。

不论是什么族群组成的组织,都是时候别限制自己的活动用语,而尝试多语兼用的方式了,即便使用多语会影响活动的效率;可是为了贯彻和容忍真正的多元,难道我们不应该培养包容差异的耐性?在任何一个社会,不同族群对不同语言的掌握程度不同,才是理所当然的事。面对这种理所当然的语言使用情况,为了了解和沟通,我们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强迫所有人使用一种语言,其次,主动调整自己,习惯使用不同语言。选择第一种方式的人,即使不具备国家赋予的制度化权力或暴力,心态上也属于反对文化多元主义(multiculturalism)的基本教义派。选择第二种方式,才是真正拥抱多元,期待不同语言和文化百花齐放的人士。

不彻底的文化多元主义者

让人遗憾的是,虽然各族捍卫母语教育的人士都宣称自己是文化多元主义的拥护者,可是这样的胸襟和态度却鲜少表现在他们的处事和作风上。他们依然习惯在自己最舒服的场合,使用自己最习惯的语言,和自己的族群说自己的母语。难能可贵的是,社会上不时会有一些由各族群组成的组织,尝试突破族群用各自母语建造的攀篱,用多语进行活动,然而,他们必须承担被部分自己的族群疏远或放弃的后果。

例如在今年举办的528不剪之夜(Tak Nak Potong)新闻自由晚会中,没有出席该活动的笔者听说;一些期待全场活动用华语进行的公众人士,发现活动不是百分百用华语进行后,失望的掉头走开了。另外一些听不懂部分用华语进行的节目的马来人或讲英语的华人,也悻悻然的参加到半途就开溜。笔者以为,这些半途开溜的各族群人士的失望原因不外两种,第一,是对语言使用的政治正确性抱着过高的期望,其次,对自己听不懂或不熟悉的语言缺乏耐性。

语言的政治正确性的最极端表现,就是那些认为华人的场合一定得使用华语者,官方场合一定要使用国语者,或者国际场合,正式场合,“高级”场合,一定要使用英语者。坚持各种用语的人士,对各自熟悉的语言都有特定的癖好,却用政治正确的理由,掩盖自己的偏袒。这种偏袒的结果,就是造成今天在任何正式场合,都必然要将不谙特定语言的人士排除在外的族群隔离局面。

公民社会制造的族群隔离

独立以来制定和贯彻的国语政策,本质上是独尊马来语的同化政策,对这项同化政策的反弹,造就了今天波澜壮阔的“华教运动”和淡米尔文教育。这些捍卫母与教育的运动,是基于对语言权利的维护,本无可厚非,可是却间接的加剧了族群认同的单元化。而其中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华人说华语”被当作天经地义的圣训。对这种语言上政治正确的坚持,促成了80年代的华语运动,以及今天所有华团办活动几乎毫无例外的使用华语为媒介语的僵化局面。

以办讲座或座谈会为例,为了迎合这种语言使用政治正确的思维和态度,主办当局必须预定一种用语,限制了主讲人人选,无形中也限制了讲座题材和讨论的课题范围。实际上,在马来西亚这个社会,任何族群都至少谙一种以上的语言。双语讲座甚至三语讲座,对这些人的参与和理解,绝对不会构成巨大的障碍。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主办单位都会为了“沟通上的方便”而牺牲多元族群的集体参与。

仔细剖析这种心态,实际上和政府为了促进“国民沟通”,而将所有族群放在宏远学校这个使用马来语为媒介语的政策动机没有实质的差别,而只有形势上的差异。后者是动用国家资源和国家机器,剥夺充分使用母语的权利,前者则是在标榜母语权利的基础上,将不谙特定语言的“非我族类”排除在民间建立的公共领域之外。这种隐讳不明的排外心态,常常引起主张通过单元源流教育来团结国民者如邱家金、詹德拉姆扎化等的批评和攻击。

如果面对批评的最好方法是建设,也可以被争取母语教育所沿用,那么,华团主动在语言使用上多元化,并且将排除其他语族的程度减低,就似乎是责无旁贷的历史任务了。

在这方面,反而是政客最有先见和具备灵活使用语言的经验和无畏。特别是在全国普选和补选期间,几乎任何一场政治讲座的出席者都涵盖三大民族,甚至原住民等其他族群,而公开演说的政客为了表现其容纳各族的胸襟,也都毫无例外的尝试用三种语言,甚至加上方言来致辞。虽然政客私下未必对所有语言毫无偏好,可是他们至少在语言的使用上尽量照顾了所有族群的感受,以及沟通上的需要。

笔者以为,政客的诚意虽然难免往往是最值得怀疑的,可是他们在面对群众时的语言使用却是最自然和朴素的。公民社会应该向政客的第二方面看齐,才有望将逐渐扩大的族群距离缝合,也才能堵住邱家金之流主张同化论的似是而非学者的嘴巴,成就一个不分彼此的马来西亚国族。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華文教育, 馬來西亞語言政策 | 1 Comment »

在种族和民族的泥沼中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26,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Feb 26, 2010 11:59:50 a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没有到过东马的人,对东马的想象可以概括为“贫穷,落后,闭塞,不思长进”。然而,在多数的东马人,特别是原住民眼中,西马的马来人是怪异的“种族” (Race),多数因为害怕竞争而不断用种族主义情绪和政策来歧视其他族群,西马的华人和印度人也好不到哪里去,时时刻刻都在防备马来人会侵犯他们的“民族”权益,损害它们的民族尊严,影响他们的民族特色,因而是刺猬民族(nation),稍微挑到一根民族的神经,就歇斯底里的扬起民族大义的旗帜,准备跟玩弄种族课题者“斗争”下去。

东马土著不会了解,也许也不想了解,西马马来人的种族主义(racism)和西马华人的民族主义(nationalism)为何会长成今天这个怪模样。

五十步笑一百步

当牛头示威者用他们种族主义的脚踩着血淋淋的牛头,在雪州政府行政大楼前展示他们集体的狂妄时,许多身为“少数民族”的华人和印度人,感觉到自己民族的尊严受到挑战和威胁了。这样的情绪反应,实际上和当某间华文小学被政府无理的关闭时,大家诉诸于民族情感,大喊“华小一个也不能少”的情况并无二致,而只有程度上的不同。

这些由某些马来人展示的种族主义言论和行径从独立前后,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停歇过,受种族主义所歧视的华人可以骂这些种族狂热分子野蛮、退化和保守;可是,华人不也是用民族主义的情绪,来和种族主义对抗了半个世纪有余了吗?

如果你是“华人”,当你用所谓“理性”的思考去质问马来种族主义者对“种族”错误的认同、捍卫和坚持时,为什么不曾怀疑过自己诉诸于“华人民族主义”的正当性和合法性?用华人的民族主义来对抗马来人的种族主义,难道不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吗?

可惜,如此简单明了的道理,身为少数族群的华人和印度人却似乎不愿意去正视。所以当特定的马来人踩牛头、烧教堂、拆庙宇,促请政府关闭华小,呼吁禁止舞狮舞龙,把中文路牌换成马来文的时候,华人和印度人就习惯性和条件反射式的鼓起了各自的“民族”情感,来向施压的“种族”展示我们的权利不得受剥削,我们的民族尊严不得受侮辱了。每天在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泥沼里翻滚受罪的三大民族,难道你们不累吗?

别再三大种族了

西马的种族政治还不至于无可救药。经过了308的洗礼,很多人开始明白马华不代表华人,国大党不代表印度人,巫统不代表马来人了。然而,这是不够的。因为我们还停留在董教总代表华教权益,淡米尔文基金会代表印度人母语权利,马来人作家协会代表国语地位的民族主义的牢笼里。

我反对董教总、淡米尔文基金会等争取代表各自“民族”权益的团体了吗?没有,我甚至彻底捍卫他们的言论自由和行动自由。可是,当各“民族”团体在争取各自民族权益的同时,也不妨松动一下自己对“民族”的理解,对所谓“华人”、“印度人”、华人文化、印度文化界限分明的虚构性进行质疑。

民族人类学不仅已经揭发所谓根据血缘而划分的“种族”纯粹是站不住脚的虚构,连“民族”本身也不过是特定文化和历史的产物。例如,对拥有部分印度人血统的马哈迪而言,其血统的“不纯正”并不阻碍他百分百地向“马来人”认同。马哈迪的顽固正好说明了马来人不是一个“种族”,而是通过联邦宪法的规定,所塑造出来,假设出来和虚构出来的“民族”。这个民族信回教,说马来话,根据马来人的生活习俗生活。

当然很多人不仅不懂得质疑马哈迪血统的马来性(Malayness),更不会去怀疑他作为马来民族的纯正性。比方说,当年他在指挥茅草行动时,难道这样不人道的行动是马来人的宗教所允许的?当他的儿子跻身亿万富翁的行列时,难道这种对利益输送毫不透明的政治行径符合传统的、有美德、对回教教义虔诚的马来民族的风范?当然,我们也没有忘记马哈迪天才般的英语教授数理的鲁莽构想,究竟导致多少马来学生,特别是乡区的马来子弟跟不上学业。这种对广大马来民族构成无法弥补的学习障碍和人格伤害的举措,难道符合“马来民族”的利益?
,
民族不过是想像共同体

被民族社会学引用滥了的民族是“想像共同体”(imagined community)的理论固然精辟,可是知道了民族不过是想像的并不代表认知者从此就会放弃这种虚假的想象。民族身份有时候就像一贴符咒,人们即使知道它只不过起着心里安慰的作用,却依然持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功利心态。因为靠向某个民族的集体,就不会有被排除在外或受孤立的不安和危险。所以很多人即使说英语比马来语流利,喝葡萄酒比喝teh tarik凶,懂得的《圣经》教义比《古兰经》多,也不会承认自己不是马来人。

同样的,那些像邱家金、郑全行之流的“华人”教授博士,即使懂得的华语华文比华小学生还要少,也坚持自己是“华人”。说穿了,很多时候,“民族”不过是投机主义者为了方便进行身份认同而给自己下的标签。很多中文比我滥的“华人”开口闭口“我们华人”,马来文比我差的马来人也开口闭口“我们马来人”。只要你懂得想像,把自己想像成特定“民族”的一分子,然后随着民族集体起舞,或者来一曲《黄河大合唱》,马来人当然唱Rasa Sayang,保证你能在各自民族的圈子里如鱼得水。

想像马来西亚国族

独立前后,在不同的时期,都有人在主张“马来西亚国族”(bangsa Malaysia),以及对国族作出不同的想象。主张同化政策的人,要全部族群变成说一种语言,过一种民族生活方式的整齐划一的国族。主张多元文化者,则主张各族群在文化语言上百花齐放,然后通过一些核心的共同价值,如民主、自由、开放,作为团结各族的国族特色。笔者固然偏向文化多元主义(multiculturalism)所主张的和而不同的原则,可是却得提防各族群为了自身利益而将族群之间的界限和差异无限扩大的弊端。这也是“传统的文化多主义”的一般弊病,而学界主张用“批判的文化多元主义”(critical multiculturalism)来为民族主义、社群主义或者在族群认同上过于本质主义的主张解毒。

正是这种差异的政治或者身份认同的政治,让原本不明显不确定的族群界限稳固化,也僵硬化,阻碍了个人同时向多种文化身份,多重文明源流认同的弹性和创造性。

“把根留住”所忽视的

“母语是民族文化之根”,“语言是民族的灵魂”,这种对受华文教育者耳熟能详的民族口号含有浓厚的“本质主义”色彩,一样被西马的马来人和印度人发扬光大,笔者认为是时候丢弃不用了。特别是当我们谈到维护华小时候,一定习惯性地设想这样的举动是“把根留住”,可是往往我们对“民族文化”和民族身份的理解,就像对一颗大树的理解一样;因为看不见埋在地下的根部,就以为根是单一的,而不是多元的、分歧的、没有主轴的。

我们忘记了,没有分散的树根,从多元的源头汲取不同的养分,哪来茂密的开枝散叶?这情形就像在中国,如果只有汉人而没有其他55个少数民族,中华文化哪来的博大精深,兼容并蓄呢?同样的,如果马来西亚永远只是三大单调的民族在斗争和提防,东西马近百个原住民族群的文化、信仰、世界观等等,都不在我们的学习、欣赏和捍卫范围内,那么单元的国族不但没有前途,也对身心发展不健康。

族群认同应多元和有弹性

族群认同应该像一尾变色龙。在欧美,我是chinese,在大陆我是马来西亚人或者马来西亚华人,在讲广东话的吉隆坡,我是“华语人”,在讲闽南话的槟城,我是广东人,在东马,我是“西马仔”,在非常华人的圈子,我觉得自己是精神上的原住民。在没有政治迫害或者需要使用“民族”认同来争取共同权益的场合下,任何一个马来西亚人都应该习惯于不断的转化和挑战自己的族群身份。

这样做并不是去乔装自己身份的多元性和弹性,而是本来就如此。族群身份从来就是相对的。比方说,和大陆中国人或港台中国人相比,我们确实比他们具备更多马来文化、印度文化以、原住民文化以及语言、习俗,甚至生活节奏的文化因子。和马来人相比,我们具备更多的中国文化和兴都教文化元素,和西方白人相比,我们的多元文化的丰富性,是长期处于单元语言文化的他们所无法想象的。

现实的情况是,除了族群身份,很多时候我们也向阶级、性向、品味、信仰、价值观等方面认同。而同样的,这些认同的对象也会随着对象而改变。比方说,在后现代过了头的年轻人面前,我是现代性和本质主义的捍卫者,在顽固保守的长辈面前,我高举后现代和后殖民旗帜来反对本质主义,在同龄者面前,我同时展现前现代、现代和后现代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所以,每个人的价值观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分裂,这是正常的现象。

就像生活在不同的时空和次元里面那样,多元、混杂而具有弹性的族群认同和身份认同能够丰富一个人的文化视野和生命经验,只会让一个人更加正常、健康、开放的成长。当这样的具有主体性的个人成为多数人民的实践时,不但种族政治将无法发挥其破坏力,甚至鼓吹民族主义也失去了必要。毕竟,拥有什么文化或者多深厚的文化远远比属于什么民族来得重要。

一个有内涵的本南人肯定比一个浅薄的华人来得像人,一个有文化的混血儿也肯定比一个低俗的纯正华人、马来人或印度人来得强。这道理一点都不难明白,就像好芒果比烂木瓜像水果,好臭豆肯定比坏黄瓜强一样。那只不过是农民的常识,怎么以为自己比较先进、繁荣、开放的西马三大主流民族却似乎不懂了呢?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

Posted in 華文教育, 族群認同 | 8 Comments »

让语言使用回归跨族群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30, 2010

《自由今日大马》专栏

周泽南

黄进发在其专栏文章〈中道政治与洋务运动〉(见《独立新闻在线》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2081.html)中说,在308之后,“跨族群”(中道政治的别名)已经变成政治正确,没有一个华教团体或华团会反对“跨族群”。他以民主行动党和回教党都已经在进行跨族群的争取选票策略,来鞭策华社华团赶快在行动上而非嘴皮上跨族群。

民间用语自古跨族群

其实,自古以来马来群岛的各族居民都在不同的层面和程度上实践着所谓的“跨族群”,跨族群最主要体现在语言的使用上。在一个以马来人为多数的村落,华人,印度人,原住民除了在族群内使用各自的方言,和其他族群沟通时,自然而然的使用马来话。换着是在华人或印度人社区,占人口少数的马来人或者英语社群也会配合主流,使用各种汉语方言或淡米尔语。换言之,在没有政府干涉用语的情况下,民间都在弹性的使用各种语言,以便达到沟通的目的。

独立后制定的国语政策开始改变了语言使用的面貌。意味着政府为了提高马来语的官方地位,限制了其他语言在公共领域的使用,进而引起母语非马来话人士的强烈反弹,甚至演变成只因为一个中文路牌被改成国语,就剑拔弩张的“语言政治”。政府如何通过语言政策,文化政策以及教育政策,这三者的实施来塑造“国族”和边缘化其他母语/族语,这里从略不谈;笔者要点出的是,民间团体特别是华团,其实没有必要步政府的后尘,在活动中限制语言的使用。例如,为了照顾预设的“华语听众”而设定某讲座,座谈,研讨会只能使用华语。
我们必须认清的我国社会语言现实是,不论在什么场合,一旦有人,就会出现语言能力的差异。即便是在“华语”群众里面,也肯定会出现略懂华语,精通方言或英语的“华人”。所以笔者主张,各种社团不必拘泥于活动语言使用的“正规性”,反而应该着重用语的灵活性。举例说,如果一项华语讲座来了50人,其中四人为不谙华语的英语华人,马来人,印度人和原住民,只要其他46人听得懂马来话或英语,而主讲人也不介意转换语言,即使完全将讲座改成国语讲座,英语讲座或者多语讲座,也丝毫无损于该活动的意义和目的。

弹性使用各种语言

关键在于,一旦遇上讲座等“正规”,“正式”场合,很多人,特别是华团人,华文报人等等,都突然变得僵硬起来。似乎在正式场合不使用华语,就会贬损了华语的地位。这样将语言政治化的心态,其实和政府为了抬高马来语地位而压制其他语言的使用完全没有差别。因为压抑而报复的心态绝对不能促进跨族群。如果要在语言使用上跨族群,让语言使用回归最自然,最宽容的状态,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步骤。

进发肯定了个别团体在跨族群方面的努力,包括“华总20年行动方略”招揽非华语社群的学者专家、社运人士为国献策,隆雪华堂和林连玉基金与马来文教团体联手为巴东赈灾,隆雪华堂“公民社会奖”全数颁给非华语社群的团体与个人。

笔者以为,我国的“公民社会”必须洗脱历来语言使用精英化的弊病,让公共领域的语言使用回归庶民。当然,这样的回归很容易被误解,甚至误用,让各母语团体躲回各自舒适的母语场合去。笔者主张的是,不论是任何场合,都鼓励多语的使用,而为了达到沟通的目的,有效的现场翻译就成为不可缺席的条件。

不少人会以多语使用和翻译浪费时间为理由,而反对多语使用,甚至听见自己不明白的语言就不耐烦。可是,当我们花三个小时,在电影院看卖座的Avatar里面的原住民使用谁也听不懂的Navi语言时,却没有滋生不耐烦的情绪。因此,让语言去政治化,是跨族群行动或活动首要考虑的思想改造和心理准备。

Posted in 華文教育, 馬來西亞語言政策, 語言政治 | 3 Comments »

吴建成真开放,邓章钦假保守?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16, 2009

作者/周泽南 Jul 16, 2009 04:12:46 pm

周泽南】尊孔独中校长吴建成昨晚(7月15日)在隆雪华堂的“废除英语教数理之后”座谈会上说,本着林连玉先生50年前以来即坚持的平等原则和母语教育权利,他不会反对视英语为母语的家长要求设立英校。他说这样的考量是出于对孩子的教育需求,因为对比较能掌握英语的华人孩子而言,让他在华文学校受听不懂的华文授课折磨,是违反人道的。同台演讲的黄进发高度赞扬了吴校长甘冒被“华教人士”指为叛徒的风险,显示出高瞻远瞩的文化格局。

让人大掉眼镜的是,另一名主讲人邓章钦议长,竟然以“国家资源分配不足”为理由,否决了原住民等少数族群办母语教育的权利。他的言论遭到数名听众,包括笔者本人的批判后,在问答时段马上自我修正一番,说自己并没有否决三大民族以外少数民族(他没有搞清楚族群和民族的差别)办母语教育的权利,可是他很肯定地提醒大家,要认清马来西亚的政治现实;那就是华人和印度人尚且在争夺教育资源方面无法分得足够的蛋糕,政府根本没有资源可以让原住民等“民族”(他又搞错了,原住民根本还未形成民族,而依然是按语言分类的族群)。他甚至为了掩盖自己的“真保守”,而宣称黄进发呼吁所有族群皆有接受母语教育权利的“进步”和“开放”思想,是为了讨好观众的政客所为。
 
保守派民族主义者邓章钦
 
该晚的座谈会出现了一些主讲者立场移位的有趣现象;首先,自由主义者黄进发认为英语教授数理议题存在着阶级分化和社会不平等的现象。其次,前社会主义者吴建成校长倒成了力挺孩子教育语言自由选择权的自由主义者和人道主义者。再来,更有趣的是,凭着308人民民主化的胜利而上台的YB邓章钦,竟然成为三度指控黄进发“泛民主化”的政治保守派和大中华民族主义者。
 
邓章钦再度重复独中应该办的是“文化教育”的陈腔烂调,不下五次以“我们华人”的假设发言,说明独中要传承的是“中华文化”。可是,在强调“华文教育”最终极的目的是传承“中华”文化的同时,他却忽视了原住民、外籍劳工的孩子等等,也需要通过母语教学传承各自的族群文化的重要性。他的“实际”的做法很简单,就是数人头的民主;华人和印度人数量够多,所以他们想有母语教育权利,原住民等数量太少,活该分配不到应该享有母教育的资源。
 
也是巴生议员的YB邓大概忘记了,包括他选区内的印度人人口,已经渐渐被孟加拉、印尼等外籍劳工迎头赶上,或许再多数年,在YB邓眼中,印度人也要失去了办淡米尔文教育的权利。
 
吴建成“华人”身份的松绑
 
吴建成校长(右图)终于可以突破多数华教人士的视野局限,看破“华族”身份的僵硬性,恐怕还得归功他那不喜欢华文,反而喜欢英文的“红毛仔”儿子。他说他这名儿子虽然在中文书堆的家庭中长大,又是华小和独中生,可是华文考试总是不及格,英文倒是顶呱呱。孩子对语文的倾向激发了校长体会到“母语教育”应该以孩子最熟悉的语言来定义,而非从“种族”本位出发来定义的现实。他认为硬是为了让“华人孩子”接受华文教育,而不考虑其能否通过华文顺利学习,是违反人道的。
 
Syabas!(林宏祥可以不必翻译这词),基本教义派的华教人士吴校长终于看到做“人”优先于做“华人”的重要性,符合人性,比符合“华人性”(Chineseness)更关键的道理。吴校长的这种远见和格局,可以直追以故林连玉和林晃升,更不是那个他说只会讲“中学不关董教总事”的“华教败家子”所能望尘。
 
黄进发还是曲高和寡
 
该座谈会中,讲得最有深度的自然非黑衣人黄进发莫属。可是,他提出的“英语霸权”(english hegemony),“语言自由”(linguistic liberty),“教育同一化”(monoculture of education),和“语言单元主义”(monolinguilism)概念,都有其理论和历史背景,自然非“血统民族主义者”,“文化民族主义者”和“社群主义者”所能消化和理解。
 
邓章钦讥讽黄进发(右图)讨好大众的说法除了说明他缺乏进发的文化格局和民族社会学知识,也暴露了他妄顾现实的政客嘴脸;因为在场的听众,应该有99%是华教的忠实支持者,进发冒作被冠上华教叛徒的风险,提出英语也是一些华人母语的主张,反而被邓讥为讨好大众,只不过说明了议长狡辩过了头。
 
邓章钦对数名观众捍卫所有族群母语教育权利的主张,也提出了似是而非的反驳。例如,他一方面尴尬地指称自己并没有否决其他少数族群可以办母语学校的权利,另一方面又重申,让数量少的族群办母语学校是非常不实际的做法。他竟然说:“难道要让所有原住民都用母语发射火箭吗?”
 
原住民通过制度化的支持学习母语,一样是为了传承丰富的文化和传统知识,而不是为了“用原住民语言来发射火箭”。邓章钦一方面说独中教育是文化教育,却又把学习母语的目的简化成“发射火箭”这种科技用途,凸出了他思维的分裂,而这种不一致性,难道不是因为他中了“大中华主义”的毒,瞧不起原住民和其他外来移民的语言、文化乃至文明,也一样具有丰富的人文价值和值得百分百的捍卫吗?
 
国阵的最大败笔是将扶弱政策扭曲成特权政策,民联如果没有真正平权的概念,以及真正扶弱诚意,选民要如何分辨两者的差别呢?我们希望,邓章钦可以向越来越开明的吴校长看齐,纠正固步自封的保守习性。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

Posted in 華文教育, 語言政治 | 2 Comments »

华教律师的“争议”之行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20, 2009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 下午二时五十九分

光華日報

文:周泽南

华 教元老陆庭谕因涉嫌性骚扰而去神圣化的现象并非华教史上的孤立事件。数年前开始酝酿并于近年发酵,最后演变成将董总执行长莫泰熙铲除,也让教总执行长姚丽 芳引退,还逼使50多名董总职员大换血的叶新田,去年继续其铲除新纪元院长等5名学术和行政人员的手段,早已让“董教总”这金字招牌蒙羞。

当然,叶新田在勇于内斗的“争议之行”上并非孤军作战,在前年的律师正义之行未见他们积极参与的所谓“董教总律师团”,在叶新田被偷袭的事件上,突然跳出来以维护华教尊严的名义,恐吓孙春美停止发表公开言论,并指她可能涉两罪名,既包庇嫌犯和制造舆论恐吓叶新田。

董 教总教育中心法律专案小组指责孙春美,其向媒体发表的《给社会大众的一封信》涉嫌犯下上述两宗刑事罪。他们还声明,在万众声讨和谴责“新院血腥暴力事件” 及警方正在加紧调查该案的当儿,竟有一小撮人不但没有片言只字责备凶徒,反而制造舆论,似乎要迫受害当事人私下“息事宁人”,从而使叶新田再一次的成为舆 论的受害人。

按常识来判断,律师贵为深谙法律、宪法和正义原则的专业人士,若有他们来为华教或华社服务,自然是造福社会。例如长期以来在争 取华教权益上不遗余力的刘锡通律师、杨培根律师,曾经为华团诉求卖力,也为立百病毒事件受害猪农争取公道的谢春荣律师、数年前为巴也门光被逼关闭养猪场争 取权益,也为皇冠城开路事件出力的张念群律师等等。

上述律师,虽然不以“华教律师”的名义行善,却始终以捍卫宪法赋予人民的权益为原则,自 觉的站在人民和正义的这一边。相反的,这次在叶新田被殴事件上“挺身而出”的“华教律师”五虎将,只会仗着自己的专业知识,欺负因爱才心切而保护学生的讲 师孙春美。其为虎作伥的行径,不论格调和意义,都和前面所述的正义律师相差甚远。

行径备受争议的华教律师五虎将,也发表声明指出:“究竟是新纪元学院的教育失败或者是现代的家庭教育失败造成新院血腥暴力事件,是大家需要反省和探讨的,“爱他等于是害了他”是其中一个原因。”

笔者以为这样的选择性论证,放在今天华教面临的局面上一样有效。我们也可以声明:“究竟是华教教育失败或者是现代的法律教育失败,造成华教律师黑白不分,维护骑劫华教招牌的叶新田,是大家需要反省和探讨的,“爱叶某等于是害了他”是其中一个原因。”

选 择性的诠释法律、原则、价值,不是华教律师的专利,任何有小聪明的老百姓都会作。笔者好奇的是这些董教总教育中心法律专案小组的律师们究竟是义务为华教服 务,还是用华社募款所得来豢养。如果是前者,我们只能大叹倒楣,又多了一些专业人士被叶某蒙蔽。万一是后者,凡是曾为华教募款的热爱华教人士就不得不警 惕,自己的血汗钱究竟是为了促进“民族事业”还是相反了。

眼看阿都拉就快下台了,我国司法改革依然空雷不雨,前年的律师公正之行如昙花一现,那些不争气的华教律师不仅不去延续“正义之行”,反而助长“争议之行”,实在是开华教历史倒车。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1 Comment »

不要臉的還有華教律師團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5, 2009

海狼

葉新田是脆弱的受害者,他像縮頭烏龜那樣冬眠了很久,一把頭申出就被唸過哲學的畢業生痛揍。所以他需要5名大律師來保護他,也替他警告根據這些正義「冰然」的「華教律師」涉嫌包庇嫌犯的善良老師孫春美。

如果他像林連玉那樣正義稟然,沒有學生會打他,只有警察、鎮暴隊或內政部的不義之徒會想要揍他。

如果他像林晃昇那寬懷大量,沒有學生會看他不順眼,只有為馬哈迪鐵腕服務的爪牙對他虎視眈眈。

如果他像莫泰熙那樣熱愛母語教育,大公無私,沒有學生會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而使用暴力,學生抱他還來不及。

如果他像熊玉生那樣捨自為白小,為社區,為華教,沒有學生會忍心讓他在眾目睽睽下出丑。

葉新田沒有他們那麼偉大,卻比他們都聰明,也比他們幸運。

一個對華教無甚大貢獻的人,竟然出動了董教总教育中心法律专案小组的五大律師為他辯護,甚至指责孙春美向媒体发表的《给社会大众的一封信》涉嫌犯下两宗刑事罪,即包庇嫌犯林肯智及恐吓证人叶新田之嫌。

這些專業律師對華教若有熱情,何不將他們對法律的認識和「正義」的執著花在分辨黑白,耗在協助解決新紀元的糾紛上,甚至花點精神在建立完善的華教機構的機制上?

用他們專業的律師服和對法律的權威為虎作帳,欺負不懂法律的女講師,還發表聲明說:「究竟是新纪元学院的教育失败或者是现代的家庭教育失败造成新院血腥暴力事件,是大家需要反省和探讨的。」甚至表示:「在新院毕业典礼神圣庄严的场合被当众偷袭的叶新田是华教最高机构的领导人,被羞辱的是整体华教与华社,因此这起事件已经不是叶新田的个人事情。

沒錯,如果這些律師還黑白分明,應該看到叶新田為了「个人事情」,把莫泰熙、柯嘉遜、5名新院講師和50多名董總給弄走。當然不是「暴力」的弄走,所以五大律師不干涉「內政」?

你們可以盡說些掩蓋良心的台面話,不過千萬別當自己是為華教服務和出力,更不要自諭為「華教律師」,因為大家還要吃飯,還要顧到胃口。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2 Comments »

反英教数理万人游行 董教总还需慎重考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4, 2009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 下午二时五十二分

光華日報

文:周泽南

八大华团于1月11日在加影董教总教育中心举行“要求恢复小学母语教数理汇报会”,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透露,董教总已接到马来文教团体邀请,以参加将在今年三月至五月举行的反对英语教数理十万人游行,他表示:“董教总将慎重考虑参与支持。”

八大华团为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华总)、七大乡团、马来西亚华校校友会联合会总会(校友联总)、马来西亚留台校友会联合总会(留台联总)、马来西亚南洋大学校友会(南大校友会)及马来西亚留华同学会。

英语教数理的弊端早已路人皆知,教育部迟迟不肯听取和采纳各母语教育和文化团体的反对意见,不肯为马哈迪当年一时的心血来潮的不成熟想法提出检讨和纠正,一方面是为了面子问题,另一方面则显然涉及50多亿电脑和教学器材的拨款,取消该措施无形中让许多内定的教育器材承包商口中的肥肉溜掉。

马来团体痛定思痛

这次马来文教团体痛定思痛,决心义无反顾的展开十万人大集会,向政府施压,乃可喜可贺的现象。身为捍卫母语教育的龙头,董教总不仅没有扮演带动和领先的角色,还对马来文教团体的盛意邀请作出“将慎重考虑参与支持”的言论,态度闪烁、立场模糊,根本缺乏一个立场坚定的团体应有的风范和格局。

教育部长希山慕丁已透露今年不会改变英语教数理政策,若有改变将是明年的事。董教总质疑若政府在六年内都不愿纠正错的政策,即使到明年也未必有结果,为此董教总限制政府在三月前恢复母语教数理科,否则将展开一系列行动。

既然迟早都要采取行动,为何董教总对马来文教团体的邀请摆出缺乏热情的态度,而非主动联系各反对英语教数理的组织团体,壮大这一股跨族群的民间社会力量?其中的玄机恐怕只有这些在308大选中第一次采取“没有诉求”的八大华团才知道。

有意错过结合跨族群力量良机?

董教总已经在308大选中因故意表现中立,而让90年代轰轰烈烈的华团诉求沦为“没有诉求”,和公民社会的力量渐行渐远。这次如果没有把握和反对英语教数理的友族团体连成一线的机会,恐怕会落得被非华裔社会指为“族群中心主义”,对促进国家民主进程缺乏坚持和诚意。

叶新田接管前的董总,向来以争取教育平权为诉求,立场鲜明,也积极于结合跨族群的民间社会力量,不单单为“民族”教育捍卫到底,也致力于塑造一个民主、自由、开放的国家社会。 新的一批勇于内斗的董教总领导,如今在捍卫母语教育权利方面落于人后,错过的恐怕不仅是结合跨族群民间社会力量的良机,甚至已经败露了其作为华社和华教龙头老大的合法性危机。

笔者为千千万万热爱“华教”的华人深感不幸,他们从不计较募款所得,究竟是被用来促进华文教育和民主大业,还是被有心人士滥用在最后与社会进步背离的个人事业上。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Leave a Comment »

這一拳打在不要臉者的臉上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3, 2009

葉某說:「這一拳打在新紀元身上,華教在淌血。」

華教的新血不是早就在葉上台之初被放掉了嗎?

剩下的不過是一些溫柔(楊善勇語),狡猾的老戲骨。

葉某犯了邏輯上的錯誤,一來他代表不了董總和新紀元

二來現在的董教總也代表不了華教

這一拳不論出手的是誰,是打在不義、打在沒有格局的戀權者臉上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2 Comments »

躲人者,人人揍之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12, 2009

有人被揍,揍人者從後台溜走

被揍的人明明罪有應得

看的人卻故意擺明譴責暴力

他們說這不是我們的文化

這是誰的文化啊

明明大快人心

口裡說的卻是要兇手珅之以法

還有法麼?這個學院 這個華社

早就被被揍者搞成了末法

作者:不知名

Posted in 華文教育 | Leave a Comment »

白小終於重開。回顧廟宇、華教與社區運動-同一空間下的傳統、現代與當代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一月 6, 2009

周澤南

拜讀了少寬前輩刊於625日東方文薈的大作《借廟辦學寶天宮》,深受啟發之餘,亦讓我聯想起白沙羅華小、阮梁公聖佛廟與社區運動的關係;它們在同一空間下體現了現代教育、傳統信仰和未來社區運動相互結合並可借鑒的榜樣。其地方歷史、民間信仰和社區互動的特性為保校行動添加了政治解讀以外更豐富的意涵。

雪蘭莪州白沙羅新村的阮梁公聖佛廟在保衛華文教育與大馬社區運動的歷史上佔據著重要的位置乃不容懷疑。該民間信仰的空間扮演著凝聚社區力量的活動中心角色,為“白沙羅華文小學保留原校,爭取分校委員會”的大本營,還充當臨時校舍,陪將近50名因政府行政偏差而被逼幾乎失學的悻悻學子們,渡過珍貴的學習歲月。由白沙羅新村居民發起及領導的“保留原校”運動,不僅突顯了社區在爭取受教育的權利方面所顯示的魄力,也為大馬社區運動豎立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社區保校運動先鋒

白沙羅華文小學(簡稱白小)佇立在八打靈十七區的山崗已75年。200112日,設備完好,學生及師資充足的校舍卻被政府鎖上,否決了社區保留原有學校的意願,強迫學生遷移到交通不變的新校舍和其他學校“共校”。雖然村民和涉及的學生家長一時之間不知所措,卻很快意識到保衛原校,把社區之“根”留住的重要,遂成立了“白小保留原校、爭取分校委員會”,各團體政黨也p1010079紛紛相應村民保校的號召。

不向強權屈服的家長們在與原校比鄰的阮梁公聖佛廟埕擺了數張圓桌,掛了數塊帆布充當間隔,作為臨時教室。經過長達逾六年的保校行動,雖然原校仍未重開,在村民和各界社團伋教育人士的熱心支持下,學生們在廟埕以冷氣貨櫃充當課室,學習環境獲得改善,義務教師和熱心教育的人士則率先引進主體教學、戶外生活學習等重視人本精神及多元智能開發的教育理念,體現了社區與熱心義務工作者群策群力,化危機為契機的創造力與堅忍不拔的精神。

經過一年的風風雨雨,首批原校畢業生在眾人的呵護的祝福下升上中學,標誌著保校運動的初步成果。200112月,保校運動先後榮獲跨越種族的《馬來西亞人權獎》及像征為華文教育奮鬥的《林連玉精神獎》;無疑是對社區捍衛母語教育的堅持的肯定。隨著諸多團體組織到白小考察訪問,了解真相后,捍衛白小教育權益漸漸成為社區運動的典範。為基本人權及社區權益的爭取成功吸引了全國各地社區及民眾的支援;馬來同胞、印裔社群、具社會意識的各族大專院校生等等,先後到白小拜訪考察,或支持、或取經;白小保校運動遂成為深具代表性的全國議題,甚至吸引外國媒體前來訪問報導,令白小的鬥爭成為國際焦點。從某個角度而言,白沙羅的阮梁公聖佛廟也是有史以來最多各族涉足的大馬華人廟宇。

阮梁公聖佛廟與保校

廟宇原為多數大馬華裔的社區中心。白沙羅新村社區在廟埕前上演一場又一場波瀾壯闊的保校運動,就是廟宇作為社區活動中心的鐵證。阮梁公廟不但是村民祈福求安寧的所在地,是策劃與執行保校運動的大本營,也從不間斷的協助華文教育的發展。白小的前身即華僑學校,就是在阮梁廟理事的資助下茁壯的。p1010053

早年為了發展白小原校,白沙羅社區居民屢次進行義賣籌募建校基金,貫徹團結互助的精神。今天,為了捍衛民族教育,該社區再度發揮群策群力、堅忍不拔的可貴社區精神。白小原校被關閉后,村里的悻悻學子又不得不重投阮梁聖公廟的懷抱,在廟埕的空調貨櫃里上課,延續教育的香火。因此,稱阮梁公聖佛廟為華文教育堡壘及社區教育發源地,一點也不言過其實。

當廟里的舞獅團高舉著一幅寫著“保校保廟保華教,為國為民為社區”的聯布時,廟宇與社區的密切關係更是展露無余。阮梁公廟大門直聯寫著:“阮聖英靈千載盛,梁公普照萬家春”,則是神明護國佑民的最恰當寫照。

阮梁公聖佛廟溯源

白沙羅新村於1948年開闢之初,從吉隆坡Pantai地區遷移過來的廣東四會人形成了以該籍貫人士為主的社區,同年在阮梁公廟現址蓋了簡陋小廟,並將原先奉祀於Pantai 舊址的阮、梁二佛與文氏貞仙接來奉祀,白小原校也於同年創建。阮梁公聖佛廟舊址廟宇創立於1941年或更早,白沙羅現址廟宇重修於1995年,為一進式鋼筋水泥建築,廟埕前原本栽種了兩棵與廟宇同齡的榕樹,現只剩一棵,作為白小臨時校舍的庇蔭,廟埕有焚紙爐與香爐各一只,大門匾額寫“阮梁聖公佛”。

p1010054

殿堂內主祀神明為阮公聖佛、梁公聖佛及文氏貞仙。左神嚨尚奉祀雷王大帝神牌,寫著:“玉封雷王老爺四位列尊神位”,配以對聯書著:“北闕恩綸加賜命,南濱赤子賴神恩”。奉祀雷王的廟址原本在白小原校,讓位於學校后暫無落腳處,只好寄居在阮梁公廟里。因此,雷王為了教育而“孔融讓梨”,反映了白小的保校精神早已有先例,今天的保校運動乃一脈相承。

現今的白沙羅新村村民由廣東人及客家人佔大多數,雖然常常聚在阮梁公廟埕,但大部分對廟里神明與四會人的關係並不太明瞭。其實吉隆坡地區有四間奉祀阮梁聖佛的“兄弟廟”,分別座落於增江北區、千百家新村、沙拉秀新村及白沙羅新村,擁有116年歷史的沙拉秀邵氏園阮梁公聖佛廟是各兄弟廟的源頭。

四會先民守護神

四會籍人士於120多年前在吉隆坡的文良港地區落腳,形成四會村。村民於光緒十四年(1888年)將阮梁二佛及文氏貞仙從廣東四會的寶林古寺阮公廟請來,蓋了廟宇奉祀他們。阮梁公廟於1964年首次遭錫礦公司逼遷,新廟址在淡馬魯路,於1969年再度被逼遷,搬至現在的蒂蒂旺沙公園處,1983年第三度搬遷時,才在沙拉秀邵氏園的政府地正式落腳。2000年,阮梁公廟經歷的新近一次搬遷,在沙拉秀新村比鄰的公主花園建起了富麗堂皇的北方宮殿式廟宇。

和白沙羅新村的阮梁公聖佛廟一樣,這裡所奉祀的神明是廣東四會縣最靈顯的二佛一仙-即阮公、梁公及文氏貞仙。阮公聖佛,原名阮子郁,陶塘鋪周村人,生於宋朝宗元豐二年(1079)正月初九,自小就很有佛緣,能理解焚文經典佛籍。阮父母早亡,投靠其姊,為姊牧牛,據稱他牧牛時只要畫個圈圈,牛只就不會亂跑,草也吃不盡,他則能另覓清幽的地方靜修。

p1010063

1102年,六祖慧能現身為阮說法,選中鳳凰山與阮同修行。該年八月十四夜,阮向姊姊要求洗澡,洗畢即匆匆離開。阮姊發現他失蹤后,遂領家人前往尋覓,在一頭白牛的帶領下,眾人在荔枝樹下發現群牛圍樹而跪,阮則坐化於樹頂,當時,阮公才24歲。阮姊回家后發現阮留下的洗澡水變成黃金,遂以它為阮鑲金身,奉祀於眾緣寺中,後來改為寶林寺。阮子郁成道后,曾多次現身護國有功,先後被封為“護國庇民大師菩薩”、“至聖顯應大師菩薩”、“慈應大師菩薩”,後來又多次顯靈救民,加封“保康”及“昭靈”名號。

阮梁公何方神聖?

梁公聖佛,原名梁慈能,馬山都人,生於宋哲宗元符元年(1089),幼時因雙親貧窮無力養育而投靠姊姊。梁羨慕阮公修道成佛,便前往參偈(言字邊),某夜夢見阮公說偈后便削髮為僧,終日不語,如愚人,四處佈施救濟。徵宗政和六年(1116),年方19的慈能,身穿黃袍、手持素珠,坐化於高平山。後人商議后,決定與阮公同法,將梁公肉身供養。梁公成道后,屢次顯靈有功,獲封“正大求應化師菩薩”及“高平得道化師菩薩”,後來加封“靈佑”與“普佑”名號。

和阮梁二公同祀的文氏貞仙乃貞女鮑文氏,貞山都人,自小嫁給鮑生,後者死於虎口,文氏服喪三年,並盡心盡力伺候家翁及小姑,無奈被父母強迫改嫁,遂逃到貞山修道去。唐德宗貞元十七年(801),人們見到一座幡橦升上西南方,裡頭坐著一名婦女,村民認定那是鮑文氏,遂於虛宮故址立肖像奉祀,名為“貞烈仙洞”。文氏貞仙得道的年代遠遠早於阮梁二公,可是在所有阮梁公廟都處於配祀的地位,或許和重男輕女的觀念有關。

雖然多數阮梁公廟的主祀神明為阮公,可是看來梁公的名氣較大。話說梁公坐化成佛后,顯靈事跡報上朝廷,除了獲得封賜,朝廷還將其遺體塑成金身,並選了廟址準備建寺,卻引起梁村(梁公出生地)與莫巷(梁公成道處)兩地村民爭相要把廟址選在己村。此事驚動知縣大人親自裁決,當眾向梁公焚香求示,說明香煙升向的方向即是立寺讓梁公聖佛靜坐的地方,結果香煙環繞在莫巷村附近的高平山(地名)的上空,遂將寺廟建在這裡,命名寶勝古寺。

梁村不甘示弱,也建了永安寺,每年都要將梁公的金身接回“祖家”坐三個月,到期后再返回寶勝寺。寶勝寺的前身為化師台,始建於北宋崇寧年間(11021106),至元代,該台還在不斷建設,至到元朝二十七年(1295),寶勝寺才落成。1986年被頒布為四會縣一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后再修建為現有規模。寶勝寺經歷代重修,至今寺內尚有清代以來重修的碑記、石刻、對聯、匾額等等珍物。雖然無論就其藝術價值或歷史意義,白沙羅阮梁公廟和四會的寶勝寺皆無法比擬,可是兩者同樣擁有大榕樹作為庇護與襯托,差別只在於前者樹齡逾百,後者則是千年古樹了。當然,有了社區保校運動,白沙羅阮梁聖佛廟的歷史意義必須重估。

常言道:廟不在大,有神則靈。或許在當代,有神還不夠,有社區與多元族群的互動和為教育獻身的精神,讓廟宇添加了信仰以外的意涵;並在同一個空間下,體現了融合傳統、現代與未來的意義。p1010034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華文教育, 馬來西亞廟宇宗祠 |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