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Archive for the ‘馬來西亞清真寺’ Category

鄭和對東南亞清真寺建築風格的影響-歷史或猜測?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masjid kampung laut的數點式特色,寶塔,三層屋頂,們樓,瓜.

masjid kampung kling的數點中式特色,寶塔,三層屋頂,們樓,瓜筒.

東方專題

伊斯蘭系列()

周澤南報導

鄭和對東南亞清真寺建築風格的影響

-歷史或猜測?

前言

從麻坡市鎮通往馬六甲的聯邦大道兩旁,有一個令人疑惑的景觀;這里的清真寺建築形式和大馬多數地區的清真寺差別甚巨。其屋簷曲折,屋頂多層,宣禮樓屬寶塔狀,整體看來比較接近中國傳統建築格式。一 般旅遊及建築書籍皆聲稱這些清真寺具有「中國元素」;至於為何具中國元素,其 中國元素有多「中國」, 該中國元素究竟和鄭和有無關係,則無進一步交代。

鄭和是否曾在馬六甲興建清真寺,其建造技藝對今天大馬和印尼的清真寺建築有無影響,雖然不是容易回答的問題,卻值得探討;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鄭和對伊斯蘭教建築及伊斯蘭教之傳播的貢獻就必須重估。Sedaya大專院校建築系講師張集強甚至認為,亦必須重估鄭和下西洋對促進亞洲近代性的貢獻。

主文

清真寺建築工程師鄭和

航海家鄭和除了是穆斯林,據說還是建築工程家,並深諳清真寺的建築藝術,還將清真寺的建築藝術傳入東南亞,對伊斯蘭教的傳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印尼學者Slametmuljana在其著述Islam Before The Foundation of the Islamic State of Demak 中聲稱:「直 在,全馬六 甲的清真寺,都是仿傚中國清真寺的式樣而建築的 。」

廖大珂也在其論文〈鄭和下西洋與伊斯蘭教在東南亞的傳播〉中寫道:「鄭和本人是一個建築工程專家,曾在南京負責大報恩寺琉璃寶塔的建造和宮殿、廟宇的修繕,並主持西安清真寺與南京三山街禮拜寺的重修工作,深諳清真寺的建築藝術。鄭和下西洋,把清真寺的建築也傳入東南亞,對伊斯蘭教的傳播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根據荷印官員波曼(Poortman)從三寶壟三保廟所取得的資料,鄭和訪問爪哇之後,接著于1411年,在安哥(Ancot)即雅加達、井里汶(Cinebon)、杜板(Tuban)、錦石、惹班(Mojokertor)及爪哇其他地方,紛紛建立清真寺。據說三寶壟的三保廟就是當年三寶太監及其侍從所建立的回教堂。

鄭和與爪哇古清真寺

廖大珂還聲稱:「從現存的爪哇建于15世紀的古清真寺來看,其結構大致可分兩部份:上部是寶塔狀建築,頂端有裝飾物用以覆蓋屋脊;下部是由四根柱子支撐,還有其他柱子支撐著曲折的下部建築的屋簷。其著名的實例有:泗水的蘇南岸佩爾清真寺、中爪哇曼加德格(Mangadeg)的卡索納里曼(Kasau Nariman)清真寺、南勿里達(Blitar)的端庫普(Chung Kup)清真寺和淡目的王家清真寺。」

「它們的特徵都是具有多層屋頂、寶塔狀的上層建築-宣禮樓、頂端有皇冠狀裝飾和曲折的屋簷,與爪哇當地傳統的單層屋頂的建築風格迴然相異,卻與中國式清真寺建築如出一轍,體現出強烈的中國風格,顯然是受到鄭和下西洋時所建清真寺的深刻影響。另外,在馬六甲,也有相當數量的古清真寺,其建築藝術同樣是鄭和下西洋時傳入的。」

Sedaya大專院校建築系講師張集強針對上述說法的意見是:「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馬清真寺具有明顯的中國傳統廟宇建築特徵是不容質疑的。然而,畢竟其年代和鄭和抵達馬六甲的時期已相隔了200多年,因此很難有足夠的直接證據可以顯示這些具有中國建築特徵的清真寺是受鄭和建造的清真寺之建造技藝所影響。」

「或許可以說,鄭和的影響並不那麼直接。可是,如果鄭和有計劃的將清真寺的建造技術推廣到東南亞群島的假設能夠成立,鄭和對大馬清真寺建築產生了影響也並非不可能。」

馬六甲清真寺的中國特徵

「和含中國建築特色的古清真寺比較,大馬傳統清真寺主要是木構造,沒有使用灰泥和磚瓦的傳統,局部雕刻也沒有比含中國建築特色的清真寺精緻。以馬六 Tengkera清真寺為例,具有明顯中國建築特色的部位包括寶塔式的宣禮樓,中東和印度地區清真寺建築就不曾出現過這樣的形式。」

「可以說這種寶塔形式確定是中國的。可是如果我們觀察得仔細一些,會發現此寶塔式的宣禮樓又不完全是依照中式的,而是在局部上摻雜了西洋(或荷蘭)的柱身和柱基。kampung Kling清真寺的寶塔也具有這樣的特性。」

「上述清真寺的中國建築特色尚包括重簷(多層重疊的屋頂)、飛翹的泥灰屋脊、還有盔頂(位於屋頂最高處)。若參照馬六甲同時期的街屋,後者亦具有濃厚的中國建築和荷蘭建築特色。因此,或者可以推論說該時期的清真寺和街屋都是中國磚瓦泥塑和西洋柱子等建築特色兩者的融合。」

中國江蘇省建築研究所工程師孫宗文曾表示:「鄭和出訪西洋各國時,抽空在當地建築中式的城池廟宇寺塔,將中華建築藝術介紹到海外去。馬六甲建造王宮時,第一次使用的磚瓦,是鄭和船隊從福建載運過去的。磚瓦泥工也同隨而去,于是,馬六甲人也學會了製磚造瓦….…」(見中新社南京616日)

張集強認為:「鄭和將磚瓦帶來的說法比較難以證實。目前馬六甲的古代磚瓦都是荷蘭人的餘留,現存的葡萄牙遺蹟沒有任何磚瓦材料,因此無法證實葡萄牙之前就在建築上使用磚瓦。然而可以相當肯定的是,荷蘭統治時期的馬六甲已經具備技藝成熟的中國式建築和西洋式建築,以及兩者的融合。後者表現在現存的幾所 清真寺的建築上。」

「建築技藝的成熟一定是漸序的,馬六甲清真寺是不同文化融合的成果。重要的是如果可以證實鄭和確實曾經對東南亞的清真寺建築作出貢獻,不僅東南亞的伊斯蘭教傳播史得改寫,亦必須重估其對促進亞洲近代性的貢獻。」

結論

其實硬要說馬六甲早期的清真寺由鄭和創建,有點類似將造字歸功於倉頡,農耕的發明歸功于神農那樣。從現有的文獻材料看來,即使無法證明鄭和曾在馬六甲建造過清真寺,卻至少可以肯定荷蘭殖 民時期已出現大量具有中國建築風格的清真寺,而建造者包括華裔穆斯林與印裔穆斯林。他們對於伊斯蘭教建築以及伊斯蘭教之傳播的貢獻,皆必須重估。

實際上伊斯蘭教原本就具備能夠容納不同文化背景和建築風格的特性,只是到了國族論述猖狂的時代,伊斯蘭教建築才被典型化為中東或中亞式的大拱頂、宣禮樓和拱架。其歷程大致上和族群特性或族群邊界(ethnic identity)的建構過程類似;「最終目的」不過是為了服務政治和粗糙的國族塑造之妄想。

圖表:具有中國建築特色的部份大馬清真寺

清真寺名稱 地點 始建年份 建造者

Kampung Kling 馬六甲打金路 1748 印裔穆斯林

Kampung Hulu 馬六甲清真寺路 1728 Datuk Samsudin

(華裔穆斯林)

Tengkera 馬六甲市區 1728 不詳

Dato Undang Kamat 森美蘭Tanjung Ipoh Dato Undang Kamat (武吉斯酉長)

Papan 霹靂甘榜甲板 Raja Bilah

(印尼王子)

Kampung Laut 吉蘭丹Nilam Puri 400600年前 印尼穆斯林

Kampung Tuan 丁加努Chukai 1830年代 Sheikh Abdul Raman

(另欄一)

馬六甲甘榜吉令清真寺

p1010057

座落於馬六甲市區打金路的甘榜吉令清真寺即為融合了中國、荷蘭與其他族群建築色彩的清真寺。原為木構造,在之前的地基上重建于1748年,其特色反映了馬六甲王朝時期及荷蘭殖民時期的多元民族聚居情況,主要為“吉寧”(Keling)族群的聚集處。

該族群源自孟買的印裔穆斯林,他們在亞齊、巴塞、Pedor和馬六甲經商,其中一些人定居于馬六甲並娶當地女性為妻,通婚的後裔被稱為“吉寧”,于荷蘭殖 Kampung Keling

(另欄二)

p1010050

西 1728 , 。拿 遴選 必丹 馬六 並成 。該 上具

  1. 馬六 Tengkera 的中 )及 Tengkera mosque

  1. ,屋 Tengkera roof

3.Sedaya大專 :「現 具明 ,畢 竟其 200 其受 藝影 。」

4 . 之命重 京大報恩寺 藏於南 -經

5. 創建於1720 1998 甘榜於汝(Kampung Hulu Kg Hulu

6. 的甘 真寺的 門樓 來族 kling pan2

7. 圓柱 飾卻 kling menlou2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馬來西亞清真寺 | Leave a Comment »

多元與混雜-大馬清真寺的本來面目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清真寺系列(1)
刊於《東方日報》今日專題

海狼報導

多元與混雜
-大馬清真寺的本來面目

前言
近日,關於是否允許建立具有「華人」特色的清真寺(俗稱回教堂)課題鬧得沸沸揚揚,馬六甲首席部長認為興建「華人清真寺」不恰當,而且伊斯蘭教以馬來語或阿拉伯語祈禱,不必用其他語文進行。

吉蘭丹州政府則料將批准該州華裔穆斯林,爭取興建具中華色彩清真寺的建議。該議題隱含了一些人對「穆斯林」必然是這樣那樣,「清真寺」也有一個樣板的預設。

實 際上,了解國際及大馬清真寺歷史沿革的人,大致上都知道清真寺並非毫無彈性和差異的鐵板一塊。從傳統馬來高腳屋式、馬六甲境內的中國寺廟式、英殖民時期引 進的印度摩爾王朝式到80年代開始流行的中東大圓拱頂式;不僅是多元文明在本地宗教建築上留下的痕跡,也是政治意識形態在清真寺建築風格上的反映。

對伊斯蘭教建築的成見

「令人擔憂的趨勢是,不論是政府官員、學術人員、甚至建築師本身,都預設了伊斯蘭教建築似乎只有一種形式,即中東或中亞的形式 。一些政客甚至以建富麗堂皇的清真寺作為重視伊斯蘭教的表現;這些對伊斯蘭教建築的誤解,其實抵觸了穆罕默德的教導」,莫哈默.達祖丁說。

工藝大學建築系教授莫哈默.達祖丁(Mohamad Tajuddin Mohamad Rasdi )不餘餘力的嘗試糾正人們對於大馬清真寺建築形式一定是大圓拱頂、宣禮樓、拱門的刻板印象。他表示:「我的目的是想豐富人們對伊斯蘭教建築的認識,並試圖 說明伊斯蘭教其實允許信徒根據各自國土的氣候與文化,去實踐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建築形制。」

東式清真寺

中東式清真寺

建築學是現代性的產物。一般建築師對伊斯蘭教建築,特別是清真寺的理解主要來自建築歷史學。後者對清真寺的理解是建立在對於 「建築」(Architecture )與純粹建築物(Buildings)的兩元對立之預設上。一直到20世紀中期的建築論述,莫不將「建築」解讀為一種能夠觸動精神的偉大的藝術作品,而純 粹的「建築物」則完全僅供實用。

「因為這緣故,那些被史學家記錄的清真寺都是由國家菁英、貴族和宗教聖 徒建立的富麗堂皇的清真寺。許多小型、簡單而活躍的清真寺由於缺乏上述足以牽 動人們視覺的因素而受忽略。實際上,那些由菁英所創建的清真寺由於無法代表其 社會的多數群眾而流於濃厚的個人主義色彩。前首相馬哈迪所倡建的博特拉清真寺就是這種典型。」

清真寺不限於祈禱場所

也 由於建築歷史學先入為主的觀念,不少建築學者甚至拒絕承認先知穆罕默德的清真寺堪稱「清真寺」。例如K.A.C.Creswell就寫道:「在伊斯蘭教剛 興起時的阿拉伯,簡直沒有任何足以稱其為Architecture的建築物。只有小部份的人口是定居的,他們的住所免強超過茅舍而已。」

「這就是穆罕默德在默迪納的居所,他並沒有想要改善的意思;他對建築是完全沒有志願的。其門徒Ibn Sa’d記下他的一句 話:「建築是消耗一名信仰者財富的最沒用的東西。」Creswell甚至否認穆罕默德清真寺是完整的清真寺,而將它視為不過是一間居所和辦公室。

達祖丁續道:「類似的西方建築史論述企圖將穆罕默德描繪成不懂何謂文明,並且對建築缺乏品味的領袖。除此之外,他們對於「宗教」與「宗教行為」的觀念也是僵化的。」

「他們無法接受伊斯蘭教是一種生活方式,而清真寺同時也是許 多非宗教性活動的場所;它的功能並非僅限於祈禱,它也是教育、聚會、社會福利活動和社區中心。」

大馬清真寺的類型

古諺有雲:「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名。」達祖丁認為清真寺的價值也不在於具備多少中東清真寺的色彩,能容納多少信徒,或如何富麗堂皇;而 在於它有沒有扮演好即是宗教場所,又是社區中心的角色。為了完成後一任務,清真寺應具備親民、友善、不設防等素質。

達祖丁說:「英殖民前 的大馬清真寺,多設立於甘榜中心,信徒可與之輕易接觸。那種宏偉、紀念碑式以及於世隔絕的清真寺則是英殖民時期的影響。後來在現代性與後現代性兩股風潮的 影響下,大馬傾向建築耗資巨大、紀念碑式及深具中東和土耳其色彩的清真寺,藉其突顯政府對伊斯蘭教的重視。直轄區清真寺與博特拉 清真寺是典型的例子。」

按傳統分類,全世界的清真寺分屬六種類型,即阿拉伯型、土耳其型、伊朗型、印度型、中國型及東亞型。伊斯蘭教傳入馬來世界已超過7個世紀,在這期間的清真寺之設計和建築特色是各式各樣的。

大馬清真寺屬東亞型,達祖丁教授依其建築語言將大馬清真寺細分為七類;分別為傳統本土式、中國折衷式、英殖民式、北印度式、現代本土式、現代表現主義式及後現代復古式。

最早的清真寺類型

p1010035

最早的現存馬來亞清真寺是座落於吉蘭丹的Kampung Laut清真寺,其形式稱為傳統本土式(Traditional Vernacular ),而遍佈於馬六甲的Tengkera、Kampung Hulu及Kampung Keling清真寺等,具有濃厚中式祠廟建築特色,稱為中國折衷式(Sino-Eclectic )。

顧名思義,傳統本土式裡的「傳統」意味著前殖民時期的馬來建築觀念與實踐,「本土」指該時期的建築材料、匠師和技藝。這些現存最早的清真寺像傳統馬來屋那 樣屬純木構造,具二至三層金字塔狀屋頂,能適應本地氣候;例如多層屋頂能通風、干欄式(俗稱高腳)則可避濕氣。

吉蘭丹的Kampung Laut清真寺及Kampung Tuan清真寺( 建於16至17世紀)是此類代表。其高腳高度介於腰部至肩膀之間,整棟建築只有一個空間,沒有區隔,也不含尖塔或拜樓。

傳 統清真寺常傍河而建,掘一口井供作祈禱前的淨身之用,它們不設籬笆和圍牆,和馬來甘榜融為一體。沒有人能確認此類清真寺的真正來歷,較多人認同這類清真寺 隨同伊斯蘭教由北大年的傳入而在本地紮根,因此其三層金字塔狀屋頂具佛塔建築的影響。此類清真寺的匠師多為中國人或傳承了中國建築營造法的馬來人。

祠廟建築色彩濃厚的清真寺

祠廟建築色彩濃厚的清真寺稱為中國折衷式(Sino-Eclectic)。「中國」與「折衷」二辭顯示此清真寺同時含有中國建築特色和兩種以上的其他建築特徵。具有二至三層的金字塔狀屋頂,和傳統本土式屋頂的最大差別是在屋面銜接處有灰塑的邊沿。

磚 石建造技術被引進後,此類清真寺開始普及化,具堅固的磚石牆壁和有層次的地面。馬六甲的Tengkera、Kampung Hulu及Kampung Keling清真寺屬此類,森美蘭的Undang Kamat清真寺,檳城的Lebuh Acheh清真寺亦是。它們有寶塔式的多簷屋頂和曲折的屋簷,多由華裔穆斯林創建和施工,故有濃厚的中國寺廟建築元素。

圖表

其他類型的清真寺

1.英殖民式( Colonial )

亦 稱古典歐洲式( European Classical Style )。由英殖民政府引進的西方古典主義建築,主要特徵是由分成三部份的雙柱支撐著一半圓形的拱門或壁柱,及講求對稱的部局。新山的Abu Bakar清真寺是典型之一,其四棟拜樓頂端各有圓拱頂,主要祈禱堂的屋頂是密封和隅棟的。

建築外部由突出的飛簷環繞亦為古典歐洲式的明顯特徵,其窗口也具有灰塑
的門楣裝飾。屬此型式的還有Pasir Pelangi清真寺和麻坡的Sultan Ibrahim清真寺。

2.北印度式( North Indian)

具 北印度式的清真寺其實很容易辧別。其特徵是大量的圓拱頂(俗稱洋蔥頭)、眾多的尖塔和具小圓拱頂的雨蓬、一個以上的宣禮樓、馬蹄形或多重葉型拱門、重點裝 飾的圓柱等。霹靂江沙的Ubudiah清真寺、檳城椰腳街的Kapitan Keling清真寺、吉隆坡的Jamek清真寺和Masjid India都屬於北印度式。

類似的建築語言也出現在吉隆坡舊火車站和高等法院建築上。這些由英殖民政府建於19世紀的北印度式清真寺和公共建築,在馬來亞蓬勃興建的原因,和英殖民政府長期統治印度的歷史有關。他們將北印度的摩爾式(Moghul)清真寺當作清真寺建築的典型。

3.現代本土式( Modern Vernacular)

「現代本土」是指主要使用混凝土結構和磚塊的建築,稱其為「本土」是因為目前這種建築方法和材料已成為一種常態。現代本土式清真寺主要有山形或金字塔形屋頂,頂端為小型的圓拱頂,耗資較鉅的則在數層祈禱空間上蓋起大圓拱頂。今天多數住宅區的清真寺即採取這種型式。

4.現代主義式( Modernistic Style)

現 代主義一辭最先源自20世紀初期歐洲建築革命的基本原則和觀念。它主張真正的建築應該拒絕任何形式的復古風格和裝飾,而應突出抽象的形式和重視建築結構的 表現。大馬的現代主義式清真寺有兩種風格,即現代表現主義(Modernistic Expressionism)和現代結構主義(Modernistic Structuralism)。

國家清真寺和森美蘭州清真寺是僅 有的現代表現主義代表,前者用一個摺起來的藍色盤狀「圓拱頂」來重新詮釋傳統馬來建築,同時也是帶有皇室雨傘的隱喻。森美蘭州清真寺則抽象的再現了美南加 保式屋頂。現代結構主義主張將建築視為一種機械或純粹結構的表現,具極簡風格,檳城州清真寺和沙拉越Kota Samarahan清真寺最具代表性。

5.後現代復古式( Post-Modern Revivalism)
後現代主義建築是對現代主義建築的反叛,猶如打開了建築形式的潘多拉箱子,舉凡埃及式、伊朗式和土耳其式的折衷和復古潮流開始流行於大馬的清真寺風格。其 形式各異,毀譽參半,礙於篇幅,只能介紹具此風格的例子;它們包括博特拉清真寺、莎阿南清真寺、聯邦清真寺、工藝大學清真寺、沙拉越州清真寺等。

shah alam mosque

shah alam mosque

Posted in 馬來西亞清真寺 | Leave a Comment »

依斯蘭領袖的政治觀念─對大馬清真寺建築的影響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清真寺系列(2)
刊於東方專題

海狼報導
依斯蘭領袖的政治觀念─對大馬清真寺建築的影響

權力不僅為「民族」塑像,甚至影響著地方景觀,清真寺就是一例。

在大馬,具有影響力的政治領袖對伊斯蘭教或伊斯蘭教政治的理解,常決定著清真寺的形式與風格。因此,在國父東姑阿都拉曼、前首相敦馬哈迪和回教黨主席哈迪阿旺長老倡導下興建的清真寺,就具有迴然不同的風格。

工藝大學建築系教授莫哈默.達祖丁(Mohamad Tajuddin Mohamad Rasdi)沿著上述思路,分析了三名政治領袖對大馬清真寺風格的影響;三間足以體現上述人物的伊斯蘭教觀念的清真寺,分別為吉隆坡國家清真寺、博特拉再 也的博特拉清真寺以及瓜拉登嘉樓的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

政治觀念影響建築風格

達祖丁表示:「總體而言,國家清真寺象徵一個處於多元宗教的新興國家,嘗試在建構馬來西亞認同時,所表現的伊斯蘭教觀念。由於受當時的現代主義運動的影 響,該清真寺帶有一種親西方的「進步的」理想主義。國家清真寺所隱含的伊斯蘭教觀,和東姑阿都拉曼的不謀而合。」

「相對的,博特拉清真寺象徵馬來人─巫統在本地政治中佔據主流位置的霸者氣派。本地建築師的專業在此由巫統主導的,突出大馬在西方世界與伊斯蘭教世界中之 地位的氛圍中相形失色。馬哈迪在西方和伊斯蘭教世界不落人後的作風,也毫無保留的表現在博特拉清真寺富麗堂皇之氣派上。」

「最後,穙素、自然與無為的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則代表一股正在興起的伊斯蘭教原教旨主義浪潮。該清真寺是不經設計師雕琢的渾然天成,具有一種社會有機整合的特質,和其倡建者哈迪阿旺長老對於伊斯蘭教的主張相契合。」

國父與國家清真寺

建於1960年代的國家清真寺(Masjid Negara)座落於吉隆坡市區,其陽台、走廊、天井和園林設計,皆充分考慮如何適應熱帶氣候。其佈局是非對稱的自然式,因為沒有籬笆,對週遭是完全開放的不設防。而且座落於交通四通八達的市中心,更具親民性質。

達祖丁表示:「我懷疑當年東姑阿都拉曼為了爭取馬來群眾,而將伊斯蘭教突出為團結馬來人的工具。獨立前馬來亞的馬來民族還是以各自的州屬和蘇丹為效忠對 象,只有伊斯蘭教足以維繫所有馬來人的共同特徵,因此阿都拉曼不僅在國內,也在國際上賦予伊斯蘭教強烈的政治個性,即作為團結伊斯蘭教教徒的有效工具。」

「國家清真寺是一座以清真寺為形式的國家纪念碑,具有明顯的象徵和政治目的。在當時現代主義的影響下,阿都拉曼突出了國家清真寺反映「進步」和團結的新興國家之觀念。因此國家清真寺不僅象徵馬來民族的團結,也以伊斯蘭教作為國民特徵。」

布城與博特拉清真寺

座 落在布城的博特拉清真寺是第四任首相馬哈迪視為己出的寵兒,天方夜譚般的從一片綠洲中聳起,融合了土耳其、摩洛哥與哈薩克這些國家的伊斯蘭教建築特色。博 特拉清真寺能同時容納一萬五千名信徒進行禮拜,還建有一棟高達116米的宣禮樓,是仿巴格達Sheikh Oman清真寺的宣禮樓而造。

博特拉清真寺的室內同樣是金碧輝煌,計有貴賓室畫廊、《可蘭經》手稿博物館、圖書館、視聽室、展覽廳及會議廳。它還有一個巨大的庭院,用來紀念先知默罕莫德的生平。清真寺主要入口處是仿波斯清真寺牌樓而建的,用12根圓柱支撐一直徑多達36米的大圓拱頂。

putra mosque at Putrajaya

putra mosque at Putrajaya

達祖丁說:「博特拉清真寺和整座布城的興建,是在馴化的媒體和批評意見徹底缺席的情況下落實的。布城在大馬的歷史上,象徵一種對『民主』概念的另類修辭,即獨斷的神諭。對該城市設計的批評和意見,是在建築工程已進行至一半時才浮現的。」

君臨天下的博特拉清真寺

「博特拉清真寺剛好是國家清真寺的對立面。後者採取不對稱的悠閒之布局,前者則從其人造湖的背景中拔地而起,並嚴格尊守對稱的布局,塑造一種
君臨天下的王者氣勢。國家清真寺和其他建築物錯落有緻的共同組成吉隆坡的景觀,博特拉清真寺卻如殖民者般,將原有的園丘地取代,改建地標式的巨型建築。」

至於為何博特拉清真寺仿效中東和伊朗的復古風格,則必須從馬哈迪的個人政治議程中尋找原因,達祖丁如此表示,他說:「馬哈迪是非貴族出身的新馬來人,也不 是以宗教家的身份活躍於政壇。作為最早行醫的馬來人之一,他以其專業手法處理政治問題,而鮮少把傳統的觀念、習俗乃至價值放在眼裡。」

「馬哈迪在政壇大展拳腳時正逢國際性的伊斯蘭教改革運動,他懂得順應時勢,再加上和當時的副首相安華的配合,成功將馬來西亞塑造成一個『進步』的
伊斯蘭教國家的形象。他和安華聯手發展了大學、學術單位、經濟結構、社會制度,以及文化改革。尤其是在一夜之間歸定所有穆斯林女性必須穿戴頭巾(tudung),是後者的最佳寫照。」

新興伊斯蘭文明中心

達 祖丁表示:「因此,我相信馬哈迪以中東或中亞的清真寺建築形制來代表大馬對伊斯蘭教的重視,是將大馬塑造為新的伊斯蘭教文明中心的嘗試。加上西方建築界正 受到後現代主義潮流的沖擊,建築的復古主義大為風行,反映在伊斯蘭教建築風格上就是大量模仿中東或中亞清真寺的興建。」

「清真寺要以何種風格出現原本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可是在大馬,情況沒那麼單純。興建更多類似博特拉清真寺的建築也意味著花更多的公款(博特拉清真寺耗資一億令吉),涉及更大筆的佣金,而且有通過單一族群的建築來建構國民身份認同的嫌疑。」

清靜無為的Rusila清真寺

瓜拉登嘉樓的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和上述兩座清真寺不一樣,並不志在突顯其建築的伊斯蘭教色彩。其原為木構建築,後加建成四層的住宅式建築,能容納數百名在學苑接受依斯蘭教經堂教育的學生,回教黨主席哈迪阿旺長老本人就是教師之一。
底 層為祈禱廳,旁邊闢為沐浴洗滌處、學苑和圖書館。第二層為環繞祈禱空間而建的教室,第三和第四層则為13至18歲男孩的宿舍。Rusila學苑的優點首先 體現在它的位置和庭園設計上。該清真寺完全不設籬笆和外牆,只立了一個牌樓作為進入清真寺範圍之象徵,其他三面皆和四周的住宅相連。

哈迪阿旺長老的住家是一間木構造的馬來屋,和清真寺相距不到30英尺。每逢星期五,長老就在清真寺的祈禱廳帶領禮拜。學苑距離蔚藍的南中國海不及200英尺,座落在白皚皚的沙灘上。每逢星期五的禮拜之前,清真寺前的空地成為臨時的露天市場。

回教黨在瓜拉登嘉樓召開全國大會時,Rusila學苑成為來自全國各地回教黨黨員的下榻處。因此,該清真寺具備多元用途,也是典型的社區中心。Rusila學苑的親民特性和樸素無華其實正是哈迪阿旺本人的從政和為人作風。

他 和前副首相安華一樣,出身自回教運動青年組織(ABIM),是經過嚴格訓練的伊斯蘭教學者,並持有伊斯蘭教研究學士學位。他對於伊斯蘭教的觀念近似一名參 與巴基斯坦之成立的改革派學者和領袖,Abul A’la Maududi。後者的伊斯蘭教政治觀是以建立一個以古典伊斯蘭教為模式的民族。

因 此循此早期伊斯蘭教的傳統,富有改革派理想的哈迪阿旺欲通過經堂教育,培養新一代的穆斯林,他們不會將「世俗的」生活和「宗教的」生活,作截然的劃分。因 為這緣故,Rusila伊斯蘭學苑兼清真寺採取毫不造作和舖張的形式,它的目地僅僅為經堂教育和社區活動提供一個可供遮蔽的空間。

Posted in 馬來西亞清真寺 | Leave a Comment »

大馬清真寺的建築趨勢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十一月 6, 2008

清真寺系列(3)
東方專題

海浪報導
大馬清真寺的建築趨勢

族群之間的了解有兩道門檻必須跨越,第一道是不斷被政客加溫和利用的種族主義,第二道是對彼此文化的具體認識。前者必須仰賴公民社會去批判,後者則須仰賴人文學者不斷的引介和人民之間互相理解的誠意。

該不該興建具華人建築特色的清真寺之爭論,不僅曝露了族群之間對彼此文化缺乏認識的弱點,也同時顯示出對族群自身文化的理解亦異常匱乏,因此才讓種族極端份子亂作族群劃分的計謀得逞。

工 藝大學伊斯蘭教建築學者莫哈默.達祖丁(Mohamad Tajuddin Mohamad Rasdi)是致力於促進族群文化理解的人文學者。他嘗試從建築學的自然主義養份中,尋找和伊斯蘭教建築進行對話的可能。深諳西方建築史的他主張,自然主 義的許多主張其實和傳統伊斯蘭教的價值有許多共通之處。

建築學的有機原則

達祖丁說:「譬如萊特(Wright)主張建築應從自然和純樸出發,這和《可蘭經》與穆罕默德的聖言有許多相似之處。因此,我主張規模較小的清真寺更能加強信徒或鄰近社區的聯系。相反的,那些規模宏偉、遠離社區以及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清真寺,具有孤立於人群的特性。」

「博特拉清真寺(Masjid Putra)和正在計劃興建的直轄區清真寺(Masjid Wilayah)就屬於後者的典型。」,他強調。

「萊特在建造一位論派教堂(Unitarian Church)時,確保教堂建築不會高於周邊的樹木;他的原則是基於這樣的問題而提出的:『究竟人造之物重要還是上帝的造物重要?』 所以,本著萊特的原則,清真寺的建築師應設法縮小清真寺的規模,並確保建築主體不會壓制自然,這樣才不會讓人類忘記了造物主的偉大。」

讓建築材料回歸自然

達祖丁表示:「萊特主張在建築材料的使用上也應遵循有機的原則。我們可留意到當今所興建的清真寺,傾向於使用光滑輝煌的大理石作為牆壁、柱子和地面的材料,這樣的材料過多的加工。萊特認為有機材料最能突顯建築材質的特性,他甚至主張不要在建築立面上上漆或鋪上石灰。」

「天然材料能提醒人們回到其原初,因為石頭和木材遠在人類還未誕生之時即已存在。它們的存在足以提醒人類,其在世責任是履行上蒼委派給人類的任務,即保護世界萬物,而不是去掠奪資源。」取南北大道,途經怡保時,整座石灰岩山被切割成工整的大理石石壁的畫面,突然一閃。

「所以,當信徒被清真寺內輝煌的材質如大理石和鋼筋水泥包圍時,它面對的是人類自己的偉大和傲慢,而傾向於將上蒼的偉大給遺忘了。因此,萊特主張宗教建築應具備一種謙卑的本質,表現在建築設計上是對地平線索或水平面的重視。」

traditional malay house in Kedah

traditional malay house in Kedah

謙卑乃宗教建築本質
達 祖丁透露:「謙卑的清真寺應該和地平線平起平坐,或溶入自然,而非以一幅君臨天下的高姿態拔地而起,對抗自然。諷刺的是,許多新近的大馬清真寺爭先恐後的 蓋得富麗堂皇,卻不知這樣的態度和伊斯蘭教的價值是背道而馳的。因為伊斯蘭(Islam)的原意乃-向阿拉的意旨屈服。」

「宗教貴在精神而非教條,清真寺建築亦如是。然而今天大馬清真寺的建造卻趨向於將中東或西亞的清真寺如圓栱、石柱和拱門當作典型,無形中將伊斯蘭教建築典型化和教條化了。」

huge and tremendous Putrajaya and its Putra mosque

huge and tremendous Putrajaya and its Putra mosque

「我們必須認識到伊斯蘭教建築是具有多元性、混雜性和彈性的,教條化的建築形式並不反映大馬現實的多元特色,而僅僅是個人偏好或對伊斯蘭教不了解的後果。」,達祖丁如是說。他在《星報》闢有一每月專欄,集中發表有關建築設計、社區與族群互動的文章。

清真寺不必典型化
建築學界大師萊特從來不推崇建築的復古風潮和後現代主義。他主張建築必須反映同時代的技術水平和經濟狀況。「在大馬建復古風和耗資巨大的清真寺,是對本地 文化與經濟水平真實情況的掩飾。(或許博特拉清真寺反映的只是某些「個人」的經濟水平) 萊特也拒絕將基督教堂的建築形制教條化或典型化。」

「他本身相信,宗教信仰或實踐完全是信仰者個人和上帝之間的事,不必假手於神職人員,也不必非在教堂進行祈禱不可。而我相信,這樣的原則也適用於穆斯林。禮拜不必然要在清真寺進行,而清真寺也不必然要有典型化的建築型制。」

用道家的語言來翻譯達祖丁教授的這番話,即「山不在高,有仙则靈」。用平民的語言來詮釋,則是「竹籬茅舍風光好,道院僧堂總不如。」祈禱那麼私人的事情,幹嘛要拐個大灣,勞民傷財後才在金碧輝煌的宗教建築中進行呢?

殖民者形象的複製
達祖丁認為座落在布城的金碧輝煌的博特拉清真寺,有違伊斯蘭教建築所推崇的有機原則,也是將伊斯蘭教建築教條化的典型。他說:「《可蘭經》從來沒說過清真寺一定要具有圓栱頂、宣禮塔、拱門等元素,也不曾阻止人們可以在建築上表現創意與想像。」

「耗資一億令吉的博特拉清真寺不僅勞民傷財,而且由於大量使用非有機材料,得完全依賴冷氣系統,因此是浪費能源和非永續性質的建築。其人造湖畔更違反宗教建築的有機原則。」

「有君臨天下之氣派的博特拉清真寺,其對稱的佈局、籬笆重重的設計、交通不方便的特性等,叫人望而生畏,其突顯的是馬哈迪個人的威權和貴族氣派。該清真寺 對中東式清真寺建築依樣畫葫蘆的建築佈局和設計,讓它完全和本地色彩格格不入,如財大氣粗的殖民者在被殖民的土地上複製殖民宗主國的一切。」

大馬伊斯蘭教建築的身份危機

蔡正木故居被徹底清除的那天,本地華裔文史工作者紛紛表示惋惜和遺憾。也許沒有多少人留意過舉國上下,究竟有多少座具有兩百年以上歷史的清真寺,其屋脊處的盔頂在不知不覺中已被大圓拱頂取代。

更讓人吃驚的是,不僅「非馬來人」普遍不關注上述轉變,連馬來政要、民間、學者,乃至建築學學者,對上述情況所可能導致的後果,竟然和非馬來人一樣無知。 深諳伊斯蘭教建築的達祖丁,算是「杞人憂天」的一個。因為他能夠從大馬清真寺建築的趨向中,敏銳的觀察到我國伊斯蘭教建築的身份危機。

他說:「不像其他的語言,建築的『語言』從來不撒謊。一棟清真寺的建築方式必然反映其主人、使用者或設計者的企圖或無知。甚至局部的門廊、拜樓、柱廊、神(合龍)、庭院、圓拱頂等等設計,也反映出一個穆斯林社會的狀況。」

「大馬清真寺的建造向中東或中亞式伊斯蘭教建築看齊的傾向,其實隱含了大馬穆斯林的身份認同危機。因為在建築上推舉中東化或中亞化,無形中也是在自貶建築的馬來特色。讓我遺憾的是,為何那麼多新清真寺的興建,完全按中東式或中亞式,而從來不考慮本土的形式,如多數馬六甲清真寺的形式?」

「我們的傳統清真寺不論在建築結構、功能和藝術價值上,都具有獨特的一面,可是我們寧願抄襲外國清真寺的建築特色,而不懂得珍惜和發揚自己的建築特色。一 名政界朋友告訴我說,他必須努力說服一大票的建築師和政客,才成功將具有中國建築色彩的馬六甲州清真寺建立起來。」

「我讀到不少由馬來建築師或宗教師作出的聲明,他們宣稱沒有圓拱頂、拜塔和神(合龍)的清真寺不能算是清真寺。如果要遵守這些人的標準,恐怕所有具有歷史 價值的大馬清真寺都不是『真正的』清真寺了。這種態度反映大馬穆斯林自認比中東穆斯林低一等的自卑心態。」

「我毫無保留的對此作出批判,是因為《可蘭經》和黙罕末德從來都不曾提過,清真寺一定要按麥加或中東的建築形式來蓋。反之,由於伊斯蘭教是跨越國界、地域 與文化的宗教,因此它從來不推崇某一種族或族群為『正統』。國家清真寺是最好的模範,它不必丟棄本土建築特色去屈服於清真寺的『正統』。」

tukang kahar malay house

tukang kahar malay house

a malay house at Muar

a malay house at Muar

a chinese and bali style mosque in Melaka

a chinese and bali style mosque in Melaka

a bali temple.印尼巴厘島興都廟宇的屋頂,和馬甲的具有驚人的相似.頂端其實是法輪cakra.馬甲所謂式回教堂的頂端裝著的就是這種法輪.明顯具有興都教元素的影響

a bali temple.印尼巴厘島興都廟宇的屋頂,和馬六甲的具有驚人的相似.頂端其實是法輪cakra.馬六甲所謂中式回教堂的頂端裝著的就是這種法輪.明顯具有興都教元素的影響

Posted in 馬來西亞清真寺 | Leave a Comm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