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ashanti5282046’s Blog

自我不在,書寫的都是他者及其他

巴贡原住民等安华带来正义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八月 5,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Aug 03, 2010 12:15:03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2010 年7月31日,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在《第十五届马来西亚法律研讨会》 优雅中带着激昂的表示,民主政治与文明的核心是正义。他说,今天我国行政机关权力膨胀,剥夺人民言论自由、压制在野党党报,蓄意打倒在野党,种种权力恣意手段凌驾于宪法之上。因此他呼唤全体公民认真对待正义,唤回社会公正,恢复人性的尊严。

根据《独立新闻在线》的报道,安华甚至摘引著名学者和异议作家的言论,来勾勒民主政治的理想,并痛批国内政治,指民主已经沦为种种公关手段,耗尽纳税人的钱。

安华也高度赞扬雪州民联政府,指该州更推动资讯自由法令,确保透明施政以及保障人民知情权。

如果笔者在场,相信也会折服于安华的博学和大义秉然之气。可是对接近权力者保持一定的生理兼心理距离,永远是比较理性的选择。

当年安华对巴贡居民的承诺

笔者近日埋首整理有关巴贡水坝的旧剪报,惊见数则和安华言论相关的旧闻,现罗列如下:

1994年4月23日《南洋商报》:“安华:巴贡发电计划妥善,政府不容被政治化”:

“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今日指出,巴贡水力发电计划经过周详的策划,其安全与受影响地区人民的民生与就业机会等问题将受到政府当局的妥善处理和安排,如果该水电计划某些方面加以政治化的话,这将是当局所无法容忍的,这也是不应该发生的。”

一般民众难以琢磨,当时安华所说的 “这将是当局所无法容忍的”,究竟是一项威胁、恐吓、劝告,还是预言?如果是最后一项,还要等到两年后才发酵。以下的新闻就发生在被安华形容为“将课题政治化”的反对兴建巴贡水坝者身上。

1996年4月8日《南洋商报》:“联邦后备队喷催泪液致伤10人,反巴贡纠察大骚动”:

“约 300名来自40个非政府组织的反巴贡水坝计划团体成员,今日在首都国会路展开和平纠察时,受联邦后备队干预,纠察人群被喷射催泪液,结果演变成大骚动。约有10名环保分子,记者,摄记和一名儿童被催泪液溅中眼部和身体,造成双眼通红,泪水直淌,皮肤灼痛,他们较后到马大医院治疗,并表示会剧情报警。”

1995年8月1日《南洋商报》:“安华保证:巴贡计划推行前,先考虑居民利益”:

“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今天保证,在未讨论有关受影响居民的利益的事项之前,巴贡水坝发电计划将不会推行……他说,政府也保证在新的移植区的生活条件将比目前好很多。关于政府将给与的赔偿,安华说,他们的要求应合情合理,不应对政府构成一项负担。”

接着和安华及巴贡相关新闻是:

1996年6月21日《南洋商报》:“对受巴贡计划影响居民,砂州政府妥为安排,副首相安华表赞扬”:

“副首相拿督斯里安华今天说,砂拉越政府对那些受巴贡水力发电计划影响的居民所作出的赔偿,移置计划和其他妥善的安排,是值得赞扬的。他说,当他查阅有关赔偿的详细计划时,他惊讶于有关的安排已超出他所能想象的妥善境地。”

政府凌驾于法律

当年安华作出上述表扬时,正值巴贡水坝计划的环境评估报告被高庭宣判为无效的时刻。四名受巴贡水坝计划影响的原住民入秉吉隆坡高庭,将政府、环境部和水坝发展公司列为答辩人,结果高庭宣判水坝计划无效,因为它不遵守有关环境法令。可是,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为了确保水坝工程不被拖延,不惜使用种种手段,包括行使凌驾法律的行政权,不顾原巴贡地区原住民的反对,将他们迁移到坐落在双溪阿沙(Sungai Asap)的不毛之地。这样的举动,完全符合今天安华所抨击的“凌驾于宪法”的“种种权力恣意手段”。

安华作出的承诺和种种对州政府的表扬还犹言在耳,砂州土地局就宣布了缩水的赔偿和“妥善安排”,铁证如下:
1996年12月4日《南洋商报》:“受巴贡水坝计划影响,现金赔偿居民外,再分3亩地”:

“受巴贡水电计划影响居民除了获得现金赔偿之外,每户人家也将获得额外3亩地的赔偿,充作农作用途。受影响的居民若不满赔偿方案,可以将案件交由法庭处理。”

为了能让读者一目了然的分辨政府曾经对受影响原住民做过的承诺以及最后的实际赔偿之间的差距,且参阅以下笔者整理的图表:

年份 州政府,联邦政府或发展商的承诺 实际赔偿和结果
1994年 水坝每年可使砂州经济成长率增加10% 未明朗
1994年 将开辟5万亩地安顿受影响居民 最终只获得400公顷地
1994年 将开发油棕园使受搬迁者获得工作 至少70%农民没有工作
1995年 安置区建立的房子将和原来的房屋属同款式 安置区房子失各族特色
1995年 安置区将有学校和医疗所 小学从原本8间减至2间
中学到今天还未建竣
1995年 未讨论受影响居民福利前,不会推行计划 计划还未开始,就将居民全部搬迁
1995年 将安顿在4万5千公顷的土地,其中3万4千公顷为园丘 只获得400公顷地,没有园丘
1995年 居民会享有机场,道路和现代城市的一切便利 无机场和便利,承担和城市一样高的生活费
1995年 确保受影响居民搬迁后能即刻从事经济活动,赚取生活 搬迁到百业待兴的不毛之地,生计从零开始
1995年 提供搬迁者已经等待收成的园丘地 园丘地属私人公司,“或许”会雇佣居民
1995年 居民将享有医院,邮局和消防局等 只有小诊所,至今还没有邮局和消防局
1995年 受搬迁居民将获得搬迁地油棕园大园丘的一些股权 居民没有获得任何股权
1996年 未能公布支付赔偿金的方法 至今依然没有明确公布
1996年 土地保管和复兴局发展油棕种植计划,居民可获30%股权 没有股权
1996年 可在政府提供的土地生产粮食,家禽和养鱼 政府地至今未提供地契,缺乏农业援助计划
1996年 开辟巴贡镇,服务中心,基本设施等 只有临时农业局,据说害怕匪徒的警察数名
1996年 受影响居民可获得较好的收入和房屋设施 绝大部分居民没有收入,住在劣质长屋
1996年 受影响居民子女将获得更好的教育设备 许多居民子女付不起车资而辍学
1996年 居民将拥有更多就业和商业机会 政府不允许居民开油站,原因是没地契
1996年 居民容易获得先进的农业管理技术 许多农地太遥远而荒芜着,管不着
1996年 政府将训练居民,使他们适应更好的生活 年轻人外流,老人失业,生活惨淡凄凉
1996年 政府将以市价赔偿受影响的产业 全部旧长屋和习俗地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1996年 政府将以市价赔偿受影响的农作物 多数农作物只获得少于10%的赔偿
1996年 设立巴贡信托基金,作为受影响居民教育和技术训练用途 基金下落不明
1996年 赔偿方案大致完成,只剩下有关果树之赔偿的争执 全部旧长屋和习俗地没有获得任何赔偿
1996年 除了获得现金赔偿,每户人家将获得额外3亩土地赔偿 获得的只是搬迁赔偿,原本答应赔10亩地
1997年 搬迁居民必须偿还新房子费用(5万2千令吉) 居民拒绝偿还,旧长屋未获得赔偿
1998年 政府将在居民搬迁之后作出全部赔偿 截至1998年,居民依然未获得70%赔偿
1999年 水坝顾问团建议政府在工程最后阶段(2010)才搬迁居民 1998年开始就被逼搬迁
2001年 189户还留在巴贡地区的居民还没有获得即将被淹没的土地的100%赔偿,因此拒绝搬迁
2010年 国营电视台《前线视窗》中文纪录片节目于4月24日开始播放有关巴贡水坝对原住民的影响的纪录片,该片在4月26日遭腰斩,节目制作人在5月13日被即刻停职。

向历史负责,必旧事重提

笔者不厌其烦的旧事重提,并非要和已经从当年的副首相脱胎换骨为当今的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算旧账,而只不过想提醒他,当年由他来代表中央政府对受影响的巴贡居民做出的种种承诺,至今不仅还未实现,居民的现况已经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这意味着,即便不再是执政者,安华或许也有义务将这一万多名因为水坝计划而深受其害的原住民的命运,放在他要致力追求的民主政治和正义的显要位置。

我们姑且相信浴火重生后重视言论自由的安华,已经不再是当年对 9454名巴贡原住民的意见视若无睹的高官,或者将持反对意见者视为破坏国家经济利益的洪水猛兽。安华发表“正义论”的一两个星期前,为了表示政府严正看待本南女性遭性侵的问题,妇女、家庭和社会发展部部长莎丽查和首相纳吉分别在7月13日和22日拜访了坐落在巴南河上游的原住民村。

无独有偶的是,两名联邦官员都因为耐人寻味的技术上或者策略上的原因,考察的村子都不是以本南人为主的设备齐全的模范村。这两趟加起来为时不超过三小时的所谓考察,不仅没有听到真正有问题的本南人传达他们的心声,不曾对性侵案件进行进一步的调查,对本南人的生活背景也毫无基础的认识和了解。简言之,这两趟动用了直升机和纳税人血汗钱的高官考察皆以失败告终。

为了见纳吉走两天路

纳吉于7月22日乘坐直升机拜访峇南弄邦雅(Long Banga)村庄的当天,适逢砂州达雅克伊班协会秘书长尼克乐慕贾(Nicholas Mujah)前来笔者寒舍附近喝茶聊天。他说:“巴南地区的人都知道,峇南弄邦雅是一个肯雅人的村庄,向来都是支持国阵的堡垒区。首相到这个设备齐全的地方去,根本无法了解本南人的处境和问题。”

他还透露,峇南弄邦雅附近的本南人,每人分配到25元的酬劳,走了两天的山路,前来会见纳吉。结果纳吉旋风式的拜访,别说要听取这些本南人的心声,连和他们握手都来不及。他说纳吉的拜访其实并不需要本南人在场,他们的出现只是为了制造峇南弄邦雅也有本南人的假象。

所以他说:“他们不敢安排官员拜访真正的本南人村庄,因为他们担心不满政府的本南人不愿意出席首相或部长的拜访活动,所以它们选择在其他族群的村庄举办,然后用钱把其他村庄的本南人请来充场面。”

笔者从发霉的旧剪报里头发现,安华当年也曾经到巴贡地区被逼搬迁的原住民村庄,进行过类似的“做秀型考察”,就跟今天的纳吉和莎丽查一样,在那些走了两天山路前来见他们一面的原住民面前晃了15分钟,说了些言不及义的官话,没有时间了解当地居民的心声,意见和要求,就赶回首都,然后向媒体放话:“巴贡有利国家经济和人民,志在必行。”

今天,安华呼唤我们全体公民要认真对待正义,唤回社会公正,恢复人性尊严;我疲弱的胃消化不了这么多感人的词汇,只能从昨天的新闻,今天的历史里面,从受影响后复被禁声的巴贡原住民的苦难中,琢磨着所谓政治人物的“正义”,传媒的“正义”,以及各种宗教的各种形式的正义,要怎样才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又如何才能有策略性的去展开和争取。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 1 Comment »

Lawatan sehari gagal selesaikan masalah Penan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23, 2010

Chou Z Lam | Jul 22, 2010 06:53:56 pm

Reaksi pembaca Cina amat berbeza, selepas Kumpulan Sokongan Penan mendedahkan tujuh kes lagi pencabulan seksual terhadap wanita Penan oleh pekerja pembalakan. Misalnya, majalah agama (buddha) Pumen yang jarang menyentuh isu hak asasi manusia dan politik, mula memperuntukkan kolum untuk memperkenalkan kaum asli dan masalah yang dihadapi mereka.

Malah, majalah popular FRENDS juga menghubungi saya, menyatakan niat mereka untuk memberi liputan kepada isu pencabulan seksual terhadap wanita Penan. Tidak kurang juga pertubuhan sosial dan pelajar yang juga mula prihatin terhadap situasi golongan minoriti. Reaksi-reaksi yang memberangsangkan ini menunjukkan bahawa masyarakat arus perdana mula mengambil berat nasib golongan minoriti.

Namun demikian, unit kerajaan dan pegawainya pula menongkah arus, mengambil pendekatan yang sebaliknya. Mereka cuba untuk meremehkan masalah yang dihadapi kaum asli, dengan sikap mereka yang konservatif dan pendekatan yang tertutup. Misalnya, polis Sarawak secara terbuka menghina kebijaksanaan umum, menolak untuk menyiasat kes tersebut dengan alasan “tidak cukup peruntukan kos”.

Belumpun siasatan mendalam dijalankan, Menteri Pembangunan Wanita, Keluarga dan Masyarakat Sharizat Abdul Jalil menafikan kewujudan kes baru. Seterusnya, Timbalannya Heng Seai Kie (gambar kanan) seperti biasa mendakwa bahawa dirinya akan meneliti isu ini. Akhirnya, Perdana Menteri Najib Razak mengumumkan bahawa “lawatan satu hari” akan diadakan ke perkampungan Penan, untuk menunjukkan keprihatinannya terhadap orang Penan.

Sebagai rakyat, kita amat jelas bahawa nasib wanita Penan tetap tidak akan berubah – setelah skrip habis dibaca, dan sandiwara politikus melabuh tirai.

Masalah Penan semakin meruncing

Siapa pula yang begitu naif, sehingga mengandaikan masalah boleh diselesaikan hanya kerana isu pencabulan seksual terhadap wanita Penan dibawa ke parlimen, diberi liputan dalam media dan perbincangan dihangatkan. “Penemuan baru” Heng Seai Kie bahawa “masalah tiada dokumen juga amat serius di kalangan Penan”, sebenarnya telah diungkit dalam dewan parlimen, DUN Sarawak, malah media antarabangsa sejak 30 tahun dahulu lagi.

Malah, ketika Heng menyandang jawatan Timbalan Menteri Penerangan, Komunikasi dan Kebudayaan, Galeri Mandarin Nasional di bawah RTM juga telah menyiarkan masalah “tiada dokumen” yang dihadapi 66 ribu orang kaum asli.

Seandainya “keprihatinan yang cukup” mampu menyelesaikan masalah Penan, maka siasatan terhadap kes pencabulan seksual akan mendedahkan kebenaran 10 tahun yang lalu, dan pekerja pembalak yang terbabit telah dijatuhkan hukuman. Seandainya Najib ikhlas untuk mengambil berat terhadap kaum Penan, atau menyelesaikan masalah yang membelenggu mereka selama 30 tahun, langkah pertamanya adalah memecat Pak Uban (Taib Mahmud, gambar kiri), Ketua Menteri Sarawak yang memerintah sejak tahun 1981. Kemudian, singkirkan tycoon balak dan tycoon media yang menguasai sumber, kebebasan media dan ekonomi negeri Sarawak.

Namun, kita juga amat jelas bahawa bukan sahaja Najib tidak mempunyai tekad sedemikian, malah tiada niat baik yang sedemikian. Bahkan punca yang lebih penting adalah, beliau tidak pernah memihak kepada kepentingan orang Penan, kaum asli Sarawak malah seluruh rakyat.

Menurut perangkaan banci pada tahun 2006, populasi orang Penan di Sarawak mencatat 15,485 orang, dan 9,223 orang berpusat di 69 perkampungan sekitar bahagian hulu dan tengah Sungai Baram. Zaman tahun 1980-an yang menyaksikan pengambil-alihan tampuk pimpinan oleh Ketua Menteri sekarang, merupakan permulaan igauan orang Penan.

Pembalakan dan projek pembangunan atas nama “pemodenan” telah memusnahkan hutan dan merampas tanah mereka. Kebanyakan orang Penan terpaksa menyesuaikan diri dengan dengan cara hidup yang amat asing untuk diri mereka. Dan kehidupan sebegini yang mengakibatkan kebergantungan orang Penan terhadap syarikat pembalakan, dari segi ekonomi, dan menjurus kepada kejadian pencabulan seksual wanita Penan untuk puluhan tahun ini.

Saya ingin membuat andaian yang berani, bahawa PM, Menteri Wanita dan Timbalannya, malah ahli politik yang sudi “menunjukkan keprihatinan” mereka hanya membazir wang cukai rakyat dengan sekadar menjenguk ke situ. Segala-gala akan kembali ke asal apabila mereka balik ke rumah banglo mereka yang mewah dan selesa. Anak perempuan mereka dihantar dengan kereta rasmi, dilindungi pengawal peribadi, dan tidak akan menjadi sasaran perogol atau pencabulan seksual oleh pekerja balak. Maka agak mustahil apabila anda menuntut supaya mereka memikirkan keselamatan wanita Penan – melainkan kalau anda memanggil Heng Seai Kie dan Menterinya untuk menumpang kereta pekerja balak ketika bekerja.

Langkah pilihanraya menghampiri?

Sesetengah orang meramalkan lawatan Najib ke perkampungan orang Penan memberi isyarat bahawa pilihan raya negeri Sarawak bakal dijalankan pada September atau Oktober tahun ini. Apa yang buruk di sebaliknya, ia tidak memberi masa yang mencukupi kepada Pakatan Rakyat – yang baru-baru ini menang tipis di PRK Sibu dengan undi orang Cina – untuk membuat persediaan. Apa yang baiknya, bukankah ini peluang keemasan untuk PR menggembleng gelombang kuasa rakyat dengan isu masalah Penan dan empangan Bakun?

Ini hanyalah andaian naif oleh penduduk Semenanjung Malaysia yang cetek pengetahunnya terhadap politik dan rakyat di Malaysia Timur.

Anda mungkin silap, anda mungkin betul apabila anda menuduh bahawa saya menyerah sebelum cuba sedaya-upaya. Apa yang penting sebenarnya bukan sikap yang optimis atau pesimis, tetapi sejauh manakah kita yang biasa tunjuk keprihatinan dengan bibir ini, bersedia untuk melakukan sesuatu agar menyelesaikan masalah orang Penan secara menyeluruh?

Lawatan ke perkampungan tempatan untuk mengungkit semula luka mereka, mungkin menambah tekad sesetengah kelas wanita berkolar putih di Malaysia Barat untuk menentang keganasan. Kenyataan media sekadar mewujudkan rasa bahawa diri kita sudah menyumbang ke arah masyarakat sivil. Bagaimanapun, apa yang diperlukan oleh orang Penan mahupun kaum asli di Sarawak bukannya sokongan moral yang “lemah lembut” seperti ini, tetapi kuasa rakyat untuk masuk campur dalam politik dan mobilisasi sosial yang sebenarnya.

Iktibar daripada PRK Sibu

Setelah kemenangan DAP dalam PRK Sibu, elit di Semenanjung mengimbas keghairahan tsunami politik 8 Mac melalui facebook, twitter dan media internet. Dewan Perhimpunan Cina KL-Selangor mengadakan satu forum selepas seminggu kemudian, dipenuhi dengan hadirin. Selain ahli panel Ong Boon Keong, ahli panel dan hadirin yang lain tidak berniat untuk membincangkan bagaimana PR boleh menang dalam pilihan raya negeri yang akan datang, dan menjurus kepada pertukaran kerajaan di seluruh negara. Sejauh manakah perang media yang dibangga-banggakan DAP dalam PRK Sibu, mujarab dalam pilihan raya negeri Sarawak? Saya perlu mengaku bahawa saya sebenarnya tidak menaruh harapan yang tinggi.

Media memainkan peranan yang mustahak apabila rakyat menembusi hegemoni BN selama setengah abad, pada 8 Mac 2008. Keadaan ini tidak akan berlaku di negeri Sarawak yang tertutup dari segi informasinya. Lain kata seandainya PR mempunyai strategi yang rapi untuk menembusi sekatan informasi – tetapi jika keadaan di sebaliknya berlaku, maka isu Penan dan empangan Bakun tidak akan memberi kesan kepada penduduk luar bandar, yang kebanyakannya terdiri daripada orang asli yang merupakan sebahagian besar populasi pengundi.

Di Sarawak, tiada orang membaca suratkhabar atau melayari internet di luar lingkungan 30km dari bandar. Tiada jaringan telefon yang lengkap selain di syarikat pembalak, apabila anda berada di luar lingkungan 60km dari bandar. Lebih daripada 5,000 rumah panjang di Sarawak, memperolehi informasi yang kadang-kalanya diterima dari RTM, dan alat VCD player yang tidak lagi digunakan di Semenanjang Malaysia.

Lain kata jikalau PR boleh mencetak puluhan ribu vcd untuk melancarkan perang informasi. Jika tidak, dalam keadaan sumber kempen, pendidikan pengundi yang serba kurang, kadar pendaftaran pengundi yang hanya mencecah 50% – kita boleh menjangkakan bahawa pengambilalihan kerajaan negeri Sarawak dan mengembalikan keadilan kepada kaum asli yang dieksploitasi – hanyalah angan-angan kosong.

Mitos PR mendarat di Timur

85 kerusi parlimen daripada jumlah 222 kerusi secara keseluruhannya berada di Malaysia Timur. Hanya ahli politik yang kekurangan imaginasi politik akan meremehkan kepentingan untuk mendarat ke Timur – sebagai langkah keperluan untuk pertukaran kerajaan. Apa yang pelik, amat kurang wakil rakyat PR yang sudi memandang berat realiti bahawa nilai undi di Sarawak lebih tinggi daripada undi di Malaysia Barat. Malah, pertubuhan dan NGO di Semenanjung juga bersikap sedemikian.

Ia tidak bermakna bahawa Sarawak tidak memiliki syarat untuk mencetuskan tsunami politik sebagaimana yang berlaku pada 8 Mac 2008. Namun, penduduk kaum asli di kampung yang ditindas di bawah kuasa pemerintahan “Pak Uban” langsung tidak memiliki kelayakan untuk mengundi. Menurut perkiraan Ong Boon Keong, hanya separuh daripada penduduk kawasan kampung yang layak undi mendaftarkan diri sebagai pengundi. Dengan kata lain, mendaftarkan mereka yang layak untuk mengundi, bukan sahaja kewajipan kerajaan dan pertubuhan masyarakat sivil, malah kunci yang menentukan kemenangan PR dalam pilihan raya negeri mahupun PRU.

Kalau tewas dalam PRU, malah kerajaan negeri dikekalkan, maka orang Penan akan terus dieksploitasi oleh gerombolan yang mana kuasa politik dan ekonomi saling bersubahat. Dalam keadaaan sedemikian, keselamatan wanita Penan akan terus diancam dalam hutan yang tumbuh dengan cakar pekerja pembalak.

Jadi, seandainya kita tidak mahu igauan wanita Penan berulang pada 20 tahun yang akan datang, maka kita seharusnya tidak menaruh harapan terhadap “lawatan sehari ke perkampungan Penan”, sebaliknya dengan sungguh-sungguh menggerakkan pendaftaran pengundi, menyumbang untuk memacu momentum kepada pendemokarasian Sarawak, malah seluruh negara.

*Chou Z Lam ialah bekas penerbit TV2, untuk rancangan Galeri Mandarin Nasional. Chou Z Lam juga kolumnis di MerdekaReview, edisi bahasa Cina. Diterjemah dan disunting oleh Lim Hong Siang dari teks asal.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 Leave a Comment »

本南族性侵的解决途径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20,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Jul 20, 2010 12:07:34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本南支援组织在国会汇报该组织揭发又有七名本南族女性遭伐木工人性侵犯案件后,在中文读者群之间,引起了始料未及的回响。例如,连平时不涉人权政治的宗教团体如《普门》杂志,也开始计划设立原住民专栏,介绍我国原住民族群和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流行杂志《风采》也联络笔者,表示希望报道本南人女性遭性侵的课题,还有不少民间组织和学生团体,也开始对本南人和原住民的弱势处境给予关注。这些并非孤立的回响显示,主流社会已经开始关注绝对弱势群体的命运。这些趋势都是值得高兴的事。

然而,政府单位和各级官员却采取和民间的进步潮流徊然相反的保守态度和封闭姿态,企图将本南人的困境以及原住民的问题淡化。例如,砂州警方再度公然低估民众智商,以经费不足为由拒绝对性侵案展开调查。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部长莎丽扎则在没有深入调查之前,即忙着否认还有新的性侵案;接下来,副部长王赛芝也一如既往的声称将严证看待这课题(别忘记她对国营台腰斩巴贡纪录片一事展开“深入调查”的结果),最后,首相纳吉表示会到本南人地区进行“一日游”,以展示他对本南人的关心。

而身为人民和读者的我们心里清楚,当这些政客上演完了各自的戏码,说完了各自的台词,本南妇女的命运注定不会有丝毫的改善。

本南人问题持续恶化

没有人可以天真的以为,只要把本南人的性侵课题呈上国会,搬上媒体,掀起讨论就能解决问题。王赛芝自以为先知先觉地在媒体面前发出“本南人的无证问题也很严重”的“重大发现”,其实30年多前就已经不断在国会、砂州议会,甚至国际媒体上提过;在国营电视台旗下的《前线视窗》,也曾经在她担任新闻部副部长的 2010年1月期间,一连两个星期播出砂州6万6000多名无证原住民所面对的问题和不合理对待。

如果引起足够的关注就能解决本南人的问题,性侵案件应该在10多年前就查个水落石出,犯下强暴罪行的伐木工人也早就神之以法了。纳吉如果真有诚意关心本南人,或者要解决缠绕他们30多年的问题,他首先要做的就是把1981 年在位至今的砂拉越首席部长“白毛”撤掉,然后再把吞并整个砂州资源、控制整个砂州新闻言论和经济的木材大亨兼报业大亨恶势力铲除。可是我们也很清楚,纳吉不仅没有这样的魄力,也没有这样的善意。更根本的原因或许是,他从来都不曾站在本南人、砂州原住民,乃至全民利益这边。

根据200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砂拉越的本南人人口大约有1万5485人,有9223名聚集在峇南河上游和中游的69个村庄。现任砂州首席部长上任的1980年代,就是本南人噩梦的开始。夹持着现代化名堂的伐木活动以及随之而来的种种发展计划摧毁了他们的森林,剥夺了他们的土地。绝大部分本南人被逼定居下来,开始适应一种对他们而言非常陌生的定居生活,这种生活也导致本南人在经济上和生活上对伐木公司产生不健康的依赖,从而发生了十多起本南女子遭性侵事件。

笔者大胆估计,首相、妇女部部长、王赛芝还有其他愿意对本南族女性展示关心的政客,充其量只不过是在浪费纳税人钱财,到本南人聚落兜一圈,然后风过水无痕,继续在他们豪华舒适的官邸或卧房高枕无忧。他们的女儿有官车和保镖护送,不会成为伐木工人强暴和性侵的对象。所以,你要他们能为提心吊胆的本南女性设身处地,其实有点强人所难,除非你叫王赛芝或她的部长也搭伐木工人的顺风车去上班。

砂州州选近在眉睫?

有人预测,纳吉打算拜访本南人村落的举动预示着砂州大选即将在今年9月或10月进行。从坏的方面来讲,刚刚在诗巫补选靠几百张老华人票侥幸赢得的民联,其实没有多少时间可筹备,以多赢得州选举的一些议席。从好的方面而言,这难道不是民联借种种热门课题,包栝本南妇女被性侵的案件和巴贡水坝纪录片被禁播事件,来鼓动反风的时机吗?我们只能说,只有对东马政治和人民缺乏基本常识的西马人才会这么天真的想。

如果你要指控笔者虚无,在还没有尽力前就放弃解决本南人问题的尝试,你或许对,也或许错。重要的其实不是态度虚无还是积极,而是在嘴巴上关心本南人命运,同情本南人女性的我们,究竟准备为彻底解决他们的问题和困境做些什么?

再组考察团去揭开本南妇女们伤痕累累的性侵仓疤和唤醒她们不愿记起的经历,或许只能增强多一些西马白领阶级女性们抗暴的决心和毅力。发动各自社团的妇女组,再多发几则谴责纵容性侵的文告,也只不过可以再为良好的自我感觉多加几分,让自己觉得对促进公民社会尽了一份棉力。可是无论是受苦受难的本南人还是水深火热的砂州原住民,需要的可不是软绵绵的道德力量或“自己爽”的道德光环,而是实质的人民介入政治的行动力和社会动员力量。

诗巫补选的启示

民主行动党在诗巫补选报捷后,西马的精英通过面子书、推特以及网路媒体,重温308的兴奋和快感。隆雪华堂在补选一个星期后,举办了一场选后分析讲座,一如既往的座无虚席。可是在场的除了主讲者黄文强,其他主讲人以及听众都无意讨论民联要如何赢得即将到来的砂州州选,进而促进全国改朝换代的问题。民主行动党自夸的诗巫补选媒体战,到时能否在州选继续发挥作用,笔者基本上不会寄予厚望。

人民在308大选突破国阵半个世纪以来的霸权,媒体扮演了关键性的角色。然而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在资讯封闭的砂州发生。除非民联具备周详的突破资讯封锁对策,否则本南人的课题闹得再火红,巴贡水坝课题报道得再热烈,也无法对乡区居民特别是占人口大多数的原住民造成任何有意义的影响。

在砂拉越,任何距离城市大约30公里以外的地方就不会有人阅读报章或上网,距离城市大约60公里以外的任何地方,除了伐木公司的大本营,都不会具有收讯完善的电话线路。全砂有5000多座长屋,他们的资讯传播依靠偶尔接收到的国营台,还有在西马已经没人使用的VCD播放器。除非民联能够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内制造数千万个光碟,向长屋居民进行资讯战,否则,在竞选资源不足,选民教育匮乏,选民登记率只有一半的劣势下,要赢得砂州政权,以便为本南人或受剥削的原住民平反,大概是天方夜谭。

民联东渡的神话

全国国会议席222个,东马就占了85席。只有缺乏政治想象力的政客才会忽视“东渡”对改朝换代的必要和重要。然而,让人费解的是,并没有多少个民联议员愿意正视砂州选民一票的价值高于西马选民选票数倍的现实,西马的公民社会团体也一样。所以,我们看到一方面公民社会团体在西马闹市如火如荼的展开年轻选民登记运动,与此同时,隆雪华堂妇女组原定参加砂拉越选民登记运动的计划却胎死腹中,没有交代就不了了之。

砂拉越不是没有像308那样发生政治海啸的条件,只是大部分深受白毛政权压迫的社会,特别是乡区原住民根本不具备投票的资格。根据选举观察委员会成员黄文强的估计,砂州乡区有资格成为选民的居民,只有半数已登记为选民。这数据意味着,将这些不具选民身份的人民登记为选民,不仅是政府和公民社会团体责无旁贷的义务,更是民联赢取州选甚至全国普选的关键。

赢不了大选,换不了州政权,本南人就只能继续暗无天日地在官商勾结恶势力之下任人鱼肉,而他们的女性人身安全依然得时时暴露在叫天天不应的森林里的伐木工人的魔爪之下。因此,如果我们不希望在20年之后继续听本南女性唱她们的悲歌,或者让我们的后代再次通过各种媒体里悲呛的叙述,消费她们的伤痛,就应该清醒的省下对那些作势要前往本南人聚落考察、了解或解决问题的官员的期望,积极协助砂州乡区选民的登记工作,为促进砂州乃至全马的民主进程,贡献我们的力量。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 Leave a Comment »

迫切的多语兼用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6, 2010

作者/周泽南专栏 Jul 06, 2010 12:14:45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无主孤魂/周泽南专栏】人类一旦习惯了不自然的生活方式和说话方式,就很难恢复自然的生活状态和用语习惯。比方说,像马来西亚这样一个具有多元族群,文化和语言的社会,在还没有被现代性的价值观洗脑之前,由各族群所组成的社会一直都实行着多语兼用的社会交往模式。

华人能说几种汉语方言一点也不出奇,说流利的巴刹马来话更是家常便饭,马来人和邻居说闽南话、粤语或淡米尔语,也理直气壮,理所当然。伊班人口操本身的族语之外,还能说福州话、马来话、本南话等等,也被当地社会视为天经地义的事。可是,经过了50多年的国语政策、文化政策和教育政策,这个语用情况几乎彻底改变了。

曾几何时,接受现代性教育洗礼的独中生变成百分之百的“华语人”,大部分无法流利的说马来话。国民中学的马来学生也变成百分百的“马来语人”,无法像他们的家长那样,略懂一些汉语方言。这两个族群的新一代人,越来越被各自的“族语”所分化,他们被灌输的“母语”,把他们个别塑造成“华人”和“马来人”。这些受过现代性教育的国民和国语政策的产物,在族群或身份认同上日趋单元化,可是却有部分往往自以为是“多元文化”的拥护者。

被单语垄断的公民社会

林连玉基金在今年6月19日举办了一场《林连玉与乌斯曼阿旺:真正的爱国主义者》研讨会。笔者担任该项活动的义务摄影师,没有留意主讲者的内容,可是却必须对这项划时代活动的历史意义,说上两句。笔者估计,这场活动或许是全国华教组织,甚至华人团体破天荒第一次用国语或马来语来进行的正式活动。虽然主办当局没能吸引大量华人以外的族群前来参与,难免引来一些华人基本教义派人士的嘲讽,比如:“华人办活动用马来文,莫名其妙”,或者“华教团体不用华文,自甘堕落”等等,可是,该基金会为了向友族伸出橄榄枝,而不惜放弃使用自己最舒服的语言,就是突破性的壮举。

实际上对笔者而言,林连玉基金会的“壮举”一点也不反常,它只是因为在过度不正常的社会中表现了正常的一面,才显得突出。在这个不正常的社会,任何族群组织举办的活动必定将不谙某种语言的人士排除在外。例如华团活动必然用华语进行,马来语文组织必然坚持百分百的马来用语,淡米尔文社团也视全场使用淡米尔语为天经地义之事。然而笔者必须说明,什么族群在什么场合使用什么语言,从来都不是什么天经地义的事。

不论是什么族群组成的组织,都是时候别限制自己的活动用语,而尝试多语兼用的方式了,即便使用多语会影响活动的效率;可是为了贯彻和容忍真正的多元,难道我们不应该培养包容差异的耐性?在任何一个社会,不同族群对不同语言的掌握程度不同,才是理所当然的事。面对这种理所当然的语言使用情况,为了了解和沟通,我们只有两个选择,第一、强迫所有人使用一种语言,其次,主动调整自己,习惯使用不同语言。选择第一种方式的人,即使不具备国家赋予的制度化权力或暴力,心态上也属于反对文化多元主义(multiculturalism)的基本教义派。选择第二种方式,才是真正拥抱多元,期待不同语言和文化百花齐放的人士。

不彻底的文化多元主义者

让人遗憾的是,虽然各族捍卫母语教育的人士都宣称自己是文化多元主义的拥护者,可是这样的胸襟和态度却鲜少表现在他们的处事和作风上。他们依然习惯在自己最舒服的场合,使用自己最习惯的语言,和自己的族群说自己的母语。难能可贵的是,社会上不时会有一些由各族群组成的组织,尝试突破族群用各自母语建造的攀篱,用多语进行活动,然而,他们必须承担被部分自己的族群疏远或放弃的后果。

例如在今年举办的528不剪之夜(Tak Nak Potong)新闻自由晚会中,没有出席该活动的笔者听说;一些期待全场活动用华语进行的公众人士,发现活动不是百分百用华语进行后,失望的掉头走开了。另外一些听不懂部分用华语进行的节目的马来人或讲英语的华人,也悻悻然的参加到半途就开溜。笔者以为,这些半途开溜的各族群人士的失望原因不外两种,第一,是对语言使用的政治正确性抱着过高的期望,其次,对自己听不懂或不熟悉的语言缺乏耐性。

语言的政治正确性的最极端表现,就是那些认为华人的场合一定得使用华语者,官方场合一定要使用国语者,或者国际场合,正式场合,“高级”场合,一定要使用英语者。坚持各种用语的人士,对各自熟悉的语言都有特定的癖好,却用政治正确的理由,掩盖自己的偏袒。这种偏袒的结果,就是造成今天在任何正式场合,都必然要将不谙特定语言的人士排除在外的族群隔离局面。

公民社会制造的族群隔离

独立以来制定和贯彻的国语政策,本质上是独尊马来语的同化政策,对这项同化政策的反弹,造就了今天波澜壮阔的“华教运动”和淡米尔文教育。这些捍卫母与教育的运动,是基于对语言权利的维护,本无可厚非,可是却间接的加剧了族群认同的单元化。而其中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华人说华语”被当作天经地义的圣训。对这种语言上政治正确的坚持,促成了80年代的华语运动,以及今天所有华团办活动几乎毫无例外的使用华语为媒介语的僵化局面。

以办讲座或座谈会为例,为了迎合这种语言使用政治正确的思维和态度,主办当局必须预定一种用语,限制了主讲人人选,无形中也限制了讲座题材和讨论的课题范围。实际上,在马来西亚这个社会,任何族群都至少谙一种以上的语言。双语讲座甚至三语讲座,对这些人的参与和理解,绝对不会构成巨大的障碍。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主办单位都会为了“沟通上的方便”而牺牲多元族群的集体参与。

仔细剖析这种心态,实际上和政府为了促进“国民沟通”,而将所有族群放在宏远学校这个使用马来语为媒介语的政策动机没有实质的差别,而只有形势上的差异。后者是动用国家资源和国家机器,剥夺充分使用母语的权利,前者则是在标榜母语权利的基础上,将不谙特定语言的“非我族类”排除在民间建立的公共领域之外。这种隐讳不明的排外心态,常常引起主张通过单元源流教育来团结国民者如邱家金、詹德拉姆扎化等的批评和攻击。

如果面对批评的最好方法是建设,也可以被争取母语教育所沿用,那么,华团主动在语言使用上多元化,并且将排除其他语族的程度减低,就似乎是责无旁贷的历史任务了。

在这方面,反而是政客最有先见和具备灵活使用语言的经验和无畏。特别是在全国普选和补选期间,几乎任何一场政治讲座的出席者都涵盖三大民族,甚至原住民等其他族群,而公开演说的政客为了表现其容纳各族的胸襟,也都毫无例外的尝试用三种语言,甚至加上方言来致辞。虽然政客私下未必对所有语言毫无偏好,可是他们至少在语言的使用上尽量照顾了所有族群的感受,以及沟通上的需要。

笔者以为,政客的诚意虽然难免往往是最值得怀疑的,可是他们在面对群众时的语言使用却是最自然和朴素的。公民社会应该向政客的第二方面看齐,才有望将逐渐扩大的族群距离缝合,也才能堵住邱家金之流主张同化论的似是而非学者的嘴巴,成就一个不分彼此的马来西亚国族。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曾任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

Posted in 華文教育, 馬來西亞語言政策 | 1 Comment »

马华虚无,华研错乱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七月 1, 2010

周泽南

刊登于7月1日《自由今日大马》

自省是批判和主张的必要条件,心理医生必须正视自己的心理是否健全,才具备治疗病人的基本资格。可是,做为华社最高学术机构的华研以及其领导人,最近的言行举止却像足不知自己心理有病的医生,还大言不惭的向媒体放话要为华社“建立良好价值观。”

华研主席陈忠登医生曾经在去年说过,华研将“华族身份”定位列为华研长期投入研究的首要课题,另外两个主要进行研究的华社重要课题,则是如何建立良好价值观以及民族和谐。今年6月21日,陈医生则力挺何国忠,表示何在华研已10多年,对华研的贡献不容质疑,他表示坊间的言论对他及学术董事何国忠是不公平的,而且每个董事都可持有一定的政治立场,他相信只要他们的立场不影响到华研的研究就不是大问题。

针对过去以来华研在影响华社重要事件上没有发言的弱点,陈忠登则回答说:“时事课题很多也很杂。如果华研的精神都放在处理这些重要的急事,哪有精神、时间和经历研究真正关键的课题呢?”所以,他个人主张华研应研究一些族群和华人价值观问题。陈忠登没有看到的是,他自己所提的“一些族群和华人价值观问题”不仅不具体,也没有以对待“真正关键的课题”的态度去进行研究和提倡。

华研应正本清源

何国忠身份纠纷的事件显示,华研任由机构自身被收编为党营机构的危险不管,还宁愿冒着辜负当年15华团的倡办苦心的骂名,这些行径都和它所提倡的 “建立华人良好价值观”不符。而且长期以来,华研在促进不同族群之前沟通和了解方面行动上的不足,更让人怀疑其“建立民族和谐”目标的诚意。林连玉基金会近来在促进族群之前了解的努力有目共睹,甚至举办了本来似乎更应该由华研来主办的“林连玉和 Osman Awang” 学术研讨会。反观在华人,华裔,华社圈子内原地踏步的华研,多年以来似乎未曾举办过具有跨族群意愿和野心的计划或策略。

在1985年由15华团领导机构倡议成立,初创时称’华社资料研究中心’的华研,目的在于集结华社知识分子,通过学术研究以建设民族文化。 25 年过去了,我们似乎看不到这个机构为华社建设了什么特殊又值得骄傲地“民族文化”。明显的反而是,该机构为了经营“华族文化”这个空泛而“长远”的目的,对新闻自由和媒体垄断这2项对华社权益影响最钜的关键议题自动放弃其发言权,为华社立下了逃避态度和虚无主义的负面模范。这样缺乏魄力,又无法领导公民社会舆论的机构如今却声称要为华社建立良好价值观,如此自相矛盾的言论和行动,是活脱脱的价值混乱和精神分裂。

如果华研有诚意把“华人的价值观”当作常年研究的重点课题,不妨先将自己内部领导和发言人的言行不一,思想混乱,避重就轻,民族本位主义,被收编为党营机构等等负面价值给纠正过来,才是为“华人”树立良好,正派,不偏不倚,不逃避,不犬儒的价值观的最具体途径。

Posted in 知識分子, 語言政治 | 1 Comment »

王赛芝, 咱一起探访原住民女性!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27, 2010

作者/周泽南 Jun 24, 2010 01:30:32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周泽南】笔者自今年5月13 日被国营电视台开除过后,虽然活动和讲座不断,却一直失业至今,在某些空隙的时刻,会软起心肠特别怀念过去一年半载和前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王赛芝的三次“破冰”会面,以及彼此通过媒体隔空喊话,互相批判的快感。

今天,王赛芝上议员在国营电视台腰斩巴贡水坝事故尚未了结的当儿,就从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调去担任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笔者不明白的是,这是否意味着,种种她在担任新闻、通讯及文化部副部长期间未完成的使命,职责或义务,也将随着她舞台的转换而告一段落,或者不了了之?

未完成的新闻部任务

这些不了了之的名单像赛姐风情万种的黄色披巾那样长,包括:

一、尚未合理解释为何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以及万绕纪录片专题被抽起的真正动机和原因。

二、尚未交待为何由她所进行的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事件的调查,完全不曾咨询当事人,即笔者的意见和解释。

三、没有回答为何无法替国营台中文节目《前线视窗》成功争取在黄金时段播放。

四、回避为何国营台委派叶诗铨前来监督和操控《前线视窗》和所有中文节目内容的决定。

根据《星洲日报》在6月5日的报道,王赛芝(右图)对调任感到突然,并且表示她刚掌握了新闻部的工作,正准备大展拳脚之际却被调任,对此感到遗憾。不过,她表示自己还是尊重首相的决定。她说自己只在新闻部一年,用了三个月的时间了解整个部门的操作,因此她觉得调任其他部门有些可惜。不过她说,虽然换了部门,但是对她而言,只要刻尽职守、全力以赴,任何一个部门都是身为人民代议士服务人民的最佳平台。

笔者虽然对王赛芝这番获得翁诗杰真传的豪气之言深感钦佩,可是她在新闻部的表现却不得不让笔者对她的能力有所保留。她说自己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来了解整个新闻部的操作,却不知道或者默许国营台总监或其下属,将党派利益置于广大人民知情权之上。

王赛芝在巴贡水坝纪录片被腰斩一事上,没有训令国营台应该本着人民知情权而下令继续播放,反而只听叶诗铨一面之词,扭曲事实,指责笔者报道欠平衡,充分暴露了王赛芝缺乏捍卫人民知情权的认识和决心。

巴贡水坝议题至少牵涉三大批人民的权益,分别为一万多名受水坝搬迁计划影响的原住民,17万《前线视窗》的读者(拜王赛芝无法力争在黄金时段播放所赐,读者多半为中午时段能收看节目的家庭主妇),以及5万5000多个诗巫选民,特别是对后者而言,在补选期间腰斩巴贡水坝纪录片,无疑等于让这些选民丧失了做出理性投票选择前,应该具备的充分知情权。

让人失望的是,贵为副部长的王赛芝对这23万5000多个人民的权益只字不提,也没充分认识。笔者敢打包票她肯定不知道,巴贡水坝这课题已经被所有主流媒体禁止报道了12年。

就像几个月前当黄义忠愤然辞职时,其上司陈文贵和他说“我会跟你一起”那样,即便王赛芝离开了新闻、通讯及文化部,迎向一个挑战或许更大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笔者对赛姐的关注点以及当官表现,始终会抱着不离不弃的坚持。笔者对同样具有部落格身份的王赛芝之所以会有这种在大部分马华公会党员眼中“非分”的要求,是因为王赛芝在自己的部落格里,豪气的立下“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王赛芝”的醒目页面标题。

原住民女性受影响最深

王赛芝转换跑道之后,或许准备将一切和新闻自由相关的课题、问题、困境以及受剥夺权益的人民都拱手转让给新届新闻部副部长,可是笔者必须提醒王副部长的是,很多跟女性权益相关的课题,依然和新闻自由息息相关。被王赛芝视为烫手山芋的巴贡水坝课题,就是一个她想丢也丢不掉的,和女性权益关系密切的领域。

受巴贡水坝计划影响而被逼搬迁的一万多名原住民之中,女性人数恐怕更在男性之上。而这些处于族群内更弱势的女性,所遭受的负面影响,普遍上比男性要来得严重。例如重置区内耕地不足的问题已经导致掌管家庭生计和粮食来源的原住民妇女渐渐丧失了胜任她们角色的能力,不仅更削减了女性的地位,更添加了他们身为贤妻良母的社会和心理双重负担。

笔者以为,即便不从新闻自由的角度出发,巴贡原住民女性所面对的生存困境和性别烦恼,也应该获得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深切关注。如果王赛芝和其个人部落格标题所宣扬的口号 “全力以赴,做到最好”相一致,笔者想不到她有任何理由可以对成千上万的巴贡原住民女性的权益坐视不理或无动于衷。

为了显示副部长捍卫弱势女子群体权益的决心和能干,笔者大胆建议王赛芝接受笔者的诚意邀请,一同前往受巴贡水坝影响的地区,拜访原住民女性,并动员所有王副部长能想到的媒体,对她们面对的困境或“政府提供的好处”给予客观、平衡、全面,并且顾虑性别敏感的报道。当然,目前因被国营台开除而处于失业状态的笔者绝对不会对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提出非分的条件和要求,只求该部能拨出和叶诗铨相同的日薪,作为赴巴贡地区进行访问考察和“平衡报道”的费用。

应全力以赴捍卫女性

王赛芝于6月22日在国会走廊,针对轰动全国的德士司机色魔案作出回应时说,该部很乐意为类似的色魔诱奸未成年少女案受害人提供心理辅导。她也表示妇女部准备重新把之前推介的性教育运动包装,然后全力推动。

我们非常欢迎王赛芝开始进行的努力,可是在砂拉越偏远地区的原住民女性,不仅面对更严峻的性侵犯问题,更普遍面对教育权和生存权的问题;这些都是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应该即刻着手处理的问题。以去年曾经一度引起国会关注后来却被警方基于证据不足为由而关闭档案的比南少女遭伐木工人性侵为例,就是王赛芝应该全力以赴,调查个水落石出的最佳个案。

另外,笔者于去年11月前往砂拉越巴南河上游进行没有身份证和公民权的原住民的考察和拍摄,并且于今年正月开始连续在第二电视台的《前线视窗》一连播放两个星期的纪录片。该纪录片也反映了没有身份证的原住民妇女和孩子,面对升学、考试、求职、就医、生产等等一箩筐的问题。笔者相信跟随国营台大队一起将中文节目《前线视窗》边缘化的王赛芝肯定没有看过这系列纪录片。

作为中文电视节目当中稀有,并且深入探讨问题的《前线视窗》纪录片,原本每日拥有33万阅听率。可是自从该节目被国营台里另有企图的管理层从黄金播放时段挪到中午时段坐冷板凳后,阅读率已经降至目前的大约17万。

《前线视窗》制作人包括笔者三度会见了王赛芝,并向她反映此问题后,她每次都认同《前线视窗》的节目具备素质,并深获好评。可是当笔者为文(见《独立新闻在线》〈巫统国营台,傀儡王赛芝〉)揭露王赛芝无法为《前线视窗》争取在黄金时段播放之后,王赛芝却反过来宣称《前线视窗》素质有问题,必须检讨。

我们希望代表捍卫马来西亚女性权益的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王赛芝将来不会像对待《前线视窗》那样,硬把没有能力争取扭曲成“不值得争取”。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弱势原住民妇女身上,或者更加弱势的女性性工作者身上,笔者以为副部长就没有“菜鸟”的借口可以开脱了,那是因为王赛芝缺乏新闻从业的经验,所以无法深谙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的可贵,才会发生笔者揭发国营台腰斩巴贡水坝纪录片之后,王赛芝不懂回应的地步。将来,如果承诺“全力以赴”的副部长在捍卫女权方面力有不逮或缺乏诚意,拥有40多年身为女人经验的副部长就没有经验尚浅可以作为下台阶了。

没有民主素质的议员,不论跳到哪里去,始终还是没有民主素养的议员,只会劳民伤财,败坏风气。同样的,不懂得新闻和言论自由真正价值的官,即便转换了跑道,也很难为特定性别的人民争取权益。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前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其制作的《前线视窗》砂拉越巴贡水坝和万挠高压电缆纪录片被勒令腰斩,他本人更在5月13日遭即时解雇。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言論自由, 性別 | Leave a Comment »

当华社终于“看见”原住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25, 2010

作者/周泽南 Jun 14, 2010 03:54:09 pm

刊登于《独立新闻在线》

【周泽南】一个国家的实质文明指标并不在于国民收入的多寡,而在于人民对待弱势族群的态度,以及政府对边缘群体的基本人权和福利所提供的保障。如果用这两项指标来衡量马来西亚人民及国家,我们大约可以肯定的说,我们距离“一个文明的马来西亚”还非常、非常、非常遥远。

澳洲全国和解周

每年5月尾至6月初,是澳洲的全国和解周(National Reconciliation Week)。所谓和解,就是在澳洲原住民和其他公民之间培养互相尊重的态度,以便能一起解决长久以来困扰原住民社会的问题,并且为全体人民谋求最大的成功和福利。达到这项目标的主要方法是通过教育提升人民对原住民历史与文化的理解,改变那种源于偏见和误解的对原住民的态度,并且激发人民参与促进彼此关系的活动。

澳洲当局希望,最具体能达到上述目标的办法,是缩小原住民小孩和主流社会小孩存活率之间的差距。这意味着,允许原住民孩子的生命比一般人民的生命更容易结束,对一个文明国家而言是绝对不能容许发生的。

澳洲的统计数字显示,该国原住民人口大约50万,只占总人口的4%。这些原住民根据地理居住环境被归为三大类;大约三分之一的原住民在各大城市里就业和生活,他们融入了主流社会,其中不乏成功挤进专业人士行列的人士。大约25万原住民则聚集在城郊边缘的贫民窟。这些占原住民人口绝大多数的群体具有非常低的就业率,高度依赖政府所提供的福利和救济金,教育程度严重低下,健康水平也非常低劣。他们住在拥挤而简陋的房屋,据称每天活在暴力、性侵和惶恐之中。

最后一类的澳洲原住民生活在森林边缘和乡区,人口大约9万,散居在大约1200个在1970年代由政府划分为“故乡”(homeland)的地区。这个群体是最弱势的一群,每户人家都得依靠救济金度日,多数家庭数代以来都是全文盲,他们的孩子的平均寿命比平常澳洲家庭孩子要低20岁。

恶劣的环境和拮据的经济把他们推向与酗酒,吸毒和暴力为伍的生活,这种环境被当局比喻为第三世界的难民营。上述贫民窟和难民营的共同点是,皆彻底缺乏就业机会和经济收入。

原住民是贫民还是难民?

就笔者对东西马原住民有限的理解,不论是政府还是学界,都还不曾对国内原住民群体进行类似上述对澳洲原住民的分类。笔者只能大胆的猜测,如果政府和人民不准备对日益受边缘化的马来西亚原住民采取亡羊补牢的协助,振兴和支援,不必再过10年,接近90%的原住民都将成为贫民或者难民。

而实际上,在许多穷乡僻壤,那里的原住民确实已经像贫民或难民那样生活,他们包括一万多名为了让位给巴贡水坝计划而遭迁移的原住民。因此,马来西亚原住民的贫民和难民数量肯定远远超过澳洲,是完全无法否定的现实。

如果我们还对自称文明国家和爱心社会抱有一线希望,就不能闭着眼睛不顾以下研究数据和令人不安的现实:

(一)在1951年至1971年之间,西马原住民小孩患肺结核的事件,是全国平均的两倍。霹雳州原住民小孩的肺结核患病率,则是该州平均患病率的三倍。

(二)1977年的报告显示,89%接受检验的原住民拥有疟疾的病例。

(三)在1991年至1992年之间,西马的疟疾病患有48%为原住民,而原住民仅占总人口的不及1%。

(四)原住民的婴孩死亡率为5.2%,是全国婴孩平均死亡率的三倍。

(五)根据官方数据,1994年,全马在家里生产的母亲死了42名,其中25名(或者60%)是原住民女性。

(六)1995年的研究显示,原住民女性是所有成年群体之中营养不良情况最严重的。其中35%的原住民女性严重缺乏蛋白质。比较新近的研究也显示,23%至68%的原住民小孩体重不足,41%至80%成长停顿。

(七)血清检验显示,82%的原住民暴露在骨痛热症病毒造成的病痛下。

(八)1994年研究,原住民患麻疯病的病例,是一般人的23倍。

(九)1990 年,全半岛774个原住民村落之中,只有67个具备提供医药的臣所,即不足9%。

(以上资料参阅A.Baer. A Biochemical and Genetic Analysis of the Orang Asli of Malaysia.1999.)

随着研究的不断增加和更新,上述不安的数据可以不断延伸,数据范围尚未包括砂拉越6万6000多名不具备身份证的原住民,一万多名受巴贡水坝搬迁计划影响的内陆原住民,一万多名在水坝下游受影响的下游原住民,数以万计因为传统习俗地被私人公司或州政府剥夺而丧失生计,甚至不惜入禀高庭控告政府的原住民。当然,也不涵盖远在沙巴,无人问津的原住民。

我们何时才看见他们的存在?

今年4月,原住民团结连线(Jaringan Perpaduan Orang Asli)要求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SUHAKAM)关注原住民未获得良好医疗福利,以致发生原住民因医疗疏忽而致死的课题。他们促请卫生部接管原住民事务局,并且将该局改成原住民健康、医药及研究中心,以确保原住民的健康。

团结连线主席宋史生曼(Soksyen Man)指出,由于原住民事务局没有受过专业的医药训练,而导致原住民的健康水平更加恶劣。今年年初迄今,已经发生两起医院医疗疏忽而导致两名原住民死亡的事件。

一名失去爱妻的原住民卡马鲁丁(Kamaruddin Bin Bahlut)表示,当他36岁的妻子因身体不适而送往急救室时,医生不认真地替他妻子检查血压和体温之后,就声称其妻只患有普通胃痛,遂让她回家休息,可是其妻回家后病情加剧,过后就去世了。

每名马来西亚公民应该不分肤色、种族及宗教,必须享有平等的医药福利这项基本人权。显然,处于弱势的东西马原住民不仅比城市人民更难享有基本的医药福利,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种种不公待遇更加剧了他们丧失基本人权的机率。例如那些不具备身份证或报生纸的原住民,更是暴露在失学,失业,乃至丧失人生方向以及丧失基本生存能力的绝境中。

“他们”就活在“我们”之间

和马来西亚政府对待原住民的政策不尽相同的是,澳洲政府通过长达200多年的“排除政策”(policy of exclusion),制度化的在经济,法律和社会领域上,将原住民排除在主流发展之外。

殖民地政府在意识形态上,将澳洲原住民当作完全不适合像文明人那样生活的特殊人种,将他们的居留限制在森林和野外,延续他们自古以来的游牧生活,不让他们接触一切现代化的事物。因此笔者在墨尔本街头溜达期间,几乎难以看到任何原住民的身影。白天的街道,人流以亚洲人种居多,周末晚上则是白人年轻人的天下,他们从一间酒吧喝到另一间酒吧,然后用醉步横行在午夜的街头。这里的原住民几乎只存在于博物馆的历史叙述中,路标告示牌的奋力介绍中,以及原住民艺术作品和手工艺品的消费中。

在这片每一寸都有过他们脚印的土地,笔者几乎嗅不到半点和他们的生活相关的讯息,他们曾经的经历都凝结为展览厅里面的化石。比他们的祖先们具更多忏悔意识的澳洲白人,在几乎难以碰到原住民的情况下,就只能向白白的化石忏悔。虽然这样的表达有点虚拟,不过,他们毕竟在努力挽救着过去所犯下的错误,而我们马来西亚人对于原住民,别说有忏悔意识,连起码的尊重和重视都还不具备。这样的比较更增加了我在街头上看不到澳洲原住民身影的焦虑。

他们屡屡要求被听到

今年3月17日,大约一千名来自西马各地的原住民游行到首相署,欲提呈备忘录给首相,抗议政府考虑修订《1954年原住民法令》。他们对政府这项将有限土地分配给原住民的土地政策深感不满。值得留意的是,该集会却临时遭到政府官员的骑劫,参与集会者被带到该部门的礼堂后,和乡村与区域部长会面。

今年4月6日,原住民事务局(JHOEA)和乡村和区域发展部举行了一项检讨原住民土地拥有权政策的工作坊,涉及的原住民却未受邀参与讨论和咨询。

半岛原住民村落联盟也反对将于6月在国会下议院会期中提呈的《1954年原住民法令》(Aboriginal People Act 1954)修订案。该组织坚持反对这项政策是因为他们在大集会期间提呈的备忘录内容和建议并未获得采纳。建议中的西马原住民土地政策规定,原住民只能获得二英亩至六英亩的耕种地以及0.25英亩的土地来盖房子。

该政策也规定,任何获利的原住民不能再索取任何赔偿或将任何有关农耕地和悠游地(tanah rayau)的诉讼带到法庭审理。

部分华团“看见”了原住民

今年5月11日,林连玉基金主席杜乾焕发表文告时指出,国营电视台制作人周泽南的巴贡纪录片被停播,不止引发妨碍新闻自由的争议,也逼使国人正视东西马原住民所面对的困境。

他说,巴贡水坝迫迁和其他原住民议题显示,“政府在保障原住民权益方面严重失责,也没有遵守《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关于自治权、不得逼迁和合理赔偿的几项条文”。

他指出,《1954年原住民法令》赋予原住民事务局和州政府太大的权力。土地的转移和批准,乃至获取森林资源的执照,只需要谘询原住民事务局总监,无需获得原住民的同意(第六条)。在赔偿方面,当原住民社群要求有关方面赔偿果树和农作物,法令只阐明“赔偿应被州政府视为合理”(11条(1))

因此,林连玉基金促请政府全面修订《1954年原住民法令》和东马两州的原住民法律,承认并落实《联合国原住民权利宣言》所阐明的原住民自治权利。

杜乾焕也呼吁华社关注原住民,他说:“多彩多姿,共存共荣”是林连玉先生的信念。林连玉基金不仅主张维护华族的语言文化权利,也坚决维护马来西亚各族群的文化权利。“国人对捍卫原住民传统习俗权利有当仁不让的责任,我们仅此呼吁华社和全国人民关注我国原住民的困境。”

无独有偶,砂拉越诗巫省华团资讯与研究组,连同砂中区友谊协会时势组,在6月11日联办了一场有关原住民和新闻自由的讲座,题目为“探讨资讯法令与媒体自由讲座会:从国营电视节目被腰斩说起”。

笔者受邀在该场讲座中分享巴贡水坝纪录片遭停播的来龙去脉。与会者在问答时间内询问笔者,砂拉越华人要如何才能突破资讯被主流媒体垄断和封锁的困境,而不少被主流报章冷冻、埋没、压制的杰出新闻从业员,又应该如何突破这种报业垄断和白色恐怖的乱局。

上述疑问非三言两语所能理清,不过至少反映了提问者认同华社应该对砂州原住民以及新闻自由具备高度的关注。笔者以为,如果长期以来剥夺原住民资源的主流社群能像上述华团组织看齐,我们就终于展开了迈向文明国家的脚步。

周泽南是资深媒体工作者,为前国营电视台电视节目制作人,其制作的《前线视窗》多达十集探讨砂拉越巴贡水坝纪录片,只播出两集便被勒令停播,而他本人也遭停职。该纪录片主要讲述大约一万名原住民因巴贡水坝兴建而被迫迁的遭遇。

Posted in 馬來西亞原住民 | Leave a Comment »

不再眷恋于树木,我宁愿是地瓜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13, 2010

周泽南

邻居是不谙华语,也不懂粤语的印尼华人。前几天她递给我一粒发芽的地瓜,俗称番薯,叫我种在后院。我暗中用多年没有使用的母语骂道:“有牟搞错阿,叫我种番薯?”我没有把那发芽的番薯种下,耽搁在外边的鞋架上。今天无意中看到,让我惊觉,邻居或许想通过地瓜,向我传达另外一种隐含的讯息。

我在澳洲的旅行日记里提到,树木给旅人的感觉是隐痛。写那段文字的几天后,我向墨尔本的一个二手书摊贩用15澳币买了一本哲学怪杰deleuze的《对话II》(DialoguesII),卖书的说我识货。我感觉很好,虽然明明知道他还是稳赚了我一笔,因为那是在澳洲期间少有的和当地人的对话。

我凭着飞机机位上微弱但集中的光亮重温《对话II》里deleuze的“游牧思想”,才猛然惊觉自己在最近几个月以来受“树木”思想的压制和掌控,而丧失了思考的生产率和弹性。

清算树木

Deleuze不喜欢树木的意像,他认为树木是一种根植在人类脑袋中,以便产生固定想法,“有用”的概念,以及“正确”观点的霸道存在物。树木具备如此特性;树身总会有一个起点,一个来源,例如种子什么的,来充当整棵树的起点或来源。按我的理解,用树的这种特性来思考,人们就会倾向于为每个行为,每件事故,寻找一个固定的起因,而忽略了起因的多重可能性,重叠性与不确定性。

树还按照二分法生长与操作;一个枝干二分为更小的枝干,上面的枝干和下面的枝干,左边的枝干和右边的枝干,粗壮的枝干和幼小的枝干;这种二分鼓励人们的思想和语言,也按照二分的极端来操作;痛苦vs幸福,爱vs不爱,主动vs被动,参与vs旁观,娱乐vs工作,短暂vs不朽,好色vs禁欲。。。 。。。

树干的中间,即年轮,是环绕着一个中心不断发展的单向动作,它具备严格的结构,一圈圈,一分分的向外扩散,树木的每个细胞,都向执行着一道无上的命令,为了生存,你只能跟着大伙往同一个方向生长和伸展。这个结构牢牢掌控着树木的历史和记忆,什么部位都有一个起点和来源,都依赖历史的存在。树木具有历史和未来,树根和树苗,他们构成整个树的历史,树的进化,树的发展。

人如果都向树木那样,处处讲求饮水思源,天天都要发展进化,那样的思想和生活只会让人窒息。可是我们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树木的形象,随同他的生长命令,已经根深蒂固的根置在人类的脑袋;所以我们坚信“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所以凡事都必须有历史延续性,凡事根从一道命令,一种指标,一个口号。

背叛树木

整个人类的脑袋,以及由他产生的知识,都像树木那样系统化,结构化,历史化。所以,我们说the tree of life, the tree of knowledge, 甚至家庭也变成family tree,在思想学术,文学,艺术;也搞这个流派源自这流派,那个流派派生这个流派的线性追溯和研究。整个世界都要求回到树根,回到根源,起点。生物学,语言学,资讯工艺。

可是,deleuze提醒我们不要忘记,有些思想可以逃离历史和根源,有些概念可以不根据线性逻辑,他们拒绝被二分。他们不断地生长和发芽,不根据二分的方式,胡乱的伸展,就像现在挂在我家鞋架上的地瓜。

圆圆长长不规则的一个地瓜,没有中心点,处处都是中心点。他所构成的线,不总是朝向一个起点或终点,它可以交错,打破结构,可以飞跃,可以超越。

地瓜生成着,不慌不忙,不带着记忆,没有从前没有未来,它和二分的机器对抗着。按照地瓜的精神,生成女人就不是成为女人或男人,动物生成就不是成为动物或成为人类。拒绝二分,意味着能够在黑白之间跳跃,能够游走于固定的概念和事物,它可以在间隙间停留,可以在裂痕里面窥见实相,可以不必在被规定的社会角色中生活和呼吸。

地瓜态度。。。(待续)

Posted in 自由(liberty), 隨筆 | 5 Comments »

旅行素描II:看不见澳洲原住民的焦虑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8, 2010

我错过了今年的528节日,有点遗憾,不过却在异地的澳洲碰到一个意义比528还非凡的节日,澳洲老外叫National Reconciliation Week,也俗称sorry week,是为了对白人的祖先们侵占了澳洲原住民的土地,并且通过将他们排除在发展主流之外的政策,把原住民边缘化的历史行为进行忏悔和反思。

2006年的澳洲人口普查显示,原住民人口只有大约50万,不及整个澳洲人口的4%。其中大约4分1的原住民,已经成功投入主流社会,混杂在澳洲各大城市的人流里,另外4分1继续留在森林或森林边缘,过着难以维持的游牧生活,还有2分1,集中在城郊地区的贫民窟,天天和贫困,失学,偷窃,毒品,酗酒,和暴力为伍。

墨尔本街头的人流里白天以亚洲人种居多,周末晚上则是白人年轻人的天下,他们从一间酒吧喝到另一间酒吧,然后用醉步横行在午夜的街头,不时发生醉后伤人的事故。我比较留意街头上有没有原住民的踪迹,结果非常失望。这里的原住民几乎只存在于博物馆的历史叙述中,路标告示牌的奋力介绍中,以及原住民艺术作品和手工艺品的消费中。

在这片每一寸地都有过他们脚印的土地,我嗅不到半点和他们的生活相关的讯息,他们曾经的经历都结为展览厅里面的化石。比他们的祖先们具更多忏悔意识的澳洲白人,在几乎难以碰到原住民的情况下,只能向白白的化石忏悔,这样的表达虚拟得难以领教。不过,他们毕竟在努力挽救着过去所犯下的错误,而我们马来西亚人对于原住民,别说有忏悔意识,连起码的尊重和重视都还不具备。这样的比较更增加了我在街头上看不到澳洲原住民身影的焦虑。

周泽南6月1日,于墨尔本。

Posted in 隨筆 | 4 Comments »

旅行素描I:Eucalyptus

Posted by mayashanti5282046 于 六月 7, 2010

周泽南

走到天涯海角,你知道旅行只不过是一扇移动的窗。从一个昏暗熟悉的景色移动到敞亮新颖的景色。你深深地知道,路途的景色再迷人,际遇再惊叹,终究不会对你的灵魂构成具有重量的影响,好的或坏的影响。所以,旅途对灵魂的敲打永远只有一幅画的深度,无法形成雕塑,甚至一首歌。直到旅人碰到了一些树,叫
Eucalyptus的树木。

在陌生的土地碰上这样的树木,会滋生一种没有气味的乡愁,生了根似的乡愁。在冷风中承受8度气温的Eucalyptus树皮,在微弱的月光下裸露着光滑的表层,向天空斜斜伸展的枝丫,一直在呻吟着,召唤着你不愿意沉睡的灵魂。树木和旅人的联系,更多的是隐痛,而不是安慰。

而土地依然沉默不语。

树木是土地和旅人之间的桥梁。旅人的步伐过于轻浮,无法倾听沉稳的土地,土地才化成光滑而痛苦的枝丫,让人用手背碰着,用目光紧挨。碰着挨着,旅人逐渐融为树枝和树干,他还渴望,化身为粗壮的树根,紧紧地抓住土地不放。

6月2日,于墨尔本。

Posted in 隨筆 | 4 Comments »