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隨筆’ Category

再也没有母亲的除夕夜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2, 2011

周泽南

吉隆坡今年的除夕夜下了一场雨,雨点交织的夜景中我可以想象家人和朋友与各自的家人团圆共聚的气氛,可是这一年,我刻意让自己孤独;那或许是克服难过的一种非常手段,或许这样,失去母亲的悲恸才能摆脱隐晦而缓慢的方式来获得比较激烈和直接的宣泄。

钟凤美,我母亲,是在2010年12月22日去世的,刚好是冬至。姐姐们准备好了的汤圆都不敢拿出来,静悄悄的丢掉了,我妈妈在接近抵达故乡的路上断魂,像一场被抛弃的团圆。不过从她当天安详的表情看来,应该是知道自己快抵达故乡而心安的离开了。我一直有一种幻觉,觉得母亲是隔着救护车的玻璃窗,看到南北大道上的路牌。写着Kuala Kangsar,就心安的撤手而去的。你说我浪漫化也好,to die on the road,在路上离开,有一种在不断行驶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划上句点的浪漫。

母亲走后的一个月内,我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飞蛾,没有在梦里和她相会;我以为曾经挚爱的妈妈就这样淡出我的存在,像不留下痕迹的青烟。终于到了足一个月的当晚,我梦见在地府的某个角落和母亲见面,穿的是我小学时候她常穿的连身短裙,从容的等待我的到来,我问她近况好不好,她以一贯的语气回答:“还不是一样。”既然跟往常一样,我就放心了;因为她的往常心理状态健康得毫无瑕疵,这样的往常跟天堂里的心境应该没甚差别。做梦之后的晚上,真的就有飞蛾光顾大厅,一直呆到隔天才消失了踪影。

钟凤美,教名Rufina,生于1935年农历8月初9,卒于2010年冬至,下午5时前后,在返乡的途中。父母祖籍潮州,妈妈是一名娘惹,只说潮州话和马来话,身穿kebaya和sarung,所以妈妈和我一样,都长着卷发,和拥有原住民的轮廓。妈妈出生在威省的爪侇村(kampung Jawi),在浓郁的天主教信仰氛围中长大。虽然嫁给死硬派的无神论父亲后,再也没有做礼拜和上教堂,可是由始至终,雕有耶稣像的十字架项链,一直不曾离开她的颈项。妈妈临走前的一个礼拜,我去看她的时候,在她注射了麻啡,意识还不全然清醒的时候问她,是不是还信上帝,她肯定的点了头。我是顽固的无神论者,妈妈的印象对我而言,和圣母玛利亚几乎没有分别。人就是这样长满着矛盾,人就是矛盾。

Rufina撤手归西之后,我到她的房间墙上取下她年轻时的人头照片,初看之下是眉清目秀的美人,朋友形容;“她有一双善良的无惧的眼神。”我母亲很年轻时,曾经跟随天主教会的义务诊疗团队四处行医,叫做天主教福利队。旧照片显示,她经常陪同行医的英国神父,也担任翻译员。他们曾经在金宝古庙的前悬壶济世,那时候我妈妈看起来真像天上飘来的白衣天使。
我妈妈嫁到江沙之后,曾经在三个地方落脚。第一处是在太平-江沙公路旁的医生别墅,和一名老医生一起住。我应该是那时候出生,还记得两岁至三岁时冲到大马路上,被车辆吓到哭着回来。我小学时,父母搬到江沙花园,隔壁是小学副校长,几年后再搬到一辈子定居的高山花园。我妈妈在我成长的二三十年过程中,印象中几乎完全没见过她情绪失控,或者患过什么严重的疾病。身心健康对她而言似乎是以身俱来的天赋。

我从小就见识了母亲的能干,节俭和勤奋。上午做了菜就到药房当护士,放工后继续持家,老早就兼任了职业妇女和家庭主妇的角色。她是全家人的护士兼医生,在她的照顾之下,除了大学体检,我半辈子都没进过药方或医院。

我不需要详述母亲的优点和教育儿女的可取之处,只需要提一件事来证明她处理事情或教育儿女的独有智慧。我一年级那年考了全级第一名,级任老师把一二三名的同学叫出来,要我们分享父母亲送我们什么礼物,以示奖励。第三名的站出来说: “我考第三名,妈妈给我一百元“,1975年,我连十元大钞都没握过,根本不知道100大元的价值代表什么,同学们展现了羡慕的眼神。接着第二名的出来了,他说,我考全级第二名,爸爸送我一只金手表,换来更多的羡慕和掌声。

最后到我上场了,个子特别矮小的我等待老师的指示后,大言不惭的公告天下:”我妈妈说我考全级第一名,要奖赏我,所以买了一串紫葡萄给兄弟姐妹所有人吃。“我的公告引起了哄堂大笑,我感到莫名其妙,回去转述给全家人,他们也没告诉我好笑的原因。我记得十多年前妈妈到槟城医院检查心脏时住院,我买了葡萄给她,她就和我们提起了这段笑话。

我妈妈最爱吃咖喱面,penang laksa,拿手好菜有咖喱虾,猪脚醋,芋头扣肉,各种各样的汤,一个礼拜里面的每一顿菜,都不会重复。今年除夕夜,是我第一次吃不到她亲手烹饪的包菜花炒虾仁,蒜米白斩鸡,烧鸭,番茄蒸鱼,asam 虾球,西洋菜汤;我只能在mamak档,想象着妈妈的菜肴,也想着她和我们共进团年饭。唯一不敢想的是我父亲的心情。

Posted in 隨筆 | 3 Comments »

不再眷恋于树木,我宁愿是地瓜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13, 2010

周泽南

邻居是不谙华语,也不懂粤语的印尼华人。前几天她递给我一粒发芽的地瓜,俗称番薯,叫我种在后院。我暗中用多年没有使用的母语骂道:“有牟搞错阿,叫我种番薯?”我没有把那发芽的番薯种下,耽搁在外边的鞋架上。今天无意中看到,让我惊觉,邻居或许想通过地瓜,向我传达另外一种隐含的讯息。

我在澳洲的旅行日记里提到,树木给旅人的感觉是隐痛。写那段文字的几天后,我向墨尔本的一个二手书摊贩用15澳币买了一本哲学怪杰deleuze的《对话II》(DialoguesII),卖书的说我识货。我感觉很好,虽然明明知道他还是稳赚了我一笔,因为那是在澳洲期间少有的和当地人的对话。

我凭着飞机机位上微弱但集中的光亮重温《对话II》里deleuze的“游牧思想”,才猛然惊觉自己在最近几个月以来受“树木”思想的压制和掌控,而丧失了思考的生产率和弹性。

清算树木

Deleuze不喜欢树木的意像,他认为树木是一种根植在人类脑袋中,以便产生固定想法,“有用”的概念,以及“正确”观点的霸道存在物。树木具备如此特性;树身总会有一个起点,一个来源,例如种子什么的,来充当整棵树的起点或来源。按我的理解,用树的这种特性来思考,人们就会倾向于为每个行为,每件事故,寻找一个固定的起因,而忽略了起因的多重可能性,重叠性与不确定性。

树还按照二分法生长与操作;一个枝干二分为更小的枝干,上面的枝干和下面的枝干,左边的枝干和右边的枝干,粗壮的枝干和幼小的枝干;这种二分鼓励人们的思想和语言,也按照二分的极端来操作;痛苦vs幸福,爱vs不爱,主动vs被动,参与vs旁观,娱乐vs工作,短暂vs不朽,好色vs禁欲。。。 。。。

树干的中间,即年轮,是环绕着一个中心不断发展的单向动作,它具备严格的结构,一圈圈,一分分的向外扩散,树木的每个细胞,都向执行着一道无上的命令,为了生存,你只能跟着大伙往同一个方向生长和伸展。这个结构牢牢掌控着树木的历史和记忆,什么部位都有一个起点和来源,都依赖历史的存在。树木具有历史和未来,树根和树苗,他们构成整个树的历史,树的进化,树的发展。

人如果都向树木那样,处处讲求饮水思源,天天都要发展进化,那样的思想和生活只会让人窒息。可是我们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树木的形象,随同他的生长命令,已经根深蒂固的根置在人类的脑袋;所以我们坚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凡事都必须有历史延续性,凡事根从一道命令,一种指标,一个口号。

背叛树木

整个人类的脑袋,以及由他产生的知识,都像树木那样系统化,结构化,历史化。所以,我们说the tree of life, the tree of knowledge, 甚至家庭也变成family tree,在思想学术,文学,艺术;也搞这个流派源自这流派,那个流派派生这个流派的线性追溯和研究。整个世界都要求回到树根,回到根源,起点。生物学,语言学,资讯工艺。

可是,deleuze提醒我们不要忘记,有些思想可以逃离历史和根源,有些概念可以不根据线性逻辑,他们拒绝被二分。他们不断地生长和发芽,不根据二分的方式,胡乱的伸展,就像现在挂在我家鞋架上的地瓜。

圆圆长长不规则的一个地瓜,没有中心点,处处都是中心点。他所构成的线,不总是朝向一个起点或终点,它可以交错,打破结构,可以飞跃,可以超越。

地瓜生成着,不慌不忙,不带着记忆,没有从前没有未来,它和二分的机器对抗着。按照地瓜的精神,生成女人就不是成为女人或男人,动物生成就不是成为动物或成为人类。拒绝二分,意味着能够在黑白之间跳跃,能够游走于固定的概念和事物,它可以在间隙间停留,可以在裂痕里面窥见实相,可以不必在被规定的社会角色中生活和呼吸。

地瓜态度。。。(待续)

Posted in 自由(liberty), 隨筆 | 5 Comments »

旅行素描II:看不见澳洲原住民的焦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8, 2010

我错过了今年的528节日,有点遗憾,不过却在异地的澳洲碰到一个意义比528还非凡的节日,澳洲老外叫National Reconciliation Week,也俗称sorry week,是为了对白人的祖先们侵占了澳洲原住民的土地,并且通过将他们排除在发展主流之外的政策,把原住民边缘化的历史行为进行忏悔和反思。

2006年的澳洲人口普查显示,原住民人口只有大约50万,不及整个澳洲人口的4%。其中大约4分1的原住民,已经成功投入主流社会,混杂在澳洲各大城市的人流里,另外4分1继续留在森林或森林边缘,过着难以维持的游牧生活,还有2分1,集中在城郊地区的贫民窟,天天和贫困,失学,偷窃,毒品,酗酒,和暴力为伍。

墨尔本街头的人流里白天以亚洲人种居多,周末晚上则是白人年轻人的天下,他们从一间酒吧喝到另一间酒吧,然后用醉步横行在午夜的街头,不时发生醉后伤人的事故。我比较留意街头上有没有原住民的踪迹,结果非常失望。这里的原住民几乎只存在于博物馆的历史叙述中,路标告示牌的奋力介绍中,以及原住民艺术作品和手工艺品的消费中。

在这片每一寸地都有过他们脚印的土地,我嗅不到半点和他们的生活相关的讯息,他们曾经的经历都结为展览厅里面的化石。比他们的祖先们具更多忏悔意识的澳洲白人,在几乎难以碰到原住民的情况下,只能向白白的化石忏悔,这样的表达虚拟得难以领教。不过,他们毕竟在努力挽救着过去所犯下的错误,而我们马来西亚人对于原住民,别说有忏悔意识,连起码的尊重和重视都还不具备。这样的比较更增加了我在街头上看不到澳洲原住民身影的焦虑。

周泽南6月1日,于墨尔本。

Posted in 隨筆 | 4 Comments »

旅行素描I:Eucalyptus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7, 2010

周泽南

走到天涯海角,你知道旅行只不过是一扇移动的窗。从一个昏暗熟悉的景色移动到敞亮新颖的景色。你深深地知道,路途的景色再迷人,际遇再惊叹,终究不会对你的灵魂构成具有重量的影响,好的或坏的影响。所以,旅途对灵魂的敲打永远只有一幅画的深度,无法形成雕塑,甚至一首歌。直到旅人碰到了一些树,叫
Eucalyptus的树木。

在陌生的土地碰上这样的树木,会滋生一种没有气味的乡愁,生了根似的乡愁。在冷风中承受8度气温的Eucalyptus树皮,在微弱的月光下裸露着光滑的表层,向天空斜斜伸展的枝丫,一直在呻吟着,召唤着你不愿意沉睡的灵魂。树木和旅人的联系,更多的是隐痛,而不是安慰。

而土地依然沉默不语。

树木是土地和旅人之间的桥梁。旅人的步伐过于轻浮,无法倾听沉稳的土地,土地才化成光滑而痛苦的枝丫,让人用手背碰着,用目光紧挨。碰着挨着,旅人逐渐融为树枝和树干,他还渴望,化身为粗壮的树根,紧紧地抓住土地不放。

6月2日,于墨尔本。

Posted in 隨筆 | 4 Comments »

Tanjong Malim哪棵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三月 4, 2010

周泽南

今天从puduraya到Tanjong Malim,一个小时。在比故乡江沙还小的市镇绕了一圈,只看见建于1923年的老街屋,没有看到陈翠梅电影讲的那棵树。

下午两点,到历史悠久的师训学院演讲,播放纪录片,和大二的50多名未来老师交流。出乎意料的是,反应非常好。10多个学生不断发问,多数都是相当具水平的问题。我实在想不通,为何他们的老师一直向我吐苦水,说现在的年轻人理解能力江河日下。

这些学生,有半数来自东马。我在播放纪录片的时候,留意他们的表情,一些人的目光有忧愁,也有笑意。很欣慰他们能那么投入的观看来自自己土地-砂拉越的课题。

有魄力的年轻议员张念群

回教党昨晚在我家附近的礼堂办一场讲座,几乎青一色是马来人。不知道为什么,回教党党员群众既使再多,也不会让我产生丁点的被排挤感和不安全感。可是,我在巫统党员中间就不会有这份从容和自然。这多少也说明了马来人之间的差别吧。

张念群是主讲者之一,半点也不缺场的她用流利的马来话讲了很久。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魄力的年轻女性了。可能是因为她的魄力,我对她讲的内容反而没有了印象。一个人对众人之事有了魄力,有了热情,她投入的神情会焕发出无言的美丽。张念群演讲完毕,回教党员大声鼓掌,我却吝啬自己的掌声。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对一个肯奉献热情和燃烧青春的人民代议士。

Posted in 隨筆 | 8 Comments »

像野兽那样受伤和痊愈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5, 2010

周玛雅山地

上个星期六,我又被家里的两只野兽咬了,这一次不算严重,只在右手虎口留下一个犬齿划过的痕迹,和稍微流了一点血。两只档不住互相撕咬的野兽,比我伤得严重一些。

他们是这样打起来的。先发制狗的“上帝”,因为做错事不甘被我责骂,迁怒于玛雅,向玛雅扑过去,不甘示弱的玛雅,一洗平时娇滴滴的模样,立刻反攻回去。结果,一场长达15分钟的大斗就在我家暴发,惊天动地的撕咬惊动了左邻右舍。山地滚红的血液,染红了大片地板,我在善后清理地板时,用自来水冲洗地上的血迹,汇聚在沟渠,血流成河的景色真是壮观,血腥又恐怖。

这种景象让我联想到好几个发生在19世纪末南来华人身上的惨剧。一个在砂拉越古晋附近的石隆门,一个发生在吉兰丹内陆的布赖。石隆门的客家人矿工,因为不满拉惹布洛克对矿工公司进行的不公平税收政策,曾经攻占了古晋几天,后来被荷枪实弹的英军围剿,数千人惨死在坐落在帽山的石隆门,当时的文献记录形容“血流成河”。吉兰丹也是客家人矿工,因牵涉在当时马来王朝的内战,结果被苏丹派遣的马来军队灭村,历史同样有“血流成河”的记载。

我时常梦到自己是一名将军,有时候在和不清楚的敌人进行殊死战,有时候手握杀了无数敌人的大刀,孤零零的站在横尸遍野,血流成河的沙场,一点也不感觉悲壮,只觉得可悲。可能是因为血流成河的惨剧不断在梦境,在历史,也在自己的轮回里面重复吧。

我和两头野兽大混战过后都很累。我开始检查他们的伤口。玛雅伤处比较分散,右耳被撕裂少许,痛得他不敢摇耳朵;额头上有一道6寸长的伤口,应该是被我用打断的扫把划了一把,伤口不深,却破像了。后来我安慰玛雅说:“反正你本来就不是很好看,所以也没所谓破不破相。”玛雅皱着眉头说:“讨厌!”这时候她看起来像林志玲。

山地伤在左脚,血大量流出。还没来得及为他包扎,他已经自己拼命用舌头舔,止住了血。他一拐一拐的,只持续了一晚,隔天早上就生龙活虎的闹着要去逛了。我的伤口和玛雅伤口的痊愈速度一样,让我有点惊奇。我可以肯定自己吃的不是狗饲料,所以不可能和玛雅的体质一样。所以,同样的痊愈速度大概只能用正常的,一般的哺乳类的痊愈速度来解释了。我和玛雅一样,只在伤口涂了一点点碘酊(俗称黄药水),我相信这不是药性的缘故。

所以,应该说,我在我的野兽的耳濡目染之下,竟然产生了和他们接近的体质,以及习性。怪不得近来我的脾气越来越浮躁,对很多事情动不动就咬牙切齿。

还有一样经验要和大家分享,被狗咬或踩到生锈的铁钉后,固然必须打破伤风的预防针(实际上医生说只有大概5%会发作),可是一剂针的药性可以维持三年。我很幸运的在前年第一次被我的野兽咬了一口,那时候伤在右脚,去年在木寇山踩到锈铁钉,这次又再度被咬,只要发生在三年之内,不论被咬多少次,或者踩到多长多锈的铁钉,都会不会有事。不幸的是,那个没有医德的医生,是注射我之后才告诉我这件事。当然,我不会为了一个值得票价的“怕输”念头,不断让自己被咬伤或钉伤。

我没有患狂犬症。

Posted in 隨筆 | 2 Comments »

我那快60岁的盲眼叔叔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二月 4, 2009

周泽南

 我唯一的叔叔,也是自小盲眼的叔叔,快要60岁了。是他几天前在大姑的葬礼期间告诉我的。当时后,几个在场的人都声称他60岁了,他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坚持自己只有59岁。这一天半的葬礼期间,我还发现他坚持的东西还真不少;例如当请来为大姑主持超度的道士开始为家属亲戚戴孝时,没有为叔叔戴上或用麻布,或用白布象征戴孝的东西。结果,他在屋子的后面大发脾气,对桌椅等器具拳打脚踢了一番。

 我叔叔既然自小盲眼,是不曾看过“戴孝”这种仪式的。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学来这种民俗知识,还为了这种坚持这种“中华风俗”动了怒气。我没有亲眼看到叔叔发飙,我知道他是因为难过而借故生气,这是男人发泄情绪的方式。为了安抚他,我拆下自己腰间的白布,绑在叔叔的手臂上。晚姑(即最小的姑姑)说,叔叔戴着这片白布入睡,片刻都没拆下来。

 我的叔叔快60岁这个事实很难不让我将他半生的经历,身份,地位,和跟他同年龄的人做联想。本世纪最多产的评论作者沈观仰今年60岁,头发灰中带白,我叔叔的头发全白了。沈先生可能是马来西亚唯一能不在报馆等大机构下,靠写评论文章讨生活的作者,像他的许多仰慕者一样,我对他的历练,学识,风骨都颇感钦佩。我叔叔没有任何值得有学问有才华的人钦佩的地方,甚至连最没有学问,最没有才华的草包也能够看轻他。值得庆幸的是,他不需要将这一切世俗的眼光,看在眼里。

 

我叔叔从小被禁锢在小小的穷乡僻壤,在不知名的新村的一间木屋长大,任何家庭成员都不觉得他有任何地位和身份,所以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上门的访客不会见到的长辈。即便是那些晚辈,见到他也直呼其名,和他谈话的内容以揶俞他居多。我从小就不理会辈分尊卑,一到了婆婆家,和家里的亲戚打了招呼,就直往住在屋里最后一间房的叔叔的起居空间奔去,逗叔叔玩。

 有一次,当时我才一二年级,叔叔问我我捡回来养的黑狗有多大了,我用双手向他比了一比,说:“这么大”。我见叔叔咧嘴大笑,才意识到这位盲眼叔叔是不可能看到我比的手势。可能是真的开心,也可能是不必照镜子观看自己的模样,我叔叔多数时候都在咧着嘴笑。现在他只剩一颗门牙,笑起来的天真模样土气得可爱。

安华今年好像也是60岁。当然,他的威望,权势和地位,和我叔叔简直是天和地的差别。我比较好奇的是,他们之中谁真正比较快乐。我发觉年轻时候的叔叔比较快乐。他像一只爱唱歌的黄雀,每天的主要活动就是从屋前跺步到屋后,然后再走回屋前,吹着口哨,口琴或者亨着歌曲。当他停止走动的时候,就坐在滕椅上,继续吹着口哨,口琴或者亨着歌曲,右手在自己的头上打拍子。

写文章写得出神入化的张景云好像也接近60岁了,我在《东方日报》的时候,看他生病时用现代诗写社会评论,就像看到我叔叔在自己的头壳上打拍子,那种接近神奇的经验,是一种从世俗和现实中抽离的力量。

我叔叔唱歌时,也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他扭开收音机后,能够准确的调到他喜欢的电台,然后记下几乎所有他听过的广东歌和华语歌。每逢亲戚的婚宴,他被请上台唱歌,从来都不会推却,更不曾却场。我至今还不知道,他是如何调整麦克风的距离的。他的歌声偏中高,有点像罗文,可以唱小调,古典,民谣到那时候的流行歌曲。我的小小遗憾是,如果叔叔对音乐的热情至今还延续,或许他现在会吟唱Bob Dylan或Leonard Cohen的诗/歌,还会用小号吹一段The Thrill is gone.

我叔叔有自己的起居空间,自己的脏厕所,脏碗碟,破房间和一架收音机,那是他唯一的财物。他身子虽然弱,却没有什么严重病痛,只是近来频频说头晕。听晚姑说有时候他会在三更半夜醒来,跌跌撞撞的上厕所,有点不知所措。我永远都不知道,时间对他而言究竟长什么样子。就像我家里的狗,我也不懂他们如何衡量时间的长短。有时候我外出一个星期,他们见到我是如此的欢欣,我每天回家时,他们还是一样的热情。

我父亲在族谱中这样描写我叔叔:“六男阿光[家财]生于1950.出世40天因羞明带去怡保中央医院看医生,医生叫护士滴眼药水, 隔天双眼红肿, 眼膜已烂, 遗恨终生.”我看我父亲的遗恨,比叔叔还沉重。 

如果我来重修族谱,我想我会这样写我叔叔:“六男阿光生于1950年,出世40天疑因误诊而失明。阿光生性开朗爱笑,对音乐极为敏感,从小调,古典,民谣到流行歌曲,无一不精通。他最精典的动作,就是在自己头壳上打拍子,他最幸福的,是有一名永远扶持和爱护他的哥哥,以及对他始终不离不弃的四个姐姐。”

Posted in 隨筆 | 9 Comments »

拒绝重复的愤怒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八月 11, 2009

 

Seawolf

虽然我们对身边的一切,特别是烟霾笼罩下的政治氛围那么愤怒

可是,别让重复的愤怒抵消掉我们的热忱,想象和力量

Consistency is the last refuge of the unimaginative.
Oscar Wilde
Irish dramatist, novelist, & poet (1854 – 1900)

Seriousness is the only refuge of the shallow.
Oscar Wilde
Irish dramatist, novelist, & poet (1854 – 1900)

 

We are all in the gutter, 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
Oscar Wilde, Lady Windermere’s Fan, 1892, Act III
Irish dramatist, novelist, & poet (1854 – 1900)
But wha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literature and journalism?
…Journalism is unreadable and literature is not read. That is all.
Oscar Wilde, The Critic as Artist, 1891
 

Posted in 隨筆 | 1 Comment »

Oscar Wilde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八月 10, 2009

Most people are other people. Their thoughts are someone elses opinions, their lives a mimicry, their passions a quotation.
Oscar Wilde
Irish dramatist, novelist, & poet (1854 – 1900)

Posted in 隨筆 | Leave a Comment »

被典當的自由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二月 13, 2009

霹靂州,人民被典當

職場上,時間被典當

現實里,希望被典當

感覺中,自由被典當

追求中,真理被典當

p10101391

Posted in 隨筆 | 1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