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言論自由’ Category

当叛逆开始蔓延:马来西亚中文新闻从业员的反抗历程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月 3, 2010

周泽南

发表于亚洲中文新媒体研讨会,10月3日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

前言

2010年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后,马来西亚广电界掀起多番新闻主权和言论自由被干预的风波;牵涉的单位包括第七频道私营电视台(NTV7)、马来西亚国营电视台(RTM),以及最近的988电台主持人迦玛被革职事件。如果将这些事件置放在马来西亚国阵政府过去以来打压新闻自由的客观脉络下,那只不过是诸多个案的冰山一角,一点也不值得大惊小怪。然而,涉及上述新闻从业受干预的新闻从业员,却接二连三的,以螳臂挡车的方式冲撞体制和向强权呛声;这种在多数人眼中几乎是自毁前途的“绢狂”行为 ,在马来西亚读者,特别是中文读者和听阅人之间引起了不可小看的回响。

从今年4月开始,在电视台前示威抗议,以“快闪”方式倒读主流报章,展示被禁书籍和画作,朗读被禁文章,播放被禁播纪录片,以及通过行为艺术传达表达自由被剥夺的遭遇等等;这些由前新闻从业员点燃,然后结合中文评论作者,艺术工作者以及公民社会力量所进行的反抗行动,虽然对夹持着重重恶法来嵌制媒体的政权好比以卵击石,可是却让越来越多过去不太关注新闻,言论和媒体自由的读者,听阅人以及大众,更加具体的意识到新闻自由被剥夺的严重性,以及争取新闻自由的迫切性。

本文目的乃对上述由新闻从业员点燃,然后在公民社会扩散的争取新闻和言论自由运动进行分析,尝试为拟定突破新闻封锁和媒体垄断的具体策略提供建议。笔者认为,弱势群体权益的争取,不仅和新闻自由的争取相辅相成,甚至可以共享资源,互相结合,为荆棘满途的马来西亚民主化贡献一份力量。

马来西亚广电界的新闻干预风波

1.《非谈不可》节目涉政治干预

2010年4月21日,电视节目制作人黄义忠指私营电视台NTV7的政论节目《非谈不可》出现政治干预和媒体自我审查,遂造成当时正在如火如荼展开的乌鲁雪兰莪补选课题被禁。为了捍卫媒体编采自主的立场,黄义忠辞去《非谈不可》节目制作人一职,并且召开记者会揭发新闻被干预和媒体机构自我审查的经过 。
黄义忠在记者会上念出“呈辞声明”时表明:“我不满公司在吉隆坡和槟城造势活动节目播出,接获两宗从首相署和首相夫人转发的投诉后,没有展开全面和公平的调查,就对《非谈不可》的嘉宾人选和讨论议题,设下诸多不合理的限制。”这项由黄义忠制作的政治清谈节目自开播以来,深获各界好评,相信其理想的收视率和对课题的大胆评论,让恰逢两场补选皆处于不利地位的执政党感到了威胁,遂对谈论的课题和人选加以干预。

2.巴贡水坝纪录片遭腰斩

黄义忠事件发生后不到一周,隶属国营电视台(RTM)第二电视的中文节目《前线视窗》,原订从4月26日开始播出十集探讨巴贡水坝计划对原住民之社会影响的专题,却在播完两集之后就遭到强行腰斩。广播局总监给与的理由是,纪录片含有对正在举行的砂拉越诗巫补选不利的“敏感”报道。批判性极强的《前线视窗》于每周一至五中午12时20分至12时30分播出,播放时段虽然很不理想,收视率却大约有17万人次。

该节目制作人周泽南因为不满国营台高层的禁播解释,在自己的部落格揭发新闻被干预和自我审查的经过,矛头直指广播局总监 。禁播新闻在网络媒体点燃后,国营电视台马上委任一名拥有马华公会党籍的官员叶诗铨,前来监视《前线视窗》和电视台中文新闻组的节目内容。该名美其名为媒体顾问的监视者上任后的第一个行动,就是禁止播放《前线视窗》的另一个纪录片系列。这系列原订在5月10日至5月14日播出的纪录片,报道雪兰莪万挠新村居民反对建高压电缆的课题。不敢面对媒体和大众的国营电视台高层不仅没有公告读者禁播的原因,也完全没有知会节目制作人陈彦妮,拒绝播放该节目的决定。因为不满周泽南通过网络媒体撰文,继续对该新闻干预事件进行批判,国营台高层开始进行秋后算账,分别在5月13日和8月终止了《前线视窗》制作人周泽南和陈彦妮的工作合约,甚至动用两名警察,将周泽南押送至广播局大门外 。

马来西亚新闻、通讯、文化和艺术部副部长约瑟撒郎(Joseph Salang Gandum),在今年六月份的国会召开期间,否认首相夫人罗斯玛插手NTV7《非谈不可》节目。他是在回答在野党国会议员蔡添强的提问时,做出上诉否认 。他说,NTV7接获公众投诉,指该节目失衡、课题不适合以及谈话内容敏感。为了确保电台遵守法律和避免激起观众不满情绪,管理层和该制作人黄义忠举行会议,但后者坚持其立场,不接受身为员工应该遵守的准则,于是呈辞。

针对巴贡水坝专题被腰斩一事,他则表示国营电视台(RTM)是政府官方媒体,有责任把资讯传达给人民,周泽南制作的纪录片没有对巴贡水坝课题进行平衡的报道,电视台高层才决定暂停播出,他也否认该节目的腰斩并不含政治干预的因素。

3.“早点说马”电台负责人被革职

马来西亚多媒体委员会(MCMC)以988电台8月13日节目“早点说马”内容抵触特别执照第10.2与10.3条件为由,开罚该台马币一万元。拥有该电台的Star RFM私人有限公司和星报集团更以触犯执照条件为由,要988电台的行政总裁黄莉娥、高级经理陈嘉荣及嘉宾主持人迦玛鲁丁(Jamaluddin Ibrahim)去职负责。

8月19日,“早点说马”疑因触犯政府当局“种族”言论“禁忌”,以致嘉宾主持人迦玛遭强制请假,无限期禁声,不得再继续主持。次日,廖朝吉、黄秋月及小马也同样被指示禁止广播,执行总裁黄莉娥与高级节目总监陈嘉荣也不能幸免,被暂时停职。
虽然多方揣测上述革职事件是由马华公会干预所造成,但马华公会总会长蔡细历强调马华公会绝对不干涉投资臂膀经营星报集团,而且为了贯彻绝不干涉的原则,就算中文电台988遭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调查,仍选择不出面。9月7日和8日,陈嘉荣、黄莉娥与迦玛陆续接获革职信,革职理由就是因为8月13日的节目内容触犯特别执照条件第10.2及10.3条文 。
对广电界新闻干预进行的反抗

拜网络的方便和在传达讯息方面的有效性所赐,涉及三宗新闻和言论自由被广电局干预的前新闻从业员黄义忠 ,周泽南和迦玛,不约而同的充分应用了上述资讯科技的便利,向大众揭发国阵政权干预新闻自主权的恶行,并且身体力行,连同其他关注新闻自由的民运人士,向干预新闻自由者发出了严厉的谴责和抗议。

今年4月底,发生了黄义忠抗议新闻干预和周泽南揭发有关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这两起事件之后,关注新闻自由的民间团体包括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和独立新闻从业中心(CIJ),召集了一批为数大约40人的社会人士,商讨争取新闻自由的后续行动。他们在4月30日成立了一个临时委员会,以便对上述两宗剥夺新闻自由的事件做出反应,该委员会以聚会日期命名为430媒体行动小组(430 media group),之后易名“528媒体行动小组”。这个团体发动了519示威,528不剪之夜和5月至6月的数场倒读报章活动。除了上述集体活动,周泽南也以评论人身份,对国营电视台的新闻干预,以及当时承诺对巴贡水坝纪录片被禁播一事展开深入调查的副新闻部长王赛芝的失责,进行强烈的批判 ,甚至引起后者发文高声称自己将保留起诉周泽南的权利 。除此之外,迦玛也通过文章和讲座会,对扼杀言论自由的政府机关和纵容嵌制新闻自由的马华公会,加以鞭鞑。

上述这些统称为捍卫新闻和言论自由的活动,可以归纳为五种性质;
(一) 联合发言权被剥夺的受访者,在国营电视台外进行的抗议集会 。
(二) 以倒读报章的“快闪”行动 方式,抗议主流报章不报道同行遭遇新闻干预的扼杀新闻自由事件。
(三) 在5月28日 举行“不剪之夜” ,广邀关注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表达自由的全国各族人士,前来观赏被禁止的纪录片,书籍和艺术作品。
(四) 发表捍卫新闻自由和拒绝媒体垄断的评论文章。
(五) 通过拍摄人民课题的纪录片 ,突破全国性的新闻封锁。

以下就上述每一种争取新闻自由的行动,进行分析和评价。

1. 抗议广电局干预新闻自由的集会

5月19日,一群以“528媒体行动小组”为首的关注新闻自由的公民社会分子以及万绕新村村民,在国营电视台的牌楼入口处举行抗议集会,声援因揭发报道巴贡水坝计划的负面影响之纪录片被腰斩而遭终止合约的周泽南,并呈交备忘录给国营电视台广播局总监。这份备忘录向电视台总监提呈4项要求:
(1)恢复播放《前线视窗》的巴贡水坝和万挠高电压专题纪录片;
(2)举行公听会,以彻查周泽南被革职事件;
(3)要求修法让国营电视台成为不受政府控制的独立机构;
(4)解除负责监控国营电视台中文电视新闻、《前线视窗》和中文电台三组中文节目的马华党员叶诗铨的“媒体顾问”职务。

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派遣了数十名警察,赶在集会还没开始之前,就来阻挡和遣散集会者,并且粗暴的抢走了示威者所携带的写了口号的布条。广播局不仅没有满足备忘录所提出的要求,还派遣了大批保安警察严证以待,如临大敌般的对待了这场第一宗在广播电视台前发生的抗议行动。广播局对新闻干预的行动过后还变本加厉,不惜逼使所有合约工作人员签署一份“我会听从命令”之类的行为准则宣誓书 。

虽然这场一次性的抗议活动并没有逼使国营电视台作出相应的举措,答复或检讨,可是却获得了非主流媒体的广泛报道,也同时获得了新闻自由受干预的社区居民的热烈参与。这场集会也间接促成了在野党国会议员蔡添强,在国会提呈动议,辩论这两起干预新闻自由事件。基本上,这场单一的抗议活动固然引起了议员的关注,却缺乏继续跟进的行动。不少评论人将后继无力的原因归咎于不敢挺身而出的新闻从业员 ,也有一些评论者如欧阳文风认为,要求所有新闻从业员向作为“异数”的黄义忠和周泽南看齐,乃强人所难 。

必需正视的问题是,实际上该场示威抗议活动的主体,除了包括黄义忠和周泽南在内的少数几名新闻从业员和社运人士,多数前来壮大场面气势的,是来自万绕新村的村民。这些村民是因为有关他们村子的课题报道,也因为基于“政治敏感”而遭国营电视台禁播,遂受鼓励前来参与抗议集会,以表达他们捍卫家园的发言权被剥夺的不满 。这场还算圆满举行的抗议集会反映出,两名前新闻从业员(黄义忠和周泽南)公然向前雇主和政府呛声的行动,并没有获得为数数千人的新闻从业同行,以行动来支持。

2. 倒读主流报章的“快闪”行动

碍于多数马来西亚群众对抗议集会的恐惧 和新闻从业员本身的“饭碗心态” ,430媒体团体担心继续发动示威活动,将无法获得足够的群众参与,遂借鉴了当时正在国外兴起的“快闪”行动(flash mob)。他们通过面子书,电子邮件等资讯科技,广召不满新闻被干预,言论受压制的群众,在街道,地铁,商场等公共场合,进行倒读主流报章,戴主张人们关闭电视,兼宣传528不剪之夜的面具。他们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的5个地点,进行了长达10分钟至一小时不等的快闪行动 。快闪行动甚至在槟城,新山两地蔓延开来。

这系列别开生面的快闪行动在初期获得网络媒体和部分主流中文媒体的报道,包括《南洋商报》,《光明日报》,《光华日报》和《东方日报》,可是,接下来的第二场至第四场的快闪行动,就再也没有见报。我们有理由怀疑,垄断马来西亚中文报业的长青集团,已经告示其旗下的所有中文报章,省略这则新闻和活动。

为期数个星期的快闪行动,以528不剪之夜作为系列活动的确高潮,算是完成了阶段性的历史使命。原本以为这场捍卫新闻自由运动就快无疾而终,可是,988电台主持人迦玛被指《早点说马》节目涉及种族敏感课题而被革职的事件在今年8月爆发后,捍卫新闻自由的快闪行动再度传开,主要发起人迦玛在几个不同地点进行了表达言论自由受损的快闪行动,并且获得了一批忠实听阅人的现身支持。不少评论者,对以名嘴冒出名来的说汉语的马来人迦玛和他的“粉丝”究竟能在争取新闻自由的运动上扮演什么角色,抱持着怀疑的态度 ,也有媒体系学者期望“粉丝”效应能提升为对政策性的批判,例如傅向红讲师,就通过媒体访问和评论,表达她对马来西亚广电政策如何干预新闻自由的看法和评断 。

实际上,针对上述示威抗议或快闪行动的效应进行更细致的评估,是值得从事进行的研究。比方说,这些行动如何促进了关于媒体自由的思考和舆论,如何激发听阅人更加广泛的参与,如果能加以策略性的探讨和策划,甚至如何结合各语文族群捍卫新闻自由的力量,势必能对将来的捍卫新闻自由运动,提供有意义的参考和借鉴。

3.5月28日“不剪之夜”

2001年的5月28日,象征着马来西亚中文媒体特别是中文报业公信力开始一落千丈的分水岭。528媒体行动小组选择在528这个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日子,表达自现任首相纳吉上台以来,对媒体大肄加以嵌制的铁腕手段的不满。行动小组结合了一批具有社会关怀的本地艺术家的力量,打造了一场诉求多样化,节目跨越族群的“528不剪之夜”。

“不剪之夜“邀请了前新闻从业员,作者,艺术家们前来发表他们遭政府“剪掉”(禁播,禁发表,禁售卖)的作品,也广邀关注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以及表达自由的全国各族人士,前来观赏被禁止的纪录片,报道,书籍和艺术作品。该节目吸引了两百多名个族群人士前来参与,普遍获得好评 。

虽然参与发动“不剪之夜”的新闻从业者和艺术工作者,并没有在该活动之后再举办和捍卫新闻自由相关的活动,可是部分涉及的艺术工作者和纪录片工作者,参与了由周泽南组成的重新拍摄巴贡水坝纪录片的队伍,以半义务的方式,投入纪录片的拍摄和制作,为发言权受剥夺的巴贡原住民争取他们应得的权益。可以说,不剪之夜成功间接的网罗了一群对争取表达的自由(不论它是新闻报道形式,纪录片形式或者视觉艺术形式)具备热诚的跨领域人士,共同为被剥夺言论自由的巴贡水坝原住民寻找继续发声的管道。

4. 新闻自由和媒体垄断的舆论建设

自今年5月以来发生的数起广电界新闻干预和言论自由被剥夺事件,再度引起了中文评论人的深切关注。评论作者一般相信,对马来西亚媒体自由造成伤害的已不止于通过种种不合理法令和行政手段压制新闻,言论和媒体自由的集权政府;主流媒体意图明显的对上述事件不给与报道,已经充分反映它们已经完全受控于政权,丧失了公信力和新闻自主的现实。
令人发指的是,这些背弃了新闻自主原则和人民喉舌的主流媒体,不仅不对同行受政权打压的新闻给与公正而平衡的报道,还利用他们垄断平面媒体的优势,向不知情的读者散播不利于反媒体垄断运动者的讯息。《星洲日报》的沟通平台,就是这类扭曲现实,误导读者的佼佼者。

为了避免马来西亚广大的中文读者和听阅人接收这类扭曲而偏颇的资讯,以WAMI成员为主的评论人,积极在各网络媒体撰写文章,揭发,批判,论证国阵政权对新闻,言论和媒体自由的嵌制,以及星洲报业集团垄断中文报业的后果和恶行。

5. 突破全国性新闻封锁

如果缺乏网络媒体的落力报道和配合,上述由前新闻从业员点燃,公民社会扩展,评论作者催化的捍卫新闻自由运动,将无法收到可观的成效,换言之,网络媒体在促进马来西亚新闻自由方面确实功不可没。然而,这现象其实也暗示着一项更大的隐忧,那就是,对于那些无法享有网络设备的民众而言,种种不在主流媒体报道之列的事件,将永远不在他们知道的范围内。

截稿为止,笔者还无法确认马来西亚网络使用率的可靠数据,一般相信,全国网络使用率不及百分之35。如果这项估计正确,不仅意味着有百分之65的人民并不知道纳吉担任首相以来,种种侵害砂拉越巴贡区原住民发言权,万绕新村村民言论自由,以及广电界新闻自主权遭剥夺的重大新闻和事件。同时也反映出上述由430媒体行动小组所展开的示威活动,快闪行动等,无法通过网络媒体之外的传递方式,向广大的群众宣传。

基于上述认识,笔者主张并且以身体力行的方式,尝试通过纪录片这种传媒管道,将人民有权利知道的真相,尽可能传达给更多的大众。重拍巴贡水坝纪录片,然后举办巡回播放会,只不过是突破新闻封锁,为受边缘化的原住民赋权的一种尝试。这项运动如果缺乏更多新闻从业员,纪录片工作者或公民社会的长期投入,只能收杯水车薪之效。

其实马来西亚并不缺乏可以开拓媒体新局面的人才,可是大多数新闻从业员受制于各大媒体集团施加在媒体从业员身上的“专业主义”,许多人为自己的言论和行动添上不必要的白色恐怖,处处以不便得罪“老板”为前提,掌握权力和地位者则假扮中立和客观,不敢在推进国家新闻自由的民主进程中主动承担改革的角色。这种局面不仅对促进国家民主化构成严重的阻碍,对新闻从业员本身人格的健全发展,亦形成不必要的负担。

清末民初的文人,知识分子和爱国志士曾经为了办报兴国,改变群众,促成天下大同而抛头颅,洒热血。作为这笔精神财富传承者的马来西亚中文媒体从业员,如果背弃了这宝贵的精神财富,不仅对不起办报的先贤,如陈嘉庚,胡文虎等,更是对知识分子或文化人身份的污蔑。

争取新闻自由和弱势群体的赋权运动

虽然捍卫新闻自由在马来西亚还是个不成气候,称不上“运动”的活动,然而,假以时日,必定能结合其他公民社会群体的力量,在关键时刻发挥它的功能和效用。以笔者参与的原住民赋权运动为例,这个长久以来被主流媒体和主流社会边缘化的弱势群体,如今大量依靠网络媒体,纪录片工作者和公民社会的支持和报道,才让他们的新闻和课题,逐渐在非主流媒体中占有一席之地。

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因为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而开始广为人知的砂拉越原住民的命运和课题。因为这起新闻自由被干预事件,原住民的权益也成为国会开始关注的课题,而长期以来为原住民争取权益的公民社会组织和个人,也充分应用了媒体曝光的优势,更深入而全面的将原住民的课题介绍给更广泛的群众。9月16日马来西亚成立日的“砂州原住民弹奏巡回演出”(916 sape tour) ,之所以能获得公众不俗的出席率和反应,并且成功进一步将巴贡水坝对原住民的灾难性影响加以突出,依靠的不仅是网络媒体的积极宣传,更是公民社会受到关于原住民课题的报道所感召,而落力支持为原住民赋权的结果。

由《当今大马》和黄义忠,笔者等长期关注和报道原住民课题的媒体工作者所倡议成立的“支援原住民记者和作者基金”,更是对有意为捍卫原住民发言权的新闻从业员,作者,纪录片工作者等,提供最直接的经济支持来加以鼓励。这样的计划无疑更加巩固了捍卫新闻自由和争取原住民权益相辅相成,并非巧合的现实。

其实,争取新闻自由的努力和原住民维权运动,两者能并行不忤,是因为新闻和言论自由的争取本身,最主要的服务对象之一,正是最需要保障其发言权的绝对弱势群体原住民。最弱势的原住民让公众,尤其是新闻从业员充分意识到,他们所捍卫的新闻,言论和媒体自由,其实和这些有血有肉的人类性命,生存和未来息息相关,而不是抽象的口号和概念。反过来,透过争取新闻自由才能落实原住民赋权的运动也让后者了解到,没有新闻自由,原住民的困境将无法有效的传达给主流社会的群众,而这些生活更接近本质的群体,所坚持和保存的善良,纯朴,坚定,正直,正义等等优秀的人性价值,也将无法感染习惯养尊处优,却逐渐偏离生活目的的都市文明人。

边缘决定中心的时代来临了吗?

有关原住民课题的报道,向来在几乎所有媒体中都是最弱的一环。特别是在还没有发生2008年3月8日的马来西亚政治大海啸之前,不论是主流媒体还是另类媒体,都以相当有限的篇幅来报道有关原住民的议题。308之后有一段长达数月的时间,所有媒体都毫无例外的将全国新闻和课题的重点聚焦在民联领袖安华宣布东马将会有数十名议员跳槽,以便能让民联执政的新闻上。当然这个雷声大雨点小的新闻终究没有实现。

近两年以来,马来西亚媒体的聚焦重点,一如既往的被种族课题所笼罩,一直到今天还方兴未艾;近几个月以来,我们可以留意到,在种族课题喧闹的夹缝之间,原住民的人权课题,特别是东马原住民的课题,受到了网路媒体和某些报章的关注。笔者以为,这现象一方面源自媒体从业员本身对弱势课题的主动关注,另一方面却产生于一种边缘最终决定中心的新闻自由趋势。

在缺乏新闻自由的年代,种种环绕在主流社会的新闻和言论尚且争先恐后的等待着被揭发和曝露,边缘族群和群体的课题即使更严重,也只能处于被压抑的处境。如今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和主流媒体不得不作出资讯自由化的变革,长久以来遭到忽略的弱势群体的课题,自然而然的进入了读者和听阅人的眼帘,并且成为不得不关注的对象。

以不具备公民身份的马来西亚国民的课题为例子。由于被本民族中心思想观念潜移默化的影响,中文报章向来只关注“马来西亚华人”还持有“红色身份证”,而不具备正式公民身份的问题。内安部长把一张身份证派给一名等了一辈子终于才获得“蓝色身份证”的华裔老人的小新闻,可以以大篇幅报道的方式荣登本地华文报头条新闻报道。砂拉越有6万6千多名无证公民的严重现实,却不在这些媒体所知道或兴趣的范围之内。然而,国营电视台中文节目《前线视窗》和网络媒体《独立新闻在线》率先在去年11月对砂拉越巴南河中上游的无证公民问题进行了系列报道,打破了中文媒体向来只放大“族群内”课题,而忽略弱势族群课题的新闻从业盲点和关心层面无法跨族群的文化格局。

比起资讯相对丰富,物资相对繁荣的西马来西亚,东马,特别是原住民社群,拥有太多应该引起媒体关注的问题和基本人权被剥夺的课题和事件。这些来自边缘的处境和现实,让习惯处于中心位置的各类型马来西亚媒体不得不反省,过去的所谓“新闻嗅觉”以及对新闻和课题重要性的判断,会不会是西马中心主义或吉隆坡中心主义的产物。

来自边缘的声音不仅让媒体人,也让主流社会的人民看到,更大的课题不一定在中心,而往往在边缘。而真正的改革以及改革的力量,也往往从边缘开始,逐渐影响中心,最终席卷中心。不为别的,因为中心得依靠边缘才存在。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言論自由 | 1 Comment »

王赛芝, 咱一起探访原住民女性!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27, 2010

作者/周泽南 Jun 24, 2010 01:30:32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周泽南】笔者自今年5月13 日被国营电视台开除过后,虽然活动和讲座不断,却一直失业至今,在某些空隙的时刻,会软起心肠特别怀念过去一年半载和前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的三次“破冰”会面,以及彼此通过媒体隔空喊话,互相批判的快感。

今天,王赛芝上议员在国营电视台腰斩巴贡水坝事故尚未了结的当儿,就从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调去担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笔者不明白的是,这是否意味着,种种她在担任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期间未完成的使命,职责或义务,也将随着她舞台的转换而告一段落,或者不了了之?

未完成的新闻部任务

这些不了了之的名单像赛姐风情万种的黄色披巾那样长,包括:

一、尚未合理解释为何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以及万绕纪录片专题被抽起的真正动机和原因。

二、尚未交待为何由她所进行的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事件的调查,完全不曾咨询当事人,即笔者的意见和解释。

三、没有回答为何无法替国营台中文节目《前线视窗》成功争取在黄金时段播放。

四、回避为何国营台委派叶诗铨前来监督和操控《前线视窗》和所有中文节目内容的决定。

根据《星洲日报》在6月5日的报道,王赛芝(右图)对调任感到突然,并且表示她刚掌握了新闻部的工作,正准备大展拳脚之际却被调任,对此感到遗憾。不过,她表示自己还是尊重首相的决定。她说自己只在新闻部一年,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了解整个部门的操作,因此她觉得调任其他部门有些可惜。不过她说,虽然换了部门,但是对她而言,只要刻尽职守、全力以赴,任何一个部门都是身为人民代议士服务人民的最佳平台。

笔者虽然对王赛芝这番获得翁诗杰真传的豪气之言深感钦佩,可是她在新闻部的表现却不得不让笔者对她的能力有所保留。她说自己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来了解整个新闻部的操作,却不知道或者默许国营台总监或其下属,将党派利益置于广大人民知情权之上。

王赛芝在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一事上,没有训令国营台应该本着人民知情权而下令继续播放,反而只听叶诗铨一面之词,扭曲事实,指责笔者报道欠平衡,充分暴露了王赛芝缺乏捍卫人民知情权的认识和决心。

巴贡水坝议题至少牵涉三大批人民的权益,分别为一万多名受水坝搬迁计划影响的原住民,17万《前线视窗》的读者(拜王赛芝无法力争在黄金时段播放所赐,读者多半为中午时段能收看节目的家庭主妇),以及5万5000多个诗巫选民,特别是对后者而言,在补选期间腰斩巴贡水坝纪录片,无疑等于让这些选民丧失了做出理性投票选择前,应该具备的充分知情权。

让人失望的是,贵为副部长的王赛芝对这23万5000多个人民的权益只字不提,也没充分认识。笔者敢打包票她肯定不知道,巴贡水坝这课题已经被所有主流媒体禁止报道了12年。

就像几个月前当黄义忠愤然辞职时,其上司陈文贵和他说“我会跟你一起”那样,即便王赛芝离开了新闻、通讯及文化部,迎向一个挑战或许更大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笔者对赛姐的关注点以及当官表现,始终会抱着不离不弃的坚持。笔者对同样具有部落格身份的王赛芝之所以会有这种在大部分马华公会党员眼中“非分”的要求,是因为王赛芝在自己的部落格里,豪气的立下“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王赛芝”的醒目页面标题。

原住民女性受影响最深

王赛芝转换跑道之后,或许准备将一切和新闻自由相关的课题、问题、困境以及受剥夺权益的人民都拱手转让给新届新闻部副部长,可是笔者必须提醒王副部长的是,很多跟女性权益相关的课题,依然和新闻自由息息相关。被王赛芝视为烫手山芋的巴贡水坝课题,就是一个她想丢也丢不掉的,和女性权益关系密切的领域。

受巴贡水坝计划影响而被逼搬迁的一万多名原住民之中,女性人数恐怕更在男性之上。而这些处于族群内更弱势的女性,所遭受的负面影响,普遍上比男性要来得严重。例如重置区内耕地不足的问题已经导致掌管家庭生计和粮食来源的原住民妇女渐渐丧失了胜任她们角色的能力,不仅更削减了女性的地位,更添加了他们身为贤妻良母的社会和心理双重负担。

笔者以为,即便不从新闻自由的角度出发,巴贡原住民女性所面对的生存困境和性别烦恼,也应该获得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深切关注。如果王赛芝和其个人部落格标题所宣扬的口号 “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相一致,笔者想不到她有任何理由可以对成千上万的巴贡原住民女性的权益坐视不理或无动于衷。

为了显示副部长捍卫弱势女子群体权益的决心和能干,笔者大胆建议王赛芝接受笔者的诚意邀请,一同前往受巴贡水坝影响的地区,拜访原住民女性,并动员所有王副部长能想到的媒体,对她们面对的困境或“政府提供的好处”给予客观、平衡、全面,并且顾虑性别敏感的报道。当然,目前因被国营台开除而处于失业状态的笔者绝对不会对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提出非分的条件和要求,只求该部能拨出和叶诗铨相同的日薪,作为赴巴贡地区进行访问考察和“平衡报道”的费用。

应全力以赴捍卫女性

王赛芝于6月22日在国会走廊,针对轰动全国的德士司机色魔案作出回应时说,该部很乐意为类似的色魔诱奸未成年少女案受害人提供心理辅导。她也表示妇女部准备重新把之前推介的性教育运动包装,然后全力推动。

我们非常欢迎王赛芝开始进行的努力,可是在砂拉越偏远地区的原住民女性,不仅面对更严峻的性侵犯问题,更普遍面对教育权和生存权的问题;这些都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应该即刻着手处理的问题。以去年曾经一度引起国会关注后来却被警方基于证据不足为由而关闭档案的比南少女遭伐木工人性侵为例,就是王赛芝应该全力以赴,调查个水落石出的最佳个案。

另外,笔者于去年11月前往砂拉越巴南河上游进行没有身份证和公民权的原住民的考察和拍摄,并且于今年正月开始连续在第二电视台的《前线视窗》一连播放两个星期的纪录片。该纪录片也反映了没有身份证的原住民妇女和孩子,面对升学、考试、求职、就医、生产等等一箩筐的问题。笔者相信跟随国营台大队一起将中文节目《前线视窗》边缘化的王赛芝肯定没有看过这系列纪录片。

作为中文电视节目当中稀有,并且深入探讨问题的《前线视窗》纪录片,原本每日拥有33万阅听率。可是自从该节目被国营台里另有企图的管理层从黄金播放时段挪到中午时段坐冷板凳后,阅读率已经降至目前的大约17万。

《前线视窗》制作人包括笔者三度会见了王赛芝,并向她反映此问题后,她每次都认同《前线视窗》的节目具备素质,并深获好评。可是当笔者为文(见《独立新闻在线》〈巫统国营台,傀儡王赛芝〉)揭露王赛芝无法为《前线视窗》争取在黄金时段播放之后,王赛芝却反过来宣称《前线视窗》素质有问题,必须检讨。

我们希望代表捍卫马来西亚女性权益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将来不会像对待《前线视窗》那样,硬把没有能力争取扭曲成“不值得争取”。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弱势原住民妇女身上,或者更加弱势的女性性工作者身上,笔者以为副部长就没有“菜鸟”的借口可以开脱了,那是因为王赛芝缺乏新闻从业的经验,所以无法深谙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可贵,才会发生笔者揭发国营台腰斩巴贡水坝纪录片之后,王赛芝不懂回应的地步。将来,如果承诺“全力以赴”的副部长在捍卫女权方面力有不逮或缺乏诚意,拥有40多年身为女人经验的副部长就没有经验尚浅可以作为下台阶了。

没有民主素质的议员,不论跳到哪里去,始终还是没有民主素养的议员,只会劳民伤财,败坏风气。同样的,不懂得新闻和言论自由真正价值的官,即便转换了跑道,也很难为特定性别的人民争取权益。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前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其制作的《前线视窗》砂拉越巴贡水坝和万挠高压电缆纪录片被勒令腰斩,他本人更在5月13日遭即时解雇。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言論自由, 性別 | Leave a Comment »

不需要英雄,一起演好新闻自由这部戏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3, 2010

周泽南

从巴贡水坝纪录片被国营电视台禁止播放以来一直到《前线视窗》遭监视,笔者不断的揭发国营电视台在乌雪和诗巫两场补选期间,对新闻自由所进行的不合理干预和自我过滤,目的不外是提醒广大群众,主流媒体的自我设限和向政治靠拢的程度,已经在多大程度上损害了读者的知情权,受采访人民被知道的权益,以及选民的选择权。

笔者以为到目前为止,个人扮演的角色所引起的注意已经达到提醒人民和代议士的目的,除此之外,这场你要说笔战也好,舆论战也好的新闻自由战场,需要的已经不再是用悲壮的身影作抵抗姿态的新闻自由英雄,而是各领域关心言论自由人民的自发起义和后续行动。笔者乐于看到430媒体自由团体,连同新纪元学生和一批充满创作和社会热诚的艺术工作者,积极投入了捍卫新闻自由的行列,他们即将在5月28日假隆雪华堂举办的“528不剪之夜”,象征着5月新闻自由月以来,捍卫新闻自由活动的高潮。

然而,比起铺天盖地的主流媒体的资讯,这些人的努力所能激起的回响依然过于微弱。因此,我们希望那些每天在面子书,电子邮件,部落客大量浏览资讯,大量结集群众的朋友,偶尔脱离那个事情不断,精彩万分的虚拟世界,用实际的支持和鼓励,也用大家擅长和创意的方式,来成就一个突破资讯封锁的马来西亚。

老实说,在新闻自由的战役上,个人英雄气概以其说是光环和荣耀,不如说是懒人和冷眼旁观者的靠山和借口。一句轻易的“我和你同在”,就把自己原本应该尽力的社会参与推得一干二净;一个廉价的“我背后挺你”的表态,不过就是把教育和影响群众的重担,统统推给几个带头的急先锋。

至于那些在主流媒体里面一直坚持自己在走钢索,也一直以为在秉持媒体专业的新闻从业员,是时候停止你们“不方便表态或露面”的唠叨了。当万绕新村48个安哥安第乘着一辆满载着新闻自由的巴士前往国营电视台捍卫他们表达的权利和自由时,媒体从业员难道还能以不方便表态来掩饰自己连出席一个和平集会的意愿,勇气或自由都缺乏的软弱和短视?

在主流媒体做边缘节目只有一个字,累;在冷眼旁观的社会充当英雄除了累,更是傻。我暂时傻够了,新闻自由这场战役,一个人打不来。所以,让我们重新洗牌,对调角色,让大马未来新闻自由的争取,吸纳更多不同的演员,玩出更多不同的花样。演员的好处是,没有人重要到不能被取代,也没有人可以独裁的主导整个剧本。至于新闻自由这出戏要如何演下去,就看当惯了观众的如何开始充当演员,当惯演员的如何升级为导演了。在全民演出的时代,英雄可以退下悲壮的身影,收下屠龙刀,翘起二郎腿当观众,或者即兴的演一个小角色。当曾经冲动的英雄能在平淡的日子扮演其他配角时,这才是真正有希望的年代,而全民能够享有新闻自由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言論自由 | 2 Comments »

一辆巴士的新闻自由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20, 2010

转贴文章.from facebook of

Wong Su Zane 王妤娴: 我突然明白了

今天,这样的一个晚上 。。

我突然明白了。

我明白了,为什么这一个月来,即使当天我有其他的活动,甚至连赶几场 。。我还是坚持参加每一次的快闪聚会,虽然可能这个星期天,我必须缺席了。

很久没有那么热血的我,本来以为是因为全是基于对于义忠与泽南坚守原则的欣赏 。。

这样的晚上,重新看了泽南的文章“巫统国营台,傀儡王赛芝”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3404.html

我突然真的明白了 — 尤其是,在写了那篇“对不起,比南的孩子们”之后,我明白为什么当天,看到这两段,我会留泪 。。

直到今天我才看清楚,世界上有两样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最重要;那是空气,和新闻自由。这样的结论虽然有点突兀,可是经历了这些日子在国营电视台的腥风血雨,以及目睹那些掌权者对言论自由不择手段的拼死打压,如果我还不理解新闻自由是那么珍贵和重要,那些被牺牲的渴望人们听到的声音,就真的平白浪费了他们的苦难。而对于那些渴望被听到的声音,我不觉得自己拥有轻薄的权利和自由。

谁都能想象人体没有空气的后果,可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对多数人而言,我相信抽象得轻如鸿毛。如果你不是那个渴望自己的苦难被知道,期待自己的不满和积怨能够被理解的人,如果你不曾对媒体能够承载你的苦难拥有任何期待,你对新闻自由的理解,注定要停留在媒体系教科书里面的字面意义。

今天,在国营电视台、电台的聚会,看到那些来自Rawang 的aunty & uncle们。

当时看到他们的身影,其实内心有很多的不忍 。。

为什么他们需要那么老远的来到吉隆坡出席一个不到10分钟的聚会。

简单,因为这样他们才会被看到、被听到 。。

我们的主流媒体继续的堕落下去,我们会变得只听到、看到利益集团要我们听到、看到的东西。

久而久之,弱势群体的声音,在主流媒体的自我审查之下,会让我们变得看不到、听不到、感觉不到。

我们有耳朵,但是我们不愿意去聆听他们的声音,当他们发出求助的声音,我们变成聋子。

我们有眼睛,但是我们不愿意去看到他们面对的状况,当他们用求助、无助的眼神看着我们,我们都变成瞎子。

我们有感觉,但是我们不愿意去感觉他们的悲痛,当我们看到他们的苦难,我们都变成毫无感觉的皮囊,唯有这样子,我们才感觉不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会痛了 。。。

Posted in 社會運動,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

巫统国营台,傀儡王赛芝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15,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May 15, 2010 11:40:06 am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今年的513没有被种族主义者成功利用来发动马来人大集会,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黄洁冰甚至形容该集会遭首相勒令腰斩的事故为人民的胜利。然而,笔者以为,读者不好高兴得太早。原因还要追溯回5月13日当天上午,发生在笔者身上的怪事以及马来西亚新闻自由的后续发展。

为了国家开除吹硝者

5月13日上午11时左右,新上任的《前线视窗》监督人叶诗铨以相当客气的态度邀请笔者前往坐落在国营电视台大厦二楼的人事部,和主管沙菲克(Mohd Shafiq bin Abdullah)会面。其办公室外面有两名赘肉横生的保安人员兼警察在驻守,准备将手无寸铁的笔者当杀人犯般押走。一场出卖新闻自由和剥夺阅听人权利的闹剧就此揭幕。

沙菲克说明了国营电视台终止本人和公司之间工作合约的决定,还客套地说谢谢笔者这些时日来对公司的贡献。当笔者询问终止合约的理由时,前者表示是电视台要节流。沙菲克还摆架子说笔者进门时没有主动和他握手,很不礼貌。笔者直接了当叫他cut the bullshit,少来装蒜。

他铁黑着脸说:“别这样说,我们都是为了国家好。”笔者反唇相讥取笑他,竟然还有脸说自己正在做的事是为了国家好,他才被逼放下身段说:“这是工作上的需要,是没办法的事。”

笔者被国营电视台总监秋后算账的事情爆发后,网路媒体记者包括《独立新闻在线》和《当今大马》都即时打电话或传简讯向新闻部副部长王赛芝以及叶诗铨询问或求证。两名马华公会党员皆不约而同地用不接电话和关机行动来回避记者们。

其实打从笔者揭发国营电视台分别于4月26日和5月10日腰斩和禁播第二电视旗下的《前线视窗》节目以来,不论是广播局总监依布拉欣雅亚(Ibrahim Yahya)、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还是于4月27日开始担任自我审查爪牙的叶诗铨,都习惯性地用“开会”、不接电话,以及干脆关机,来回避媒体的询问和求证。这样的作风已完全断送了国营台和新闻部的公信力和负责态度。

王赛芝不敢面对媒体

如果要追究是谁才是真正腰斩巴贡水坝纪录片和万挠电缆课题纪录片的凶手,恐怕上至新闻部长,下至电视台新闻主任,都难逃共犯之嫌,可是究其元凶,恰当的说,是听命于巫统的爪牙,而见记者就闪的王赛芝,只不过是被摆上神台的傀儡。让我们先算算这傀儡的帐。

新闻部副部长王赛芝(右图)自去年上台以来,曾经和电视台中文组以及《前线视窗》会谈过三次。第一次的会面还是在该两个单位千呼万唤之下才同意召开。在第一次的会面中,王赛芝就对笔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那是一场真正的“破冰”会面。

那一次会面,王赛芝听取了国营台三个中文单位的问题和困境后,开始扯开喉咙,以规劝的口吻说:“大家别忘记,国营电视台(RTM)是国阵的宣传工具,所以一定要多多报道我们的活动。”

与会者静默了片刻,笔者向副部长打岔道:“副部长,我觉得话这样说有点不恰当。我们固然是国家的电台和电视台,但是国家和国阵是有分别的。而且,如果政府有好的政策我们当然愿意报道,可是充其量只能说我们是国家的宣传管道之一,而不应该说是国阵的工具。”语毕,王赛芝铁黑着脸,压着怒气,收拾“破冰”后的残局。

接下来第二次的副部长会谈,笔者没参与,却听与会的中文组制作人说,王赛芝在会议上故意询问道:“那个什么《视窗》的制作人没来吗?”第三次会议,笔者又与王赛芝见面了,这次她照旧答应将协助《前线视窗》争取在黄金时段播放。

结果一年过去了,该原本每天有33万观看人次的纪录片节目,在王赛芝争取不力的情形下,继续在中午时段只有家庭主妇有时间观看的时候播放。如果读者会错意,会以为身为马华公会妇女组要员的王赛芝特别照顾华裔女性阅听人,故意让《前线视窗》坐冷板凳。这是笔者第二次对王赛芝大失所望。

王赛芝说什么都没用了

王赛芝第三次令笔者失望透顶的事,只需从略说明,那就是接获笔者投诉广播局总监涉嫌干预新闻自由的事件,在媒体追问下姗姗来迟回应,然后其承诺的“深入调查”在96小时后依然无下文,最后在笔者撰文批评和网路媒体记者的逼问下,才用扭曲真实的手段,略过总监下令腰斩巴贡水坝纪录片的错误决定不提,反而指控笔者的报道有欠全面。

《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林宏祥在5月6日的专栏写了一篇题为<王赛芝,你怎么说〉的文章,揭发王赛芝的虚伪。笔者以为,原本定于5月10日至14日在《前线视窗》播放的万挠高压电缆再次上演被禁风波,彻底推翻了王赛芝的调查结果。

广播局新委派的《前线视窗》监督人叶诗铨,从笔者这里获知将播放万挠高压电缆课题后,在毫无知会《前线视窗》制作人或任何职员的情况下,野蛮地将节目抽掉。他们这一鲁莽的举动,对王赛芝所谓“秉持平衡报道”的要求,无疑是一记狠狠的耳光。

或许是不敢再次领教笔者“强硬的态度”,当叶诗铨受笔者询问节目被禁播的理由时,后者仅透露那是管理层的决定。可是当另一名同事询问他时,他却说那是因为纪录片里面出现民主行动党刘天球的访谈。

区区一个在野党人物的访谈,就令整个50分钟的节目被抽起,这是哪门子的“平衡报道”的要求?国营台的公信力究竟在那里?我们有理由相信,王赛芝花费96小时进行的所谓“深入调查”,其实只是在听从一班处处以巫统利益为优先的广播局高层,以及叶诗铨挟持下的意见,换句话,王赛芝不过是巫统通过其爪牙们摆布的傀儡。

广播局总监狐假虎威

几乎所有在国营电台和电视台工作的公务员和临时工作人员都见识过广播局总监依布拉欣雅亚咄咄逼人的态度,当然这只是委婉的说法,恰当的马来话形容词应该叫做“缺乏教养”(kurang ajar)。

这个外号叫“老虎”的总监,曾经在无数次的例场会议中,目中无人地用挑衅的语气问所有马来裔与会者:“你们之中谁是回教党或公正党的,马上就给我滚出去,不必再干了。”然后又对着华裔职员说:“你们中文组的通通是反政府的行动党。别忘记你们是为国阵工作的。”

什么样的党徒才会对回教党、人民公正党,以及民主行动党有这么偏激的想法,又对“华人”和华语新闻及节目心存这么大的反感,除了巫统还有谁?所以广播局总监不以新闻从业员的专业身份处理新闻和言论,反而不惜牺牲整个国营台的公信力,向巫统靠拢的政治行径就不言而喻了。

曾经有一名前来应征《前线视窗》记者职位的年轻朋友,被老虎面试过后,觉得为什么自己要受到这么大的侮辱和委屈,就决定放弃加入了。还有一些老职员告诉笔者,和老虎共事了几十年,现在碰到面也形同陌路。

比较让笔者哭笑不得的是,这只平时在广播局作威作福的老虎,在笔者揭发了电视台进行违反新闻专业和媒体伦理的行径后,从来都不曾召见过笔者,对媒体的询问更是避之唯恐不及,充分暴露了狐假虎威、欺善怕恶的懦弱行径。

典当新闻自由的媒体顾问

广播局里面存在着不少用纳税人的血汗钱高薪聘请来,却干着损害纳税人利益和阅听人知情权勾当的人士,他们美其名为“媒体顾问”,干的却是类似收集情报的“特务”角色。

随着笔者的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后,隔天就委派过来监督《前线视窗》的马华公会党员叶诗铨,处处盯梢,干的岂非是浪费人民血汗钱,出卖华社知情权的勾当?

如此“神圣”的叶诗铨究竟来自何方,很快就会有揭晓。笔者可以先透露的是,他是因为无法赢得马华公会党员信任,而投靠巫统的“识时务”者。此等人在偏向巫统的国营台能够手操大权,甚至能将王赛芝当木偶,靠的不仅是他个人的“二五”手段,当然还有他那让人自叹不如的特殊经验史。由于叶诗铨过去的工作经验比李安电影《色戒》里的男主角还值得大书特书,笔者不必在此有限的版买位赘述。

辩识主流媒体内的差异

如果说从华社的角度看国营台新闻史,本质上就是一部屡屡企图消灭华语节目播放权的历史,其实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播放时间原本已经很有限的华语新闻、《前线视窗》和淡米尔语节目,数十年来不断的遭受广播局里种族主义分子的排挤和边缘化。这些非国语节目之所以受到排挤,除了语言因素,还存在着新闻专业自主权的争取。

以华语新闻为例,虽然在广播局高层的监控下,新闻报道很难不偏向国阵的利益考量,可是部分秉持新闻专业的记者和制作人,不会像国语台那样明目张胆,自甘堕落地成为巫统的传声筒。相反的,他们长期游走于自主开放,或自我审查的边缘,在有限的自由和紧密的监控下,争取人民的知情权。

华语纪录片节目《前线视窗》,更是大量报道和播放有利人民选择权和获取资讯之自由的特别节目。最近被停播的巴贡水坝议题、胎死腹中的万挠高压电缆纪录片等等,就很能说明主流媒体里面,其实藏着良知和专业毫不比非主流媒体逊色的新闻从业员。

很可惜,这些在主流媒体里面少数有良知新闻从业员的坚持,不仅对内,要受广播局的敌视和打压;对外,则面对对新闻自由缺乏敏感和分辨能力的部分在野党人士的误解和鄙视。

例如,当NTV7《非谈不可》前制作人黄义忠(左图右)为了捍卫在野党人士的发言权而不惜呈辞,却仅仅获得曾经在他的节目中亮相的刘镇东发文告声援。黄义忠主张邀请却不被高层接受的潘俭伟,还有其他相对关注新闻自由的国会议员和人民代议士,都不曾为义忠的坚持和他为新闻自由的牺牲说过一句公道话。

没有新闻自由就没有民主

《前线视窗》也面对类似孤军作战的命运。笔者揭发巴贡水坝纪录片遭停播后,虽然获得了一些非政府组织和学生团体的声援,可是主要政党依然无动于衷。

再次揭发万挠高压电课题遭禁播之后,迄今还没有获得课题当事人,即万挠新村居民,以及相关的顾问、非政府组织等等的支援或精神上的支持。笔者不惜冒犯民主运动同行,说出这番话,是因为认为其实并没有太多社运人士真正了解新闻自由的重要。

忠和笔者,两个加起来都超过80岁的“中愤”,不惜出卖皮相,在熙熙攘攘的茨厂街戴着纸皮箱作成的电视机模型,向小贩和街边没看网络新闻的安哥安娣,控诉主流媒体自我过滤、删减新闻、扭曲真相。

直到今天我才看清楚,世界上有两样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却最重要;那是空气,和新闻自由。这样的结论虽然有点突兀,可是经历了这些日子在国营电视台的腥风血雨,以及目睹那些掌权者对言论自由不择手段的拼死打压,如果我还不理解新闻自由是那么珍贵和重要,那些被牺牲的渴望人们听到的声音,就真的平白浪费了他们的苦难。而对于那些渴望被听到的声音,我不觉得自己拥有轻薄的权利和自由。

谁都能想象人体没有空气的后果,可是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对多数人而言,我相信抽象得轻如鸿毛。如果你不是那个渴望自己的苦难被知道,期待自己的不满和积怨能够被理解的人,如果你不曾对媒体能够承载你的苦难拥有任何期待,你对新闻自由的理解,注定要停留在媒体系教科书里面的字面意义。

互联网时代的民主战场

你们可以把新闻自由想象成,那是一万多名被水坝工程抛入水深火热的原住民在深夜里的叹息或哀号,或者是一名本南人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女,因为无法受教育,被逼重复上一辈的穷困潦倒的永恒轮回的绝望眼神。

如果你选择看不到与不理解,那是因为你更在意的,可能是自己的形象在家人、同事、情人,乃至公众面前的评价;你或许不曾贴近过自由。

你要理解自由,包括新闻自由,就别期望我用八股文或者洋洋洒洒的评论文字,去堆砌诸如:“新闻自由是举凡选举权利、司法公正、人身自由、行政廉洁、反贪腐败,等一切公共领域的基础。”

新闻自由抽象理念最终捍卫的不过是一个表达者对真相执著的尊严,以及依靠他的表达寻求社会正义的群体或个人的命运。这个表达者我们称为新闻从业员、媒体工作者、节目制作人、记者、编辑等等,这个等待被表达的群体或个人,却是和我们相依为命的,有血有肉的人民。

对于那些从来都在承担社会不公正之苦难的底层社会,新闻自由的彰显于否,是他们的切身之痛。对于那些有能力应用流通的资讯和新闻自由来选择、判断,甚至为国家建议良策的人士,新闻和言论自由则成为他们判断和抉择完善与否的最大依据。如果你是有能力的后者,就必须更敏感、更挑剔地对待新闻自由。

倒读报章的快闪行动

纳吉上台之后,对主流印刷和广播媒体的监管,远远超出阿都拉时代的现实已不在话下。 自从2001年5月28日南洋报业集团被马华公会收购,《南洋商报》和《中国报》沦为党报进而落入星洲集团手中,造成整个华文报业一言堂的颓态也不在话下。我们今天面对的是一个资讯流通仅限于少数城市群体、谎言充斥主流社会的严峻时代。

在这新闻自由的严冬,当举手示威和喊口号的群众还没有了解新闻从业员的苦心的时候,我们惟有通过“快闪”的方式向普罗大众传达主流媒体颠倒、掩盖事实的讯息。

当你选择用脚和身体,一步一脚印地把一个简单不过的讯息传达给失去资讯自由的市民时,你才会从城市人的集体互联网幻觉中惊醒;因为社会的大多数依然生活在资讯封闭的年代,而享有互联网优势的你,又如何能协助这个国家的大多数,去突破这个要命的限制呢?

完稿于5月13日被炒之日

Posted in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

Another Documentary Program Banned by RTM— Rawang Power Transmission Issue Become 2nd Victim of RTM Unethical Self Censorship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10, 2010

Chou Z Lam

A documentary series on issue revolve around the Rawang power transmission and residents of new village who refused to give way for the project, is off the air today by RTM without any explanation and notice from person incharge of the TV station.This documentary series is supposed to be on aired from Monday( 10th May) to Friday( 14th May) at 12.20pm, at TV2 channel.

The documentaries was done by Galeri Mandarin Nasional’s reporter Chin Hueyi and the producer is Tan Ean Nee, Chou Z Lam is co producer.This off the air incident
is the 2nd incident, after a 10 episodes of documentary series on Social impact of Bakun dam relocation program were forced to shelved under the instruction of RTM director general Dato Haji Ibrahim Yahya trough the advice of TV chief reporter Jumat Engsan.When asked by journalist and native of Bakun, the former denied he had given the off the air instruction and blamed the producer of Bakun documentary,Chou, for his refusal to reedit the documentary.

This incident which is believed to be self censorship, also come right after Deputy Minister of Information Heng Sai Kee had promised to Malaysiakini and other media, that she will make sure Galeri Mandarin Nasional will continue operating after the Bakun program off the air incident.I don’t want to distort what madam Heng was trying to promise, but the obvious implication is, her promise only further jeopardizing rights of the peoples to be heard, as well as peoples of wider community to know whats is exactly happenings in the country. I think Heng Sai Kee as well as the minister Dato Rais Yatim, owe all of us an explanation, why “ indepth investigation”, guarantee and promise by deputy minister will resulted in further deteriorate of press freedom in this rakyat owned TV and radio station.

Instead of reevaluating their self censorship and decreased credibility, after I disclosed the bakun documentary off the air incident, RTM management had chosen to increase their control over the authority and professionalism of 3 mandarin unit, i.e Galeri mandarin Nasional, the TV2 mandarin news unit and mandarin program by radio RTM. They had officially appointed an MCA member Yap, who has no experience with jouranalism to oversee program and news produced by this 3 units. Whoever has given the instruction to carry this survelience, I would say this act will only erode the credibility of RTM, jeoparding the rights of information of its audience and humiliate the pride of journalist, as well as insulting the profession of journalism.

Those in power in RTM seems doesn’t understand a single fact, that this broadcasting stations is not own by BN, but the peoples and the communinities.

I here by urge those who had humiliated the profession of journalism to resign their post in RTM and apology to RTM’s audience as well as those who had contributed their time and effort for the success of production of Rawang documentary and Bakun documentary series.

10.5.2010 12.27pm

Posted in 言論自由 | 1 Comment »

王赛芝,你怎么说?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7, 2010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作者/林宏祥专栏 May 06, 2010 04:37:50 pm

【荒城笔记/林宏祥专栏】2001 年5月28日,马华公会辗过民意,强行收购南洋报业。当时,《南洋商报》记者周泽南撰文反问:“新闻从业员的尊严能被收购吗?”后来,他选择用脚抗议,拒绝成为马华公会的喉舌。初次见面,他递过一张用橡胶印在双面纸上的自制名片,是我至今收过最具份量的名片。

2010年4月20日,ntv7节目制作人黄义忠坚持乌鲁雪兰莪(Hulu Selangor)补选是非谈不可的课题,于是选择用辞职信来表达新闻从业员说“不”的最后权利——像瑟瑟寒风中“嚓”一声的火柴,或还未来得及照亮些什么,就已化作一缕消散在黑暗中的白烟。

2010年4月28日,重返媒体的周泽南揭露《前线视窗》制作的巴贡水坝专题遭上头腰斩,播映两集后临时抽起剩余的八集。“腰斩”原因于是成了罗生门,周泽南得到的回应是“对诗巫补选、砂拉越州选不利”;原住民在电话里听到的解释是“本来这个专题就只有两集”;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与部门主管开会后得到的版本是“专题有欠平衡”,最后抛下结论:“这是技术与行政问题”。

无知与无耻

这些年来,面对权力坦克的镇压时,新闻界里多少人宁为玉碎而选择螳臂当车;多少人但求瓦全而选择忍辱负重;多少人从袖手旁观到落井下石,从沉默的共犯进化为言论自由的刽子手……

贵为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兼马华公会妇女组副主席,倘若王赛芝(右图)对“新闻”有最起码的认知,对党史有最低限度的理解,她应该会从周泽南的“强硬态度”上,看到自己的无知与无耻。摆在眼前的是:其一、“有欠平衡”的标准如果用在国营电台上,多少节目可以出街?其二、王赛芝是否准备套以“引外界人士干预”的罪名,把新闻从业员,乃至公众对言论自由的诉求,草草打发掉?

任何一个本地政治常识及格者都知道,马华公会副部长在政府部门里的地位是如何的卑微。把话说穿,此时此刻的王赛芝也许满腹牢骚,对夹在中间当家不当权却成为众矢之的的自己感到无能为力。另一方面,政治嗅觉稍微敏感的人都知道,诗巫补选后内阁或会重组,王赛芝可能被调到另一个部门。在她简单的算盘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内部事务”、“拒再回应”,再撑一下子就能把烫手山芋转让下一个“受害者”。

威望是臀部沾回来的光

这样的短视于是造就了今时今日的马华公会。坦白说,马华公会副部长,乃至部长,拗不过部门内的官员,难道纯粹只是巫统霸权的问题吗?

回头看看,掌管交通部的马华公会前任总会长林良实(左图),卸任后无法变成“交通专才”——至少他下台后没有媒体会在探讨国家交通课题时,咨询这个拥有17年经验的前部长。这个现象说明什么?马华公会领袖在媒体上占一席之地,其威望、其颜面,全都靠其臀部在官位椅子上沾回来的光。

也就是说,马华公会领袖在政府部门的岗位上,非但没有在精神领导上注入千年不朽的价值,甚至无法扮演受人尊重的“专业”角色。除了身型,没有人说得出江作汉与黄家定的分别;除去性别与香水,曹智雄与黄燕燕在财政部,究竟有什么两样?

从这样的脉络来看,今天的王赛芝与舆论压力下辞职的周美芬,其差异大概就只有“对马华公会前任总会长翁诗杰的忠贞程度”。然而,对翁诗杰忠肝义胆的血性女子,在面对“新闻自由”这个公众利益受侵犯的时刻,竟然厚颜无耻地归咎“周泽南态度强硬”,然后一走了之。

马华领导层的嘴脸

这难道还不足以解释马华公会今日在公共场合上所遭受的批评、嘲讽、奚落与挖苦吗?我原本以为蔡细历上任总会长后会把马华公会输掉的尊严一件一件穿回来,或至少先穿上内裤;岂料乌雪补选中,他最快捷的反应竟是先把内裤套在头上,让人认不出内裤底下的马华公会。倘若巫统脱了安华裤子后再对蔡细历上下其手,我不认为蔡细历有什么值得让人同情的条件。【点击:马华公会,请闪一边!】

再往下看,马华公会当下领导层的排阵,别说挽回华社的支持,我想,离开“尊重”恐怕都还有段距离。2008年在野的郭素沁与拉惹柏特拉(Raja Petra Kamaruddin)在《1960年内安法令》下被逮捕,高喊“我有一个梦”的廖中莱始终支支吾吾,原本憨厚的嘴脸顿然丑陋不堪。你告诉我,支撑“公正”的核心价值,难道要靠署理总会长随时缩进壳里的三寸颈项吗?

即使不谈贼头鼠脸的政客,把焦点转向那个投入体制的知识份子何国忠,又如何?在面对大专生以砸电脑荧幕抗议电子投票的时候,我不知道身为高教部副部长的他颜面何在。我很肯定何国忠在党内失势时不会接受当权派在重选时使用电子投票制度——然而,他掌管的高教部却把这一套“己所不欲”的制度施加在大专生上——因此,当他以那张木讷严肃的表情对着镜头念出“改变马华,我们只差一步”的时候,他脸上“诚信”的价值大概不会超越中文系院中厕所里的一格厕纸。

从母体到青年臂膀——那个引领年轻人的总团长,给人感觉像团油腻的脂肪,哪里有肥鱼大肉就往哪里长;不小心塞进牙缝的时候,则眼泪簌簌,鼻涕潺潺。往下一看,署理总团长犹如上瘾的警犬,对行政议员官车的排气,特别敏感。

妇女组如今有“新闻自由”的水性杨花,还需要赘述吗?

重拾诚信?

原谅我的直接,我实在看不出马华公会有重拾诚信的机会。那些为“诚信”而掉落的眼泪与鼻涕,那些为“诚信”而燃的烛光与黑衣静坐——在公众眼里,甚至连眼屎都不如。原本主张解散霹雳州议会的署理总会长,上位后则让权力的白蚁把自己的记忆蛀蚀得一干二净。什么改革、转型的承诺,在新闻自由日前夕沦为一泡屎粪,人人捂着鼻子走得远远的。

黄义忠、周泽南都不是什么英雄,他们辞职的新闻在在主流大报里,甚至连20只野猪下山觅食的独家新闻都不如。然而,黄义忠至少用辞职证明了乌雪补选是非谈不可的课题;周泽南也用“印在双面纸上的自制名片”,证明马华公会收购不了所有新闻从业员的尊严。

若干年后,谁会记得历任“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是谁?但是,黄义忠的学生会看到自己讲师展示了新闻从业员应有的风骨与勇气;一万个原住民的记忆里,会有周泽南拿着摄影机的身影。他俩至少在自己的岗位上,用微弱的力量,捍卫了制度应有的不朽精神。

而马华公会的领导人,究竟要用什么说服人民,这个政党有改革的一天,在未来可以成为全民政党,捍卫自由公正平等的核心价值?

王赛芝,你怎么说?

林宏祥现任《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

Posted in 言論自由 | 1 Comment »

王赛芝调查只听单方面意见 纵容腰斩节目却视为平常事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5, 2010

周泽南

5月4日,我说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是超级菜鸟记者,今天,我看了副部长在记者逼问下才公布的“深入调查”答案,还是要说她确实是超级菜鸟记者。

如果一个单位负责人接到涉及公共领域利益的投诉,她应该进行的调查步骤,第一个应该是向做出举报者进行跟进询问,以便能够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是王赛芝不是,她第一时间进行所谓的“深入调查”,是和涉嫌干预《前线视窗》节目自主的一票国营电视台高层了解情况,听取单方面的意见。这样偏袒的“调查”果然“深入”,可是却完全不符合副部长对巴贡课题报道所要求的“全面与平衡”。

王赛芝经过4天后尚未交代国营电视台TV2节目《前线视窗》巴贡水坝专题节目遭勒令停播的事件,被我批评办事效率比一名菜鸟记者还不如。她在《当今大马》询问后才肯公开表示,已召见所有有关的电视台负责人调查此事,并亲自观看了部分的节目片段,并且声称这是一宗电视台的管理运作问题,并非周泽南所指的打压新闻自由。

笔者对副部长终于(深入调查96小时后)在媒体追问下,才肯出面澄清这件事,深感惊讶。第一,副部长声称已召见“所有”有关的电视台负责人调查此事,可是却完全没有询问我事情的发生和过程,只单面听取几名高层的意见,这样的调查完全违反了副部长自己要求的“全面与平衡”,更无法达到她所承诺的“深入调查”。

第二,王赛芝回避了广播局总监下令其下属新闻主任基于“课题对诗巫补选会有敏感”而决定强行停播的指令,严重干预新闻自由和不恰当的自我审查的新闻室操作,强调这只不过是“一宗电视台的管理运作问题”。暴露了她的调查不但违反不偏不倚的原则,更企图将政治干预的事实扫在地毯下。王赛芝听取了单方面意见之后,不但企图将打压新闻自由的国营台高层描绘成受本人“强硬态度”欺负的受害者,还将自我审查,在接到不明简讯投诉后就草率停播节目的野蛮行为合理化。这样的行为不像是“深入调查”,倒像是“共谋”和“合演”了。

笔者以为,王副部长如果要洗脱这样的嫌疑,不妨公布调查所会见的人士的名单,这些人的身份,比方说,是否包括一些原本不属于新闻制作高层,却突然被调配过来充当“监视”《前线视窗》的特务型人物?

笔者举办国营电视台广播总监下令停播一事发生后,电视台高层第一时间的回应不但不是自我反省,或者调查停播指令是否有误,反而在隔天一大早就委派一名身份不明确的“新闻顾问”叶诗铨,前来监督《前线视窗》接下来要播出的节目。这样违反常理,加剧新闻从业自我审查的举措为何不在副长的调查范围内?

很显然王赛芝的调查结果就是避重就轻;放着严重的政治干预新闻自主和“引狼入室”的将新闻工作特务化,这两个重点问题不管;只在笔者涉嫌报道欠平衡方面大作文章。巴贡水坝课题只播出两集,王赛芝还没机会看完就一口咬定报道不全面和不平衡,她大概忘记了《前线视窗》自副部长上台以来就对他的要求。那就是让该节目在收视比较理想的时段,拥有一个完整的播放时间。

如果《前线视窗》拥有30分钟的完整播放时间,就不必将节目肢解成残缺不全的每天10分钟的节目。《前线视窗》制作人三番四次在和王赛芝会面的时候,寻求后者协助为国内中文听阅人争取一个理想的播放时段,每一次都落空,我们这些习惯逆来顺受的“主流媒体”制作人,却不曾要求副部长兑现承诺。

王赛芝向《当今大马》记者表示,被笔者指下令停播节目的国营电视台总监依布拉欣(Ibrahim Yahya),事实上只是要求周泽南重新剪接专题片段,让内容更为全面与平衡。她说,依布拉欣此举在电视台内属平常事,但是周泽南却态度强硬拒绝,结果才会演变成一场冲突。

王赛芝果然是菜鸟记者,采访或受访前也不先做点功课。我在自己的部落格清楚交待了究竟是谁下令停播的指令,这个新闻主任只要求笔者重剪,却没有保证重剪后一定能够播出。当笔者向这名主任要求白纸黑字的指令时,他只表示那是他本身的决定,也同时代表总监的立场,那就是“在补选期间绝对不允许播放任何敏感课题”。

笔者唯一得感谢王赛芝的是,她至少愿意强调:“自己身为一名决策者,她必须确保《前线视窗》继续播出。”不过,这点保证是不足够的。如果秉持为人民说话的《前线视窗》在新特务的监督和干预下只能播放不痛不痒的课题,或者未来的节目,就像王赛芝所说的:“至于节目内容则属于电视台的技术与营运问题,交由电视台的专业人士来处理。”等于把《前线视窗》的“前线”特质,收编为“后庭”风景。

这样闪烁其词,模糊重点的回答只不过是将维护新闻自由,保障读者知情权的义务,拱手让出。马来西亚的新闻自由排名已经下滑到产不忍睹的地步,身为副部长的还不痛定思痛,亡羊补牢,反而假借深入调查之名,加剧对《前线视窗》和可以预见的,对整个中文新闻组的监控。如此涉嫌蚕食读者知情权,人民言论自由的行为,必得接受历史的裁决。

曾经和王副部长站在同一条船上的前任马华部长翁诗杰,至少当年曾经抗议过林良实通过马华臂膀华仁控股,收购南洋报业的恶行。今天我们没有要求王赛芝向当年还能发表铮铮言论的翁部长看齐,只不过要她向读者,原住民和选民交待,还电视台一片小小的净土,继续为人民发声,不料王赛芝却迫不及待的假借“平衡报道”之名,为砂州政府和巴贡水坝承包商寻求“发声权”,模糊读者,人民和选民的焦点,笔者只能慨叹,王赛芝的调查能力确实连菜鸟记者都不如,可是她扭曲重点的能力,却是一般政客都要自叹不如的。

为了展示王副部长韩捍卫新闻自由的诚意,笔者建议王赛芝别再以“不干涉国营台内部问题”为借口,即刻下令撤除身份和行动皆可疑的叶诗铨的职位。而且,对电视台聘请这样身份可疑的人物一事,进行“深入调查”。当然,读者是不准备再等另外一个96小时的。

Posted in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

超级菜鸟记者王赛芝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4, 2010

周泽南
身为一名新闻从业员或者电视节目制作人,如果我的工作效率和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一样,我想即使上司不叫我辞职,我也会引咎辞职。
新闻、通讯及 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在4月30日,也就是4天前发文告,声称“该部门将严正看待近期频有电视节目遭到政治干预一事,承诺将深入调查,以正视听。同时,她强调自己绝对没有草草打发任何人,在接到讯息的第一时间内,就已指示其高级秘书了解事情经过。”
文告已经发出4天了,结果王部长似乎有意忘记了这件事。毕竟,如果读者设身处地的站在王部长的立场想,也许10多万砂拉越原住民的心声不算什么,17万《前线视窗》听阅人的知情权不算什么,诗巫选区选民的选举权利和获得有关选举资讯的自由不算什么,而最重要的原则问题——即新闻自由更不算什么。
“调查性”媒体工作者对自己应该有一个最基本的要求。假如上司要求我们在今天截稿时间内,查出国营电视台广播总监,下令停播巴贡水坝纪录片系列的理由和经过,对自己有要求的记者,可以在一个小时或者更短的时间内,找到答案。即便最终获得的答案可能只是“我没有下指示,你不如去问周泽南”之类的闪烁其词。
贵为新闻、通讯及 文化部副部长的王赛芝,如果花了4天或者96小时的“深入调查”,还无法向原住民,读者,群众,选民提供一个完整的交待,我们或许可以说,这样的人民公仆,连一个普通菜鸟记者的调查能力都没有。
或者副部长有其他苦衷,不想调查,不愿调查,但是她必须分得清楚,个人的利益或者党的利益,不能凌驾于选民,读者和原住民的知情权。

也是马华公会妇女组副主席的王赛芝王赛芝还在文告中允诺,当日(4月30日)她也会召集电视台节目总监与该节目负责人,以深入了解事情真相,王赛芝说:“在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和汇报后,该部门才能全面掌握实际情况,并针对此事做出回应。因此,希望公众暂且不要作出任何不必要的揣测,衍生更多不必要的误会。”

拜托,王部长,一个简单的指令,如果96个小时过后还无法查个水落石出,如何叫人民不“揣测”,不“误会”。即便我们都不以小人之心,去度部长之腹,也难怪我们不去质疑王副部长或者部长助理的办事能力。

Posted in 言論自由 | 4 Comments »

11维权组织今发动联署备忘录 停止媒体政治干预及自我审查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五月 3, 2010

作者/《独立新闻在线》朱君明 May 03, 2010 01:41:26 pm

11 非政府组织今天开始发动《停止媒体业之政治干预和自我审查》联署行动,作为2010年马来西亚人要求媒体自由的备忘录,这份新闻自由和维护专业的诉求将提呈予中央及各州政府。

11非政府组织包括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独立新闻中心(CIJ)、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等今天为配合世界新闻自由日,在隆雪华堂召开记者会推介《停止媒体业之政治干预和自我审查》备忘录。

此份备忘录所提出的要求包括在短期内,即在本月杪前马上落实:

一、NTV7和第二电视台必须针对最近被指责审查事件作出解释。

二、首相纳吉明确保证其领导团队或家族成员,不会破坏媒体业者在题材、角度和新闻来源选择上的专业判断。

这些组织也要求政府在明年的新闻自由日之前采取以下行动:

一、成立一个皇家调查委员会或国会特选委员会研究和建议媒体法律改革以:

(1)确保印刷、广播和网络媒体的最低入场门槛,以确保媒体业者的多元性。

(2)所有政治检查机制必须被废除,并以由媒体业者和公民社会组成的真正和独立的机构取代。

二、 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必须捍卫记者和公民行使表达自由和资讯自由,免于被非政府机构恐吓的权利;在检讨目前法律的当儿,该避免滥用现有的法律,打压媒体自由。

三、媒体业者必须维护专业和新闻自由,而非实行自我审查。

指八次重大侵犯媒体

在记者会上,独立新闻中心负责通讯及宣传的叶韦坊(左图)胪列了我国新闻自由在过去12个月,八次遭到重大侵犯的案例,其中包括第二电视台停播关于巴贡水坝的纪录片、NTV7《非谈不可》清谈节目的干预和审查以及《中国报》关于全国总警长辞职的“准确报道”等。

“我们促请所有马来西亚人,特别是首相纳吉的领导班子和媒体业者,回应自去年新闻自由日以来的下述八次重大的侵犯新闻自由事件,这些事件或是因为直接国家干预,或者是非国家机构,或媒体机构的自我审查。”

她还指出,媒体自由在《联邦宪法》第10(1)(a)条下获得保障,侵犯媒体自由已导致四个严重的后果:

一、解除媒体作为第四权的权力,将使公众无法审视政府和提倡良好治理。

二、以敏感为由,选择性地压制公共讨论,将禁止来自各族群、文化、语言和社会经济背景的马来西亚人达致真正的互相了解和和谐。

三、掩盖不正义和不和谐,继续边缘化常见的受害者-妇女、原住民、城乡贫穷阶级、性向少数群体和其它弱势群体-将使他们的困境无法被聆听和无法被赋权。被第二电视台停播的《前线视窗》就让一万名柏拉加原住民的困境消失于阅听人面前。

四、使公民噤声普遍上打压马来西亚人的创意和动力,这些对提升国家经济和摆脱中等收入困境非常重要。

来自政府和非政府的干预和媒体业者的自我审查促成这些危险,当然也包括残酷和反竞争的媒体法律,例如《出版与印刷法令》,《通讯与多媒体法令》,《官方机密法令》和《内安法令》。

指出版法令不合时宜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代表黄业华(右图)认为,《1984年印刷机及出版法令》(PPPA)是一个不合时宜的法令,自从有了这个法令,我国的新闻自由每况日下。他敦促政府废除《1984年印刷机及出版法令》,并把媒体改革列为政府改革的其中一项。

人民之声(SUARAM)协调员郑文辉则促政府开放更多的新媒体执照给有新发展新闻事业的人士,以确保新闻独立。他不忘提醒政府,欲要成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就必须在维护新闻自由方面多加努力。

新纪元学院前进阵线代表蔡宜伦呼吁所有大专生向政府施压,除了要求政府成立委员会调查最近两起媒体自我审查的事件,更要制定《资讯自由法》,确保政府决策透明化,公众知情权不受任何形式的干预,以证明政府维护媒体自由的诚意。

另外,他还要求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履行她的“尊重新闻自由,保障多元、公平、平衡和专业的新闻报道环境”承诺,在两星期内公布新闻部对周泽南、黄义忠事件的调查。

斥首相夫人干预媒体

我国著名漫画家祖纳(Zunar,左图)则表示,我国新闻自由指数下滑将给国家发展建设带来负面的影响。他揶揄国阵的“改革”口号是从坏改变得更坏。“‘国阵可以改变’意味着什么?把今天的媒体置于这种等级,我们可以说是‘从坏到更坏!’。”

祖纳在记者会上更指斥首相夫人罗斯玛发手机短讯干预媒体运作是不该有的行为及前所未有的。最后他呼吁全体媒体人士站出来以一同捍卫新闻自由。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代表邱进福引述今天《星报》(The Star)用三个版面来报道国阵在为诗巫补选作宣传的新闻,然而对其他候选人却只字不提。他认为此举是不正确的,因为有违媒体所扮演的监督与制衡的角色。

“这是不公平及平衡的报道,媒体不应该被政治化,人民有知道两方动静的权利。”

亚洲策略与领导研究院公共策略研究中心前主任林德宜(右图)指出,140多名的排名显示我国有打压新闻自由。他敦促所有获得利益者、媒体界人士。以及政府,时刻确保我国媒体的开放,确保其自由、独立及中立,自我设下关键绩效指标(kpi),以便在未来12个月内挤进前100名。

我国排名下跌

独立新闻中心指出,马来西亚不只陷于中等收入困境,也是世界上新闻自由指数最低的百分之三十国家之一。

根据自由之家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公布的世界媒体自由排行榜,马来西亚在过去八年的纪录令人震惊:2003年排名71(100个国家),2004年排名154(193个国家),2005年排名152(194个国家),2006年排名141(194个国家),2008年排名150(195个国家),2009年排名143(195个国家),2010年排名142(196个国家)。在东盟成员国中,我国尾随东帝汶、菲律宾、印尼、泰国甚至柬埔寨之后,马来西亚都比这些国家富裕。

这些团体也希望公众人士在本月29日以前踊跃登陆此网站签署此备忘录,以为捍卫我国新闻自由出一份力。

这份备忘录的主催团体:

1. 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WAMI)
2. 独立新闻中心(CIJ)
3.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CRC-KLSCAH)
4. 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
5. 马来西亚人民之声(SUARAM)
6. 漫画家祖纳和《漫画库》团队
7. 我是马来西亚之子(SABM)
8. 公共创议中心(CPI)
9. 社会进步研究机构(REFSA)
10. 新纪元学院前进阵线
11. 国民醒觉运动(Aliran)

此备忘录将公开予团体和个人签署,直到2010年5月28日。个人可通过网上签署,网址是:http://www.petitiononline.com/20100430/petition.html

Posted in 言論自由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